Category Archives: 言情小說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墨桑》-第206章 同一個除夕推薦

小說推薦 – 墨桑 – 墨桑 到祭灶那天,炒米巷宅子里,廊下屋檐下,熏肉腊肉咸鸡咸鱼风鹅腊肠干猪头,干菜笋衣咸菜缸,挂的摆的堆的满满当当。 大常每天早晚巡视一遍,拿着根长筷子,挨个转一遍看一遍闻一遍。 黑马和小陆子酿的那一大缸酒酿,酸里透着臭味儿,长出了黑绿的长毛,明显做坏了。 大常对着大缸,拧眉痛心这一大缸糯米。 今年糯米特别贵,他们又是挑最好的买,唉! 黑马和小陆子从找大常要钱买米开始反思,一直反思到眼前,这一大缸,它怎么就坏了呢? 小陆子垂头丧气,黑马垂头丧气了一会儿,越想越不甘心,和小陆子嘀嘀咕咕的商量: 渡劫天功 这酒酿,他们俩都做坏了,窜条和蚂蚱,以及大头,就别提了,更做不好,能做好的,除了老大,就是大常了,老大算了,找大常说说! 大常正忙着和面,从祭灶起,就要开始蒸馒头炸油货,他哪有空儿? 他没空,黑马也得跟着搓馒头,跟他一起炸油货,也没空儿。 黑马左一个办法,右一个主意,最后还是李桑柔看不下眼,给他出了个主意,让他去曲院街高家请个米酒师傅回来,帮忙再做一缸。 高家从掌柜到伙计,都是鄂州城过来的,以卖蛋酒闻名。 请人做年货,也没违了办年的规矩。 大常虽然觉得要重新买糯米,还得请师傅,钱太多实在不划算,不过,第一,大过年的,第二,老大发话了,也就点了头。 黑马去请高家的师傅,小陆子去买了糯米,两个人,正一左一右看着高家老号的师傅做米酒,院子外一声吼,“黑马!” “是瞎叔!” 不光黑马,小陆子和大头几个,也一起往外冲。 片刻,米瞎子左边两个右边两个,拎着包袱顶着竹筐,簇拥着米瞎子进了院子,米瞎子后面,黑马紧跟着林飒,背着林飒的包袱,怀里抱着林飒那把长剑,一步一笑的往里让他林姐。 林飒和王锦并肩,一边走一边四下打量。 “瞎叔,林姐,王姐。”大常两只手沾着面,从厨房里迎出来。 李桑柔从椅子上站起来,冲林飒和王锦招手,“林姐姐,王姐姐。” 黑马几个人忙前忙后,让着米瞎子三个人坐下,端热水拿帕子,送茶拿瓜子,摆了桌子吃食。 听说三个人还没吃饭,大常赶紧转身进厨房,赶紧洗了手,给三个人先蒸一钵腊肉腊肠饭。 “从密州回来的?”李桑柔看着三个人拍拍打打,洗了手脸,坐下开始喝茶,笑问道。 “秀她娘跟你说的?” “从密州直接回来的。”林飒打断了米瞎子的话,再横了他一眼,“人家问你从哪儿回来,你从哪儿回来就答哪儿回来,还非得先扯一句秀她娘,显摆这个,有什么意思?” “他显摆什么?”李桑柔拎着椅子挪了挪,坐到林飒旁边。 “显摆他厉害啊,听你问一句密州,他就能知道你从哪儿知道的,举一反三么。”林飒斜瞥着米瞎子,哼了一声。 “瞎子惹你生气了?”李桑柔看着低眉垂眼专心喝茶的米瞎子,靠近林飒,压着声音笑问道。 “惹我生气,他敢!敢惹我生气,早一顿打了。”林飒没好气儿。 “这一路上,怎么教功夫这事儿,林师弟想了七八个法子,米师弟都说不好。 昨天半夜里,林师弟想了个好法子,理了半夜,早上和米师弟一说,米师弟张嘴就挑出毛病了。”王锦说到最后,笑的抿不住。 李桑柔喔了一声,将手里的瓜子递给林飒,“林姐姐吃瓜子。”再将一碟子炒花生推到米瞎子面前,“这花生味儿不错,你尝尝。” 杀戮武皇 钟神秀 “你让他替你想个法子出来,不就行了。”李桑柔嗑着瓜子,看着林飒笑道。 “我的事儿,干嘛要让他替我想法子。”林飒还是没好气。 “嗯,那倒也是,自己的事自己做。”李桑柔笑眯眯点头。 林飒斜瞥着李桑柔,片刻,哼了一声,“你们这样的,心眼多得跟筛子眼一样,累不累啊。” “王姐姐去密州,是找棉花吗?找到没有?”李桑柔越过林飒,看着王锦问道。 “找到了,得谢谢大当家。”王锦冲李桑柔欠身。 李桑柔眉梢扬起 “米师弟说吧。”王锦笑道。 她光顾着棉花种子,别的,没怎么留心,再说,那些人,她也不认识。 “你先头不是写信往各处,画了图儿找这个东西。 我们去密州,是何老大捎了信过来,说他在密州看到有一户海商家里,种了一片,用来插瓶,好像是画上的那个东西,反正密州也不远,我们就去了。 那家人在园子里种了一小片,当花儿看。 我们到的时候,他家库房里还有上百枝剪好了,留着插瓶的棉枝,除了这些棉枝,他家还收了不少种子。 他家里有个花工,种了两三年了,有一点儿心得。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言情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优美都市异能 催妝 愛下-第四十三章 明白(二更)推薦

小說推薦 – 催妝 – 催妆 凌画见完了凌云扬,又去见了凌云深一趟,将他要带宴轻去江南漕运的事儿与凌云深交待后,又将自己提前做好的有些安排交给了凌云深。 军婚蜜令:晚安,顾先生 易晚小酒 凌云深同样嘱咐她进宫再去见太后一趟,不止太后,应该还要去陛下面前报备一声。 凡人 仙界 篇 凌画也是这样打算的,所以,从凌家出来,便直接又进了皇宫。 琉璃在马车上感慨,“哎,小姐,您今天也真够折腾的。” 本来昨儿都进宫过一趟,今儿还要为了小侯爷再进宫一趟,可不是折腾吗? 凌画也无奈,她早先没打算带宴轻去江南,无论是陛下提了,还是太后也有提起,她都给推了,但没想到宴轻回京了,说想去江南玩,再加上再过二十日就是他的生辰,她这才认真地考虑带他离京的事儿,若非是张老夫人一席话,她如今怕是依旧还没考虑好。 宴轻好不容易对她迈出一步,她险险将他推开,以后再宠络,可就难了。宴轻可不是那么好性子的人。 凌画拍拍自己的脸,长舒一口气,“是我想差了。” 家里没个过来人的长辈提点她,就是不行。她年少时常嫌弃她娘在她面前耳提面命,就是祖母也时常说她娘对她严厉是为了她好,她那时还真没觉出来,如今喜欢上宴轻,与他培养感情一路磕磕绊绊,自己摸索着,很是艰难,她算是体会到了,她不觉得自己做的很多事儿都是对的,否则宴轻对她的态度也不会时好时坏。若是有她娘还在,时不时地提点她,大约她会在感情上少走很多弯路。 不过换句话又说回来了,她娘若是还在,她怕是也没这么容易算计着嫁给宴轻。 凭着她娘的精明,她刚对秦桓设圈套,她娘就会看出来了。她娘会护着秦桓,就算最终能让她如愿解除婚约,怕也是要比如今多费十倍的功夫。 有得有失,自古便有定论。 不过若是可以,她宁愿她爹娘还活着。 马车来到皇宫,递了宫牌,凌画先去了太后的长宁宫。 太后正在与几个妃嫔一起赏花,见凌画来了,惊讶问,“不是昨儿才来过,今儿怎么又来了?可是有什么事儿?”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凌画给太后喝各位娘娘见礼,笑着说,“是有事儿。” 太后挥手打发走了后宫的妃嫔,拉着凌画问,“是有什么棘手的事儿,让哀家帮忙?” 不怪太后这么想,实在是凌画这个人厉害,一般的小事儿根本就难不住她,但凡让她找来开口的,应该都不是简单事儿。 凌画却摇头,“不是什么棘手的事儿,是小侯爷昨儿对我说,他想去江南玩。” 太后一愣,“他怎么突然想去江南玩?” 凌画笑,“小侯爷大约是在京城歪腻了,没什么可玩的了,正好我要去江南漕运,他便有了这个想法。” 太后顿时笑了,“你是怕哀家担心他,特意进宫跟哀家说这个事儿?” 凌画点头,“我还没答应小侯爷,若是您老人家觉得京外危险,我就不带了,毕竟我每回出京,身边都不甚太平,确实危险。” 她这是实话实说,太后一把年纪了,可受不了这个担惊受怕,而且别看宴轻嘴里说着不待见这个老太太,但是心里定然不是这么想的,太后是宴轻唯一的亲人了,他怎么可能真不待见? 太后笑起来,“你呀,就是顾虑太多,心眼多,人聪明,但是有时候聪明反被聪明误。” 凌画眨眨眼睛,她这是挨太后的训了? 太后收起笑,拍拍她的手,“本来哀家就想让你带他一起去,他无官一身轻,你身上的担子重,整日里繁忙,不得空闲,你们即便大婚了,也没多少时间培养感情,一走两三个月,常年不见面怎么行?只靠书信来往,总不是个法子。不过昨日你说的也有道理,哀家才没硬跟你提,况且就算哀家跟你硬提了,他那里不乐意,你也带不走他。” 太后看着凌画,“如今他既然想去江南玩,那是最好,你只管带着他,别担心哀家这里。哀家虽然将他拿做眼珠子疼,但是却不老糊涂,他虽然是端敬候府的独苗,但是从小却不是真的在蜜罐子里长大,不是真的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的,他虽然年少聪明,但那也是实打实地受严师教导出来的,不说青山书院的当世大儒陆天承有名的严苛,竹板子打手心,他没少挨,就说张客大将军,那也是风雨无阻让他练基本功,有一次,他旷课受罚,外面电闪雷鸣,他生生冒着雨被罚了两个时辰,发了高热,哀家那会儿差点儿跟张客急眼。” 凌画没听过这些,没人提起,这是第一次听太后说。 太后语重心长,“本来,他若不是放弃学业,跑去做纨绔,无论是从文从武,都不会是如今吃喝玩乐这般,无论是入朝堂,还是从军中,哪怕他出身好,那都是要受一番辛苦摸爬滚打的,别看别人可以走捷径,但就是因为他是端敬候府的子孙,被所有人都盯着,又因为哀家的关系,若想被人真正不敢小看,才是真的没捷径可走。” 凌画隐隐约约大概明白了太后说这翻话的意思,但也没打断她。 太后叹气,“哀家说这些,你聪明,应该明白了哀家的意思。你别担心怕带着他出什么事儿,你们已经是夫妻,虽然你说过不会让你的事情牵累他,但是夫妻一体,若是想好好过日子,哪是真正能分得开的?如今你这么想,那是还年轻。他是哀家看着长大的,若是真怕你牵累,他在知道你扶持萧枕后,哪怕有圣旨赐婚,他也能反悔不娶你。他既然不怕,你又怕什么?你放心,哀家这里,虽担心你们,但也不是不讲理的,你们一路小心点儿,多带些人保护着,也别担心哀家,你若没空,让他多给哀家写几封信报平安。” 凌画松了一口气,诚然她觉得太后是个讲理慈和的人,但也没想到她明理至此,能跟她说出这一番话来,当然,还是因为宴轻爱屋及乌,但这也是她的福气了。 她保证,“您老人家放心,他是我夫君,我一定保护好他,不让他受伤。” 毕竟,他受伤,她也心疼。 太后气笑,伸手指着她,“你呀,说你厉害,你还真是将自己当男人使,好好的一个小姑娘,说出的话做出的事儿,你看你哪一样像个真真正正的小姑娘?明明花朵儿一般的模样和年纪,却偏偏口口声声把护男人当吃饭喝水一样寻常,你可真是……让哀家怎么说你好?” 若她是宴轻,怕是也被郁闷死,亏他从小到大就没让人保护过,如今娶个媳妇儿,事事为他考虑,口口声声保护,他的心里,怕也是憋闷。 太后又气又乐,提点她,“你是女孩子,把男人的活都干了,你让男人做什么?合着哀家跟你说了半天,你还是只懂其表,不知其里。” 凌画眨眨眼睛。 太后深吸一口气,说的明白些,“他从小习文习武,功夫多高哀家不知道,但绝对差不了,哀家让你们多带些人,是想你们两个都不受伤,但却不是让你一路把他护的跟朵花一样,那样的话,他不跟你跳脚才怪。” 凌画似乎懂了,“那我张弛有度?” 太后点头,“对,别有心理负担,该如何就如何,有需要他的地方,该使唤他就使唤他。你要记住,他是男人,你是女人,别掉了个,弄错了,把你的活让他干了,把他的话你抢着干了,他估计会被你气死。” 凌画咳嗽一声,终于明白了,“姑祖母放心,我懂了。” 太后见她像是真明白了,也不枉费她费这一番口舌,又对她嘱咐了两句,才摆手,“你是不是还要去见陛下,哀家就不留你了,赶紧去吧!明儿就离京,今儿早早回去歇着。”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言情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火熱連載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第310章 女扮男裝身份掉馬鑒賞

小說推薦 –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 我靠反转系统吃定仙君 “那你是,你也是异世之人?” “像..就像桃花秘境翼宗主的娘子钟小满那样?” “你指引翼宗主将我带到桃花秘境,一定知道他娘子钟小满吧?她是穿越来的!” 真龙王座 苏青之激动地阐述着,两只小手捏成肉乎乎的小包子紧张地放在胸前。 “不是,我就是妖王之女谭若兰。” 相对于苏青之的狂喜,寒秋的表现十分平淡,好像在说今天天气不错。 “啊!女儿见过娘亲!” 苏青之拉着她的手摇来摇去,又伏在她的肩膀上欢喜地蹭了蹭。 太开心了,原来娘亲一直在自己身边。 虽然她不是现实世界的妈妈,但这个结果已经足够叫人惊喜了。 苏陌衡与自己的父亲很可能是同一个人。 自己也很可能跟原主是同一个灵魂。 那这就是货真价实的母女哎。 难怪渝川城那次她拼死要救自己出去,寒秋你真的是太好了。 “这面风月宝镜送给娘亲,每天照一照,百日后脱胎换骨,宛若新生。” “我要亲自刻一个兰花挂件送给你,给我十日就好!” 苏青之掰着手指头一脸喜悦,语气微微上扬着,像极了活灵活现的小野猫。 寒秋微闭眼眸,遮住眼底的那丝悲凉说:“那我等你。” 挂名新妻不好当 命数使然,凶多吉少。 我的好女儿,只怕你等不到那一天了。 “哐当!” 堂下忽然传来一声巨响和嘈杂的脚步声,夹杂着冷千杨熟悉的男低音。 “即刻封锁小荷汤峪,所有屋子给我仔细搜查。” 他的语调寒冷如冰,带了几分怒气。 等等,仙君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了? 苏青之联想到刚才见到寒秋时的狼狈模样,心念一转立刻明白了。 她喜悦的心瞬间沉入谷底,手抖的有些捏不住流苏穗子。 “娘亲,你偷走田震刚的玛瑙手串时露了行迹,被仙君发现了?” “这事可麻烦了,赶紧躲起来。” 她在屋里正在找寻藏身点,就听寒秋站在窗户边懊恼地说:“后街也全是他们的人。” “今日恐怕是在劫难逃。” 晶系魔法师 冷水泡面 寒秋快速将玛瑙珠串收进包袱,叹了口气。 楼下大堂,冷千杨捏着小荷汤峪的布防图,点了几个位置命令道:“所有暗门机关、密道全部封死,听我号令。” “是!你们几个搜左边,剩下的人跟我搜右边。” 李野的手按在腰间的剑柄上,冷冷地说道。 “噗通!啊!你们干什么!” “所有人马上出来到大堂排队。” “每一个雅间都不要放过,地板掀起来,所有能藏人的柜子全部打开搜!” 屋外的走廊上传来李野的吆喝声,伴随着小月的一声低呼:“小野哥,这一排雅阁全是女宾,我去找。” 雅间里的苏青之心里一动,李野醒过来了? 江闪闪的法子真的有效果? 听他与小月在一起,说话的语调自信威严,想必是的。 他的事解决了,娘亲寒秋该怎么脱身才好。 所有的屋子全部在搜查,娘亲根本逃不出去。 眼下只能设法女扮男装身份掉马,拖住大家的注意力。 至少,自己所在的房间他们不会搜查。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言情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墨桑 閒聽落花-第205章 油渣讀書

小說推薦 – 墨桑 – 墨桑 炒米巷里,那头猪已经分割明白。 剔出来的猪大骨已经炖了出来,大头拿着小刀,正对着一大锅骨头拆拆骨肉。 蚂蚱正将一大盆抹满调料的猪排猪腿猪胁条,一块块挂在现搭出来的简易草棚中,窜条趴在草棚下,调着一堆草药果木,努力要让这堆草药果木只生烟没有火。 这是他们往南召县的路上,学到的熏腊大法。 黑马和小陆子反穿着件白褂子,用白布包着头脸,只露出两只眼睛,正对着一口大缸,用力搅拌。 这是他们在鄂州学到的做米酒大法。 鄂州人过年,必须要有自家做的米酒。 黑马和小陆子都特别爱吃自家做的米酒,蚂蚱他们也喜欢吃,这自家酿米酒,一年前,就经大常点头,列入了他们过年的必备之一。 酿米酒的酒曲,也是他们从鄂州带回来的。 大常正包包子,看到李桑柔进来,指了指大头正在拆的拆骨肉,“晚上咱们吃拆骨肉炖酸菜,拌个菠菜粉皮,东桥镇邵家的绿豆粉皮,今年总算买到了,还有油渣萝卜丝包子,发面的。” 李桑柔松了口气。 她已经做好准备了,要是大常忙得连晚饭都不做了,她就还去张猫家吃饭。 幸好幸好!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李桑柔从挂在廊下的一排竹筐里,拿了包瓜子,坐到廊下,倒了杯茶,脚翘在炭盆上,烤着火,嗑着瓜子等吃饭。 “马爷在家吗?”院门外,传进来一句问询。 “找我的!”黑马一窜而起,奔向院门外,眨眼功夫就急窜回去,指着院门外冲李桑柔叫道:“老大老大!是公主是公主!” 李桑柔无语看灯笼。 宁和公主已经跟了进来,从二门外,先探出头往里看,顾暃从她肩膀后,也探头往里看。 田園 閨 事 这是她们头一回到炒米巷,实在是好奇极了。 “快请进。”李桑柔忙站起来迎出去。 “对对对!快请快请!”黑马一个疾转,掉头窜回去,点头哈腰往里让宁和公主和顾暃。 “你怎么这一身打扮?你刚才差点吓着我。”宁和公主站直,先拉了拉长衫,屏着气势迈进门槛,看着一头冲上来的黑马,忍不住笑道。 “就是,刚才你冲上来,我们还没看清楚呢,你就跑了,我还以为是怪物呢。”顾暃斜着黑马。 她刚才真吓着了。 “我在办年,酿酒!这是咱们鄂州的规矩。 “你们坐你们坐,先让我们老大陪你们说话哈,我先去把酒酿做好,这是大事,小陆子他一个人不行,这事得我亲自动手。 “你们先坐,先喝茶。”黑马一边说着,一边赶紧跑过去,接着酿他的酒。 出閣 公主虽然重要,但是办年这件事,更重要! 李桑柔看着黑马客气完,跑了,欠身往里让宁和公主和顾暃。 “怎么这会儿来了?有什么急事吗?晚饭吃过了没有?”李桑柔让着宁和公主和顾暃坐下,从窗台上拿了几支蜡烛点上,扎到旁边的烛台上,廊下顿时明亮起来。 “我才知道你回来了。”宁和公主一边仔细打量着四周,一边说着话儿。 “一早上,大相国寺那边递了信过来,说圆德大和尚和二哥他们回来了。 异世天道 莫名少 “我和阿暃就去了大相国寺,中午饭也是在大相国寺吃的,吃了饭又和二哥说了好一会儿话。 “回到宫里,说清风来过好几趟了,我就让千山去问清风什么事儿,千山回来说你回来了,我和阿暃就赶紧过来了。 “晚饭还没吃呢,你们吃过了吗?在院子外就闻到肉香了,你们做什么呢?” 宁和公主又闻了闻。这一回,她闻到的是浓浓的果木烟味儿。 “要不,你们先回去吧,今儿天也很晚了,明天咱们再说话。”李桑柔笑道。 “你们晚饭吃什么?挺香的。”宁和公主似是而非的嗯了一声,伸头往厨房那边看,“都在忙啊,吃什么好吃的?忙成这样?” “油渣包子,拆骨肉炖酸菜。”李桑柔有几分无奈的看着宁和公主。 “油渣是什么?”顾暃问了句。 “猪肥膘,把油炼出来,剩下的,就是油渣。那个扁竹筐里就是。”李桑柔解释了句。 顾暃站起来,走到竹筐前,仔细看了看,嫌弃的往后退了一步。 “好吃吗?”宁和公主也跟过去看。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言情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逢春 冬天的柳葉-第348章 紈絝相伴

小說推薦 – 逢春 – 逢春 “查案。”林啸亮明身份,神色格外冷肃。 他被两个冯姑娘非要跟着来闹得头大,反应都慢了。他是来查案的,又不是来逛青楼的,要什么银子! 一听林啸说查案,花娘眼神就变了,先前的秋水盈盈换成了惊吓,对站在外头的龟奴一努嘴:“快去告诉夫人。” 年轻机灵的龟奴飞快跑了进去。 數字 人生 花娘冲林啸笑笑:“大人请稍等。” 林啸没有为难一个小小花娘,板着脸没吭声。 冯橙则对梦蝶居的鸨儿好奇起来。 之前无论是去云谣小筑,还是红杏阁,花娘都喊鸨儿“妈妈”,这梦蝶居倒是稀奇,竟喊上夫人了。 要是按着律例,只有诰命才能被称一声夫人,如今祖父成了白丁,连祖母都不能被叫一声老夫人,这鸨儿却被这么称呼,委实勾起了冯橙的好奇心。 她忍不住低声问林啸。 林啸忍笑解释:“这是人们对梦蝶居主人的雅称。百姓对这些称呼没那么多讲究,民不举官不究。” 大魏律对穿衣、称谓等虽有规定,实则只要不是太过分,无人追究。 一名妇人走出来,精明眼风往林啸脸上一落,福了福身子:“大人,我们夫人在厅中等您。” 林啸微微点头,抬脚往里走。 见他身后跟着一群人,妇人忙道:“大人,咱们厅小,您看是不是少带些人进去?” 林啸回头看了看,迎上两双饱含期盼的眼睛。 “你们四个跟着,其他人守在外头。”林啸点了包括冯橙姐妹在内的四人,随着妇人上了画舫。 冯桃左看看右看看,完全管不住眼睛。 这就是花船啊,真是百闻不如一见。没想到她头一次来金水河,就登上了金水河最有名的画舫。 冯桃感慨着,被冯橙轻轻拉了拉衣袖。 小姑娘立刻老实了,凑在冯橙耳边小声嘀咕:“这里的主人好大的架子,还要林大人去见她。” 说到底,不就是青楼中人。 也因此,对这位晓梦夫人更好奇了。 妇人领着几人从外面的楼梯直上了二楼,守在房门口的婢女禀报道:“夫人,刑部的大人来了。” 很快屋内传来一道轻柔声音:“请进来。” 婢女挑起青雾色的纱帘,屈膝行礼:“大人请进。” 林啸面无表情走进去,以审视的目光打量厅中女子。 女子略有些丰腴,青丝随意挽成堕马髻,斜斜插着一支红珊瑚流苏翡翠簪,那双如梦如雾的眸子懒懒扫过来,端的是美艳不可方物。 冯桃吃惊瞪圆了眼睛。 这位晓梦夫人可真美,恐怕不比宫中妖妃逊色呢。 冯橙来多了金水河,比冯桃淡定许多,因而更能仔细打量晓梦夫人。 她越打量,越惊疑。 又是一位因为太过美丽而看不出年龄的女子。 难道美人儿都不会老的? 若有若无的幽香飘来,想要分辨是什么香,那香又仿佛消失了。 “不知大人来梦蝶居有何贵干?”晓梦夫人轻启朱唇,如水眼波落在林啸面上。 冯桃不由看向林啸,见他依然面不改色,佩服极了。 这人真沉得住气,若有美人找她说话,她早就小心肝怦怦跳了。 “今日上午,你们画舫在休息还是营业?” “今日有贵客包下了画舫,上午在游船。” “贵客是谁?” 晓梦夫人黛眉轻蹙:“贵客身份与大人查案相关吗?” 林啸淡淡道:“相不相关,是本官要判断的事,夫人回答本官的问题就行了。” 晓梦夫人显然鲜少遇到对她不假辞色的男子,深深看林啸一眼,才道:“是韩大公子。” 冯橙一听韩大公子,便知道是谁家纨绔子了。 林啸虽也猜到,办案却讲究准确,再问道:“哪家的公子?” 话音才落,门突然被推开,一名华服青年闯了进来,身后跟着几个家仆。 “夫人,他们没为难你吧?”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言情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催妝 ptt-第四十章 豁然開朗鑒賞

小說推薦 – 催妝 – 催妆 凌画一边说着凌云扬的事儿,一边细细观察张乐雪的反应。 张乐雪听到那些趣事儿,也跟着张老夫人和张炎亭一起笑,待她说完那些趣事儿后,她似愣神地陷入了某种回忆片刻,她暗暗觉得,也许这件事情,虽然她因要离京处理的急了些,也不是不可行。 只要张老夫人不一口否决,张炎亭没意见,张乐雪对凌云扬不反感,那就有戏。 张老夫人笑呵呵地说,“倒是个有意思的孩子。” 凌云扬年少时,纨绔做的十分出名,据说他过生辰,京城方圆千里的三教九流都进京给他过生辰,京城各大酒楼客栈人满为患,让京兆尹的人在他生辰之日前后紧张了好几日,生怕出什么事端,连她那时不关心京中传言,都有所耳闻,可不是凌画口中区区方圆百里。小小年纪,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后来凌家遭难,凌云扬改好了,回归了家里,拾起学业,开始读书。宴轻却放弃学业,成了那个接班人,跑去做纨绔了。 宴轻与凌云扬玩的方式不同,但却有一点相同,这两个人让京城内外的纨绔子弟,成了一个圈子,除了吃喝玩乐那点儿事儿,纨绔圈子里面的人,没人干违法犯纪逼良为娼仗势欺人那些事儿。京中的老百姓提起来,竟然也是观感大好。 司徒剑南 不得不说,让人又是生气,又是好笑。 凌画试探地问,“乐雪姐姐见过我四哥吗?” 张乐雪脸一红,但还是如实说,“去年见过一面。” “哦?”张老夫人也愣了,“乐雪,你见过凌四公子?” 张乐雪点头,小声说,“去年,我与晴意外出逛街,遇到了点儿麻烦,一时被人缠着不能走,凌四公子正巧路过,帮了我们。” 她看了凌画一眼,将自己心中的疑惑说了,“那时凌四公子身边跟着几个人,像是江湖游侠,其中一人脸上有刀疤,我与晴意道谢后,没多说话。那时我不知是凌四公子,还是晴意说是凌四公子。” 凌画虽没细问凌云扬是怎么认识张乐雪并且瞧上人家的,但去年有几个人来找凌云扬,她却是知道的,她笑着说,“那几个人我知道,是四哥以前做纨绔时,认识的兄弟,去年他们遇到了些麻烦,没法子,进京来找我四哥,我四哥帮着解决了,他们待了两日,便离京了。” 张乐雪点头,看向张炎亭,“我回来后知道是凌四公子帮我们解围,便请哥哥备上谢礼送去给凌四公子。” 张炎亭接过话,“他没收,说随手为之,当不得重礼相谢,后来祖母病倒,我便将此事按下了。” 张老夫人笑道,“你们两个孩子,私下瞒着我,我倒不知道还有这么一桩事儿。” 被养成的女神 她拍拍凌画的手,笑着说,“这样说来,也算是相识过,还要多谢你四哥,对他来说随手而为,对女儿家来说,任何麻烦,都是大事儿。” 她试探地问,“你四哥可否有心仪的姑娘?” 凌画心想,我四哥是有心仪的姑娘,但是在您老人家面前,我却不能说,否则岂不是被您知道我四哥惦记着您孙女,也会暴露我不怀好意帮着自家的猪拱您家的白菜了? 她面不改色地摇头,“我四哥没有心仪之人,我才敢跟您提起结这门亲。” 张老夫人又笑着问,“他不做纨绔了,还与过去的那些人有来往?” 凌画斟酌着说,“没什么来往了,毕竟如今再不比以前,我四哥一心备考,将来入朝为官,更是要谨慎,但话虽如此,若是有以前的兄弟遇到麻烦,找到我四哥帮忙,我四哥还是会帮的。” 张老夫人点头,她因为宴轻跑去做纨绔,起初对纨绔的观感恨屋及乌,没那么好,但如今几年过去,心结解开,自然不会如以前一般想法了。虽然她没见过凌云扬,但从凌画口中了解了这些,觉得倒是个挺有趣的好孩子。尤其是还帮过张乐雪,随手为之,不要谢礼,更见品性珍贵。 末世特工护送火种 她笑着问,“你明日就要出京了,这一回离京多久才能回来?” 凌画道,“快则一两个月,慢则年前。” “要走这么久吗?”张老夫人觉得太久了,尤其是她刚刚新婚。 凌画点头,“江南漕运的事情有点儿棘手,非我亲自去不可,牵扯的事情颇有些复杂,怕不是一时半会能轻易解决。” 张老夫人以前对凌画了解不多,听的都是传言,五花八门,说她什么的都有,听的最多的,无非是厉害两个字,后来因着宴轻闹出婚约转让书的事儿,陛下圣旨赐婚,她才打听了些,据说她的确很厉害,时常在江南,一年到头在京中待的时间屈指可数,如今听她这么说,她便忧心起来,“老身记得你大婚前不是刚从江南漕运回来?如今刚大婚几日,就又要离京,那小轻呢?他是待在京城,还是跟你一起出京?你们这般年轻,夫妻两个人,不能分居两地太久。” 提起这个,凌画最是无奈,“我觉得他应该待在京城,我出京办的事情,有些危险,他若是跟我前去,恐将他陷入险境。” 张老夫人心里透亮,凌画的危险,多数来自东宫与温家,东宫与温家恨不得杀了剐了她,离开京城天子之地,才方便他们动手,她点点头,“有这个顾虑是对的。” 她看着凌画,话音一转,笑着说,“不过你掌管江南漕运已有三年,如今还不是依旧好模好样的?看你身子骨不适合习武,应该是靠身边人保护吧?小轻的武功,可是极好的,三个炎亭,都打不过一个他。” 凌画眨眨眼睛。 张老夫人笑着说,“你要离京,他是什么想法?” 凌画如实说,“他说想去江南玩。” 张老夫人笑起来,“那你就带着他去。” 凌画讶异,“老夫人觉得我应该带他去?” “应该,怎么不应该?”张老夫人有不同的看法,“当年我家老头子教导他十八般武艺兵法,这还不够,老侯爷又私下给他请了江湖顶厉害的人教武功,你不要小看他的本事,不是老身夸他,让他自己出京,只要不是绝顶的高手,都不是他的对手。他虽做了个四年纨绔,但打下的底子,总不至于扔的毛都不剩了。他天赋惊人,厉害着呢,若非如此,老侯爷、侯爷,我家老头子他们三个也不至于含恨九泉,青山书院的当世大儒陆天承也不至于与他断绝师徒关系。” 凌画自是知道宴轻有本事的,但是听了老夫人的话,觉得大概她还是低估了宴轻的本事。或者说,她这三年来的经历和习惯使然,将人划归到自己人后,便习惯性的给与保护。 “我家炎亭,他没有那么高的天赋,我家老头子也知道,所以,从来不对他太过苛责要求。但小轻不同,他是有天赋,才让人觉得若是这样一辈子下去,才是可惜。”张老夫人叹气,“他既想去,你就带他去吧!出去走走,也许他就不会再困居京城这尺寸之地吃喝玩乐耗费光阴了。” 雪之守护 我的女神是个鬼 辰无道 凌画虽然觉得,宴轻做纨绔没什么不好,哪怕多少人都觉得他这样荒废自己很是可惜,但是她并不觉得,人生一世,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自由自在,随心而为,只要不辜负自己,便不是虚度。 就比如她,如今做的事情,其实并不是自己喜欢的事情,刀光剑影,鲜血白骨,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她觉得累,又不能放弃。 宴轻不同,他没有这些负累,便可以随心所欲。 但是换句话又说回来了,他想去江南玩,若只因为她身边危险,避免牵累他,便拒绝他不让他去,是不是也没有做到让他随心所欲?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言情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熊靜-414 月兮姑姑的擔憂讀書

小說推薦 – 權寵新娘蜜如甜 – 权宠新娘蜜如甜 “墨儿,我想去秘境山庄看看媚儿,你能不能让贤婿帮帮忙,安排我去见媚儿一面。” 四娘子知道乔墨儿是没有办法让媚儿回到她身边,但是她可以自己去秘境山庄找媚儿。 她如果亲自去接媚儿,说不定媚儿也会跟着她一起回来的。 她依稀记得当初自己骂着媚儿,不让媚儿跟自己离开。 现在她的媚儿不回来,肯定她也是占有一半责任的。 “墨儿,四娘知道你心善,媚儿不回来也有不回来的苦衷,只要你帮帮四娘,四娘定是会有办法带回媚儿的。” “四娘,你当初究竟对媚儿说了什么,才让她会红着眼回到了乔家。” 乔墨儿也很好奇,当初四娘子对乔媚儿到底说了些什么。 “我……” 四娘子欲言又止,她其实也没有说什么不堪入耳的东西。 只是当初因为被大夫人赶出乔府,乔亦珂当着众人面前,不帮自己,就觉得她是养了一个白眼狼儿。 所以当时乔妹儿去追她的时候,她打了乔媚儿一巴掌,并让她还是去安分的做她的乔府四小姐。 “我也不知道,我那一巴掌,竟把她打的连家都不想回来。” 四娘子想想都很后悔。 “你知道吗?其实我是错怪你二哥哥了,他当时不愿意出手求情,就是因为韩云熙说家里会有一场前所未有的变故,等变故之后才能将我们迎接回来。” 四娘子还说:“自打我和三娘子一起被赶出乔府后,韩云熙还有你二哥哥的人手,就把我们一起安置在了临安城附近的村子里,待变故之后说再把我们迎接回去。” 乔墨儿其实知道在这件事了,但是从四娘子口中说出来,她不是很滋味,她感觉韩云熙为了改变她家人的命运,做了很多。 尤其是她的一生,从什么都不会的默默无闻小姑娘,变成如今技艺与颜值都很好的姑娘。 宠她一世,却还是没有办法改变她不能活下去的事实。 但是他改变的这一切,都很好了。 “谁能料想的到,这一变故,竟成了我和我儿的生死相隔。” 四娘子抽泣着,她一手握着乔墨儿,一手捏着手帕轻敲自己的胸口。 “都是我没有用,儿子死了最后一面也没有看见,女儿活着,却不回来找我。” “四娘,您不要伤心了,我明儿就和云熙商量商量,您不要伤心过度了。” “伤心,岂能不伤心,他可是我的儿子,一个让我引以为傲的儿子。” 四娘子悲痛欲绝,她不敢在三娘子面前哭的那么难堪,毕竟她的儿女双全,儿子娶了楚云庄的大小姐,现如今的代任庄主。 女儿又价格了状元,现在因为新帝上任,摇身一变又成了伯爵府的大娘子。 “四娘您不要伤心,我和云熙也是您的孩子,我们以后也会好好孝敬您的。” 大理 寺 少 卿 的 寵物 生涯 “我知道,墨儿你是个好孩子。” 四娘子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欣慰的看着乔墨儿。 四娘子因刚刚摔倒,弄湿了自己的衣裳,决定先回自己的房间换件衣裳再回来同墨儿共寝。 待四娘子走后,月兮姑姑又多嘴了一句:“小姐,夫人真的没有死吗?” “确实没有。” “夫人她最近吃的如何,穿的如何,她身体又如何?” “娘亲很好,她吃穿用度都有,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月兮姑姑还是很挂念大夫人的。 “只不过娘亲没有了月兮姑姑的陪伴,她开始了粗茶淡布的生活,凡是都是自己亲力亲为,就连布茶都是自己动手。” 月兮姑姑听见乔墨儿说道夫人自己动手生活,很是难过。 毕竟夫人在她心中是神圣的,应该属于那一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 只不过家道中变罢了,她竟现在自己动手干活,着实让月兮姑姑想不到。 “夫人平日里都是锦衣玉食的,现在吃的粗茶淡水,月兮很是心疼。” “我知道你担心娘亲,可是娘亲,已经不需要我们了,她和爹爹过的很好。”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言情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优美小說 逢春討論-第347章 夢蝶居熱推

小說推薦 – 逢春 – 逢春 男子话音才落,耳朵就被揪住了。 “好啊,铁蛋,你知道得还挺清楚。跟老娘说说,你是怎么知道的!”一个粗壮妇人拎着男子耳朵,一脸狰狞。 “疼,疼,快松手!”男子护着耳朵,惨叫连连。 围观众人见怪不怪,笑嘻嘻目送这对夫妇远去。 林啸带着属下又问了半个时辰,问过十数人,得到最有用的讯息便是那个时间段确定经过的画舫有梦蝶居与聚芳楼。 至于小游船,想要查清船家身份就不现实了。 虽说不能证明朱五姑娘出事与两只画舫有联系,但在迷雾重重没有其他线索的情况下,这两座画舫自然要走一趟。 林啸拱手谢过看热闹的人,与冯橙姐妹离开了河堤。 此时夕阳已经落下,只剩被晚霞烧过而变成深紫暗红的流云浮在天际。 “天色不早,我让两名属下护送二位姑娘回家吧。”林啸停下来道。 冯桃看向冯橙。 打心眼里,她不想就这么回去。 冯橙问林啸:“林大人接下来要去金水河查吗?” 林啸没有隐瞒:“是的,稍后会去金水河那边看看。” “林大人带我们一起去吧。” 林啸一愣,看着冯橙平静的脸色,以为听错了。 冯桃眼睛猛然亮了,重复着姐姐的话:“林大人,带我们一起去吧。” 林啸太阳穴突突直跳,好在有现成婉拒的理由:“二位姑娘,很快城门就要关了,到时候你们就没办法回家了。”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京城虽没有宵禁,城门却管得严,冯家如今搬到了城外庄子上,入夜后无论进城还是出城都不可能。 冯桃一听丧了气,巴巴看向冯橙。 冯橙坚持跟着林啸去探金水河,有两个考虑。 一是妹妹与朱五姑娘情谊深厚,以妹妹的性子,若是就这么回家,恐怕一夜难熬。而更重要的原因,便是金水河本身。 又是金水河! 这两年来,大大小小的事与金水河扯上关系的太多了,凭直觉,朱五姑娘出事很可能还与金水河有关。 陆玄今日出门办事联系不到,有她跟着去,或许能在林啸不留意的地方有所发现。 冯橙有着这些盘算,自然不会被林啸提到的事难住。 “不要紧,我家在城里还有一处小宅子,我与妹妹可以在那里住下。” 林啸微微抽了下嘴角,心道冯家姑娘都这么自由吗,说在外头住下就能在外头住下? “二位姑娘不回,家人该担心了。” 冯橙云淡风轻道:“打发丫鬟回去报声平安就是了。” 林啸暗吸一口气,看向冯桃。 冯桃忙道:“我大姐说得对。” 林啸窒了窒,只好直接拒绝:“二位姑娘去金水河不方便。” “可以女扮男装。”冯橙十分自然道。 五岁涩王妃 柔融 “对,女扮男装。”冯桃点头附和。 林啸不得不沉声拒绝:“那也不合适,二位姑娘着急朱五姑娘的事,有进展我会告诉你们的。” 让陆玄知道他带着他未婚妻与小姨子去逛金水河,还不揍死他! “这样啊——”冯橙叹口气,拉着冯桃的手,“那就告辞了。” 姐妹二人手挽手往前走,林啸紧紧盯着二人背影,不相信这么容易就放弃了。 低语声传来。 韩娱之星途 “大姐,咱们去不成金水河怎么办啊?” “没事,我们可以自己去。” “等等!”林啸叫住二人,绷着脸低声问,“二位姑娘不怕被人知道了,影响名声?” 冯桃紧挨着冯橙站着,听了这话毫无反应。 反正她听大姐的。 冯橙不以为然笑笑:“我家现在就是平头百姓,小门小户的不讲究这些。再说换了男装,别人也不知道我们是谁。”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言情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墨桑 愛下-第203章 最愛八卦推薦

小說推薦 – 墨桑 – 墨桑 李桑柔在扬州城住了两个来月,十一月初,悄悄启程,离开了扬州城,往建乐城回去。 回到炒米巷宅子里,已经是腊月初九了,一进院门,大常就急急忙忙的指挥众人,分派活计,大头几个赶紧打扫擦洗,黑马去买大米白面活羊活猪,他和窜条一起,赶紧往鱼行鸡鸭行菜市买鸡鸭鱼蛋大葱白菜。 连着两年,都没能好好过个年了,今年这个年,大常觉得一定得正正式式、热热闹闹的好好办年,好好过年! 黑马和小陆子几个,自然是极其赞同大常的想法。 李桑柔连二门都没进,就往隔没多远的孟彦清他们那座大院子过去。 大院子里,留守的十来个老云梦卫刚刚迎进孟彦清等人,大门外,几辆大车里的东西还没搬完。 见李桑柔不紧不慢的过来,正大包小包搬东西的卫福,急忙扬声叫孟彦清:老大来了。 “我不找你们,过来看看艳娘怎么样了。”李桑柔笑着冲急迎出来的孟彦清摆手。 “她好多了,我带大当家进去。”卫福急忙丟下大包小包,让着李桑柔往侧旁的小偏院过去。 小偏院里,艳娘穿着靛青面棉袄棉裙,坐在院子里,正用力纳着只鞋底儿,见卫福侧身让着李桑柔进来,急忙放下鞋底,扶着椅子扶手,想要撑站起来。 “看气色好多了。”李桑柔忙上前扶了把艳娘,按着她重新坐下。 “好很了!”卫福语调轻快,“大当家走后,几位老太医又一起来过两回,议了半天,说是得从驱虫入手,说要不然,饮食不能养人。 跳跃的星河 繁忙的 艳娘身子弱,受不住,这驱虫,驱了两三个月,才算驱干净,之后又病了一场,后头就好的快了,现如今正下针调理足痹的毛病儿。” “多亏了大当家。”艳娘被李桑柔按回扶手椅里,低头欠身。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有足痹的毛病儿,这手也容易痛,纳鞋底儿要用力,你的眼睛也没全好。”李桑柔拿起鞋底儿摸了摸,仔细看了看艳娘的眼。 “她闲不住,说脚不能动,手不能再闲着了。 “我让她做点儿轻巧的活计,她说看不清,走不齐针脚,非要纳鞋底。 “你看,大当家也说了,你这手不能再干活了。”卫福伸手拿过鞋底儿,搬了把椅子过来,递给李桑柔。 空灵我的初恋回忆 消失的村落 “成天闲着,那不成了废人了。”艳娘声调很轻。 “先养好,再说别的。”李桑柔坐到艳娘旁边。 “我觉得好的差不多了,他还是什么都不让我做,说我得养着。 “瞧着他一个大男人,洗洗涮涮,忙里忙外,您说,哪能这样? “我能动了,哪还能让他一个大男人这么里里外外的侍候我。”艳娘看着李桑柔,轻声细语。 “他能这么侍候你,是他的福份。”李桑柔笑道。 “哪有这样的,哪能这样,他一个大男人。”艳娘很是不安。 “我早就跟你说过,能再见到你,能侍候你,是我的福份,你看,大当家也这么说。”卫福拎了只小凳子过来,坐到艳娘旁边。 “世人说孝行,最好的孝行,是顺父母心意。夫妻之间,应该也是这样,是不是? “你想对他好,最好的好,不就是顺着他的意。他想让你活的好好儿的,高高兴兴,能一直陪着他,你就高高兴兴的陪着他,看着他干活,陪着他说说话儿。他这会儿想让你安安心心把身体养好,你就安安心心把身体养好。 “至于洗洗涮涮这些小事,你做还是他做,他不在意,你也不用在意,是不是?” 李桑柔想了想,微笑道。 “大当家这话在理,就是这样。”卫福急忙接话道。 “大当家真会劝人。”艳娘冲李桑柔欠身。 “你要是觉得大男人不该洗洗涮涮,那也得先安心养好,等病都好了,有力气了,你觉得哪些活不该男人沾手,那就不让他沾手好了。”李桑柔笑道:“你们两个过日子,该怎么过,当然是你说了算。” “哪能我说了算,都是男人当家作主……”艳娘一句话没说完,卫福笑道:“要真是我当家作主,那我就作主,咱家里就该我做饭涮锅!” “哪能这样!”艳娘唉了一声。 “你看还是你当家作主。”卫福接话笑道。 艳娘唉了一声,忍不住笑。 李桑柔笑起来,一边笑一边站起来,“你们两个慢慢商量当家作主的事儿吧。我先走了。你别动。”李桑柔示意艳娘。 “我送大当家。你别动。”卫福急忙站起来,弯腰按住艳娘,跟着李桑柔往外送。 “艳娘就是这样脾气,总觉得该她侍候我,不该我侍候她,天天跟我叨叨。” 出了院子,卫福和李桑柔笑道。 “你明白就好。这些年,你至少有一群生死与共的伙伴,她只有一个人,活在群狼环伺之中,艰难求生,她比你难得多,你要多体谅她。”李桑柔缓声道。 “是。”卫福喉咙一哽,“我知道,大当家放心。” …………………… 李桑柔从老云梦卫大院出来,看看已经夕阳西下,学堂应该已经放学了,顺路买了几包松子糖什么的,往张猫家过去。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言情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催妝-第三十九章 機會(二更)展示

小說推薦 – 催妝 – 催妆 张家虽然是武将门第,但张炎亭却有真才实学的文采。 凌画在张炎亭的书房里与他商谈了一个多时辰,对他的才学以及品性有了深一步的了解,大体对于他未来官路,结合他的才学,有了基本的打算。 一番了解后,她觉得张炎亭适合进兵部。 张炎亭本身就出身武将门第,对于军事,有着足够的了解,将军事与文政结合,他入兵部,再适合不过了。 而萧枕,也需要兵部有人,他需要军权。 张炎亭听了凌画与她分析一番,觉得如此规划安排正合他意,虽然他弃武从文,但对于彻底丢弃祖父自小对他的培养,还很是心存愧疚,若是依照凌画的安排,他也不必愧疚了,虽从文职,但入兵部,也不算彻底脱离家中将门底蕴。 张炎亭其实一直有些迷茫,虽等着科考,但却对于自己未来如何将张家的门庭立起来,没有一个坚定的方向。如今凌画等于给他指明了一个方向。 前路是兵部,科考后,往兵部运作使劲,路的尽头,是扶持二殿下登基。 张炎亭对凌画道谢,“多谢少夫人,若不是你,我大概还不知道自己科考后,该如何谋一个适合自己的位置。” “张公子不必谢,你能选择二殿下,以后我们就是自己人。”凌画浅笑,“相信二殿下一定会是你这一生最不会后悔的选择。” 张炎亭笑着点头,“二殿下能让少夫人如此推崇,我也相信,一定不会后悔。” 二人商议妥当,已到了午饭时候,张老夫人派人来喊二人用饭。 用了一顿宾主尽欢的午饭,饭后,张老夫人留凌画说话,自然说起了张乐雪亲眼看到疑似东宫的马车出入翰林院首许大人家,凌画若有所思,表示自己知道了,让张乐雪不必疏远许晴意,继续与之交好,当不知道此事。 龙腾无双 影子奇迹 张乐雪很是为难,捏着帕子对凌画说,“凌妹妹,我做不来出卖好姐妹的事儿。” 凌画微笑,“乐雪姐姐宽心,我不会让你做出卖好姐妹的事儿,只是让你如常与许小姐交好,若是许小姐向你打探什么,便是她不顾姐妹之情在先,到那时,你哪怕做些什么,也不算是出卖好姐妹了。” 张乐雪想了想,倒也是这个道理,她知道哥哥已投靠了二殿下,许家若是投靠太子,那么,将来,两家都会卷入旋涡,在争储的腥风血雨下,两家的所有人,怕是没谁能置身事外,她与许晴意,怕是谁也不能,她没有害许晴意之心,但若是许晴意先害她,那么,也算不得什么好姐妹了,无非都是为了至亲家族。 于是,她慢慢地点了点头,“好。” 我的傲娇机器男友 花十字 张老夫人拍拍张乐雪的手,她这个孙女,只有许晴意这个闺中密友,她也不希望两个人走到那一步,但愿许晴意不会掺和进来吧! 龙影:修罗痕-醉红颜 她忽然想起一事,对凌画问,“老身听闻,太后赐婚你三哥与荣安县主了?” 凌画笑着点头,“正是。” “这是好事儿一桩,凌家看来用不了多久,又要办喜事儿了,到时候可要给老身个请帖,老身去讨一杯喜酒喝。”张老夫人主动提起。 凌画没个不答应的,笑道,“这是自然,我一定亲自将请帖给老夫人送来。”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张老夫人连连点头,对她问,“实不相瞒,老身为炎亭和乐雪的亲事儿,也有些犯愁,老身多年不出府赴宴走动,谁家有适龄品性好的小子姑娘,老身都不太清楚,您比老身熟悉,可否与老身说说?老身了解一二。” 张老夫人这话一开口,张炎亭首先坐不住了,“祖母,孙儿不急,大丈夫未曾立业,何以安家?” 我的奇尸女友 “你一边去。”张老夫人挥手赶他,“你也老大不小了,科考尽在眼前,待你考上,双喜临门,有何不好?” 张炎亭无奈,“少夫人明日就要出京去江南漕运了,祖母您就不要拿这等小事儿来麻烦她了。” 张老夫人一愣,看着凌画,“你明日要出京?” 凌画笑,“江南漕运有些事情,需要我出京去处理,不过陪老夫人说会儿话的功夫,还是有的。” 她看了张炎亭一眼,想着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又笑,“张公子的亲事儿,目前我倒没有合适的人选,但乐雪姐姐的亲事儿,我倒是有个想法,老夫人不妨听听。” 张老夫人闻言也顾不得她明日就要出京了,立即说,“那你快说说。” 孙儿可以晚些再娶妻,但孙女再留下去,真是大姑娘了,不能再留了,她最着急的其实还是孙女的亲事儿。 凌画笑着说,“我四哥凌云扬,今年也会下场科考,他未曾订下亲事儿,品貌性情我敢担保,人也靠谱,今年科考,他也很是有些把握,将来入朝为官,与张公子同榜同朝,不知老夫人可考虑一下我家四哥?让乐雪姐姐嫁入凌家,我家和我四哥定不会错待了乐雪姐姐。” 张老夫人彻底惊住。 张炎亭与张乐雪也惊了。 一时间,三人都一脸震惊地看着凌画。 凌画掩唇低咳了一声,笑着说,“老夫人知道,我凌家已无长辈,两位哥哥的亲事儿,也是我这个做妹妹的近二年来最需要考虑和犯难的心事儿,如今我三哥订下了青玉,若老夫人同意,将乐雪姐姐许配给我四哥的话,老夫人了却了一桩心事儿,我也一样了却了一桩心事儿。” “这……”张老夫人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她是真没想到,本意是让凌画说说京中的青年才俊,给个靠谱的建议,没想到,她却将自己的四哥推了出来。 张乐雪已羞红了脸,这二人当着她的面讨论她的婚事儿,按理说,她该躲出去,但毕竟是关于自己一辈子的婚姻大事儿,她还是忍住了没躲出去,但也不好开口。 张炎亭看看张老夫人,又看看张乐雪,回想见过两面的凌云扬,一时间也说不出他与妹妹到底是合适还是不合适的话,所以,也没开口。 凌画笑着说,“老夫人不必急着答复,这就是个想法而已,我家没有长辈,也不兴盲婚哑嫁,相信老夫人为了乐雪姐姐一辈子的幸福着想,也不会轻易草率决定她的亲事儿,所以,咱们慢慢来,可以找个机会,相看一番,再做决定。” 这话说到了张老夫人的心坎里。 张老夫人点头,对凌画笑起来,“老身还真没想到,你倒是周全,既然你有此言,那么,你便与老身说说你四哥,老身听听他从小到大的事儿。老身隐约记得,多年前,他似乎还挺出名。” 凌画点头,也不含糊,捡了凌云扬从小到大的事儿说了几桩。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言情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