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地府巡靈倌

人氣小說 《地府巡靈倌》-第1550章 詭魘之旅 (中)讀書

小說推薦 – 地府巡靈倌 – 地府巡灵倌 在意识深处载浮载沉许久,感觉上像是经历了数月之久。 貓 大爺 这处境太可怕了,即便以往经历了那么多的困境和险事儿,也没这般恐怖过。 一个人被放逐在自家的意识海洋中,找寻不到方向和彼岸,这是什么感觉? 以前我想像不到,此刻亲身感受到了,但真的不想继续承受了。 “啊啊啊!” 花都暗侠 哈斯曼 仰头怒吼,释放所有的不甘和愤怒。 倏然间,浑身就是一轻。 待我定睛细看,不由一愣,因为,环境变了。 漆黑飓风铺天盖地而来,一道道锋锐的能量流穿梭往复,像是将要将人给切碎了,这环境太吓人了! 但更吓人的还在后头。 我发现不远处有个人,正对着闪动白光的出口大喊,他喊的话让我毛骨悚然。 “姜度,命你接掌大幻魔岭岭主之位!不用寻我,我早晚会归来的。” 这话落到耳中宛似平地惊雷,我都被炸懵圈了! 那人的侧脸我看清楚了,其上戴着魔王面具。 “娘咧,这不是微型世界的师尊龙岭主又是谁人?……我这是在做梦吧?可能太记挂龙岭主了,所以,昏睡之后梦到了他?” 这般解释似乎能自圆其说,但眼前的场面也太真实了,谁家做梦能梦的宛似亲身经历一般?还有,这视角……? 那冒着白光的出口,不用说,必然通往微型世界,那一边,我和尤仙子正看向黑洞呢。 这时候,白光出口那边传来喊‘师傅’的叫声,这声音太熟悉了,不就是我自己在喊叫吗(有关此事详情,请回看1521章)? 就在此时,发现自己竟然说话了,但恐怖的是,不是我下令说话的。 “姜度,你等着,贫僧早晚会重新杀回来收割你的性命,我发誓!” 这话从我口中冒了出去。 大惊失色,心底恍然:“原来,我此刻使用着魔僧古镜的视角,是一个只能在边上看着,什么也干涉不了的无形之体。” “你去死!” 出口那边传来微型世界的我大骂的动静。 如果我此刻真的有身躯,那一定浑身布满了冷汗。 “这是什么情况?” 这句话在心底盘旋,几乎让我发疯了。 要说是做梦吧,每个画面都这般清晰,这不像是梦境,倒像是我以一种无法形容的诡异状态,穿透时空阻隔,精准的附身到那时候的古镜魔僧身上了,和他共享五感。 这种经历我倒是不陌生。 轮回之宇宙星空 雨夜无歌 当年,九命闭环之时,墓铃开启逆天能力,就让我无形附身在瞳一身上,暗中偷学了上古道法。 但此时绝不是墓铃做的手脚,再说我和被附身的古镜不在同一个时空,时间节点都不相同,是如何成就邪事的? 更离奇的是,古镜本就是阴魂属性的,那我是如何附身于阴魂身上的呢? 只听说过阴灵附身生人,还没有见识过何等存在能附身于阴灵的呢? 心底乱麻一般,以我丰富的经验和阅历也没法判断眼下到底处于什么状况之中了,总之非常的可怕,可怕到有可能万劫不复! 我是如此判断的。 那出口火速闭合,戴着面具的龙岭主杀了过来。 显然眼下的环境属于黑洞之后。 新婚99天 我附身着的古镜狰狞笑着迎了上去,两位绝世强者在漫天飓风和乱流中大打出手,爆炸一个接着一个,但很快,就有一条漆黑的通道出现了,龙岭主大骂古镜之后就被无法抗衡的力量扯进了通道之中,转眼间就不知被传到哪里去了。 古镜也想冲进通道之内,奈何龙岭主一进去,通道就消失不见了。 我看着这幕立马就懂了。 龙岭主果然不是微型世界土著,应该和我一样,被某个世界投放到微型世界执行特定任务的,时限一到,黑洞启动、通道出现,就将他扯回原位面去了。 这可以说是专属通道,排斥外人,所以,即便魔僧武力盖世,也没法冲进那通道之中。 “该死、该死!”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其他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地府巡靈倌 線上看-第1548章 上天導演

小說推薦 – 地府巡靈倌 – 地府巡灵倌 笑话,人家在摆设抓阄的过程中使用了各种无形却有效的禁制法术,我们即便眼神锐利,也别想从看起来一模一样的四个纸球上分辨出内中玄虚。 岭主防范作弊的手段简直就是天下一绝,最牛的老千也无机可乘。 我最先上前,随意的挑选个纸球。 连摩他们也不墨迹,挨个上前拿走一个,然后在岭主和一众高手见证下,我们当场将纸球打开摆放桌上。 我抓到的是‘幻’字。 而连摩抓到的是‘岭’字。 结果就出来了,第一轮,我对阵针发青眉的海怪连摩,马馥馥对阵石黑。 这两场会死掉两个竞争者,剩下的那两位生死大战,最后活着的人成为正式的岭主继承人。 很残酷,但很高效。 这结果正中我的下怀,窥到连摩死人般的脸色,心头更是舒坦了。 网游之极品高手 龙大人来了 “因果在循环,苍天饶过谁?连摩你丫的做好被斩杀的准备吧。” 心底雀跃着,面上却表现的无比凝重。 对着连摩拱手,认真的说:“连摩道友,你我无冤无仇的,但没办法,这就是命啊,后天我要是失手将你给打死了,你别怨恨。” 寵 你 入骨 “噗。”大师伯没憋住笑,发出这么一声来。 “腾!” 连摩眼中升起怒火,但面上装模作样的说:“姜馆主不用客气,这本就是我想对你说的话,既是生死战那就不用留手,死伤各安天命!” “好,这话说的爽快,希望到时候你能保持这种状态,加油。” 我故意握紧拳头为他加油,但其实眼神已经转为杀机凛冽。 他注意到我的眼神,眼瞳缩成一个点,更为恐怖的杀意不再掩饰的释放出来。 殿内像是陷落到金戈铁马的战场氛围之中。 还没有正式交手呢,我俩的气机对抗就已展现出无边杀意了。 但这种氛围只维持了数秒钟,双方不约而同的收敛杀意,彼此客气的点点头,不再对话。 此地可不是自家后花园,一众大佬不可能任凭事态失控,所以我们一发即收的气机试探是被允许的,可继续往下发展是不成的,自然要把握好这其中的分寸。 “哈哈哈,好,自古英雄出少年,两位都是青年俊杰,本岭主迫不及待想要看一看两位的表现了。 但没办法,擂台战太重要,必须集合门内所有长老和核心骨干才能进行,没个调度过程是准备不好的,你们就稍等数日吧,这几天养精蓄锐,能不能一战功成,端看你们的造化了。” 岭主这么一说,我们几个竞争者只能低头应是。 “大姐,夫人,咱们一家人回去叙旧吧。 那啥,你们也都散了吧,五长老,麻烦你安置一下九长老和姜馆主的入住事宜,务必要让客人满意。” “恭送岭主。” 大家伙都起身施礼,岭主带着大长老和夫人离开大殿。 转进偏门之前,那大长老状似无意的回头盯了我一眼。 我霎间浑身发毛,感觉像是被蛇蝎锁定了,份外惊悚,不由的心头直喊厉害。 只从这示威般的一眼我就明白了大长老多么恐怖,以武力值来说的话,怕不是仅次于岭主的存在? 大骨架黑狗能不能抗衡大长老?我都没谱。 大长老收回目光,淡漠而去。 主人都离去了,苗二庙他们自不会多待,留下几句绵里带针的狠话,一脸阴沉的领着三门徒离去。 我看着石黑背影,忽然想到了史黑藏筒子。 “其实他俩的名字挺接近的,谐音更是撞车。 没办法,谁让僵尸总是喜欢以尸的谐音为姓呢,还都喜欢黑暗元素啥的,那姓名说出来有相似感就很正常了。 或许还有其他僵尸大佬名为师嘿嘿啥的吧?哈哈哈。” 我不着边际的胡思乱想起来。 大竹竿长老勉励我几句后也起身离开了,这时候,五长老才引领我们去往客房。 安置好之后,邪手公子示意我和大师伯不要误闯宗门禁区后,就告辞离去了。 房门关闭,禁制落下,大师伯转头看向我,眼神凝重。 “小度,你是不是太托大了?这可是生死战,你怎么一点不带犹豫的就应下来了?要是有个闪失,本道爷如何对老十六交代?”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其他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优美都市小說 地府巡靈倌-第1530章 貼心老棉襖閲讀

小說推薦 – 地府巡靈倌 – 地府巡灵倌 “秀恩爱死得快,姜馆主不知这话吗?” 姜照咬着牙的给出一句。 “我和鱼茹正了八经的交往,秀恩爱是天经地义的,你看不顺眼的话可以不看。” 整理好鱼茹的衣服,顺势牵了她的手,转头不冷不热的回应。 姜照嘴角不受控的抽吧几下,再度冷哼一声,忍着恼意,也没和宁鱼茹斗嘴,维持着高傲气场的走进屋去。 宁鱼茹对我表现出的男友力很满意,温柔的看我一眼,轻声说:“我出去采买点食材,中午做好吃的。” “辛苦老婆大人了。” 我赶忙溜须拍马。 “谁是你老婆了?不要脸。” 宁鱼茹白了我一眼,推我一把,示意去接待姜照,她转身出门去购物了。 我美滋滋的走进去,见到姜照坐在客厅沙发上,一脸阴沉的看来。 她的羽绒服已经挂到一旁去了,内中穿着惹眼的樱桃红毛衣。 “这厮是有多爱大红?” 偏偏我不太喜欢这种颜色,感觉过于张扬,也过于惊悚了,不见恐怖电影中的阴灵们都喜欢身着红袍吗? 不愧是豢养阴灵的法师,若不是姜照长的足够出众,穿这么一身那真就罩不住的。 记着微型世界经历之前见她时,这家伙爱穿黑裙来着,为何现在转成红颜色的了?相比而言,我觉着她黑衣时更顺眼些,起码没那么张扬。 “老夫老妻的还没看够吗,打量个啥呢?” 没见到宁鱼茹和我一道进来,宁鱼茹神色好看不少,这话张口就来。 我老脸都发红了:“谁和你老夫老妻了?你说话注意些。” “哎呀,在那边儿可是领过证的,咱们还有个女儿呢,你不会是忘了吧?” 姜照做作的睁大眼睛。 “警告你,别再胡搅蛮缠。” 被 愛 判處 終身 孤寂 我沉下脸来。 “算了,你脸变难看了,脾气却比以往还大,本姑娘没心情逗你了,说正事吧。首先,我是来看俺家二千金的,你把她叫出来吧。” 姜照收敛神色,正经起来。 我沉吟起来。 这事是躲不过的,回归之前姜照就提过此事,当时可是应下了,现在哪有理由拒绝?可是让她如此顺利的办成此事,以后隔三差五的就来看二千金可如何是好? 一次两次的宁鱼茹还能忍,次数若是多了,那算是什么事儿? 我在玄幻世界捡属性 只手说哦 偏偏二千金和我的灵魂绑定一处,我俩相互距离不能超过限制,就是说,姜照看望二千金,等同顺带来看望我了,宁鱼茹那边如何交代? “小度,放我出去见她吧,我会和她约法三章的,最多半年见一次面。” 二千金的声音适时传到我心头来。 一口大气算是松下来了,只要会面的不频繁,对宁鱼茹就有交代了。 “二千金真是贴心小……,额,贴心老棉袄。” 这家伙比我和姜照的岁数可要大多了。 想着这些,我挥手间放出藏于纸人中的二千金。 她出现在姜照面前,脸上裂缝照旧那样的多。 “想死妈妈了,来,抱抱。” 姜照立马伸手,一把就将满脸尴尬的二千金抱进怀中,喜欢的不得了,脸贴着脸的喊着乖女儿。 二千金愈发尴尬了,转头瞪我。 我正看得好笑呢,就接收到二千金眼神示意了,没奈何,只能干笑一声,转身上了楼,留给她俩叙旧的时间。 人俩还布置了小型禁制,我窥看不到楼下情形,也不知她俩说些什么。 足足半小时,姜照才喊我下楼。 ‘咻’的一声,二千金返回纸人之内。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其他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超棒的都市小说 地府巡靈倌-第1526章 靈君請顯形讀書

小說推薦 – 地府巡靈倌 – 地府巡灵倌 “谢天谢地,你可算是醒了啊。” 熟悉的女声送进耳中。 我缓缓睁眼,看到了宁鱼茹眼眶发红的坐在面前。 她活生生的,没有事儿了! 大喜,顾不上周围有人,一把将心爱的人儿抱紧在怀中,眼角有热热的东西流下,但被我运功蒸发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不假,但大悲大喜之后,总允许咱软弱一会儿吧? 宁鱼茹趴在我怀中,伸手抱紧了我。 她感动坏了。 为了救她,我是如何在微型世界中挣扎的,她心头比谁都清楚。 微型世界并未抹除进入者的记忆,只要是从那边回来的,都带着五十多年的记忆。 “小度,你们没事,真是太好了,呜呜呜!” 闻言,我放开宁鱼茹,转头看去,一道小身影就冲进怀中,张嘴哇哇乱哭起来,但没有眼泪。 正是脸上裂缝处处的二千金。 我哭笑不得的抱紧她和宁鱼茹,转头看去,只见王探、阿菊和恩梓木围在周边,正欣慰的看来。 扑愣愣一声响,缩小版的蝙蝠异兽落到我肩膀上。 红楼女孩都市梦 湘竹凝萱 惡魔 契約 我腾出手来抚了蝙蝠的脑袋几下,它享受的眯着眼。 转头四顾,脸色却是一变。 “师兄,你不用担心,赵飘飘在你俩之前醒来的,不过,她元气伤的太重了,目前还没法起身,但她已经知晓了前因后果,让我转告对你的谢意,说是,当年的那份承诺你履行了,从此后,你不再欠她什么了。” 王探只看我一眼,就立马回了这话。 我已经见怪不怪了,这人的脑力和我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 反应速度更是非人类级别,总是比别人想的快,快的太多了! 形容的话,普通人思维速度是骑着自行车的,那人家就是超跑,一骑绝尘的那种,拍马都追不上啊。 宁鱼茹恢复了镇定,眼红红的上下打量我,发现我没缺零件儿,脑子也是好使的,才放下心来。 随后我问了时间,果然,微型世界五十多年,方外这边也没消耗几天嘛,赶在时限之前救回了赵飘飘。 二千金连声说着抱歉,说是她跟随我进去,结果反而变成了累赘,没帮上什么忙,光拖后腿了。 我和宁鱼茹柔声安抚,二千金才不再沮丧。 紧跟着,我们几个都发现了一件事,心情瞬间就不美丽了。 在微型世界中好不容易提升的道行等级并未带回来,要知道,回归之前的我都通天境中期了。 心头跑过亿万羊驼,大骂地府一通,但也知道这样才是正常的,哪有那等便宜事? 不过,破关感悟还在脑中,各种秘法口诀也在,比如我得到的古禅佛宗传承就非常的完整,没有缺失,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这就是根基,只要它们在,重新修炼回去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有过破除瓶颈的经历,再度重走这段路,可以避开所有错误岔路,直达正确大路上,那速度之快我自己都不敢想,怕不是十几年间,就能重回通天境中期? 一想到这儿,心情又好了许多。 因果情缘 大起大落的情绪不是好事,我建议宁鱼茹一道闭关一天,稳住心绪后再处理赵家邪事。 宁鱼茹没有意见,如是,带着二千金,我们三个在房间中闭关。 一日后。 情绪稳定如初的我打开门后第一件事就是找女僵尸阿菊。 她听了我的吩咐后,将我带到某房间门口,亲自打开了禁制。 我推门而入。 吱呀声响惊动了里头软禁着的人。 神情憔悴的秋儿眼睛哭的像是桃子,期翼的看来,一发现是我进来了,急忙起身迎来,张口就问:“我家大小姐她……?” 她被关在这里数天,禁制隔绝着,外界什么情况都不晓得。 我叹口气,淡淡的说:“一日前赵飘飘就醒了,调养一段时间就会没事了。” “真的吗,姜大哥你说的是真的吗?太好了,我替大小姐谢谢你。” 她就要跪地。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其他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