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御風先生

笔下生花的小說 蛟龍決-第二百四十章任人欺負的慫包相伴

小說推薦 – 蛟龍決 – 蛟龙决 知道多听他所说,似乎也有些道理,又想起姬飞雪担心刘福通会上了种田下的圈套上摩天崖之事。 不觉叹息一声,正欲再追问当天晚间,刘福通私自逃走之事,百变却不容他再说。 急忙插话道:“总舵主之死,白莲上下无人不悲哀!” 说到此,特意停顿一下,用破袖口擦一擦眼角,抽噎两声,继续道: “可是既然人已不在了,在此作无谓的争执,起内讧,对于白莲会而言,又有何益处呢?老衲以为如今最重要的应该是给总舵主报仇,让他老人家瞑目于九泉之下……” 不等他说完,乔八又怒道: “大家都知道最重要的是给总舵主报仇!还要你说!可是到底怎么报?如何报仇?你有主意没有?有就说出来,没有,就到一边呆着去!别在这里磨磨唧唧地瞎耽误功夫!” 百变气得嘴角抽搐几下,瞪起小眼道: “大嘴八,怪不得种田下把臭袜子塞你嘴里!你这个人嘴不但臭而且还快!我既然说了,自然就有应对之策!你能不能等我说完,再插嘴呀?” 乔八见百变揭自己短,气得又要来拉扯他,吓得百变“滋溜”又躲到了刘福通身后去。 他还要追,又被知道多拉住,劝道:“乔八,你等他说完!” 乔八这才气哼哼停下。 百变见他不追自己了,这才又转身出来,干咳两声,冲着乔八说道: “今天老衲要商量给总舵主报仇之事,无心理你!等此事过了,我要亲自与你大战几百回合,让你见识我百变的手段!” 乔八被知道多拉住,只是冷笑,不再理他。 刘福通忙冲着百变抱拳施礼道: “福通一心想给总舵主报仇!只是我初出江湖,经验不足,一时也没有好办法!大师久涉江湖,谋略过人,还请大师多多指点!” 百变这才又找回刚来时的神气来,挺起圆滚滚的肚子,塌着眼皮道: “老衲以为,虽说为总舵主报仇乃是重中之重,但总舵主一死,我们白莲群龙无首,就如一摊散沙一样!各行其是,不能形成合力如何能报仇呢? 所以老衲以为,为今之计应该速速推选一位聪明睿智,而又重情重义之人来担任总舵主!这样才好统领白莲各部讨伐一贯道,为总舵主报仇,继而重振我白莲声威,逐鹿中原!” 刘福通自然知道他话里所指,故意作恍如大悟状,笑道: “大师果然不愧是大师!此事果然考虑的周全,久远!令福通钦佩之至!我以为应该如此,只是不知道二位舵主以为如何?” 乔八听得似有不妥,一时也拿不定主意,只瞪眼瞅着知道多。 知道多早就洞悉二人之意,随道: “百变法师,你说得推举一个聪明睿智,重情重义之人坐总舵主,刚才你与种田下对话时好像也说过!是准备推举刘福通吗?” 百变瞅刘福通一眼,随即满脸堆笑道: “知道多,你说的不错!以老衲观察,福通乃是白莲舵主苗裔,可谓根红苗正,为人又聪明机敏,比如他安排在此伏击一贯道就指挥的不错!至于重情重义嘛!你们看他一心为总舵主报仇就知道了! 而且如今宝莲御令也在他手中,按照教规,持宝莲御令者即可行使总舵主之权!无论是依据人品,还是依照教规,老衲推举他为总舵主都是责无旁贷!” 乔八此时才算明白百变的用意,他指着百变骂道: “百变,你个死秃驴!你打着给总舵主报仇的旗号,磨来磨去,原来是想推刘福通坐总舵主啊!他进入白莲会才几天啊?又有什么能为可以坐总舵主?我算明白了你们为什么来晚了,原来就存心看着姬总舵主死了,你们好上位啊! 老秃驴你说,是不是他许了你什么?你才这样的?快如实招来!” 百变被他几句话正戳中痛点,一时间气急败坏,骂道: “大嘴八!你不要出言不逊!老衲一再忍你,你却不知好歹!老衲今日再容你不得!” 说罢,冲身后一挥手喝道: “这个大嘴八侮辱你们的师尊,你们还傻站着干什么!还不一起上去,把他给我收拾了!也让他知道我们天皇会的厉害!” 那几十个和尚急忙各自抄起短棍,就要围殴乔八。 乔八见他们要上来,一时血脉喷张,笑道: “百变,你这个孬种!不敢和我对阵,却让弟子们围殴!好!有种你也随他们一起来吧!我乔八岂能怕了你们不成!” 说罢,不顾天气寒冷,干脆甩了衣袍,赤了膊立在路中,只等他们一拥而上。 百变躲在众人之后,嘴里却不依不饶道: “大嘴八,我,我,我百变是何许人也?与你这样的莽夫对垒岂不有伤我身份?” 说罢,又催促众和尚上前。 刘福通见势头不对,赶紧过来拦阻道: “百变大师,乔舵主二位且慢动手!福通有话要说!” 百变这才让众和尚退下,指着乔八,气呼呼道: “刘教主,你刚刚才救了乔八,可是你看他竟然如此待你!这个人真是可恶至极!不给他一点颜色,将来还不知闹出什么乱子来呢!” 刘福通忙道: “三位舵主都是会内栋梁,何必为了这个事情伤了和气呢?百变大师推崇与我,福通自然感激,而乔舵主对我存疑,福通亦能理解,以我之见,此事还需从长计议! 此处并不是议事之所,不如我们同回摩天崖,再做商议,不知大家意下如何?” 百变立时明白了刘福通的“请君入瓮”之计,这才化怒为喜道: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其他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超棒的小說 蛟龍決-第二百二十章又見昔日瓢子口熱推

小說推薦 – 蛟龍決 – 蛟龙决 “因为追杀令上写得很明白,要你的命,赏一万,一条腿,一只耳朵都有一千两银子!再不济一缕头发也可得赏银一百两!嘿嘿,这个你明白了吧?” 朕点点头,众人又面露杀机 吓得朕赶紧叫 “别急,我还有话要问!” 小乞丐 “你这个人还挺婆婆妈妈的呢!赶紧说,大家可都等不及了!” “你们不就是为了几个钱嘛,至于非要杀我吗?” 说罢,他指着小乞丐 “你说,按照你的预期,打算得到我身上的什么?” “我们丐帮行侠仗义,无心杀人!嘿嘿,只要得到你一只耳朵就行!弄点零花钱,就知足了!还不开杀戒!咋样?我们够善良吧?” 朕“哼”了一声 “这个好办!” 说罢,从褡裢里抠出一张银票扔给小乞丐 “给你,我买回自己的耳朵,够了吧?” 小乞丐扫一眼,眼光顿时直了 “够了,够了!我退出!嘿嘿” 朕为了保命,也豁出去了,反正也不是自己的钱!嘿嘿 “你们都说说你们的理想目标是什么?爷现在就让你们梦想成真!不比打打杀杀,血呼淋漓地跑去什么总瓢把子那里领赏舒坦吗?” 花都邪皇 或许 几帮子人叽叽喳喳,一分钟达成共识 “不费劲就得到了!这个好!说不定我们杀了他去领赏,总瓢把子那里不好好对付,还要克扣我们呢!” “就是,就是,总瓢把子干这样的事也不是一次了!上次的赏钱还拖欠着我好几钱银子呢!” 朕想尽快离开,免得他们再反悔,指着那个老太 “你老,你先说!” “我原打算要你一条腿的,既然这么容易就两条腿好了!” 妈的,你个死老太太,临时要价,真够贪的!朕想 “好吧,涨价有效!给你!” 一张黄纸扔出。 老太一把抓住,笑嘻嘻退出到一边。 朕指着和尚 “你呢?” 和尚正要说话,身后有人把他拽开,那个主持闪身过来 “打架露脸你们上,讨赏这样的俗事,由我来!” 然后又看着朕 “临时涨价的事,我出家人做不来!我们来的时候都打算好了,要你两条胳膊,一只耳朵,还有再弄五缕头发做盘缠!就行了!阿弥陀佛!” 朕气得脸都绿了。 抓出几张黄纸,扔过去 “滚!” 主持也不恼,赶紧接过纸,满脸堆笑着 “还有一件事,呵呵,需要问一下!” “有屁就放!” “那个,我们来的时候,武当有事不能参加,但说了也要求分一杯羹!这个咋办?” 不来也要分?这他娘的还有完没完了? 朕正想一口回绝,被小乞丐拉一把衣袖 “武当是明五门的内功大派,得罪不起的!” “好吧”朕喘了一口粗气 “既然打了招呼,就给他们一百两吧!我也没有零钱,给他们一缕头发吧!自己到总瓢把子那里领好了!” 朕往头发里抓了一把,正好最近有点脱发。 “还有没?没有就解散!爷我要睡觉去了!”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其他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蛟龍決 txt-第一百九十一章上賊船滿載而歸推薦

小說推薦 – 蛟龍決 – 蛟龙决 陆蕴儿心中暗恼,起身从旁边拿过一根短木棒,对着骆兴波的双腿一通乱敲。 那双腿已经结冰,敲击时,就如同敲打在木棍上,只听见“噗噗”的声音,骆兴波却已经毫无知觉。 陆蕴儿一边敲,一边皱眉道:“哎呀,老泥鳅啊!你这下半身都已经冻死了!如果再不处理,恐怕寒气上涌归心,你呀,命可就不保了!本姑娘虽然生你的气,可是必定救人救到底嘛!我怎么忍心眼睁睁看你冻死啊?是吧?” 这是何庆已经进来,听蕴儿说话,他便明白了她的意思,连忙笑着接话 “是呀!你看蕴儿姑娘多善良啊!对你这个老东西还那么好!既然姑娘要救他,依我看必须赶紧给他把寒气去除,才能防止寒气归心呢!” 陆蕴儿道:“我也是这样想的!何庆你赶紧准备工具,我们来帮他阻止寒气!” 仙神劫 何庆答应一声,笑呵呵又跑出去。 骆兴波以为他们又去给自己弄火盆去了,心中稍稍放心,谁知不大功夫,何庆手里提着一把铁锯又兴冲冲回来。 陆蕴儿点点头,继续拿着木棒在骆兴波腿上,从下往上敲打,嘴里还自言自语 “这里不行,寒气还在上面,这里也不行,上面还是有寒气!这里……” 一只敲打到骆兴波的大腿根处,才停下,指着冲何庆道:“就是这里啦!赶紧拿锯子拉开,晚了寒气就上来了!” 何庆答应一声,过来,把铁锯对着骆兴波的大腿根就要拉。 骆兴波吓得魂飞魄散,也顾不得寒冷,又是连滚带爬地挣扎,何庆拿着锯子作势,骆兴波扭动得想鱼钩上的蚯蚓一般,只是不让。 何庆只好起身,故意眼巴巴看着陆蕴儿。 蕴儿趁机蹲下身,瞅着骆兴波笑道:“老泥鳅啊!我们为了救你啊!你要配合一下呀!对吧?嘿嘿,我们的锯子很快的,几下子就锯掉了,而且你的腿都冻木了,也不会太疼的!你忍一下就好了!” 说罢,又示意何庆开锯。 骆兴波吓得一把抓住陆蕴儿的小腿不松,老泪纵横道:“蕴儿姑娘啊!你大人大量,不要让他锯我的腿呀!我不能没有腿呀!我虽然得罪了姑娘,可是看在我是肃羽的师叔祖份上,你就饶了我吧!呜呜” 说罢,竟然老泪纵横。 陆蕴儿看得好笑,却强忍着,又故意柔声道:“你是肃羽的师叔祖啊?你那样害他,我还以为你不记得了呢!嘿嘿,锯掉你的双腿,我也是为你好呢!你若不肯锯腿,万一寒气攻心,你不怕吗?” 骆兴波急忙道:“不怕!不怕!” 陆蕴儿挺身站起,狠狠将他两只脏手踢开,怒道:“你不怕,我却怕!若今日放你有腿有脚的走了,恐怕以后就要时时提防你算计了!” 骆兴波忙哭求道:“不会,蕴儿姑娘,你就是我救命的菩萨!我骆兴波对天发誓,以后再也不敢为难你们了!” 何庆故意道:“姑娘,你别信他,他是有名的老泥鳅,狡猾得很呢!我看还是把他的双腿锯了稳妥!” 说罢,又要来锯,吓得骆兴波鬼哭狼嚎,再也没有了昔日的气焰。 穿越”原始社会” 陆蕴儿故意显出为难之色,叹口气道:“既然他说了,看在羽哥哥面上,我们就权且信他一次!你这就弄一条船,送他走吧!” 何庆答应一声,用力扯起骆兴波,把他一直拖出底仓,来到船尾,何庆架起他上了绞车,很快放到大船下,登上了一只小船。 骆兴波这才放心,他蜷缩在船底,海风微凉,他更是止不住又抖若筛糠。 他本以为陆蕴儿让何庆送自己上岸。 谁知,何庆把他扔在小船上,解开拴在小船上的绳索后,自己纵身上了缆车。 骆兴波大惊,坚持着爬起身,颤抖着叫道:“你怎么走了?我受了重伤,下身不能动,你让我一个人在船上,可怎么走啊?你好歹送我上岸呀?” 何庆站在缓缓上升的缆车上,撇嘴道:“你个老东西,想得倒美!还让我送你,你等着,等我上了大船,我再送你一块大石头!哼!” 等何庆重新登上大船,陆蕴儿遥看下面,只见那只小船上,骆兴波正伸出一只手在那里开始划水,小船开始慢慢往远处飘去。 何庆问道:“这个老东西都冻成那样了,一个人能活着上岸吗?” 陆蕴儿淡然道:“我只是想教训他一下,好让他以后对我们有所忌讳!他可是浑江泥龙,这种事情是难不住他的!” 说罢,又回头望着何庆笑道:“别管他了!眼皮底下还有一笔白给的财富等着我们呢!我现在去往扶摇宫送百花香露,你与何礼再带上几条船和十几个姑娘,跟我一起去吧!” 光荣与梦想 刘慈欣 何庆听说有财富白送,心里顿时乐开了花,赶紧急匆匆喊人,准备船。 年轻时,我们不懂爱 陆蕴儿带领着众人乘舟又赶回扶摇宫。 肃羽与岛上的女子们正清扫着,忽见暗夜之下,有几只小船急驶而来。 那些女子以为是强敌又至,急忙起身提剑往岸边迎去。 小船迫近,肃羽才看见原来是陆蕴儿带着自家的船只而来。 他虽然不明就里,也赶紧到女子们前面一一解释,以免误会。 那些船只临近,却并不再靠岸,而是调转船头奔骆兴波的大船去了。 众女子不知是何意,等陆蕴儿独自架着小船晃荡荡靠岸,然后,怀里抱着一个大罐子笑盈盈的下船。 其中一个女子挺剑指着她,厉声道:“让你去取百花香露,你为什么又带人来?你倒地想干什么?” 陆蕴儿转手把罐子递给旁边的一个女子,一笑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其他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mois4精彩玄幻小說 蛟龍決-第一百七十章用嘴也能打老虎鑒賞-n1b8z

小說推薦 – 蛟龍決 – 蛟龙决 乔八瞪眼道:“既然这样,你下去试试,如果老虎真不理你,我才信你分解得对呢!否则,就是放臭屁!” 知道多笑道:“你乔大嘴巴信不信又能怎地?你就当我是放臭屁好了!我可犯不着跑到老虎嘴边去试!呵呵,不过,你以前鼓捣你的棒子,天天自比武松,今天来了真虎,有了试身手的机会,你怎么倒跑到树顶上去了?呵呵” 乔八叫道:“知了猴,你懂什么呀?当年武松赤手空拳对付的可是一只虎,你瞪着你的小老鼠眼瞅瞅我下面,那可是四只!你让我怎么打?要不你下来引走三只,剩下的一只,我立马下去,不出三拳两脚我就能把它打死!呵呵” 二人相识多年,只是喜欢斗口玩,知道多哪里敢真去引老虎?虽然知道他是强词夺理,但也不好反驳,亦笑道:“我确实不敢去引,这一遭就算你赢了!呵呵,成全你做一个嘴上的打虎英雄吧!呵呵” 乔八也是得意,明知道知道多不敢,更是有理,嘴上硬道:“什么嘴上打虎?你知道多敢引走几只,我乔八就敢立刻下去打给你看看!你胆小如鼠,那我就没办法了!哈哈” 他刚刚说罢,就听见不远处有人粗着嗓子说话 “喂!你真得能打虎吗?你说得可是真的?不是吹牛吧?” 乔八低头一看,只见那个与自己对棍的黑胖小子正站在不远处,手指着自己。 重生 推薦 乔八还没回答,知道多却乐了,冲着二猛坏笑道:“他说得是真得!千真万确!他天天说自己可以和武松一样打虎呢!” 二猛听得眉开眼笑,拍手笑道:“好啊!好啊!武松打虎的大戏好看!给我叔叔过寿时候,我曾看过,可好看了!你下来,快演给我看看!” 乔八心虽虚,嘴上却不虚,哼声道:“你个傻小子懂得什么?你乔八爷,虽能打虎,但也不能一下打死四只吧!你看过武松打虎,也就是打一只呀!想看戏你还是回家看去吧!” 二猛一心想看戏,笑道:“这个不难呀!我给你引走几只,剩下一只给你不就行了?嘿嘿” 说罢,冲着几只虎一声叫,抬手中铁棍对着旁边大树处一指,那几只虎就如听懂了他说话一样,轻吼一声,大摇大摆地走过去,将大树围住。 知道多看见乔八树下,果然就剩下了一只最雄壮的巨虎,那只虎见其余几只离开,立时心情烦躁起来,冲着树上的乔八,连声怒吼,不住地盘旋。 他不禁大笑失声,料定乔八必然不敢下去,一心想看他窘态,故意道:“乔大嘴巴,赛武松,现在下面就一只虎了,你可以下去施展打虎本领了!呵呵,别客气,我在上面给你呐喊助威!真武松还没有这待遇呢!呵呵” 乔八看看脚下的大虎,抬头瞅瞅笑弯了腰的知道多,再瞟一眼一脸期待瞅着自己的黑胖小子,一时尴尬万分。 只得又道:“你这个傻小子懂什么?武松打虎起初也不是赤手空拳呀!他手里还有一条稍棒呢!可是你看看我,两手空空,啥都没有啊?” 二猛听了,笑道:“也对!这也好办!你等着我给你拿去!” 说罢,转身一溜小跑,去将乔八的齐眉棍捡起来,转身又一溜烟回来,来到树下,把齐眉棍高高举起,只递到乔八脚下。 乔八无奈只得弯腰抓过,却依然迟迟不愿下去。 知道多在高处瞅着他那个愁眉苦脸的样子,二人相识几十年,乔八都是一条敢说敢做,无所畏惧的汉子,哪里见过他这样踟蹰,扭捏的? 炸毁五十九 ohshit 只把知道多笑得前仰后合,一只手指着他说不出话来,树叶“哗啦啦”纷纷抖落。 二猛却不知,一再催促,乔八实在没奈何,咬牙就要往下滑。 大树处,姬飞雪低声喝道:“乔八!不可胡闹!大敌当前,争这些无名之誉做什么!” 天姥山云侠传 万辰陌伤寂 乔八借机赶紧停住,兀自抱住树干喘息。 二猛见他好不容易下来,却又停住,不由得急道:“你棍也有了,怎么还不下来呀?快点,我还等着看呢!” 知道多尖利的笑声又直直灌入乔八的耳中,气得他抬头狠狠瞪了一眼,突然急中生智。 又低头望着二猛道:“催什么催?你个傻子懂个屁呀?武松有稍棒就行了吗?人家武松是吃了牛肉才打得虎!可是我还没吃呢!你叫我怎么演啊?哪里有力气演啊?对不对?” 二猛恍然大悟,拍着脑袋笑道:“对呀!武松确实是吃了牛肉才能打虎的!嘿嘿,我怎么忘了呢?” 说罢,把手中大铁棍往地上一戳,道:“你等着,我给你拿牛肉去!” 正要跑,乔八急忙叫道:“三碗不过岗,还有酒,十八碗酒!可别忘了,一块儿给我拿来!” 二猛听见,立即停住,转身气呼呼地回来,拽过自己的大铁棍,就走。 嘴里嘟嘟囔囔地骂道:“还要牛肉,还要酒呢!酒都让太白鹤那个酒鬼喝光了,我和叔叔都喝不上了!上哪里给你弄去?……没有学问,又不会唱戏,就知道打架!看我不打死你……” 乔八这才释然,急忙又重新爬到树梢处。 只听头上知道多又尖声笑道:“这个办法好!所谓急中生智,没想到大嘴八也会用智了! 我是小说里共同的大反派 呵呵,虎多时,怨虎多,老虎就一只了,又说没有稍棒,稍棒也有了,又说没有酒肉。 桃运商途 如果酒肉也有了,估计又该让那个黑小子给你弄一套戏班子里的锣鼓家什来了! 呵呵,反正就是一个不下去!终于把那个傻小子气跑了! 真高!比我知道多还高!高多了!呵呵呵呵” 乔八只顾喘息,也不理他。 他们二人久经战阵,早已看淡生死,危局之中,并不耽误嬉笑斗口,相互打趣。 只是这样一来,却苦了肃羽与陆蕴儿。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其他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3ehgf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蛟龍決 線上看-第一百六十九章猛獸圍住大嘴八展示-q9l7j

小說推薦 – 蛟龍決料想其余二人也定不一般,因此特意留心。 起初听见姬飞雪不愿意帮助解救太白鹤,他心里稍安,谁知,也不知蕴儿又和他说了什么,突然三人直奔自己,气势汹汹而来。 黄海山心里惊惧,自己手持大槊,一刻也不愿离开太白鹤,便吩咐旁边的二猛带着手下仅剩下的十几个从人去迎击三人。 二猛此时正抱着铁棒,跳脚往陆蕴儿被围的方向伸长了脖子探看,嘴里还不住地嘟嘟囔囔 “怎么打个没完了呢?别打了,都住手,等我吟完诗给她听,再打多好!哎呀,真是的……” 二猛突然听见黄海山喊自己,才回过神来,扫眼只见三个人已经气势汹汹到了眼前。 他心中本就郁闷,恨他们又来搅局,嘴里骂骂咧咧道:“又来打架!天天打架!一个个都是没有学问的大傻瓜!就知道打架!还捣乱我吟诗!看我不打死你们!” 说罢,手中舞动大铁棍也不管旁人,兀自扑了上去。 九死荒原 九片竹葉 圈个圈love you 姬飞雪见他杀来,仗剑去迎,谁知二猛根本不理他,看也不看,从他身边擦肩而过。 姬飞雪的利剑已经刺出,见他愣头愣脑全然不顾,那一剑将将刺中对方软肋,却又觉不妥,急忙拧身收臂,硬生生把剑锋撤回。 催眠王妃:晚安摄政王 幺蛾子大人 姬飞雪再回头,只见那人已经满脸怒容嘴里依然嘟嘟囔囔着,扑到乔八前方,手中铁棍挂风,铺天盖地砸去。 乔八与知道多并列前行,见二猛错开姬飞雪,却杀气腾腾奔自己一棍打来,嘴里还嘟嘟囔囔着 向左结婚向右私奔 “……就知道打架,天天打架!……没有学问!打扰我吟诗!……打死你……” 他也不知他说得是什么,赶紧举起齐眉棍,“当啷啷”把对方的大棍封出。 画界封尊 mr佳男 乔八生得魁梧彪悍,力大棍沉,在白莲教各分舵舵主之中,笑傲一方。 两棍相交之际,乔八直震得虎口发麻,他急撤身躲过,道一声 “小子!好大劲!” 二猛却不理,一棍砸空,随着就势横扫,嘴里依然嘟嘟囔囔 “没学问……打扰我吟诗!……我打死你!” 乔八忙将齐眉棍格挡,二棍向碰,又是一声“当啷啷”巨响,乔八不自主连连后撤两步,齐眉棍险险脱手。 乔八从没遇到如此强力的对手,两招已过,甚觉痛快。 竟开心大笑道:“哈哈……好!好!好!傻小子!再来!再来!” 二猛也不与他接话,兀自嘟囔着,又抡棍悬空转过一圈,化作一阵狂澜,斜劈而去。 趕走外星人 乔八见他棍风凌厉,排山倒海一般,虽然口中喊好,却不愿硬接,而是身形移动,双手执棍,用棍头轻挑对方棍身,用四两拔千斤之法,把对方铁棍引开。 二猛铁棍力大,招式用老,身形随着大棍探出,乔八趁机挥动齐眉棍对着他的后背扫去。 二猛听到背后风声,回身不及,忙借势向前跨出一步,铁棍往身后挥出,“当”的一声,把齐眉棍封出。 这才转过身形,右手下压棍头,直戳乔八的小腹,嘴里骂道:“还打架!我戳死你!” 乔八跃身躲开,还没站稳,随着怒骂声,大铁棍又横扫而来。 乔八不愿用齐眉棍与他的铁棍硬磕,随即倒拖着齐眉棍,又是一个纵身,自他铁棍上翻过,不等回身,单手持棍顺着他的大铁棍,向上掠出,直奔他持棍的手臂。 二猛急撤回大铁棍,往外封挡,哪知此招为虚,齐眉棍不等碰到他的大铁棍,已经即时撤走。 刹那间,乔八身形急转,变作双手持棍,“呼”的一声,将棍头插在二猛的两腿之间。 二猛没想到那棍得如此迅速,“啊呀”一声,就往后蹦。 乔八早有准备,也随即递出齐眉棍。 二猛眼看着齐眉棍还在自己的裤裆下,本能得收回铁棍来拨打。 乔八齐眉棍若借势上挑,直击他的裆部,便是死招,只是他与二猛并无恩怨,又见他有些愣头愣脑,因此不愿下狠手,只将齐眉棍来回一个连扫,正分别打在二猛的两条小腿骨上。 疼得他一声大叫,往后倒翻,身体如球,滚出一丈,才堪堪躲开。 乔八并未追赶,而是单手持棍,立在原处,冲着他笑道:“小子!你嘀嘀咕咕什么呢?这下知道你乔八爷的厉害了吧?哈哈” 二猛坐在地上,放下大铁棍去揉搓两条小腿。 乔八以为他怕了,不敢再战,便也不去进击,而是转身去准备帮着姬飞雪和知道多对付那十几个黄海山的弟子们。 他刚走出两步,就听见身后一声怒喝道:“你……没有学问,还打人,看我不砸扁你!” 随之,一股飓风从天而下。 乔八听出来势凌厉,不能硬接,急侧身躲过的同时,身形已经移到二猛的左侧部。 此时,二猛因挨打,恼怒不已,一个飞纵凌空劈打,虽极为骇人,然而整个下半身却都暴露在乔八面前。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其他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wuzht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蛟龍決 愛下-第一百六十八章白蓮教主也來了分享-x86wu

小說推薦 – 蛟龍決肃羽与陆蕴儿正深陷危局,却隐隐听见有人沿着野径往这边而来,他们边走边说话。 其中一人声音格外宏亮粗犷 “我说总舵主,因传言罗刹岛对沿海各处丁壮男子先诱后杀之事,中原武林就一窝蜂都跑来要除恶! 他奶奶的,这年头,不平事多了去了!就说当今元朝廷这些年来,歧视我们汉族,乱杀无辜,我从来也没见过那些名门大派敢露出自己的乌龟脑袋来,说一个不字! 今天他们齐刷刷赶来,难道真是为了伸张正义吗?你们信不信?反正我乔八不信!” 校花的偷心高手 四眼秀才 他话音刚落,就听一人尖声笑道:“大嘴八,说你笨你还聪明了一回!嘿嘿,你等等,等我知道多给你分解,分解……” 不等他继续说,那宏亮之声又起,笑道:“知了猴,闭嘴吧你!谁有时间听你分解,分解……分解个球啊!我是想请总舵主分析分析情况!” 片刻,只听一个人沉声道:“乔八,知道多,其实你们也看出来了,中原武林此次来,根本不是冲着罗刹岛!据说此次事情背后有官府暗中操纵,估计了无迹与呼合鲁自然脱不了干系! 我想他们的真实目的应该是煽动江湖各大门派前来,造成声势然后引肃羽前来解救罗刹岛,从而重新得到宝莲御令! 而各大门派之所以肯来,多半也是想得到这件我们白莲会的至宝!然后控制白莲几百万会众,在乱世里博取泼天富贵和权力!” 扶摇 断刃天 知道多尖细的声音又起道:“总舵主分析的有理!大嘴八,听明白了不?要不我再给你分解,分解!” 乔八的声音道:“那这样明显就是一个圈套,肃羽会来吗?如果他不来我们该怎样?如果他来了我们又该怎样呢?” 随着一阵尖利的笑声,知道多插话道:“这个你都不明白,还用问吗?他不来我们就回去呗!他若真犯傻来救自己的老母,敢于天下英雄为敌,你想想,那还有好下场啊?到时候我们谁也不帮,想办法把宝莲御令弄到手就行了!总舵主,我分解得可对吗?” 乔八的声音大起道:“你分解的对个屁啊!我们把宝莲御令拿到是必须的!可是你说我们谁也不帮,到时候肃羽那小子来了,蕴儿姑娘一定会跟来,到时候我们能看着她遭遇各门派围攻,而不出手相救吗?” 姬飞雪略一沉吟,才缓声道:“你们说得都有道理!宝莲御令乃是我会至宝绝不可能让它再落入他人之手!至于万一蕴儿随着肃羽到来,若有危险我们作长辈的当然要出手相救! 另外我们还要设法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劝她离开那个少年,必定他是罗刹岛所生的孽种,他们的关系,传扬出去,有损我们白莲清誉! 如果他们迟迟没有出现,我以为既然来了,也不可能随随便便就回去,此一战,江湖各派均有参加,这正是我们趁机结交他们,树威立信之时,因此,攻打剿灭罗刹岛我们务必要参加!而且要一战成名!树我教威!” 乔八一通大笑,声振明空 “就是嘛!还是总舵主说的在理!你知了猴分解个屁啊!哈哈” 知道多不理乔八,嘴里支吾着,却说不出来。 姬飞雪差异的声音道:“知舵主,你有何想法只管说出来,自家弟兄,何必吞吞吐吐的呢?” 知道多才低声道:“总舵主要参与攻打罗刹岛,可曾想过一个人的感受吗?” 我和夢語有個約定 姬飞雪道:“一个人的感受?你说是谁?” 乔八笑道:“你这个知了猴,我就讨厌你这个磨磨唧唧的熊样子!有话就说,有屁就放!谁的感受?该不是你自己的感受吧?莫不是你也对罗刹岛的那些臭婆娘动了心思?伤到她们你心疼?哈哈” 知道多也不理他,只道:“总舵主忘了在我寨子里,还有一个姑娘再等着你吗?她可是在你坠崖之后,救过你的性命!另外,总舵主你也别忘了她也是罗刹岛的人!你若对罗刹岛下手,又怎么去面对她呢?” 变身未来当宅女 圆神焰魔 乔八正笑,听他这样说,也突得想起,道:“对呀!知了猴说得对呀!你若攻打罗刹岛,那……星罗姑娘肯定会难过的!她必定救过你的命呢!这……” 沉默良久,才听见姬飞雪幽幽道:“你们说得有道理!必定……她曾经舍身跳崖救我性命!因她与罗刹岛的关系,按理说我本不该参与攻打罗刹岛。 可是,我姬飞雪乃是一教之主,我不能因为个人私情,害我教大义!罗刹岛一定要打!而且必须除恶务尽,至于……星罗,我自会和她解释就是!” 一语说罢,三人都不觉沉默下来。 正往前走,却听见林子前方兵刃相击之中,有人促急喊道:“乔叔叔,乔八叔叔,我在这里呢!你们快来救我啊!” 原来,陆蕴儿与肃羽疲于招架,局势正渐渐紧迫,危机时刻,突得听见乔八的声音,不由得大喜过望,急忙呼喊他们。 三人听出是陆蕴儿的声音,哪敢怠慢,纷纷抽出兵刃,纵身飞奔而去。 他们来到交战之处,只见陆蕴儿和肃羽被百十人团团围住,那些人提刀挥剑对着二人厮杀,毫不留情。 可是肃羽与陆蕴儿虽然被包围,危机重重,却只是疲于招架,竟然一招不还。 乔八看得真切,本欲挥舞镔铁齐眉棍就要冲上去,可是又觉得奇怪,不由得问道:“蕴儿我们来了!你不要怕!可是那些人根本打不过你的呀!你怎么不还手啊?” 官場潛規則 鄉下小道 陆蕴儿大声喘着粗气道:“我,我们不能还手!那边有人质!我们还手,他就要杀了……肃羽的师父!你们不要救我,快去帮我救出人质……就好了!” 乔八抬头看去,果见不远处,黄海山正立在木笼囚车边,把一根大槊挺在囚车里一个披头散发,面容瘦削之人的头上。 乔八怒喝一声,举大棍就要过去,被姬飞雪大声喝住,然后冲着蕴儿沉声道:“蕴儿,你说的肃羽的师父,莫不是天下第一飞贼苗飞羽的大弟子江湖人称太白鹤的吗?” 蕴儿此时已经累得香汗淋漓,恨不得让他们即刻救出太白鹤,自己也好解脱。 急道:“是啊!就是他!姬叔叔,你们快去救他!” 姬飞雪顿时面色沉郁下来,吩咐乔八与知道多二人呆在原地不动,自己一个飞身,纵出一丈开外。 身体下落之时,他双手捉剑向前,身体平伸,一个凌空翻转,只闻衣带袍袖“扑啦啦”风动之声,身体刹那间已经落在重围之中。 他急抖手中长剑,那柄剑锵锵有声,现出无数剑花,一道道寒光喷涌而出,逼得那些黄海山的属下,纷纷后撤。 姬飞雪也不进击,而是趁机一把拉住陆蕴儿的手臂,叫道:“蕴儿,你随我走!”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其他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7jhv4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蛟龍決討論-第一百五十八章夾縫裏逃出昇天展示-0cv5l

小說推薦 – 蛟龍決骆兴波料定他不怀好意,只是大敌当前也不愿节外生枝,随笑道:“哈哈,今日之事,只不过是我与俩个娃娃的一点私怨,怎敢劳烦张真人大驾相助!张真人有此心,我骆某已经感激非常了!张真人事物繁忙,今日且请自去,它日我必登门拜谢!” 億萬富姐 劉千生 张真人一摆拂尘,摇首道:“骆大侠所说何来?既然贫道特地来帮你自然就帮到底了!哪有来而复去的道理?贫道诚心相助,你就不必跟我客气了!你还是走吧,把这船和上边的人都交给我来处理就行了!” 骆兴波这才明白张真人真实意图,不觉冷笑道:“张真人,你说了这许多,不外乎还是为了宝莲御令而来!上一次在天波水苑你侥幸逃得命去,没曾想你竟不吸取教训,今日又来自寻没趣!就凭你这两条船,几十个人,难道还想在水里领教领教我翻江泥龙的手段吗?” 张真人听罢,一阵冷笑道:“老泥鳅,你说得没错!在水里我万万不是你们的对手,所以我今天另有准备,不过你若现在要逃还来得及!” 骆兴波把铁桨在胸前一横,愤然道:“既然如此,骆某倒想领教,领教!” 都市辣手邪医 张真人冷笑两声,随即高举手中拂尘在空中一挥,随着一阵“哗啦啦”铁甲声响,两边的大船上瞬间出现无数铁甲武士,手里各持强弓硬弩,齐刷刷对着骆兴波一众人等,弓弦响处,乱箭齐发。 骆兴波以及众手下,暗自嘲笑张真人自不量力要与他们水战,根本没曾想他的船上会密密藏着这许多铁甲重兵。 箭羽如蝗而至,那些人瞬间被射倒了一片,大船的船舷上,又无处闪躲,无奈之下,骆兴波只得率领众人匍匐在船舷甲板上,只能被动挨打。 小胖子大未来星际 疯雨潜逃 黎玥珑 骆兴波眼见得众手下连连中箭,毫无还手之力,他担心自己中箭,只得背负着一具手下人的尸体挡箭,带领众人往船头爬。 他的意思是通过船头再转到大船另一边,躲开箭羽,再商量如何反击。 谁知等他们死了不少人,才好不容易逃到大船另一边,那右侧的大船船舷处也瞬间出现无数铁甲武士,又是乱剑齐发。 射得骆兴波众手下,趴在甲板上,根本抬不起头来。 骆兴波眼见自己的手下已经损失大半,而自己背上的尸体已经被射成了刺猬。 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得又爬回到船头,不敢起身,只是匍匐在地上 叫道:“张真人,你我都是为朝廷出力,何必要如此互相残害呢?我翻江泥龙必定是秦王一手栽培的人,若有个好歹,恐怕王爷那里你们也不好交代!你快让他们停止射箭,我愿意将大船和人都交给你处置!我率手下即刻离开就是!” 张真人听罢,冷笑道:“翻江泥龙,你这人自恃聪明,到死却都是不明白!你想想,我今日率领重兵前来就是只为了这船上的两个娃儿和宝莲御令吗?贫道正是专为取你的性命而来!你既然说到了秦王,哼!今日你就先他一步去吧!他不久后,也自会随你而去的!” 说罢,又轻轻挥动拂尘,银丝飞扬之际,两边船上瞬间箭飞如雨。 吓得骆兴波带着几个手下四处乱爬,所到之处,无不是箭羽纷纷,无奈之下,骆兴波高叫一声,把身上的死尸奋力扔出,自己随后翻过船栏,“扑通”一声,一头扎入海里,剩下的几个弟子,也纷纷跳下。 此时,舵仓里,肃羽与林玉娆早已经看得目瞪口呆,见骆兴波跳下水去,不由得连连叫好。 陆蕴儿却一把拉开掌舵的肃羽,又将还在兴奋不已的林玉娆推到舵轮上,大声叫道:“玉娆,赶紧撞开右侧大船逃命!再晚了,等全真教的人上来,我们就真没命了!” 林玉娆这才会意,往右侧猛打舵轮,大船借着风力,急往右倾,将将与那船相撞之时,那大船也急忙躲避,林玉娆又迅疾往左猛打舵轮,大船船头往左急回,船尾却正撞在对方船尾处,一下就将那船怼出老远,险险掀翻。 张真人立在船头正自得意,完全不曾想到有此一击,大船瞬间剧烈摆动,张真人与一众人等,站立不稳,纷纷倒地。 张真人扔了手中的拂尘,跌落了头上的真行冠,随着大船的摇晃,披散着一头白发,在甲板上滚来滚去。 好不容易才抓住船栏,爬起身形,遥看肃羽他们的大船已经白帆鼓风,飘出老远了。 这时,齐龙,齐虎也勉强站起,来到张真人身边,恶狠狠骂道:“师父,这俩个娃娃真是可恨!我们还是赶紧调转船头去追吧!” 张真人望着远去的白帆帆顶,摆摆手,道:“不必了!此次秦王利用了无迹和呼合鲁挑起中原武林围攻罗刹岛,看似是为了宝莲御令,其实伯颜却有更大的棋要下! 他早就想收罗东海四岛上的邪魔为己所用,一直没有得逞,这一次他表面似乎是为了消灭罗刹岛,实际上却是有意逼他们投靠自己! 我等则要借机破坏,绝不能让罗刹岛等四岛听命于秦王伯颜,否则以御龙卫之力,加上四岛邪魔为爪牙,朝廷危矣!皇上危矣! 留着这两个娃娃在明处吸引武林众人的注意,让他们互相残杀,我们也好躲在一边,暗中取便,等他们两败俱伤,无力再战之时,我们再将他们一个个都收拾干净,那时候这俩个娃儿自然也跑不掉!” 齐龙齐虎听罢,都裂开大嘴对师父赞佩不已。 林玉娆驾驶着大船,一路劈波斩浪,眨眼间已经看不到了全真教的大船。 即时如此,陆蕴儿也不敢大意,喊出躲在大仓里的众人。 顾不得吃饭,休息,指挥大家齐心,调转帆篷,改变航线,将大船直驶入深海,才慢慢降下帆桅,减低船速,吩咐众人弄些吃得。 众女子高度紧张,又累又饿,情绪放松下来,刚胡乱吃饱了饭,便各自回到仓里,倒头大睡。 舵仓里,林玉娆也被肃羽劝说回仓休息去了,此时,偌大的一艘船上,只有肃羽双手把着舵轮,眉头紧皱,双眼凝望着已经暮色沉沉的海面,显得心事重重。 陆蕴儿蜷缩在舵仓的角落里,昏睡了许久,等她咂着小嘴,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看见肃羽还是立在舵轮边,凝神沉思,一动不动。 知道他必定是在担心母亲的安危,心中很是疼惜,忙起身把肃羽拉下舵轮,道:“羽哥哥,大船风帆已经撤下,又是深海,没有敌人会来的!不要掌舵,让大船自己飘着就行了,你都劳累一天,还是赶紧休息,休息吧!不然,一旦遇到事情,哪有精力呢?” 肃羽依她,斜靠着仓角坐下,陆蕴儿借机钻到他的怀里,肃羽拥着蕴儿,却没有一丝困意。 侧脸望着蕴儿道:“蕴儿,我们明天估计就应该到罗刹岛附近了!也不知罗刹岛现在怎样了?我们是直接登岛呢?还是先到罗刹岛对岸去看看中原武林的动静呢?” 陆蕴儿在他怀里打个哈欠道:“羽哥哥,罗刹岛现在我们是去不得的!那里不允许有男人私自进入的!再者说,你母亲因为岛规都不敢认你,若你突然进去,被那个岛主知道,不定会惹出多大乱子呢! 到时候不但救不了你母亲,罗刹岛内部先闹起来,反而给那些来围攻的人有可乘之机!我们只有先到中原武林聚集的地方,了解一下情况再说!” 肃羽点点头道:“你说的对,我也是这样想的!这样的话,到了罗刹岛附近时,大船上的女子们又不会武功,帮不上忙,为了安全起见,就让大船停在深海,我们二人划小船蹬岸,这样他们也就安全了,我们也没有后顾之忧!” 陆蕴儿点点头道:“嗯!那是自然,等明天我……” 一语未了,又在肃羽怀里打了一个哈欠,侧身匍匐在他怀里,泛起潮红的小脸儿靠在他的胸前,“呼呼”睡去。 肃羽见她睡着了,也不再打扰她,自己想着罗刹岛与自己的母亲,又不禁想起照顾自己长大的紫罗姨妈和到现在还生死不明的羽罗妹妹,一时间,愁肠百转,抬头盯着舵仓的穹顶,痴痴发愣。 第二天天刚亮,海面上的雾气还未散尽,蕴儿便将众人自睡梦中叫醒,早早吃了晨饭,便升起帆篷,大船刺开薄雾,船头激荡起层层白色的浪花,直奔罗刹岛方向。 蜜爱染婚:软萌迷妹太难缠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其他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