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慕璃笙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上邪亂 txt-第一百一十五章 她身邊的男子II

小說推薦 – 上邪亂 – 上邪乱 “瑾儿,你都知道了,怎么想的?” “你瞒得可真辛苦,太子殿下。”岑乐瑾忽然喊了全名,带着嘲讽的意味。 “嗯……你都知道了,有什么想法吗?” 符半笙的毫不遮掩倒显得她有些小肚鸡肠,既然可以坦言告知,又何必躲躲藏藏。 “呵,我还敢有什么想法,终归你我不是一路人。”说罢,岑乐瑾转身就走。 她好不容易瞒过南歌来找符半笙的,不巧听见这么个惊天动地的大秘密。 “知道了,你可就没那么容易脱身。”符半笙冷冰冰地说道,全然不似先前的温柔。 “什么意思?”岑乐瑾走神的时候,门窗突然紧锁,接下来便是符半笙阴沉沉的目光。 “他在等我。”岑乐瑾不知道哪里来的底气,总而言之这个时刻的符半笙她很陌生,甚至有些害怕。 第一次见他,是越寒蝉关系密切的长天门小师弟;第二次再见,是她的同母异父的哥哥;第三次相见,却是为了救他身负奇毒。 岑乐瑾根本不知,是南歌救了自己,还当是沈青禾死前留下的某种秘术。 “赵玄胤,对你,就这么重要?”符半笙还抱着最后一丝带她离开的希望,可听见她这么一说,那火苗刹那间便熄灭了。 “是。”岑乐瑾肯定地点头道,“好不容易争取来的幸福,我不想放手。” 诚然,岑乐瑾等了近三年才确认南歌的真心实意,不掺杂任何的目的。 他是喜欢她的,是非她不可的。 一生一世一双人,岑乐瑾小时候期盼的那段婚姻竟然能成真。 岑乐瑾差点就放下一切,要不是多方支援解开了误会,或者此刻仍陷于泥泞而不自知。 “那,齐枫呢?” 符半笙已经见过柳青青了,准确说是囚禁了她。 “齐枫,那混小子关我什么事?”岑乐瑾不懂好端端的提齐四少做什么。 混世魔王,流连风月,倜傥潇洒,难堪大任。 若是现在她知道齐枫金盆洗手,会不会也考虑考虑。 “我听说,他有一年半没去乐坊和花楼,你可知是何缘故?” “不知,连芍药居都没涉足?”岑乐瑾摇头表示茫然,齐枫去哪里和自己有什么关系,那么喜欢柳青青能耐得住性子不去见人。 虽然——极大可能和褚仲尼一样吃闭门羹。 “没有。”符半笙顿了顿,缓声道,“在王府被烧的晚上,翡翠坞也塌了……传言,是他冲冠一怒为红颜。你应该知道……” 岑乐瑾一句“好了”打断符半笙在说的话,后面的话凭直觉大抵就是指名道姓提到自己了。 “逃避没有用的,瑾儿,你自己说欠他太多,留在身边就能弥补了么?”符半笙提醒她可能会因为个人原因造成计划的延缓。 “呵,太子殿下,有什么建议?” “嫁给齐枫,成为他的女人。”符半笙道出一句惊人的话,在这之前可是从没同齐国公府有什么交往。 “不可能。”岑乐瑾不假思索地拒绝这个建议,这算哪门子的建议,简直是下下策。 “反正和你确有婚约,也不算什么差的。”符半笙似乎没有理会岑乐瑾的鄙弃。 “婚约顶个锤子用,他有喜欢的姑娘。”岑乐瑾素来坚持不夺人所好,亦不占其所爱。 “你说的是柳青青?她喜欢谁你不是最清楚的?”符半笙拿捏着很准,更是挑了个最合适的契机点明。 “哎,只是可怜她,也曾和我一样是个爱而不得的人。” “嗯?”符半笙听出了话里话外的味道。 “我得到了回应,某人是不是也该表示一下?”岑乐瑾眉毛微微上挑,意图端出柳青青来移开他的视线。 “呵呵,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符半笙聪明起来的时候,真的很欠揍的样子。 貌比潘安的风流公子,偏偏对云京第一花魁没有兴趣。 柳青青哪怕是投怀送抱也只能抱着地砖而眠,没博得他的半分怜爱。 “你知道?”岑乐瑾很想说“你知道还这么没心没肺,装什么江湖大佬”,说了一半的话到嘴边改为,“你知道打算怎么办?接受么?” “瑾儿,我说过,除了护你周全,我什么都不要。” “这和你找媳妇儿不冲突。”岑乐瑾觉着引导的效果还可以。 “我没有多余的心力去照顾别人。”符半笙冷静的时候更想让人抓狂。 “多余?”岑乐瑾这才意识到原来前面的抒情不过都是他的配合出演,柳青青在符半笙眼中,自始至终都只是个普通过客吧。 “瑾儿,去齐家。只有这样,武烈才不会伤到你。”符半笙不能再多说下去,屋中隐蔽的各个角落尽是宫中的眼线。 符半笙唯恐一个嘴巴没管住,会害的她丢了性命。 “你是认真的?”岑乐瑾又问了一遍。 “当然,你不知道——”符半笙欲言又止。 “呵呵,我就一句话,他生我生,他死我死。”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rwrxg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上邪亂》-第九十章 不算太晚熱推-9ndcc

小說推薦 – 上邪亂 – 上邪乱 “你出去吧。”既然南歌厚颜无耻到极致,岑乐瑾若不扮演个老好人实在说不过去了。 霸道销魂 阮巡得了女主人的特许,头都不抬地退了出去带紧门。 “大哥,你怎么灰头土脸的?”不懂事的小弟很好奇刚刚里头发生了什么。 “滚滚滚滚……好好放风,少管闲事!”阮巡把心里烦燥一股脑都砸到不相干的头上,心里舒坦不少。 “人走了,可以告诉我了吗?” 岑乐瑾想弄明白一件事,从来就不会太复杂。 “不想。” 南歌委屈巴巴地看着她,好像一松开人就不见了。 “南歌,你觉得还有什么是我接受不了的?” 岑乐瑾以为他有什么难以启齿的无非是碍于颜面,更是不曾想过会和自己切身相关。 “你准备好了吗?”南歌突然严肃了起来。 “嗯。” 岑乐瑾认真点头道。 连目睹生母离去都经历了,还有什么你痛彻心扉。 “好,”南歌下了很大决心要将一切都和盘托出,缺在紧要关头收住了最后的底线。 “我要替你去除九莲妖的余毒,但此事须得林娢音相助。” 剪纸 “九莲妖,她怎么可能解得了?”岑乐瑾完全不信。 归一诀可以遏制伤痛和毒素在体内蔓延,又干林娢音什么事。 异形转生 “是真的。”南歌若有所思,“因为是独门秘术,所以我不得不娶她为侧室。但我对天发誓,从来没有碰过她一根头发丝儿!” “我又不知道,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咯。”岑乐瑾故作轻松地耸肩道。 “瑾儿,你还在生气,对不对?” “你不要岔开话题。” 岑乐瑾现在异常冷静,大脑里飞速搜索关于他和林娢音的各种蛛丝马迹。 最终,岑乐瑾始终都很难说服自己承认他不爱她的事实。 嘴巴一向厉害的南歌这会儿竟然鸦雀无声,不知是羞于记起往事,还是不敢直面真心。 我 的 冰山 女 總裁 “若你不信,我剖心为证。” 南歌瞧见她眼中闪过的犹豫,果断拿起床下藏着的防身匕首,用力插入了左胸口。 “你干嘛!”看着汩汩流出的鲜血,岑乐瑾连忙夺走他手中的短刃。 “你可不可以……信我一次?” 她从没见过恳求的他,心中不免一软,看着渗透的衣襟,眼眶微红,忍不住答应了他。 “瑾儿,你…不要是…被我…恐吓的。”南歌话都说不利索了,内力适才受了轻伤,自个儿又自残一波,可谓是罕见的迷惑行为。 “明知故问!”岑乐瑾狠狠缠紧绷带,好容易看见南歌孱弱,可不得找个机会小小报复一下。 南歌眉头紧锁,“谋杀亲夫”四个字没好意思说出口,推敲一下左右是他自作自受。 “啵”南歌亲的声音格外响亮,门口守卫的俩人面面相觑,眼神一对,“王爷和夫人真恩爱!”继续看向远方。 梦家大小姐 “好了,我要出去走走。” 岑乐瑾趁机撒开南歌,打算一个人出去溜达溜达。 但,当她走出去的那一刻,才是真的心花怒放。 南歌在房中更是迫不及待想让她早点发现这场浪漫。 暖风扶槛露华浓,芙蓉花开绽流年。 大红灯笼高高挂,红绸飘带轻轻飘。 “这……”岑乐瑾目瞪口呆,未曾想到南歌居然会在望蓉园布置了大婚。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eqpgo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上邪亂笔趣-第八十九章 來的不是時候推薦-8e7i1

小說推薦 – 上邪亂 – 上邪乱 “阮巡!” 房中突然传出某人的咆哮,而距阮巡主动滚出来还不到一盏茶的光景。 费伦万界支配者 一猫少年 “主子,什么吩咐?” 这次阮巡格外谨慎,小心隔着门问道里面的情况。 “进。” 一个字,不容许他半分犹豫。 阮巡想来想去,反正是主子说的,死相应当不会太惨。 阮巡的死相的确没有太惨,不过岑乐瑾就比较可怜了。 欢愉不及三个晚上,九莲妖再次发作。 南歌此刻束手无策,如同一盆凉水,从头浇到脚,冰入肌肤。 “我去劫囚。” 眼下唯一可靠的大夫有且仅有燕王赵玄祯一人。 人被关在皇宫已经过了一年又七个月十四天,连是生是死都未可知。 “去知会符半笙,他一定有办法。” “其实—”阮巡欲言又止,他知道一个法子或者可以一试,但是后果什么的可不能保证。 靈異 說書 人 “说。” 无上皇途 天才神医 “听闻林家有独门秘方可破九莲妖,不过……” “不过林娢音现在就是一枚废棋。” 让南歌低声下气去林家求药,无异于要他给武烈磕头求饶。 士可杀不可辱,在爱与恨之间,南歌又该如何抉择。 “但,夫人时间不多了,您看那花瓣……”阮巡怯怯道,时不时刻意观察南歌的表情。 “我知道……”南歌顿了顿,缓缓道,“去,放消息给端木良。” 所谓舍得舍得,不舍弃什么,自是不会得到对等的东西。 云京,御使府。 “荒唐!” 林御史大怒,对着送信的端木良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 “赵玄胤当我林家就是个摆设,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却见一脚踢飞了四五个家丁,跑来瞧热闹的林家二小姐站在门口被吓得不轻。 “爹,姐姐又在发疯了!” 林娢雨口中的姐姐便是朔王府上的林侧妃名娢音。 自朔王府被血洗一空后,林御史接回这个女儿,便是日日疯魔,隔几个时辰就说几句胡话。 “雨儿,外人还在,你胡说八道什么!” 家丑不可外扬,林家长女患了失心疯一旦落人口实,不仅是林府子女的婚配问题堪忧,甚至会连累林御史本人的政治地位不稳。 “我哪里有胡说!” 林娢雨自幼被宠坏了,哪里晓得这些利弊。 “二小姐,不知可否带路?” 端木良才不管林娢音是真疯还是假疯,他就一件事儿,把林娢音接走,然后平安护送至望蓉园。 关于朔王府连夜大火烧毁一事,武烈也就是吩咐负责修缮的官吏尽力而为罢了,期限没说明,预算也没多给,所以这官吏不上心是必然的。 都过去了十八个月多,朔王府还只剩个空牌匾挂在门口,甚至里头的焚烧痕迹依然历历在目清晰可见。 “慢着!”林父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女儿带回来的,神不知鬼不觉的,整个云京除了他、朔王和端木良没第四个人知道。 “叫他自己来接。” 林父自知强行留嫁出去的女儿在娘家传出去不见的有多光彩,可人既然是朔王边上的,自然得由赵玄胤自个儿领回去。 风风光光地过门,也得风风光光地回门。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6pm5c都市小說 上邪亂 ptt-第八十八章 林深時見鹿展示-vdmt2

小說推薦 – 上邪亂“南歌,你脸皮居然比城墙还厚?” “别说话,吻我。” 吻他……岑乐瑾又是一阵脸红。 暗恋是一朵野莲花,可明恋是什么呢? 她心里想,默默将一个人人放心底没什么不好,如今被当事人拆穿倒还真的有些不适应。 “我是个……矜持的姑娘。” 憋红了脸,岑乐瑾也只想到这唯一的说辞。 “那,我就大人有大量,暂且缓缓再说。” 岑乐瑾脸上的红一直蔓延到了锁骨上方,他这是撩拨,且不负后果的挑衅。 她不能容忍。 南歌正沉思该以什么样的姿态去攻下她的防备,未曾想到一个突如其来的炙烈软糯直直贴到了唇角。 有点甜,他一细看,恰是这个红脸的丫头。 只轻轻一个吻,南歌回味无穷。 “你和林娢音天天卿卿我我,怎么这会儿倒不好意思了?”岑乐瑾嘴角离开他脸颊时候,不经意扫过南歌,眼睛紧闭,红晕泛起,好一个羞涩的少年郎。 “我和她,更是清白。” 掷地有声的两个字,岑乐瑾听来兵荒马乱。 “这么说,你真的没有和她……那个?” 她半信半疑地又问了一遍。 “你就这么希望你男人和别的女人发生点什么?” 南歌不耐烦地答道,眉头皱的都快成一条线了。 “当然不希望!” 岑乐瑾迫不及待地否认道,获悉他心中那个人不是别人心里别提多欢喜了。 “那—夫人不抓紧点?” 南歌戏谑道,修长的手指划过她的下颌,一双墨眸仅仅装得下这唯一的女子,凑近鼻尖努力想记住她的气味。 “我……有点累。”岑乐瑾不好意思地低头道,却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十指交错。 这画面,她很久很久以前就幻想过。 如今,她真的拥有了。 习惯性,她的头轻轻靠在他的肩上,发丝掠过耳畔,柔软清冷,又颇具暖意。 兴许是情之所起,一往情深。 有南歌在身边,岑乐瑾就像打了鸡血般踌躇满志。 “这么快就累了?” 忽然南歌一个扑倒,岑乐瑾直接平躺在身下,恍惚一瞬间又回到了初见的那个夜晚,凉风习习,心意互通而不自知。 “嗯……”岑乐瑾把头扭过去,小脸埋得更深了。 噗,南歌见着满脸走红的岑乐瑾,更加坚定对她的珍惜。 还好还好,他万分庆幸出现及时,不然真让那群污垢得逞。 “你笑什么?” 扭过身的人传来娇嫩的声音,难道和男人一夜笙歌就得被笑话嘛。 她觉得这一定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主动了。 “你先睡,我去处理些事情。”南歌起身给她盖好被子,不料衣角被她抓住不放。 “别走,”憋着一口气的岑乐瑾还是没忍住,几乎是渴求的眼神巴巴儿望着背影,“我想你,多陪陪我。” 南歌回过头,一汪秋水的凝眸,只得无奈叹了口气,对外头吩咐道: 狂龙逆天 去把箱底的新衣服拿来,大红色的那套。 大红色……难道是嫁衣? 岑乐瑾的心脏又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原来褚仲尼说的是真的,他真的做好了嫁衣。 “听见了,就不好奇吗?”南歌颇感意外,岑乐瑾简直就是个好奇宝宝,现在居然变了个人似的。 “猜到了有什么好处吗?” 岑乐瑾嘴角疯狂上扬,一脸的得意忘形。 只听见他轻轻俯耳,细如蚊哼的声音,“那就再让夫人快活快活。” “不要!” 阮巡端着衣服闯进来的时候面色凝重,抱着极强的求生欲闭着眼睛重复道:主子您继续,您继续,您继续…… “继续个—”南歌不自觉看了岑乐瑾一眼,红艳艳的小脸蛋愈发迷人。 她微张的嘴唇发出极低的声音:臭流氓。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llgff熱門言情小說 上邪亂 愛下-第八十章 老虎發威了-8q16c

小說推薦 – 上邪亂琉茉苑,林娢音才微微动了动眼皮。 又累又倦,门口传来阵阵敲门声。 “谁阿?” “岑乐瑾!”懒得用朔王妃压侧妃,索性就直接用了本名。 “不认识。” 重活之逍遥大明星 朔王妃她拒绝不了,但岑乐瑾她还是敢无视的。 “彩儿,把门给我踹开咯。”岑乐瑾带着帮手,一个能文能武的小姑娘,想怎么锤林娢音那都不是事儿。 “来了来了。”吃软不吃硬,说的就是林娢音。 “有失远迎,还望——” 林娢音本是想先行礼参拜一下的,却看到身旁站着的仅仅是个婢女,遂打消了这个念头。 切,什么朔王妃,南歌从没在她屋子里过夜。 林娢音根本不知道琉茉苑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 纨绔小萌煮 花吱 “日子过得还—舒坦?”岑乐瑾说出口就后悔了,她喜欢的人在别人被窝里,难道还不舒服不得意吗。 林娢音未曾在岑乐瑾脸上看到记恨,便放心夸大其词:王爷和妾身交颈而卧,每日对着月亮吟诗,偶有共奏一曲乐府歌谣,也或在厨房里相互帮摞…” 岑乐瑾实在不愿多听细枝末节,房中之事说得再天花乱坠,也抵不过他一个壁咚加床咚哄她开心。 “香艳之事我没有兴趣。”岑乐瑾余光扫遍全屋,竟然没有一点他住过的痕迹和气味。 奇怪… 虽然他来璃茉苑的次数一只手都数得过来,怎么林娢音这里一点儿臭味都没有。 供給側改革引領“十三五” 吳敬璉,厲以寧,林毅夫,周其仁 “他…你们每天都把酒言欢?夜夜笙歌那种?” “对啊!”林娢音顿了顿,换作一张欲罢不能的口吻说道:“其实,玄胤他睡觉的时候可迷人了,性感的嘴唇,纤长的睫毛,我一个女子看了都心动不已。” 嘴唇性感?睫毛细长? 要不是林娢音说起,岑乐瑾快忘了他长什么样了。 岑乐瑾印象中的南歌可绝对没有这么妖孽。 “你们一般几点起?” “晌午过后…”林娢音一想必有蹊跷,马上改口道,“玄胤心疼妾身,回回都是悄悄更衣去早朝,从不舍得扰了妾身美梦。” 早朝……岑乐瑾对天朝政治完全不懂,可平心而论自她到朔王府以来,南歌一次也没进过宫。 别的不说,阮巡和他都是寸步不离的,她在哪里看得见阮巡,南歌就会在哪里时刻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这人要是去早朝,岑乐瑾才觉得自己真的是活见鬼了! “彩儿,我们走。” 空入周與秦 明月白霜 “姑娘不坐会儿?”客气一点总是没错的,林娢音打小就见惯了妻妾争宠,侧室的各种把戏倒背如流谈不上,熟记于心自是不在话下。 “林娢音,我不喜欢你,不要仗着谁当靠山就可以不称我一声主母。” 岑乐瑾淡淡一句话,语气平和得像是饱经世事的老人,看淡一切沧海桑田,心态却极为坦然。 “嘁,”林娢音嘲笑道,“你都没被那个,怎么还好意思自称是主母?” 小六直接一巴掌扇肿了她的脸颊,“林侧妃以下犯上,不知礼仪尊卑,赐一丈红!” “一丈红是什么?”岑乐瑾低声问道。 “贱人!”林娢音捂着高高的脸颊骂道。 她本是很聪明的,就算对谁不满也不会出口成脏,但南歌的药一日三餐地进补下去,头脑再好的人也会变得浑浑噩噩而不自知。 “彩儿,这畜生叫的太欢了—你看是不是舌头有点长。” “……”吓得小六收住了手,她家姑娘何时这么杀戮过? “没听见?”岑乐瑾提高了嗓门,凭什么让他一人快活,定要他也尝尝撕心裂肺的痛。 妳不要的我的愛 小六从没见过眼神如麻的岑乐瑾,别说舌头,连鸡爪和猪蹄儿都不啃一口。 轻轻一刀,林娢音的半截舌头血淋淋地在地上摩擦。 “捡起来,送给端木良。” 岑乐瑾漠然地看着鲜活的人体细胞,脑海中浮现的全都是母亲死前的惨状。 赵玄胤,这不过是我报复你的第一步。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88w9h精彩玄幻小說 上邪亂-第七十三章 鳶尾樓-6dwrt

小說推薦 – 上邪亂而现今,那片紫色的鸢尾花海就在绵山谷的一处荒原中。 “又拦我?” 岑乐瑾看着前头的阴影挡得结结实实,连缝都没有,心中顿感无奈。 “会死的,你不怕?” 就算她外头有人,但刚出凤鸣渊就死在半路,这罪责赵玄祯可说不清。 “怕啊!”这不是废话,哪有人不怕死的。 絕色娘親狠囂張 可岑乐瑾想到没有桃殀花的话,死的人就会是他了,一阵心绞痛悄声袭来。 星光天后 “你为了他居然连命都不要了!” 赵玄祯吃惊于她对阮巡的爱意,真是伟大而热烈的爱情,一面儿却更为南歌感到惋惜和可恨。 狗男女! 他暗暗骂道,眼睛也从之前的柔情似水变得渐渐凉薄。 “对,我可以为他去死,你呢?” 岑乐瑾冷笑一声,想不到二人好歹是有血亲的堂兄弟,竟然这般冷血无情,果然皇室里长大的皇子,都是冷漠自私的人。 他? 赵玄祯后知后觉有点怀疑是不是自己开始就猜错了方向,她该不会真是为了他的弟弟南歌吧。 古墓奇聞錄 不妙。 赵玄祯这才想起已有好些时日没有收到朔王府的消息了,莫不是云京动乱先一步发动了。 这帮杂碎,居然没一个通知他这个参与者。 “我只问你一句,是不是为了玄胤?” 就在他发怵的时候,岑乐瑾一个灵活转身,成功溜出了营帐,像猎豹追捕猎物似的,发了狂地锁定目标冲向绵山谷。 荒郊野谷,尸骨糜烂,时隔多月大地仍是一片焦黑。 咦,之前死了那么多人,没准桃殀花开了呢? 岑乐瑾依着模糊的记忆寻找藏于山间的花海。 薄荷里带点樟脑的辛辣味,淡到极点的甜香。疲惫的性灵在花香里重新舒展丰盈起来。 果然,在一处石棂附近瞧见了淡紫色的纤柔梦境。 要怎么过去呢? 岑乐瑾绕了好几圈也没找到更宽的入口:极小的石棂缝隙,是过不了人的—除非被压成纸片才能进得去。 她记得从前这儿还有一条路,可大火过后,很多东西都被烧光了,印象中的某些小道更是难以找寻。 在哪儿呢? 他们说这花遇血才会盛开不衰,是不是只要一滴就可以。 打小不碰刀子的她,眼皮子都不带动地在手掌心划了一道两寸左右的口子,眼睁睁看着鲜血一点一点落在草上,再一点一点,石棂的缝隙慢慢变大了,直到一个人的身量可以勉强过得去。 “花开十里,血流百仗,非血祭不得往生。” 疯女人的话断断续续在岑乐瑾耳边回响:竟是真的么? 近距离见着漫山遍野的紫色,岑乐瑾浑身汗毛空高竖。 重生學霸日常 阮閑 是铺满忧伤的寂寥,亦或是荆棘丛生的荒凉。 此种萧瑟,唯有镜中人能参透一二。 “姑娘,留步!” 岑乐瑾仿佛听见有个沙哑的嗓音在叫自己,可四周一看,却是空无一人,唯一地紫色鸢尾。 是我幻听了吧,岑乐瑾不敢停留,周遭阴森森的寒气,她只想越快摘得桃殀花赶紧离开。 “姑娘,留步!” “姑娘,留步! “谁?” 岑乐瑾真真切切听了三遍才敢停住脚步大声回问。 这个地方—曾经是她童年的游园,人烟稀少的风景佳地,可从没看见过有什么烟火气。 鬼? 所以燕王会说红煞萝是通往地狱的? 这也太邪乎了。 岑乐瑾完全没当回事儿,但刚刚她的确是被吓得不轻。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