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我在東京教劍道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057 風水輪流轉推薦

小說推薦 – 我在東京教劍道 – 我在东京教剑道 和马靠在警车上,稍微缓了缓,才抬头看着眼前的东都警署。 “这就是这次要炸的警署么……”他来了这么一句。 佐藤巡查部长直接慌出了九州口音:“别炸啊!” “开玩笑啦。”和马摆了摆手,“对了我要打电话给我的……呃,家人,没问题吧?” “不是刑事拘押,没问题啦。到办公室用我们的电话吧。” 和马:“等一下,这不符合规矩吧?难道不应该专门有个给外人用的电话吗?” “东京可能是这样没错,但是你看我们这个警署大楼,这可是从战前残留到现在的建筑,我们就这么一直用着,你觉得这里面会有一个专门给人犯打电话的单间吗?” 和马又抬头看了眼这警署,确实肉眼就能看出来岁月的痕迹。 “行吧,只要能打电话就行了。”和马说。 “放心,我们对你的通话内容没有任何兴趣。” 和马耸肩,其实他也没什么秘密的事情要说,就是想打个电话看保奈美能不能过来把他弄出来。 明天玉龙旗就要开战,头天晚上却还在警署过夜,对明天的状态铁定有影响。 现在和马至少已经看见两个有威胁的强者了,五所野尾敬二郎剑道等级比他高,还带特殊词条,下稻叶虽然没有特殊词条,但剑道等级也是实打实的。 毕竟下稻叶这也算警察世家出身了,剑道强很正常的。 但是下稻叶没上东京大学,那就意味着没办法进警视厅成为金表组接他老爹的班。 当然一般来讲接班的应该是长子或者次子,三儿子可以玩得野一点。 但下稻叶对警视厅内部的事情这么关注,怕不是也有一颗想进入警视厅继承老爸衣钵的心。 毒医狂妃:萌宝1加1 小野鸭 理论上是有可能的,如果能做到搜查一课的课长,然后直通刑事部长,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机会从警部升警视。 下稻叶背靠他老爸,成功的机会要略微大那么一点。 像白鸟刑警这种永远的警部,就只能等退休才能形式上升一级,升级当天就卷铺盖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 这个下稻叶,估计非常渴望在玉龙旗上击败最近一年在警察面前出了不少风头的和马,这多少算个资历,拿回家估计也能跟爸爸和哥哥们夸耀一番。 除了这两人,鬼知道明天玉龙旗上还有多少强者。 自己得保持万全的竞技状态。 和马打定主意,就大踏步的往警署走去,一边走一边回头问:“要去办公室的话,进去以后走哪边?” 佐藤巡查部长跟上和马,指了进门右侧的走廊,然后调侃道:“你这轻车熟路的架势,真就把进警局当旅游呗。” 和马两手一摊:“又不是我自己要来的,这叫既来之则安之。对了我打了一架有点饿了,你们警署提供夜宵吗?” “有是有,不过我们警署的后勤科晚上只提供拉面。”佐藤巡查部长摸着自己的肚子,“我也有点饿了,多叫一份给你?” “好。”和马点头。 这时候佐藤的搭档,那个才入行三年的小警察好奇的问:“都说东京的警署,阔气到会给囚犯吃肉食,真的吗?” 和马点头:“真的呢,不过也要看是哪里的警署啦,之前被炸的那个神田川的警署,就比较穷,只能给猪扒饭。像世田谷区的警署,会给犯人吃松阪牛排呢。” 世田谷区虽然在东京的边缘,紧贴着神奈川县——就是作为《灌篮高手》主要舞台的那个神奈川县。 但是世田谷并不是“城乡结合部”,而是东京有名的富人区。 年轻警察瞪大了双眼:“松阪牛排吗?我到现在吃松阪牛的次数,一个手都能数得出来好吗!” “他肯定在胡说啦,你啊功夫不到家,等你在警署熬到我这个年龄,就能一眼看出来眼前的人有没有在胡说。”佐藤巡查部长顿了顿,看着和马,“就算是世田谷的警署,也不可能阔到拿松阪牛排招待人好吗,顶多就用普通的和牛牛排罢了!” “你给我等一下,”和马扶额,“你要否定就一次过全否定了啊,别流一半啊。” 佐藤巡查部长两手一摊:“我又不知道东京世田谷的富人过什么样的日子,世田谷的警察又怎么样。不怕你说我当警察那么多年,没出过九州岛。我儿子倒是整天嚷嚷着要去东京见见世面。” 说话间,三人穿过了长长的走廊,到了办公室。 透过办公室的窗户,可以看见装日本体大剑道部众人的中巴刚刚开进来。 “别看了,赶快打电话,然后该笔录就笔录,弄完吃个宵夜,我再给你整张干净的床。”佐藤巡查部长催促道。 和马点点头,然后开始摸口袋,翻了半天没翻到记忆中那张便签纸。 那便签纸上写了玉藻、保奈美她们今天住的旅馆的前台电话,以及她们订的房间的号码。 只要打到前台让前台转接就房间,就可以联络到妹子们。 在没有手机的现在,这已经算很便捷了。 再过两年寻呼机就该开始流行了——和马上辈子大家都管寻呼机叫BP机,那时候大老板的标志就是手里一个公文包,腰上是BP机和车钥匙。 但是这时间不还没到嘛,和马只能继续用便笺纸来记电话号码。 然后他现在摸遍了所有的兜,都摸不出那张纸。 ——坏了,这没办法联络保奈美来保人了。 看来今晚只能在警署睡了。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其他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笔趣-055 體大男兒多奇志閲讀

小說推薦 – 我在東京教劍道 – 我在东京教剑道 一帮光膀子壮汉一拥而上,和马脚底抹油直接开溜。 浴池里除了水,没道具啊! 等下,水怎么就不是道具了? 和马飞起一脚,池里的热水被泼出一条水龙,直奔众人面门。 这池水温度可不低,而且可能还加了一些硫模拟温泉的水质,反正和马觉得这水“滑溜溜的”,摸起来跟晴琉的皮肤差不多。 泼水迟滞第一波人后,和马赶忙往后跑,先找家伙。 结果没下水的人从池边包抄过来,对着和马作势要扑。 和马也不知道哪儿来的急智,他猛的转身面对岸上已经发力,马上要扑过来的兄弟。 对方这要飞扑过来,搞不好要变成非常不雅的状态,意识到这一点的瞬间,那兄弟脚下一滑,发力失败没扑过来,掉水里了。 和马趁机上了岸,捡起不知道谁扔在浴池边的盆护住身子,然后把和盆放在一起的肥皂精准的扔到冲向自己的壮汉脚下。 头一个人根本来不及躲,一脚踩肥皂上,摔了个很夸张的后空翻,后面的人刹不住车全绊他身上,倒在一起。 但是刚刚下浴池抓和马的人,这会儿又从浴池里上来了,挥舞着板凳杀过来。 和马一看手里就一个盆,没东西了——刚刚他身上的刀疤把浴池里的人都吓跑了,人家走的时候把自己的洗漱用具都带走了。 这盆和刚刚那肥皂,还是不知道哪位走的急落下的呢。 和马自己的用具都放在门口架子上。 情急之下,和马决定上房。 这也是一种惯性思维,遇事不决上个房。 他把盆对着冲最前的人一扔,转身扒着墙壁上挂的富士山挂画的边缘,上了男汤和混浴之间的隔墙。 日本澡堂挂富士山也是一种传统了,澡堂池子还大,那画也大,死沉死沉的,估计都直接用钢钉钉在墙上,所以支撑一个成年男子的体重完全不成问题。 和马爬的时候动作虽然快,但对方离得太近了,还是有人抓到他脚,但是他刚从浴池里出来,这浴池的水还滑溜溜的,直接让他滑了出去。 他坐到墙头上,回头看着下面这帮日体大的:“你们不是日本体育大学的人吗?上个墙你们就抓不到了?” 话音刚落,他就看见几个身形比较瘦高的沿着富士山画像另一边上了墙。 第一个上来那还自报家门呢:“我是日本攀岩队正选队员,藤村三郎!” 和马喊一声“鬼啊”,翻身下了混浴池。 两脚着地之后他立刻捡起地上的板凳,就等着叫藤村那人下来,不等人站稳就一板凳糊过去。 能源走私商 夜凉若水 “攀岩队正选啊?” 板凳啪的一下糊人脸上。 “牛逼啊!” 啪! “你以为你一个人下来我怕你吗?躺着去!” 把这货放翻之后,和马一转身,就看到混浴池里挤满了人。 好家伙刚刚他在隔壁吓跑的人现在都在混浴池里呆着呢! 刚才第一个跑路的老伯高举双手摆出了标准的法式军礼:“我们都没看到你杀人!” “废话!我就没杀人,这货活着呢!你看他在呼吸啊,你看到了吗?” 老伯摇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 “那你凑近点看啊!” 老伯摇得更厉害了,让人担心他自己把脖子给扭了。 和马也管不了这许多了,他早就听到外面的动静,日本体大的人要包抄过来了。 说话间他又收集了两张板凳,一手一张,嘴巴里再叼一张备用,万一待会板凳打掉了,这倒霉催的场地不一定有别的趁手的家伙使呢。 和马摆好架势,日本体大剑道部的人就冲了进来。 他们一看和马这架势,先愣住了。 这也正常,你要是在浴室看到一个拿板凳玩索隆三刀流的,你也愣。 和马把两张板凳像大锣一样拍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响。 “来呀!”他喊。 嘴里的板凳啪唧掉地上。 这个瞬间,三板凳流带来的震撼一下子消退,日体大的人一拥而上。 和马一踩地上那板凳,把它挑起来先砸到冲最快的倒霉蛋的下巴,再一脚把它踢到第二个倒霉蛋的鼻子上。 先发制人之后和马挥舞着两把板凳,仿佛这不是板凳,是两把大斧。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其他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052 大賽前夜讀書

小說推薦 – 我在東京教劍道 – 我在东京教剑道 近马健一也看到了和马,直接愣住了,指着和马:“哦!哦!哦!” 和马:“你是公鸡吗?哦哦哦。” “你丫的(读哦买挖)!” 小森山玲从后面推开近马:“搞毛啊你,外面开始下雨了,大家都在外面淋雨呢!” “桐生在这里啊!” “那又怎样?让开让开啦。” 小森山玲把近马赶到一边去,让看起来像是带队老师的人进了门。 老板娘已经迎了上去:“请问几位?” “八位。” “好的,刚好有两桌人走了,这边请。”老板娘热情的引路。 近马健一却抛开自己学校的大队,直奔桐生和马这边。 “你也来参加玉龙旗对不对?” 和马点头:“对,这边几位都是东京大学剑道社的。” “等下,大学?啊,你上大学了啊,那玉龙旗我们不就碰不上了?” “看来是这样。不过我们可以找个地方切磋一下。” “要的要的。”近马健一连连点头。 户田学长凑过来,看着近马问:“这位是?” “我朋友近马健一,改方学园剑道部……现在应该是主将吧?” 近马健一用夸耀的口吻说:“是部长。” 小森山玲站到他身旁,没好气的说:“你这个部长把部员和顾问老师都扔在一边,跑来会野男人?” “等一下,小森山同学,你这个说法有点问题啊,我们好歹是并肩作战过的同伴啊。”和马摆出一副委屈的口吻,“虽然那次并肩作战,你只拖了后腿,但毕竟我们并肩作战过啊!” 小森山玲涨红了脸:“有必要特别点出来我拖后腿吗?” 近马健一冷不丁说:“可这就是事实啊,我本来可以和桐生桑并肩作战的,就因为你桐生桑只能一个人面对敌人了。” “也不是一个人啦,还有我的徒弟们呢。” 小森山玲见状,立刻接着和马这个话茬岔开话题:“对了,南条同学和神宫寺同学呢?还有那个那个……忘了剩下那个叫啥了,她们没一起来?” “她们坐飞机来的,现在在酒店,明天我才跟她们汇合。”和马回答。 小森山玲扫了眼跟和马同席的糙汉子们,说:“你居然放着她们不管,和一帮男人一起行动?” 和马两手一摊:“怎么了?这有什么问题吗?男人们有一些只有男人们在一起才能享受的乐趣,女人根本不懂的。” 和马这里指的是一起胡闹,阿鲁巴什么的,再过几年任天堂推出了FC之后那还要加上一起玩FC打超级玛丽、魂斗罗和坦克大战。 但是小森山玲显然想歪了,她拉起近马:“反正明天都要去福冈县立体育馆露面的,你们到时候再叙旧,走啦,你是主将,得领着大家说‘我开动了’。” “不是有顾问老师在嘛……”近马健一分辩道,但还是被小森山玲拖走了。 和马对着远去的近马说:“明天就看你表演啦,别再像上次那样直接被人打进医院。” “啰嗦,上次那明明是对方的竹刀有问题。”近马健一喊回来,“你才是啊,我听说你们东京大学剑道部是个弱部,别第一回合就给东北大学和日体大的剑道部打回家!” 户田前辈一听近马健一这么说,就不高兴了:“这小子怎么回事啊?我们可是大学生,比他多练好几年剑道,他怎么能这么说话呢?” “人家是大阪府府警下一代老大的公子哥,无外流的高手。” 和马说完“公子哥”的时候,户田前辈一副想要大嚷的架势,大概想说公子哥又如何,但紧接着一听和马说近马健一是无外流的高手,他就泄气了。 正经有拜师学过剑道的人多半会比业余爱好者更强一些,何况是无外流这种有诸多传闻的流派。 别的不说,就说无外流那个出师的仪式,就能把很多人唬住——传说无外流出师前,师父会用真刀砍徒弟。 徒弟不能躲,因为师父都是瞄准了非要害部位砍的,不躲绝对不会死,要是撑不住条件反射的躲了,反而可能导致砍到要害死球。 撑不过这个仪式的要么死了要么被判断没到出师的火候,不能出师。 户田前辈虽然没有拜入某个剑道流派,但是作为一个练剑道的对于无外流的这些传闻,肯定有所耳闻。 所以听到无外流的高手这几个字,他也就不去计较近马健一的不礼貌了。 倒是有别的前辈,对小森山玲产生了兴趣:“刚刚那个女孩,是他们剑道部的经理吧?真好看啊。唉,我们部的经理怎么没跟着来呢?” 花城前辈听了不说话,拿起桌上的啤酒杯,喝了一大口——除了和马没到喝酒的年龄,其他人照例喊了酒。 日本大学社团聚会,不可能没有酒。 和马上辈子上中国的大学,虽然同学们聚会啥的时常要喝酒,但是场上要是有女孩子,就必然会给女孩子们喊果汁的权力。 日本这边可没有这回事,甭管男女,都得上啤酒,只有尚未到喝酒年龄的低年级生能逃过一劫。 当然女孩子里面也有喝啤酒很起劲的,比如某个小豆丁学姐,嘴上说着自己不喜欢啤酒啥的,喝起来没完没了。 花城前辈直接把一整杯啤酒喝完,空杯子往桌上一放,打了个酒嗝:“我可说明白了,高见泽我邀请过了,她是要去实习才不能来的,不管我事!” “胡说,肯定是你在同居过程中惹她讨厌了,她才不来的!”有个和花城同年级的前辈起哄道。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其他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 愛下-051 抵達福岡讀書

小說推薦 – 我在東京教劍道 – 我在东京教剑道 几天后,和马登上新干线,放好行李坐下后,长出一口气。 户田在他旁边坐下,扔了一大包零食给他:“我家那边的特产。没有妹子陪你出远门,不习惯?” 和马笑道:“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是从高三开始才有女生缘的啊。” “哼,你骗不了我。我可是听花城说了,你高中的青梅竹马,还有妹妹千代子都是美女。” 话音落下坐在前面的花城前辈就回过头来趴在新干线的靠背上:“没错,他的青梅竹马美加子性格虽然跟假小子一样疯疯癫癫的,但外表可是绝对的美少女。” 话音落下马上有剑道部的成员起哄:“哇,那不就是最理想的状态吗?这种假小子性格的青梅竹马平时一定没少送杀必死给桐生吧?” 和马:“还好啦。” 其实仔细想想,美加子大大咧咧的真的没少送福利。 又有剑道部的前辈调侃道:“桐生老弟,跟我们这些臭男人一起旅行,委屈你啦。” 花城学长看了眼说话的人,说:“这你就想多了,人家的妹子只是不和我们一起坐新干线,直接去成田搭飞机。等到了福冈,人家有妹子陪有妹子加油,我们大老爷们就只能自己顾自己啦。” 话音落下剑道部众人一片悲鸣:“不是吧?” “你这该死的恋爱资本家,挂路灯去吧。” “日本是一夫一妻制的国家耶,你占有这么多资源,这合理吗?这不合理。” 和马笑着两手一摊:“我也很困扰啊,一不小心就是修罗场,还是单身来得轻松啊。” “卧槽这小子,兄弟们得干他啊!” “对,我们一起上,还是有点胜算的!” “别啊,怎么能在他擅长的领域和他战斗呢,我们可以打牌赢他啊!他打输了我们就阿鲁巴他!” 事实证明不管到了哪里,男人们聚在一起都会犯同样的沙雕。 在喧闹之中,新干线列车缓缓启动。 不过东京到福冈并没有直达列车,整个旅途中要换乘四次,算上换乘时间,等和马到福冈,应该已经是傍晚时分。 按照计划,等和马到了会直接和大家到旅馆住下休息,明天才跟搭飞机先到的妹子们碰头。 这一次福冈之行只有玉藻、保奈美和美加子会一起过来。 青涩回忆录 庶女谋之驯夫有道 晴琉被千代子强行留在了东京,这个暑假剩下的时间,估计都要和国文死磕了。 一想到今天早上出发的时候,在门口送别的晴琉那眼泪汪汪的模样,和马就想笑。 美加子还逗晴琉,玩起了博多特产贯口,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德云社日本分社的成员在练功呢。 福冈啊——说起来佐贺县好像就在福冈旁边? 这个时空真的存在神秘侧,那佐贺那边,说不定真的有僵尸偶像在公演? 和马认真盘算着要不要在玉龙旗的战斗结束后,去佐贺做一次圣地巡礼什么的。 不过对于现在的和马来说,怎么在没有妹子陪伴的情况下,打发在列车上的五个小时,才是最要紧的课题。 说实话,看着现在群情激昂的剑道部前辈们,和马已经开始后悔没有跟保奈美她们一起坐飞机了。 心跳声还属于我吗 塞辰 ** 傍晚六点半,和马终于站在了博多站的月台上。 洛 心 辰 他同情的看着捂着裆的户田学长:“学长你没事吧?” “妈的,这帮家伙,每次剑道部合宿,就要找机会报复我。”户田前辈摇头道,“这次我以为他们会重点关照桐生你的。” 和马咋舌:“那啥,前辈,我觉得这个单纯就是牌技的问题,你的牌技也太差了。” 花城学长拍了拍和马的肩膀:“终于有人替我们把实话说出来了。其实我们也想换个人折腾,但是户田前辈每次都能匪夷所思的输掉牌局。” “胡说,分明是你们一起来坑我。”户田前辈瞪了花城一眼,“算了不说这个了,赶快出站去吃拉面吧。桐生我跟你讲,我们知道一个特别好吃的拉面馆,那里的博多拉面和明太子都是一绝。” 明太子是一种博多特产,和马上辈子也是看动画才知道的。 同样因为动画,和马有种博多人全都热情好客的印象,这种印象大致和“民风淳朴哥谭市”同一个档次。 不过,和马穿越前好像韩国人已经宣布明太子是他们的特产,成功的促进了一波中日友好。 户田前辈大手一挥:“花城,赶快打电话去订位置!” 花城前辈推了推眼镜:“我昨天已经发电报订过位置了。” “电报”这个很有年代感的词让和马惊讶的看了眼花城前辈:“电报?”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其他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優秀都市异能 我在東京教劍道 ptt-045 絕殺相伴

小說推薦 – 我在東京教劍道 – 我在东京教剑道 和马:“然后赤西胆子就大了起来。这个学姐什么时候死的?” “他们上高二的时候。”食梦貘倒也不掩饰,“渡边君靠着赤西的安抚以及不断的入梦,终于从阴影中走了出来。但是这小伙子就是不肯叫赤西名字。如果他不是如此的固执,大概也不会有那样的结局吧。” 和马咬了咬嘴唇。 他大概猜到后面怎么回事了。 食梦貘继续说:“可能正是渡边的坚持,对学姐的思慕,他的灵魂开始自我精纯,赤西对他的影响力越来越小。 “以我的经验,能在梦中挣脱我们控制的人类,万中无一。赤西刚好碰上了一个,我都不知道该说她运气好还是运气差。 “赤西感觉到了自己正在失去对渡边的掌控,却不知道为什么,这让她十分的焦虑。 “她只能试着安慰自己,说这个可能是暂时的,然而渡边开始看关于梦的书了。 “她跟你们说自己也看相关的书是为了和渡边有共同话题,其实她是受到启发,想从人类的理论里找到更加高效的掌控梦境的办法。 “然而渡边的成长速度太快了,很快渡边就在梦中拥有了意识,那大概是1980年5月的事情。 “由于过于害怕渡边发现事情真相,赤西在那之后很长时间都没有侵入渡边的梦境,但是害怕却在与日俱增。 “渡边从那个时候开始就十分的热衷于探寻妖怪的事情,之前他们在灵异部的时候,渡边还只是抱着一种猎奇的心态,去看待妖怪啊都市传说啊这种东西。 “但从80年5月开始,渡边似乎已经确定了神秘侧的存在,开始一门心思的想要找到隐藏在现代社会的背面的神秘世界。” 食梦貘停下来,叹了口气。 和马:“他不会是想复活师姐吧?” “八成就是这样了。”食梦貘看着和马,“你们人类偏执起来,连我们妖怪都要自愧不如。” 玉藻:“不如说,我们妖怪因为生命太长没有什么好在意的,所以和偏执无缘。” 食梦貘:“怎么会,我觉得你对变成人类这件事就很偏执。” “那也配叫偏执吗?”玉藻反问,“只是在无聊的情况下产生的一些念想罢了。继续说渡边的故事吧。” 食梦貘甩了甩鼻子,继续说:“正因为渡边君处在那样的状态,所以当他看到疑似半妖的白色身影的时候,立刻陷入了着魔一般的状态。说起来,当时我就在关注这个事情,但我完全没看出来那个白毛是那家伙的子嗣啊。” 和马:“因为那是山太郎领养的孩子。健太郎的身份是……我不告诉你。” 话说了一半和马才想起来这个食梦貘可能会成为敌人,不能把情报就这么拱手让给它。 “好吧,反正我之后也要去找山太郎的,直接问他就好了。” 食梦貘直接用了山太郎来称呼狼神,和马忽然觉得,说不定那狼的大名从此变成山太郎了。 食梦貘接上被他自己打断的话题:“渡边非常的兴奋,他们直接找到了叫野田的老妇人,因为这位老妇人逮着人就说山中妖狐吃心肝的事情。 “渡边之前也问过野田奶奶,但因为问的不得要领,老太太也只是讲了一些听起来和普通乡野传奇大同小异的故事,所以渡边没放在心上。 “这一次,渡边根据自己看到的那个身影,详细的描述了妖怪的样子,提的问题也非常具体,结果野田奶奶回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看到的场景。” 和马咋舌,赤西枫讲述的过程,和食梦貘讲述的区别不是一般的大,赤西篡改了许多细节。 食梦貘:“渡边非常的兴奋,而赤西非常的害怕。因为她知道神秘侧真的存在,她就是神秘侧的一员。 “在接触神秘侧之前,她靠着这种入梦的能力,产生了一种‘我是这个世界的主角’的错觉,而另一个神秘侧的住民的出现,让她产生了危机感。” 玉藻:“人类总有一个从认为自己是世界的王到认识到自己只是芸芸众生的一员的过程。许多人对这个过程有种恐惧的心理,不愿意接受这一点。” 和马点头:“人类总要在跨越山和大海,穿过人山人海之后,才会发现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食梦貘看了他们两人一眼,确认他俩不想再插嘴了之后才继续: “赤西作为半个人类,显然也不能免俗。她拒绝更多的神秘介入自己的生活,因此想要毁掉可能拍下了‘神秘生物’的胶卷。 “于是她就在渡边入浴的时候潜入了渡边和小田的房间。 “在那里她正面遭遇了来偷相机的……那白毛的家伙叫啥来着?” 和马:“健太郎,这个是山太郎给他起的名字。” 食梦貘皱起眉头:“这名字起得品味和他的俳句一样糟糕!” 和马点头:“同感,所以我反手给它起了个山太郎的名字,就是为了嘲笑他垃圾的命名水准。” 食梦貘哈哈大笑:“当时它的表情一定很有趣。得了,赶快说完这些,我要去见见山太郎,好好的嘲笑他一番。他孤傲的活了这么久,终究还是被人类起了个狗的名字,哈哈哈哈。” 和马:“当时我确实准备叫山太郎小白来着,它好像十分不喜欢,就算了。” 玉藻:“不,我倒是觉得他会皱着眉头接受,他不是计较这种小事的妖怪。” 食梦貘:“确实。” 和马:“话说,你这么清楚赤西的事情,是一直在旁边看着吗?” 食梦貘晃了晃鼻子:“我不需要在旁边看到啊,我只要利用我和赤西之间的血统联系,每天晚上来她梦境里提取记忆就好了。那天第一次看到‘同类’的赤西惊得失去了行动能力。 “她甚至忘了应该赶快离开现场,等她想起来的时候,男生们已经陆续洗完澡了。 “匆匆离开房间的赤西,迎面撞上了小泽。” 和马咋舌。 “所以小泽是被灭口的吗?” “就是这样,当然赤西没有立刻那样做,她也做不到。她在情急之下,近乎本能的选择利用自己的美貌,她撞在了小泽身上,并且自己拉开了浴衣的衣带。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其他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熱門連載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 線上看-035 特別快遞推薦

小說推薦 – 我在東京教劍道 – 我在东京教剑道 史密斯坐在支奴干直升机上,透过墨镜和窗玻璃这两层隔阂看着飞机下方。 立在山腰上的小旅馆的窗口,有人从窗户里探出头,看着天上的飞机。 他看不清那人是谁,只是有种感觉,觉得是桐生和马。 史密斯当年会选择进入CIA,主要是因为小时候的他有种“想要活在世界的暗面”的中二想法。 隐藏在阴影里,干着不为人知的事情,在年轻时的史密斯看来简直酷毙了。 现在三十五岁的特工史密斯才发现,自己这十几年折腾到现在,这才第一次碰触到真正的世界的暗面。 海岛农场主 现在的他并没有半点兴奋的感觉,反而觉得有些背脊发凉。 半山腰的旅馆很快就看不见了,支奴干贴着山脊线飞行。 “要我们出动支奴干去接人,这个伞降的偏差有点大啊。”李坐在机舱另一边,翘着二郎腿看着史密斯,声音通过机内通讯在史密斯的隔音耳机里响起。 “别要求那么多,那么高的速度从同温层跳伞,落地还是完整的人就烧高香了。” 李耸肩:“这个比起海因莱因的《星船伞兵》可差远了。” “得了吧,轨道空降这东西可能到你我都老死了都看不到。” “别对人类那么没有信心嘛。”李看着史密斯,“我们读小学的时候地球的轨道上一个人造飞行器都没有呢,结果小学没毕业苏联人就把那个会发出‘嘟嘟嘟’声音的东西送上去了。” 史密斯笑了,他只比李大一点点,他清楚的记得小学的时候老师郑重其事的在课堂上播放苏联卫星发出的信号音的事情。 当时老师很兴奋的说了一番大意是“这是人类科技史上了不起的进步”的话,结果第二天就被联邦调查局带走了。 毕竟那时候麦卡锡主义盛行,联邦调查局的局长还是那个著名的胡佛,监视无孔不入。 李继续说:“现在你看看,天上都是我们的飞行器,我们连月亮都上去过了。海因莱因的《严厉的月亮》我们已经实现了登月这一步,下一步就是建造殖民地了,完成一半了都。 “所以我想《星船伞兵》也不是完全没有实现的可能。” 史密斯正想反驳两句,但忽然想起来自己刚刚确认了共济会的存在——该死,既然共济会可以真的是个在幕后控制美国的组织,那好像《星船伞兵》也不是那么不可能。 接下来史密斯又和李聊了点别的,驾驶员的声音在内线通讯中响起:“降落区就在前面,已经可以看到信号烟。” 史密斯站起来,把脑袋探进驾驶舱,透过驾驶舱的玻璃向前方看。 黄色的信号烟形成的烟柱就在前方。 “准备着陆。”史密斯回头对同机的陆战队员下令道,“落地后立刻展开队形,驱赶日本人清空降落区。” “明白长官。”带队的陆战队军士长回答道。 驾驶员通知:“开始降落,我开后舱门了。” 话音落下的同时,飞机机头明显的翘起——这是直升机减速的常规动作。 支奴干的后舱门也随着这个动作一起打开,旋翼掀起的狂风立刻灌入机舱。 飞机直接降落在稻田旁边的道路上。 “下机下机,GOGOGO!” 陆战队鱼贯冲下支奴干。 史密斯跟在陆战队之后下了飞机,然后他远远的就看见有个明显西方人面孔的男人坐在田埂上,手里拿着一根粗大的白萝卜的正在啃。 两个日本老农民站在他身旁,颤颤巍巍的看着突然出现的美国大兵。 其中一个老农熟练的举起了双手。 啃萝卜的男人扫了眼下飞机的人,直接对没穿军装的史密斯说:“你们搞那么大阵仗干什么,你看把这两位老先生都吓到了。” 接着萝卜男扭头用日语对老头说:“不用担心,是来接我的。” 没有举手的那个老头把同伴正在行“法国军礼”的手给按下来:“瞧你吓得,有点志气啊。” “不投降的话,他们就要用喷火器来烧我们啦。”投降的老头说完又要高举双手,但是双手都被抓着不放。 啃萝卜男站起来:“没有喷火器啦,他们是来搜救飞行员的。谢谢你们的萝卜,这萝卜真脆。” 说着萝卜男把萝卜换到左手,右手拎起地上那大号公文箱。 史密斯扫了那公文箱一眼,注意到箱子外壳上有绿色的“生化污染”警告标志。 他表情复杂的看着啃萝卜的男人拎着这个箱子向他走来。 男人开口了:“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所属不能告诉你们、姓名不能告诉你们的特别干员,你们可以叫我兰斯洛特。” 史密斯听见身后的李嘀咕:“圆桌骑士?你这个代号时髦值还挺高啊。相比之下我们俩的代号就太普通了,史密斯,李……电话黄页上说不定能找到十万个叫史密斯的人。” 电话黄页就是指官方出版的电话本,封面是黄的因此得名,电话本上按照名字字母顺序印着全美所有的住宅电话。 兰斯洛特接口道:“相信我,叫兰斯洛特的也不少……不过,没错,这个代号确实会让人一眼就看出来这是个代号。这不重要。我们还是赶快完成任务吧。 “哦对了,我刚刚对这两位老人说,我是美国海军飞行员,我的F14机械结构出问题了,所以跳伞了,你们统一一下口供,别说漏嘴了。” 说罢兰斯洛特提着箱子就要上飞机,史密斯却叫住了他:“等一下,我还不知道你的任务是什么呢。不告知任务内容的话,我们没有办法配合你。” “很简单的小任务,”兰斯洛特咧嘴一笑,“就是把这次挖到的东西,装在这个小箱子里带走。” 史密斯:“就这个?你在唬我呢,出动了一架黑鸟,搞这么大阵仗,就为了这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其他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超棒的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 txt-034 陽光明媚的早晨閲讀

小說推薦 – 我在東京教劍道 – 我在东京教剑道 史密斯特工正在通讯车里,向“兰利的先生们”汇报。 他把目前的情况言简意赅的报告一次之后,例行公事的加了句:“详细的书面报告会在稍后提交。” 话音落下,电波另一头一片沉默,史密斯的耳机里只有沙沙的静电噪音。 史密斯等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要开口询问,那边的回应来了:“特工史密斯,不要理会桐生和马。” “什么?为什么?他明显知道了很多内情,如果不管他,说不定内情会被披露出来……” “不用担心,哪怕他一回家就写信给日本所有的新闻机构披露,也不会引起任何的波澜。”电波那边的声音,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说白了,我们不在乎。” 史密斯沉默了几秒,还是不甘心:“我以为遏制日本的*化是我们的首要目标。” “确实如此,但只是这种程度的事情,我们不在乎。” “如果桐生和马把这些事情透露给联合**……” “特工史密斯,我最后说一次,我们不在乎。” 史密斯咬了咬嘴唇:“好吧,我明白了。从现在开始我不再关注桐生和马,也不再对他进行监视。” 其实他说这话还是带了点个人情绪,有示威的意图,但是那边回应道:“这样就好。你的人手有更加重要的任务,有一架SR71黑鸟已经进入起飞准备流程,几个小时后它会在你上空投送VIP,你要确保VIP能顺利完成他的任务。” 史密斯皱眉:“黑鸟?用那东西空投人的技术已经完成了?” “还没有完成,但是我们不在乎。” 史密斯眉头皱得更紧了:“你们这不在乎那不在乎的,这不对啊,你们是谁?平时兰利的先生们罗哩八嗦的,我要高级任务主管唐纳德说话!” “批准,我们结束通话后,会转接给唐纳德。”电波对面的声音听起来依旧毫无波澜,仿佛声音的主人完全没有情绪这回事,“至于我们是谁,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知道整个CIA都为我们工作。” “你是美国总统?是总统的国家安全委员会?我要求你证实自己的身份,申请执行身份验证流程E1。” “批准,启动身份验证流程。” 然后对面换成了电子合成音,报出了一长串的数字。 史密斯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电子验证器,这东西论复杂程度大概相当于和马上辈子刚开始在家长们当中流行的小天才电话手表,但是在1981年这可是真正的高精尖电子设备。 史密斯把听到的数字输入其中,很快结果就出来,现在和他通讯的人不管是谁,肯定是能指挥他的“上线”。 “验证结束。我……该死,为什么一定要搞得这么神神叨叨的,充满了神秘主义的氛围?难道你们真的是那些阴谋论者口中的秘密结社?” “你只需要知道,我们的标志就印在美钞上。你还有什么疑问吗,史密斯特工?” 史密斯叹了口气:“没有了。” “那么,按照你的要求,通话将转接给高级任务主管唐纳德。” “不,不需要了。唐纳德肯定会啰嗦一大堆,我还要去安排接应那个VIP呢,我先说明,这附近十几公里内可没有平整坚硬的可供降落的地面。山间是有些平地,但都是水稻田,软得可怕。” “不用担心,执行你的任务。兰利完毕。” 那边说完直接切断了通讯。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史密斯咋舌,随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绿油油的一百元美钞,看着上面富兰克林的头像自言自语道:“标志印在美钞上?难不成是联邦储蓄委员会?” 他摇摇头,正要把美钞塞回口袋里,忽然他的目光扫过一个三角形的标记。 他停下来,再一次仔细端详钞票,找到刚刚无意间扫到的符号。 那符号就在那里,但是以前史密斯从来没注意到过。 全视之眼,共济会的标志。 共济会本身其实并没有阴谋论中说的那么神秘,它就是个公开存在的组织,美国政治家募集竞选经费的时候经常会去共济会举行的晚宴上演讲,募捐。 大多数时候共济会看着和那些慈善组织或者政治游说组织并没有太大的不同。 老欧洲的那些国家,共济会每过一段时间会在高级私人俱乐部中举办酒会,会上会讨论一些大家关心的议题,但也仅止于此了。 至少按照史密斯过去所知,仅止于此。 但是这个时刻,看着美钞上理所当然的存在着、但又一直被自己忽略的全视之眼,回想到刚刚的通讯,史密斯打了个冷颤——明明这是盛夏的夜晚。 史密斯收好美钞,深呼吸一口气。 ——还得去接VIP呢。 妈的,从三倍音速在同温层飞行的SR71黑鸟上跳伞,真亏臭鼬工厂的那帮技术疯子能做得出来。 别到时候VIP直接摔成了肉酱,还得花时间把他从田野里一勺勺回收回来。 史密斯嘀咕着,打开通讯车的门。 按照规定,史密斯在向上汇报的时候,通讯车周围五米内不能站人。 史密斯的搭档兼副手李正在五米外百无聊赖的吸着烟。 “嘿,走吧,有活干了。华盛顿给我们送来了一份特别的快递。”史密斯对李挥手,招呼道。 “华盛顿送来?你知道华盛顿到这边要飞多少小时吗?就算从西海岸出发,时间也足够我们喝上一杯然后美美的睡一觉。” “客人坐SR71来,空降。”史密斯言简意赅的说。 李吹了声口哨:“让美国伟大。”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其他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优美都市异能 我在東京教劍道笔趣-031 拼圖相伴

小說推薦 – 我在東京教劍道 – 我在东京教剑道 和马咋舌。 如果向井瑛太醒了倒是可以试试看他还有没有记忆。 现在他昏睡中,鬼知道他还记不记得被那个鬼玩意附身时候发生的事情。 玉藻开口道:“我们可以进去看看向井先生吗?” 咨询台的阿姨点头:“当然可以,不过他只是躺着睡觉,没什么好看的啊。” 和马:“只是作为这次惨剧的幸存者,去表达一下自己的美好祝愿。” 阿姨这才眯起眼睛仔细看和马的脸:“啊……你是那个桐生和马啊,抱歉抱歉,镇上的游客不少,我也不在现场,没认出来。进去吧。从中间的楼梯上二楼,一直走到尽头就是了。” 和马点点头,和俩妹子交换了一下眼色,就迈步往楼梯走去。 按着咨询台阿姨的指点,和马很快来到了向井瑛太的房间。 房间被改造了成了病房,除了床铺还有呼吸机、心率仪等设备。 向井瑛太躺在床上,挂着瓶子上没有贴标签的点滴——可能是用来维持身体能量的葡萄糖。 当然也可能是美国佬搞的什么黑科技注射液。 这个时空苏联都真的有超级战士了,那美国从裤兜里掏出什么和马上辈子没见过的黑科技也很正常。 和马注意到玉藻在进屋之后手里掐了个决,不知道有什么效果。 来到向井瑛太的床边后,和马清了清嗓子说:“呃,向井桑,我已经康复了,作为这次事件仅有的两名幸存者,我希望你也能早日康复。” 和马说完保奈美就把刚刚经过便利店的时候买的水果放到了向井瑛太的床头柜上。 那里已经摆了不少水果了,看来有不少人来探望过——现在整个地区都被封锁,应该都是村里人。 难怪去便利店买水果的时候,便利店大叔抱怨刚补货的水果库存又所剩无几了,大概都被村里人买去,然后送到了向井瑛太的床头柜上。 看不出来向井瑛太还挺有人望的。 送完水果也没啥别的事情可干了,和马如果是坏人,这个时候大概会动手灭口,只可惜和马是好人。 只能祈祷向井瑛太忘记了在社办里发生的一切,无法给CIA提供任何有益的情报了。 和马正要转身离开,就敏锐的听到了门外走廊上的脚步声。 脚步很慢,很轻,感觉是个老太太在走廊上缓缓移动。 和马看了眼玉藻,果然她也听到了脚步声,然后两人一起扭头看着大门。 保奈美显然没听见脚步声,看和马跟玉藻扭头,便也扭过头,好奇的看着大门。 大门在三人的注视下被苍老的手拉开,一名慈眉目善的老太太进了门,看到和马等人还愣了一下。 老太太手捧着的脸盆还因为这个愣神的动作晃动了一下,盆里的东西发出碰撞的声响。 然后老太太说:“想不到还有年轻的孩子来探望瑛太,是游客吗?” 和马:“我和向井桑一样,是这次事件的幸存者,我来……” “哦哦,”老太太打断了和马的话,“有心啦,年轻人。” 她一边说一边进了病房,把手里的脸盆放在地上,推进病床下。 和马看见脸盆里有刷牙用具、肥皂盒以及其他东西。 老太太大概刚刚离开洗漱去了。 和马:“您是向井桑的母亲吗?” “是啊,不然还能是什么呢?”老太太拉过床边的椅子坐下,长舒一口气,一边揉着膝盖一边对和马说,“我们家就剩下我和我儿子了,他这样倒在床上不起来,只能我来照顾他了。” 和马:“向井桑没有妻子吗?” “曾经有过的,是个外面来的姑娘,我儿子大学时代认识的。” 老太太说着抬起眼睛,看了眼和马身边的保奈美:“嗯,和这个女娃有点像……就一点点,没有那么漂亮,身材也没那么好,但是总之很顺眼的一个姑娘。” 和马看了眼保奈美,稍微在脑海里构建了一下低配保奈美的形象,然后好奇的问:“那……她现在在哪里呢?” “跑了嘛。这个山沟里,生活枯燥,仿佛一潭死水,最初的新鲜感过后,那姑娘就越发的想念外面。这也正常,我要是年轻个几十岁,我也跑。”老太太轻描淡写的说。 和马:“可您现在不还在这里吗?” “我本来离开了,”老太太看着窗外的星空,“我先是在仙台的女子学院读书,后来又去了东京。不过没过多久就遇到了大地震,然后地震引发的大火烧了几天几夜,把东京的木头房子全烧掉了,其中也包括我租住的公寓。” 和马:“然后您就回来了?” “怎么可能那么简单就回来嘛,我可是好不容易才到了东京啊。所以我决心留在东京,但是因为行李什么的都被烧掉了,钱和印章都在行李里面,所以我只能先试着去有钱人家当帮工。 “我好歹也是个地主家的小姐——虽然是这种山村的地主。最开始生活过得还挺艰难,可我觉得能留在东京很棒了。 “然而困难的事情接踵而至,先是银行倒闭了,没倒闭的也取不出钱来,人都拥挤在银行前大声的嚷嚷,政府派来的警察努力维持着秩序。 “我陪着我工作的家里的太太一起去取钱,两个女人差点丧命在那汹涌的人潮里。但凑合一下日子勉勉强强还能过。直到有一天,有两个穿得一身黑的家伙来敲门。” 和马一听“两个穿得一身黑的家伙”,第一反应就是琴酒和伏特加来了。 老太太看着和马,卖了个关子:“你猜这两人是谁?” 和马当然不会回答黑衣组织,他根据老太太讲述的故事的年代,推测到:“特高科?”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其他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 起點-029 果然窮人只能靠……鑒賞

小說推薦 – 我在東京教劍道 – 我在东京教剑道 玉藻看着和马笑道:“说不定晴明真的是女妖怪呢,你看上杉谦信,那么阳刚气的名将,野史也说她是女人。 “野史这东西,特点不就是不能证实也不能证伪吗?” 这狐狸,用了个模棱两可的回答。但是和马觉得她这就是给出了肯定答复。 她曾经化身为男性安倍晴明,在人间开设阴阳寮。 其实和马更好奇那个凄惨得不愿意提起的结局是怎么回事,但现在显然不是问这个的时候,别的不说,美国人听着呢。 美加子:“你们要开始进行高深的历史相关讨论了吗?那我先离开去睡觉了。” 和马:“现在才刚刚傍晚啊?” “你昏迷不醒,我根本睡不好嘛,顺便我觉得鸡蛋子也该睡觉,她从昨晚到现在都没合眼。”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美加子说完,保奈美立刻点头:“对,换我来看护和马就行了。” 玉藻推了推眼镜,这个动作让她的镜片像EVA里碇源堂那样反光了! 和马眼看战争一触即发,立刻打圆场道:“我已经完全好了,不需要看护了,你们都去休息吧。” 其实和马还是挺想跟妹子们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再稍微借用一下千年狐狸的智慧梳理下情况的,但是窃听器就那么摆着,除非和马他们能立刻觉醒心灵感应能力,不然就没辙。 那就只能继续扮演偶然被卷入事件劫后余生的普通人啦。 没办法嘛。 和马这样想呢,忽然看见晴琉从窗户外面挂下来,对和马招手:“和马,你来。” “怎么了?”和马疑惑的站起来,走到窗边。 “跟我上屋顶。”说完晴琉自己又返身爬上屋顶。 和马一脸疑惑的踩上窗台,灵活的翻上屋顶。 晴琉把手里的望远镜递给和马:“看那边。” 和马一边疑惑的举起望远镜,一边问:“你不是在看神社那边的动向吗?怎么观察起农田方向了?” “神社用眼角余光看就行啦,反正没什么大变化,你看到我要你看的东西没?” 和马没立刻回答。 他当然看到了。 望远镜的视野里,出现了自卫队的封锁线,唯一一条能抵达温泉街的公路上还设置了哨卡。 所有的自卫队步兵都荷枪实弹,看着完全不像平成时代那些畏难畏险的“国防公务员”。 一辆县警的警车被挡在了哨卡外,几个刑警打扮的男人正在和自卫官理论着什么。 可惜这个距离过于遥远,和马甚至看不清对方面部表情的细节,读唇什么的无从谈起,完全不知道这几个人在说什么。 和马用望远镜盯着那些人看了几秒,总觉得望远镜碍事,就放下望远镜,手搭凉棚像孙大圣一样眺望。 晴琉疑惑的看着和马这个举动。 最后她决定无视这举动,可能是觉得和马平时就经常搞怪吧。 她直接说正事:“自卫队封锁了这附近,然后不让县警进入履行职责,这让我感觉很不好。” 和马忽然又想起了山太郎讲述的故事,难道…… 他挥开脑海里最坏的想象,安抚晴琉:“应该只是封锁隔离确保霍乱的病菌不被传播到温泉街之外。” 然而,现在可是1981年,霍乱、鼠疫和天花这旧的夺命死神已经被人类基本征服,天花甚至仅存在于人类的实验室中,勉强算“濒危物种”。 单纯的霍乱病毒变种,大概不会让自卫队如此紧张。 和马判断,至少自卫队的高层对这个病毒的真实来历相当的了解,知道这是个会让全日本都震惊的丑闻,说不定还会影响日本的国际声望。 所以怕不是自卫队又想用半个多世纪前仙台师团用过的办法,来掩埋这个秘密。 然而这样做有个问题: 当年仙台师团消灭的是个封闭的山村,和外界的交流十分的有限,所以他们轻而易举的就消灭的整个村庄,没有传出半点风声,最后成功伪装成山林大火。 现在自卫队想要干同样的事情,就必须考虑温泉街和外界的联系,要知道这里可是旅游地,现在还是旅游旺季,温泉街上的旅馆都住满了。 想要不声不响的抹掉温泉街,实在太难了。 而且这些游客里,还有拥有一定公众影响力的“忍术大师”桐生和马。 如果自卫队真想消灭所有的知情人,肯定觉得桐生和马是眼中钉肉中刺。 和马思来想去,觉得应该不至于。 毕竟昨天在神社社办里的人要么“渴”死了,要么失语了,幸存的桐生和马表现得根本就是个被卷入的路人,啥都不知道, 另一个家伙则是被附身的正主向井瑛二,按玉藻的说法此时他应该在自己家静养等待苏醒。 和马已经斩掉了恶灵,就是不知道正主睁眼之后会说人话还是鬼话。 这货要是保留着被恶灵附身时的记忆,那也挺难办的。 博子在和马的努力下没有感染病菌,然后非常巧合的得了失语症不能说出那天她看到的事情,所以和马现在才只是被放了个窃听器的观察对象。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其他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wscdt熱門都市言情 我在東京教劍道 起點-023 對決展示-ai7e5

小說推薦 – 我在東京教劍道 – 我在东京教剑道 和马翻了下桌上的东西,本来以为会找到写着罪犯信息的纸条什么的,结果完全没有。 桌面上也很干净,看不到死亡信息。 果然柯南里都是假的,不是每个人都能留下死亡信息。 和马也没能找到可以揭示神主死前到底发现了什么的物件,要么这东西被凶手拿走了,要么压根就没有。 就在和马打算继续翻看房间的柜子的时候,一直一脸凝重杵在门口的小头目小林开口了。 “我知道了!我解出这个谜题了!” 和马疑惑的看着他。 小林指着和马的鼻子:“是你杀了神主!” 和马皱眉。 这个叫小林的,刚刚为了让祭典继续进行竟然不让现在就叫警察,要把神主晾在这里等祭典结束,所以和马对他的观感十分的糟糕。 现在被这样横加指责,和马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说话便带上了点挑衅的味道:“你这样指责,有证据吗?” “没有,但是大家听我说。现在祭典人来人往的,真有人进入社办杀了神主,哪怕是从后面逃出去,也肯定有人看到! “毕竟人又不是猴子,不可能从树梢飞着走,只要杀人犯要下地,就铁定会被看到。而且这乡里乡亲的互相都认识,看到陌生人从林子里走出来,一定会留个心眼。 “如果大家都没有看到这样的人,那这不就是侦探小说里的密室杀人了吗?所以来个侦探破案好像也理所应当——但,真的是这样吗?真的是密室杀人吗? “不,不是!” 叫小林的家伙上前一步,在更近的地方指着和马的鼻子:“是你,杀了神主!因为你和神主约好了见面,所以神主没有一点防备,被一击毙命! “然后你扭头就装作第一发现人,贼喊捉贼,洗脱自己的嫌疑!这样死亡时间也对得上!” 小林背后那些准备祭典的大叔连连点头:“有道理啊。” “想不到小林桑还有当侦探的天赋。” 小林笑道:“那是,我也是看了很多侦探小说的!我家有江户川乱步全集!” 和马叹了口气。 小林立刻质问:“怎么,你要放弃抵赖了吗?” 和马看着他:“我叹气是因为,你根本不知道现代刑侦科学已经发展到可以让很多传统的本格派推理小说根本无法成立的地步。所以江户川乱步之类的小说家才要在作品中设置条件不让警察登场。” 小林皱着眉头瞪着和马:“你什么意思?” “举个例子吧,你要指正我是凶手,光是有刚刚那段推理还不够,你得有证据链。首先是凶器,这是最关键的,其次这个凶器要和我建立关联,比如上面有我的指纹。” 和马一边说一边走向小林,在他面前停下,利用身高优势俯视这乡下大叔:“凶器在哪里?” 小林支支吾吾的说:“这……肯、肯定在你身上!或者你藏起来了!” “哦是吗?那来搜我身吧。但搜身之前,你得告诉搜身的人要找的是个什么样的凶器。”和马顿了顿,“要知道是什么样的凶器,就得知道神主怎么死的。” 和马凑近小林,鼻子都快戳人眼睛上了。 “藤田医生都不知道神主怎么死的,你是怎么知道的?我看你才是凶手吧?” 小林连忙否认:“我、我也不知道怎么死的!但是这种事情只要完成推理找到凶手,不就真相大白了吗?凶手都会坦白的!” 和马哈哈大笑: “这就是侦探小说和现实的区别啊! 騎士 王 “我来告诉你吧,你连神主怎么死的都讲不清楚,就指正我是凶手,这种说法根本都上不了法庭,直接在检察官那里就被打回来了。没有检察官会在这种情况下提起诉讼的。 “我倒是可以反诉你一个诽谤,让你赔偿我的名誉损失。我的律师可是来自那个有名的古美律师事务所,他们这群法律的豺狼,八成非常乐意接这种稳赚不赔的活儿!” 小林马上露出一脸菜色,乡下人一辈子都没和法庭打过交道,一听要上法庭了就虚了。 这事其实挺正常的,不经常接触律师和法院的人看到这些就会本能的发怵,很多时候普通人不是不会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是他们本能的会回避法庭之类的存在。 和马上辈子,那些催债公司就喜欢发假律师函吓唬人。 和马有个大学同学信用卡临时额度翻车了,被银行雇佣的催账公司骚扰,不但收到了假律师函,还收到了“逮捕通知函”。 没错,就是写着“我是XXXX所民警,再不还钱就要逮捕你,特此通知”的电子邮件。当时这货把这个邮件扔班级群里,把大家都笑傻了:哪有要抓人还先预告的,是怕人家犯人不跑吗? 后来群里一个当律师的——别问为啥计算机系的班级群里有律师,还有和马这个高级销售代表呢——当律师的怂恿这位被催账的倒霉蛋反手一个报案,说有人冒充律师和警察。 结果嘛,当然是效果拔群,以后每一届同学会都必然会说起这事,空气中立刻就会充满欢乐的气息。 和马看小林虚了,也不继续逼问,而是话锋一转: “现代刑侦学其实推理的部分很少,大部分时候都在刮地皮,把证据刮出来然后用科学的方式反推真相。 “这点和侦探小说完全不一样,小说要讲究故事情节的曲折性,而现代刑侦不容易写出曲折性。 “毕竟刑警的工作大部分都是无聊枯燥的排查。” 和马这话,说得好像他是个入行多年的老刑警一样。 但是这时候在场的人已经被他的气场压制住,根本没人指出他其实只是个刚上大学的大学生。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其他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