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我的師門有點強

優秀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 愛下-394. 隊伍【6/75】

小說推薦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我的师门有点强 数道身影在林野里快速疾驰。 这片林野的树木明明已经枯萎,但不知为何却是给人一种遮天蔽日般的茂盛感,使得整片林野的区域范围内光线相当黯淡——并非彻底无光的深邃黑暗,而是那种光线被透光材料削弱了光亮度后的昏暗。 昏暗的光线下,会影响人的视力,不仅会产生折光感和光线扭曲感,同时还会影响到视野范围的局限。 于修士而言,在这种肉眼可以发挥的效果大打折扣的地方,他们都会自然而然的改用神识感知来判定周围的情况。 可在这片土地上,这些疾驰奔走着的修士们却根本不敢将自身的神识散布出去,而是只能维持在周身半米到一米左右的小范围内,只是勉强起到一个警戒的作用而已。真正用于判断周围情况的,还是视野受到局限性的双眼。 原因无他。 无敌秒杀升级 这里是葬天阁。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是一处充斥着无穷无尽魔气邪气的魔域,若是这些修士敢于毫无顾忌的将自身的神识彻底扩散出去,那么他们的神海将会被魔气侵蚀,因此导致精神错乱、发疯发狂,最终变成毫无理智可言的魔人。 沿路上,他们已经遇到好几拨魔人了。 在葬天阁这里,受到魔气的侵蚀而变成魔人,似乎也会因此改变一些习性:所有的魔人已经不再是“人”,而是成为了具有群居特性的“野兽”,它们对非同类的气息相当敏感,所以会成群结队的袭击闯入葬天阁的修士。 那些进入葬天阁的修士们,基本上都是因为无法应对这些没完没了的魔人,最终只能落得一个含恨收场。 但眼下这些疾驰奔行的修士队伍不同。 他们虽然只有四个人,但其中修为最弱者也是凝魂境化相期,修为最强者甚至已经是半步地仙了。 而且最难得的是,这四人都不是那种纯粹的理论派修士,又或者是那种没什么实战经验的娇气天骄。他们每一位在玄界上的名头或许不如天榜前十那些天才,但在高阶修士的强者圈子里却也绝对属于赫赫有名的那一拨。 只是此刻,这几人却逃命般的奔逃着,一刻也不敢停留,就足以说明此时他们所面临的危险境地了。 “真的会有人来支援吗?”一名满脸络腮胡的中年男子开口问道。 此人的衣衫右侧破碎,露出右半身的健壮肌肉,只是右手上有一道从上臂一直延伸到掌背的伤痕。 但流出来的却并不是鲜红的血液,而是散发着恶臭的黑色腐血。 随着黑血的滴落,地面不断的冒出如腐蚀般的“滋滋”白烟。 不过奇怪的是,这些明明看起来腐蚀性极强的黑血,在这名男子的手臂上时,却没有产生任何的危害。 这人乃是天刀门弟子。 天榜二十七,刀痴.石破天。 而被其凝视询问之人,则并非别人,正是真元宗弟子,天榜三十三的宋珏。 “他一定会来!”宋珏的脸色略显苍白,整个人的精神状态明显相当疲惫,但她的眼神却依旧明亮。 “他来不来,我们都要先活过今晚才能谈其他。” 开口说话的,是一名手持银色长枪,身穿短袖劲装的年轻男子。 他长相偏柔美,但却有着一股阳刚之气,而微妙的是这种男生女相却并未给人造成错乱和违和感,反而是有一股理所当然的韵味,就好像此人的气质、长相、形象天生就该如此。 天榜十五,神枪.泰迪。 大荒城统领陌天歌的大弟子。 泰迪也是此次行动四人组里,实力最强的一位,属于半步地仙的真正强者。 他的天资不算低,只是不喜勤苦,行事有些随心所欲和得过且过,所以才导致他的修为进境很慢——明明是跟唐诗韵、上官馨等人一个年代,但双方的境界差距却是越来越大。 “入夜后的葬天阁有多危险,不用说你们也知道。”泰迪继续开口,“就算宋姑娘说的那位朋友就在东州,但想要过来驰援我们,恐怕没有一两天也是不可能的。” 宋珏抿嘴不语。 他们这四人进入葬天阁已经有一个月后,所以对于葬天阁的危险程度自然也是摸得差不多。 作为东州险地之一,葬天阁最大的危险就在于数之不尽的魔人——这类会产生魔气导致修士或凡人入魔的区域,被玄界统称为魔土。但正常情况下,魔土里的魔人也不可能是无穷无尽的,只要没有其他修士或凡人误入其中的话,魔土里的魔人和魔傀儡那都是杀一个杀一个。 可葬天阁就不一样了。 这里是已经被扭曲成怪异的魔土,在这里的魔人仿佛杀之不尽一般,委实让几人万分头痛。 尤其是一旦入夜后,魔人的活跃度会成几何倍的增长,甚至还会出现其他特殊的魔化生物。虽然以宋珏等四人的实力还能够应付,但双拳终究还难敌四手,所以这也就导致了他们根本不敢在一个地方停留。 连续一个月的奔波下来,每天只有不到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还好他们的神魂和精神力足够强大,否则的话此时他们也早已成为了这片魔土上的魔人之一了。 当然,正常人遇到这种情况,第一时间必然是想着离开这里,等重振旗鼓之后再杀回来。 但问题也就在此了。 他们迷路了。 哪怕他们明明是按照直线跑,可当他们原路返回时,却也会发现这并不是他们之前走过的道路。 玄界将这种现象,称为鬼打墙。 一般此类现象都是发生在某些鬼域了,如魔土这类区域,严格来说应该是被划分为魔域才对。 在魔域里出现鬼域才有的现象? 宋珏等人表示,这他们实在想不到啊。 此时此刻,他们只恨随行的队伍里没有一位龙虎山天师了。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遊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 ptt-392. 溫媛媛讀書

小說推薦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我的师门有点强 一汪碧水里,一道曼妙的身影突然穿水而出。 一头秀丽的黑发随着她做出的仰头举动,重重的劈落于水面上,却是直接将整个湖面都给震出一道冲天而起的巨大水柱。 漫天细雨纷纷落下。 女子缓缓朝着岸边走去。 伴随着她的身躯逐渐离开水面,被置放于岸边的各种衣物纷纷朝着她飘飞过来,而她的身上也开始有水蒸气缓缓冒出,身躯上的水珠很快就被蒸发干净。随后女子素手一抬,白色的里衣就自动穿戴而落,紧接着是衬衣、外衣、罩袍、斗篷等等。 当女子从湖里踏步上岸时,她便已经穿戴整齐了。 顺着小道,女子缓缓从这处隐秘的林中湖走出。 在小道的岔口处,停着一辆兽车。 车厢玄黑,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物,若非有车门与檐边,看起来倒更像是辆囚车。 拉车的牲畜看似马匹,却生有六足,一身腱子肉极为明显,且头顶有双角,背生双翼。 似牛又似马。 而在这兽车周围的,是整整一百二十名穿戴着黑色铠甲的护卫。 这些护卫全部拄剑跪地,头颅低垂,没人敢抬头去看那名正缓步走出的女子。 就连在他们身边那些背生双翼的六腿双角怪马,也都同样低着马头。 “大人。” 一道同样身穿黑色铠甲,但却并未戴着覆面头盔的英姿女子,不知从何处走出,几步就已来到披着大红斗篷的女子身侧。 她同样不敢抬头看这名女子,只是低头看路。 “你安排一些人,去青丘守着,我想知道那位大圣最近又在干什么。” “九尾大圣已经离开青丘很久了。”这名英姿飒爽的女子轻声回应道,“没人知道九尾大圣去哪了,现在青丘已经由长老会临时接管了。” “没人知道九尾大圣去哪了?”女子挑了一下眉头,脸上露出诧异之色,“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我不知道?” “青丘大圣离开青丘族地差不多有五百年了,虽然偶尔会有一些消息传回,但她本人几乎从未回归。而一直以来能够联系到青丘大圣的,也只有碧海大圣。”这名跟随在女子身旁的女侍卫,低声说道,“因为大人您一直都在闭关,族长认为这等小事不值得通告,所以便没有告诉您。” 女子停步。 周围的空气陡然一滞,鸟虫鸣叫声瞬间消失。 整个世界,宛如陷入了某种诡异的静默。 女侍卫以及周围一百二十名黑甲侍卫的头压得更低了,简直恨不得整个人就消失在此。 “呵。” 良久,女子终于发出一声轻笑。 周围凝滞着的空气,又开始流动了。 静默消失的鸟虫鸣叫声,再一次响起。 在场所有人稍稍松了口气。 因为他们知道,自己这位主子是一个完全喜怒无常的人,谁也不清楚下一刻自己是否会人头落地。不过好在,今天主子的心情似乎还不错,所以她并没有迁怒他人,这让他们有一种侥幸捡回一命的感觉。 “李老头呢?” “家主听闻大人您今天出关,已在族地设下宴席,凌家、刘家都在路上了。” 女子微微点头:“我闭关许久,这几千年……算了,太久远了,人族瑶池快要开始了吧?下个轮回,我们温家可有什么值得称赞的天才?” 女侍卫默然。 “嗯?”温姓女子再度挑眉,声音已有几分阴冷,“难道一个也没用吗?” 迫于压力,女侍卫只能硬着头皮说道:“岚少爷天资不俗,大长老称其有中上之资。” “只有中上?!”温姓女子果然如这名女侍卫内心所料的那般,瞬间勃然大怒,“温岚在大荒四家里,排名如何?!” 婚然心动:萌宝小妻子 大荒氏族,妖盟八王氏族之一。 青春修炼手册 但与其他氏族是以旁支、支族拱卫本家、王族的一言堂族群情况不同,大荒氏族实际上是由四种上古神牛血脉的大妖所组成的氏族。四家所形成的氏族,与其说是族群倒不如说是四个利益共同体,因此哪怕他们在对外问题上能够快速达成共识,彼此一起共进退,但内部四家却也依旧有所倾轧。 大荒榜,便是其中之一的产物。 此榜只取大荒氏族年轻一代的天才子弟录榜,而且不以修为、潜力论,而是以实战成绩而论。 是以能够上此榜的大荒氏族子弟,必然都是战斗经验极其丰富的人,说一声同龄人最能打的也并不为过。 按照以往经验而言,大荒榜前五者,基本就可以在二十妖星序列上留名。 此刻恰逢新老年代交替之际,不仅是人族的天地人榜会改写,妖族的榜单也同样如此。 所以现在能够登榜的话,必然是没有任何水分的实绩榜。 而能够进大荒榜前五,也就意味着在新世代的气运争夺战中,大荒温家也有一争之力;反之,则可以放弃未来五百年的气运争夺,改为辅佐大荒四大家共同推出来的气运之子。 这便是大荒氏族无数岁月以来一代代传承下来的铁规。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遊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優秀言情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 愛下-388. 男子漢大丈夫說一不二!鑒賞

小說推薦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我的师门有点强 尖锐的石块发出呼啸的破空声,以一种覆盖式饱和打击的方式袭向悬浮在半空中的许大志。 “贵客上门,有失远迎,还请……” 一道郎朗清声响彻山间。 但不等对方说完,便听一声“噗——”的喷气异响。 那些尖锐的石块已经彻底将许大志给打成了许酱了。 他甚至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声,整个人就彻底变成一摊烂泥从高空中摔向地面。而那些尖锐的碎石块,也在不断的轰击碰撞中,碎成了更为细小的土石颗粒和齑粉,飘飘扬扬。 “你们到底是谁?!” 原本还算和气的问候声,陡然间就变得勃然大怒,犹如冷冽寒风。 “哼。” 但一声比寒风更冷的讥讽,却是盖过了这道怒吼声。 落日照耀在行天宗山门牌匾的阴影下,居左一人踏前一步,现出身形。 几乎牵动了整个宗门护山大阵的恐怖气息,却在此时陡然一滞。 “黄……黄梓?!”有一道身影,以极快的速度自东向西横掠而至,然后稳稳停在了黄梓前方数十米处,也正是许大志变成许大志酱的位置旁边,“黄谷主,你……这是何意?” 声音中,有着几分惊恐。 此人正是行天宗的现任宗主,霍云。 而几乎是在霍云现身的同时,他的身旁一左一右的便也多出两道身影。 这两人连同行天宗宗主霍云三人,便是如今整个行天宗明面上的三名道基境大能了。 在这三人之后,便是十二位行天宗的长老,但都只是地仙境而已,其中却有两、三人的气息并不稳固,想来应该是还没彻底适应突破到地仙境后的变化。 这十五人,便是整个行天宗的顶峰战力了。 “算一笔旧账。”看着战战兢兢的这十五人,黄梓沉声说道。 霍云脸色猛然一变。 他转过头,望向自己的两名师弟,以及其他地仙境的修士,面色已有几分狰狞。 ——你们谁干的好事?! ——为什么要去招惹太一谷!? 明明霍云没有开口,但是所有人却在这一刻却读懂了他的意思。 可他们却觉得相当的委屈。 太一谷都是一群什么样的人,他们会不知道吗? 树的影,人的名。 不说惹是生非五人组,光是洪水猛兽二人组,他们就算遇到也都是绕路走,怎么可能去招惹太一谷的谷主黄梓呢? 要知道这位主可是立于玄界顶点的存在。 去招惹他? 他们看起来像是脑子有坑的人吗? “不用看了,不是你们。” 黄梓哪会不知道霍云的意思,他声音淡漠的缓缓说道。 “不是他们?”霍云再度转回头,但这一次他的眉头却是皱得很深,“那是……” 他快速的扫了一眼已经变成“酱”的许大志,言下之意相当明显。 “也不是他。”黄梓声音依旧冷漠,“他想杀我立威,那我杀他,也很正常吧?” “正……正常。” 汗水,不知不觉间竟已打湿了他的衣衫。 霍云不知道黄梓到底想要找谁的麻烦,可整个行天宗所有高层却已全部聚集于此…… 不! 还有一人不在! “老掌门他……”霍云小心翼翼的抬起头。 然后,他便看到了一双冷漠得完全不带丝毫情感的冰冷双眸。 那是一双相当与众不同的双眸。 眼白部分是金黄色的。 眼瞳也不似人类的圆形黑瞳,而是暗金色泽的竖瞳。 这对眼眸中的神色很平静,看起来平平无奇,但那完全没有丝毫情感的冰冷意味,却在这一瞬间彻底冲溃了霍云的心防。 他只感到自己的神魂宛如要被彻底冻结一般,神海中的天地仿佛被寒风与冰霜所肆虐过一般,海面竟是开始凝结成冰,不止是思维,就连他们自身的神魂所散发出来的生命气息运转,也渐渐变得微弱起来。 他的神色渐渐变得呆滞起来。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遊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g23a5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 線上看-387. 惡客上門相伴-xu6z3

小說推薦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我的师门有点强 玄界除了十九宗外,其他任何宗门的地位都不是一成不变的。 哪怕就算是三十六上宗的上十,偶尔也会出现排名更迭的情况。 例如仙女宫,当年就是把中州黄家给拉下马,才得以夺得“上十第一”的桂冠,而后来名次能够一直稳固,也是因为这个宗门能够很好的压制住自己的野心,从来就没有奢求成为“二十宗”;再加上仙女宫的发展策略,一直与其他宗门交好,所以才能够站稳脚跟。 而除了如此励志的仙女宫外,西州季家、行云宫、龙虎山庄,也皆是相当励志的代表——这些宗门,也都不是一开始就处于三十六上宗的“上十”序列,而是依靠自身的发展和努力才最终得以成名。 那么有人起来,自然也就有人下去。 不过名次的跌落,也并不仅仅只是因为有其他宗门发展得好,所以才会被拉下马。 能够成为三十六上宗的宗门,哪一个不是有数千年的底蕴? 别人在发展,资源占据更多的他们又怎么可能停滞不前? 除非,是掌门人出现了重大决策失误,又或者是出现了例如宗门分裂或者宗门大量强者陨落的特殊事件。 行云宫,前身便是行天宗。 这个宗门的野心极强,立宗之初的理念便是“替天行道、斩妖除魔”。 而事实上,行天宗在当年针对妖族的战争中,也的确是相当出名,这也是后来他们能够排入三十六上宗前列的原因。 但很可惜的是,后来因为宗门内部的决策问题和理念之争问题,导致行天宗出现内部分裂,行云宫也由此诞生——在那之后,行天宗也终于不再是“替天行道”的理念,而是改为“顺应天意”之说。 但很可惜的是,随着行天宗分裂和内部又相继出现一系列的错误决策,导致宗门实力以惊人的速度迅速下滑。而后来宗门高手的神秘失踪,便彻底成为了压垮行天宗的最后一根稻草,彻底被行云宫取而代之。 如今的行天宗,已是七十二上门的“下十末”了。 若无意外的话恐怕很快就要成为三流宗门了。 但在这个宗门彻底变为三流宗门前,如今还是七十二上门之一的它,依旧有着相当程度的影响力。 宗门的广场大殿上,类似于世家教头一职的行天宗长老,正端坐在一块立于三米巨石上的蒲团,双目如电般的扫射着正在广场操练着的上千名弟子。 绝强杀手 这些弟子年纪普遍都不大,基本都是八、九岁,最大的也不过十二、三岁。 此时正在广场上练拳的他们,小脸上满是认真且严谨的神色,一拳一脚都打得有板有眼。 这上千名弟子一齐出拳、踢腿的动作看起来,竟是有一种奇特的和谐美感。 这些弟子,是行天宗的外门弟子。 他们会在这里接受五到十年左右的统一训练,之后再按照具体的情况进行分配——天资足够好的弟子,很早就会被长老们相中,成为这些长老的真传弟子。而如果能够在五年内表现足够优异者,也有一定的几率可以成为真传弟子,最不济也是一个亲传弟子的身份。 若是十年时间都无法进入内门的话,那么这些弟子就只剩两条路可走:要么成为专门处理俗务的外门执法弟子,要么就只能离开行天宗。 前者会被安排到行天宗所掌控的秘境内巡视和驻防,用于维持宗门所掌控秘境的顺利运转和资源开采等;后者虽说是离开行天宗,但因自身所学功法的存在,倒也是可以过上比凡尘平民更优渥的生活,而且说不准这些弟子未来诞生的后代就会出现天才——基本上,各个宗门有超过一半的新鲜血液来源都是出自这种方式。 而这一点,也是玄界大多数世家的构成基础。 扫视着广场上弟子们的动作,这位行天宗的执事长老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的修为并不强。 只有地仙境而已。 但在如今基本已经滑落到三流宗门边缘的行天宗里,他已经算是非常难得的强者了——如今的行天宗,只有一位已经卸任掌门之位的太上长老是苦海境尊者,但其已临近大限;而新接任掌门之位的前大长老,也不过只是道基境大能,但好在行天宗的底蕴终究还是有一些的,整个宗门除了掌门外还有另外两位道基境大能,以及包括这名执事长老在内一共十三名地仙境。 按照玄界的序列强弱判定标准,七十二上门最少得有一位苦海境尊者坐镇。不过宗门的档次更迭肯定不是那么轻松的事情,因此哪怕就算行天宗这位已经大限临近的苦海境尊者当场暴毙,但只要在未来几十年里,行天宗还能够再诞生一位苦海境尊者的话,那么还是有很大的可能能够维持住自身的排名不跌。 但是,也就仅此而已了。 想要再让行天宗恢复到以前的威名,没有个上千年以上的时间是绝无可能的。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行天宗才会如此重视下一代弟子的教育。 “很好,我很满意。” 看着所有外门弟子一套健体功法打完,开始吐气收招,许大志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看你们的表现,就足以证明在过去半个月里,你们并没有虚度,我看到不少人都已经达到聚气境五重了,最弱的也有聚气境三重,月底的考核相信你们应该是没问题了。” 说到这里,许大志笑了一声:“我们行天宗这套《天行健吐纳法》中正平和,最适合用于聚气境阶段的修炼了。如果有人能够在月底修炼到聚气境七重的话,到时候肯定会被其他长老收为弟子的,你们就不用担心以后的事了。” 听到许大志的话,不少弟子的脸上都浮现出喜色。 许大志的脸上也满是笑意。 他刚才说的这些话,并不是在忽悠这些外门弟子。 七絕 聖手 行天宗的修炼功法进阶方式与其他宗门不同,因为这个宗门的功法并没有那种可以让修士一直不断修炼下去的,而是按照每个阶段都会有不同的功法来进行分配。 聚气境时修以聚气为主的《天行健吐纳法》,神海境修以锻炼神识为主的《晴空养神诀》,通窍境修淬炼五脏六腑的《五行吐纳法》等。直到本命境之后,才根据每名弟子的身体素质、偏好和性格等情况的不同,而开始主攻不同的功法修炼。 行天宗虽说如今已有跌落到三流宗门的危险,但其本身的底蕴和传承一直以来都未曾断绝,所以哪怕如今是七十二上门之末,但其收徒标准和内外门的判定标准等等,却始终是按照着当年三十六上宗时的标准来执行。 亦即是想要成为内门弟子,起码也得有蕴灵境的实力才行;而想要成为某个长老的亲传弟子,那起码也得有凝魂境的潜力方有可能,若只有本命境的潜力最多也就只能当个记名弟子——勉强比内门弟子稍高一个档次待遇。 而按照聚气境百日筑基的说法,这批外门弟子修炼至今已有一个半月,到月底恰好就是两个月,届时如果真有人能够达到聚气境七层的话,那么潜力和资质自然也是本命境无虞,被收入内门也是迟早的事情。 所以许大志这些话,倒也不是在开空头支票。 现在的行天宗,的确需要尽快的建立起这些弟子们的信心支柱。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遊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18miy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386. 你別過來!推薦-k3j4u

小說推薦 – 我的師門有點強 – 我的师门有点强 “罗睺?” 黄梓的声音,从传音符内传来:“那计都呢?” “东方玉说十五仙里没有计都。” 苏安然回答道。 “按照东方玉的说法,窥仙盟是一个结构非常严谨的组织。盟主是金帝,副盟主是月仙和武神,另外还有夫子和判官两人。这五人被统称为五上仙,分别代表着金、水、火、木、土的五行之灵。而除了金帝统御全局外,包括月仙和武神在内的其他人,大致上都可以划分为文武两派。……其中文派以月仙为主,副派主是判官。武派则是以武神为主,副派主是夫子。” “那你有问到其他十人的情况吗?” “东方玉的代称是笑鬼,属于文派,所以他如今掌握到的两个人也都是文派的,分别是星君和玉女。”苏安然再度回答道,“除此之外,文派另外两人分别是圣母和仙翁。” “罗睺是武斗派的?” “是。”苏安然点头,“除了罗睺,另外四人则是斗佛、金童、庄主和天王。……不过听东方玉的说法,斗佛和夫子的关系相当不好,因为武派副派主之位,据说原本是斗佛的,只是夫子出现后才抢走了斗佛的副派主之位。” “不知道这些人的身份,就算知道他们这些龌龊也毫无意义。”黄梓的声音显得有些低沉,“你暂时先别回来了。你再去找东方玉打听一下,关于他们这些人是如何加入窥仙盟……” “你以为我傻么?早就打听了好吧。” 苏安然没好气的说道:“东方玉表示其他人不知道,但他是通过接触了一颗在陵墓遗迹里挖掘出来的珍珠,从而进入了一个神秘空间。……按照他的说法,那个空间里有上百个不同造型和形象的面具,然后他是通过直觉挑选了其中一个后,便进入到了金帝开辟出来的特殊空间,也因此得知了他在窥仙盟里的代称。” “这么说来,包括金帝也不知道面具底下其他人的具体身份了?” “不,我怀疑金帝应该是知道的。”苏安然想了想,然后才开口说道,“不过那个特殊空间倒是有点奇特。按照东方玉的说法,在进入这个空间挑选了面具之后,便会自然而然的获得一些关于天庭的传承知识,但都非常的零碎,只有继承了金帝面具的人才能够知道全部。……而根据东方玉的这种说法,我怀疑这个金帝很有可能是跟我们差不多的人。” “跟我们差不多的人?”苏安然能够听到,黄梓的声音充满了疑惑,显然他在传音符的另一边应该是皱起了眉头,“你的意思是……这个金帝也是穿越党?” “十有八九。”苏安然点了点头,“这个套路,非常像幕后流的标准开局。” “幕后流又是啥玩意?” “哦,对,你是12年穿越过来的老古董,不知道幕后也很正常。”苏安然恍然大悟,“根据我的鉴别方式,你应该是属于最标准的系统穿越流,而我是废柴穿越流。五师姐应该是高武穿越流,六师姐则是元祖穿越流……” 守婚如玉:Boss宠妻无度 悠悠忘忧 “这特么都是些什么玩意?”黄梓更加懵逼了,“我总觉得你是在忽悠我。” “哎呀,穿越小说的分支流派啦。……在我那个年代,穿越流已经是一个大流派了,下面详细的分出了很多的分支流派。五师姐从低武世界穿到高武世界,就是最标准的高武穿越流;六师姐是从科技世界穿越过来的,这是最早也是最典型的常见穿越套路,所以我才说是元祖穿越流。” “所以我穿越过来带了个系统,就是系统穿越流。你穿越过来像个白痴,就是废柴穿越流?” “我怎么总觉得你是在骂我?” “我没有。”黄梓一脸正气凛然——尽管苏安然看不到,但他的声音还是得好好的“表现”一下,“说说这个幕后流是什么鬼玩意吧。” “我怀疑,有人穿越过来的时间比你还早,然后跟我们这种肉身穿不太一样,应该是魂穿之类。所以继承了第二纪元那个什么天庭之主还是天庭仙人的血统……知晓了关于第一纪元天庭的事情,之后就开始躲藏在暗处疯狂搞事了。”苏安然想了想,然后以一种比较简略的方式大致介绍了一下关于“魂穿幕后流”的流派情况,“只有这样,才能够解释得了为什么对方没办法控制窥仙盟的选人标准,只能以一种被动的方式吸收人才。” “那换句话说……”黄梓再度传来,“若是我找到那种珍珠的话,我也可以混进窥仙盟?” “这不太可能。”苏安然摇了摇头,“按照幕后流的常规设定来看,作为幕后黑手,也就是那个所谓的窥仙盟盟主金帝,他肯定是能够看到成员的真面目,这些面具应该是来防备其他窥仙盟的人。” “若是如此的话,那为什么对方认不出东方玉?” “因为层次差距太大了呗。”苏安然不以为意的说道,“像你这等站在玄界之巅的大人物,会在意连气运都争夺不到,只能当个东方世家吉祥物的子弟吗?……你最多也就是听说了东方玉的名字,知道他被九师姐抢走了机缘,但却根本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吧?” “什么?”黄梓发出一声惊呼,“老九抢了东方玉的机缘?然后这家伙还愿意跟我们合作?不会是在坑我们吧?” 苏安然一脸无语。 这特么连大师姐都知道的事情,你作为太一谷的掌门,太一谷所有弟子的师父,居然不知道?! 幕后流这种玩意,只要不刻意去打听对方的情况,是很难通过一张面孔来辨认出对方的身份,除非对方是真的相当有名气。而东方玉无论怎么看,他的名气显然也就止步于东州而已,这还是因为他是东方世家的七杰之一。 对于整个玄界而言,没有进入天榜一定序列的排名,或者说没有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显然是不可能受到太高层次的大能者注意。所以除非那个什么金帝还拥有其他什么能够识别身份的系统辅助,否则的话对方多半不会知道东方玉的具体身份。 而对方是不是真的是幕后流的穿越者,也仅仅只是苏安然的猜测而已。 眼下并没有任何实际证据能够证明这一点。 但不管苏安然的猜测是不是真的,黄梓,他,乃至整个太一谷的所有人,都不可能伪装身份潜入到窥仙盟——苏安然在这一点上,还是坚持认为所谓的面具能够遮挡相貌这个功能,对金帝是绝对无效的。 …… 黄梓结束了和苏安然的通讯,目光显得有些阴沉。 对于什么幕后流、穿越流之类的玩意,黄梓并不在意。 他真正在意的是自己能不能伪装混到窥仙盟里——早些年间,这也是黄梓一直的想法,没有什么手段能够比从内部瓦解更快捷了。但很可惜的是,苏安然的这个猜测,基本堵死了他的这条路。 想了想,黄梓又从身上拿出一个有些老旧,甚至看起来破破烂烂的传音符。 他轻点了一下传音符。 有真气波动的痕迹,瞬间荡漾开来。 片刻后,便传来了一阵沙沙的响声。 “亲爱哒。” 传音符的另一边,传来了青珏的声音。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黄梓甚至能够想象得到,那如同波浪线一般的尾音。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遊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