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文笀

精品小說 修仙遊戲滿級後 起點-第五百零一章 道家的立場閲讀

小說推薦 – 修仙遊戲滿級後 – 修仙游戏满级后 陈放作为这次武道碑的布告人,有着安抚众人的职责。 大圣人们来到第一重小世界后,很快就知道了这里发生的事情。虽然不明白那猕猴王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确认自家的年轻弟子未受到伤害,也能落一口气。 一众年轻天才们得到了诸位圣人和大圣人们的安抚,更觉得之前的猕猴王是一种考验,现在也就能心安理得地感应天地道机,争抢武道碑上的排名。 三问道人站在陈放身边,看着武道山山顶的景象,询问: “你考虑清楚了吗?道家不参与到任何争端。” 陈放摇头: “道家不可能独善其身的,一定会被动卷入到争端中。我那样说,只不过是表明立场。” “之后如何打算?” 陈放皱着眉头。 “东宫的出现是件很奇怪的事。我总觉得她把天下大势的变动提前了数百年,甚至于上千年。” “我们都曾预想过,清浊天下一定会发生大规模对抗,但现在比起预想的确早了太多。” “道祖还有二祖一直没有传过旨令,我心里难安。” 他看向远处的亢符猎。亢符猎正在同自己先天宫的几个圣人交谈。他继续说: “亢符猎的想法可能跟我有出入。” 陈放也深知,道家明面上是他在话事,三大圣地都听从他的。但实际上,亢符猎是个很自主独立的人,只不过他很低调而已,在真正必要的事情前,一定会有自己的想法。 三问道人看向亢符猎。 “对于天下而言,先天宫更能代表道家。毕竟,在主流的传道上,一直是先天宫在做。” 这是个事实,比起驼铃山和清净观,先天宫的名头更大一些。 陈放心里清楚,亢符猎可能想法不同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之前神秀湖的博弈上,自己失败了,影响到了道家的布局与发展。这极大程度上导致了亢符猎对自己的质疑。 注意到陈放和三问道人的目光,亢符猎向这里看来。他那张平常的脸上透露着让人安心的气息,泛白的双鬓更添几分沉稳。他只是稍稍点了点头,并没有前来搭话。 “他想在大变局中稳固道家的地位。”三问道人说:“这其实并没错。” 陈放叹了口气。 “是没错。如果东宫所做所言全是真的,的确没错。可东宫并不真的值得相信。” “你还是想等道祖或者二祖的意见吗?” 陈放说: “四千年前,道祖随同至圣先师和佛祖一同离开天下时,曾说过,道家传承的并非是世人所认识的一种‘信仰’,是一种超脱生命载体的精神。我理解看来,道家是不需要做什么特别的事的,不需要向其他势力一样,搞什么凝聚力与宗门派别。所以,我不希望这次变局,道家以势力的身份加入。” “道祖说的没错。势力总有归宿,但倘若‘道’之一字成为命格里的嵌章,便永无止境。” “我还在思考,这样的变局,道家该以怎样的形式参与。” 三问道人说: “佛教素来有信仰,儒家素来是文明传承的一方,道家讲究个人的超脱,的确不适合大变局。” “亢符猎有自己的打算我是不介意的。但我还是担心他想改变道家的本质。” “他若真的这般打算,我们似乎也无法直接阻止。” 陈放忧心忡忡地点了点头。 “本来我想借本源道机,去天上请教道祖和二祖。却没想到是东宫的圈套。想想也是,本源道机哪里会那么随便的出现。” “但那的确是本源道机。” 陈放无法否认,东宫轻易地掌握着一道本源道机。但他连东宫一点都无法看透,如何也不能打她的主意。 “变局会淘汰很多人和实力。希望道家不是走向式微的一方。” 三问道人眼神恍惚。 “这让我想起了许久以前的上殷。” “上殷式微归根到底是必然的。玄女很了不起,但上殷也只有她了不起。” “唉,如今的上殷看上去再难有起色。也不知能不能撑得过这次的变局。” 曾今了不起的学派走到今天这副模样,总是令人概感的。 陈放说: “上殷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他们对万物本质追求的决心,是无可比拟的。” “的确。” 三问道人环视一圈,再稍微感受一下,然后说: “大部分人都走了。” 陈放知道,他指的是大圣人。 “这次发生的事,值得他们回去好好思考之后的打算。” “明面上看来,北原的雪主和尧山君、中州的夏雨石、尚白、九重楼、白尽山、东皇和千机主,以及深海的龙王立场是偏向东宫一方的。南疆和东土都没有人表态,至于儒家,虽然李命发言不少,但他顾虑会比较多。”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遊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修仙遊戲滿級後-第四百九十一章 久別離,再相逢

小說推薦 – 修仙遊戲滿級後 – 修仙游戏满级后 在之后的几个时辰里,猕猴王的胃中陆陆续续掉进来不少人。 每每问起遭遇和缘由,大致都是那般。先是被猕猴王制造出的异象吸引,以为有什么了不得去机缘,便前往,随后就被其偷袭吞入腹中。 说来倒也奇怪,猕猴王几乎每次吞咽一个人,都要喝不少水,但从来不见它胃中翻腾的混合物高度上升过。 刚开始大家还会互相寒暄一下,但是人多起来后,就形成了明显的分层。都是差不多身份层次的在沟通交流。 秦三月潜心思考问题和分析猕猴王的气息,基本不参与到沟通中。 倒是居心,见秦三月在认真思考问题,本身又不是腼腆的人,跟不少人都聊得开。虽然她身上没有一点灵气波动,但没有人瞧不起她。大家都心知肚明,能够来到这里的都不是简单人物,没必要去小瞧别人,更没必要草率地得罪人。在找寻离开的办法的同时,相处得还算是融洽。 猕猴王没有排泄口,算是把最大的逃生路给堵死了。 因为武道碑是独立的小世界,这些年轻天才们又无法联系到自家的长辈,所以一时半会儿还真是拿这猕猴王没有一点办法。 秦三月在持续的观察和感受中发现,众人的保护屏障并非被腐蚀性气体和溶液侵蚀,而是吞噬。她从气息流动变化上发现,那些保护屏障的气息被吞噬后,潜入了胃壁,化作猕猴王的一部分。而且,似乎吞噬的不止是修为气息,还有另一种“息”,这种“息”比较复杂,包含很多,诸如“气运”、“天赋”、“体质潜力”等等。 葬天杀 这像是在“消化”。 起初,她以为猕猴王只是把他们当作“美味的食物”。但现在看来,可能并非如此。 她怀着“阴谋”往坏处想:如今这武道碑小世界几乎汇聚了天底下年轻一代的大多数天才,真正意义上是天下的未来。如果这一代天才受到了不可逆转的伤害,那无意会在以后,表现在整座天下,极可能形成“力量断层”。 一想到这个,秦三月就感觉毛骨悚然。再联系可能存在的“规则枷锁被修改”,就更是觉得骇然。如果真的有人利用这次武道碑做她猜想的事,那毫无疑问,幕后之人的目的一定是整座天下,且有着极长的时间来进行这样一件事。 猕猴王对众人的“消化”非常缓慢,慢到几乎难以察觉。秦三月不认为只有自己一个人对气息极度敏感,但像自己这样敏感的人肯定很少。他们或许并无法察觉自己正在被“消化”。 虽然认识到了这个现象,但秦三月没有直接告诉众人。先不论他们会不会信,在这样的情况,贸然说出这件事,一定会成为众矢之的,还可能引起慌乱。 想了想,她还是觉得放任这般的话,从某种角度来说是种纵容。她便在暗中尝试着调节控制众人的保护屏障,改变气息流向,不让腐蚀性气体和液体“消化”众人。当然,她并不能做到完全杜绝,只能减缓。 思考到这里,做到这里,秦三月基本都还是游刃有余的,也不慌不乱,静待可能存在的变化。 捨 我 其 誰 直到胃壁上部再次传来蠕动和水声。 众人看去,见到先后有三个人掉了下来。 秦三月的目光瞬间锁定在其中一人身上。 胡兰! 起先她就想过,胡兰也可能被吞进来。如今真的见到了,她莫名有些慌张。当然,并不是害怕见到她,而是还没做好准备与全新身份的她相处。 井不停、庾合和居心也一眼看到了胡兰。 几乎是在瞬间,秦三月的声音在他们脑海中响起: “胡兰现在失忆了,还请你们避免与她相认,把她当成是个从来没见过的陌生人即可。” 三人看向秦三月,皆是皱了皱眉。但没有去追问,而是不约而同点头。 除了现在是“兰采薇”的胡兰以外,秦三月还见到了一个熟人——煌。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煌跟胡兰在一起,但知道煌应该并不认识胡兰。至于另一位姑娘鱼木,她就完全不认识了,猜想着应该是胡兰后来认识的朋友吧。 兰采薇三人掉进胃里后,和之前的人差不多,先是找了个落脚的位置,随后迅速用灵气罩保护好自己。 比较凑巧的是,他们三人落脚的位置就在秦三月几人旁边的肉褶子上。 四个人若有若无地看着兰采薇。她刚进来还在熟悉情况,并未注意到。 居心贴在秦三月旁边小声问: “要不要去打招呼?” 秦三月双手紧握着。她刚才看到兰采薇目光从她身上扫过了,但后者表现得那么陌生。这让时隔七年之久,再见到的她心里不由得发闷。她很想去和兰采薇拥抱,但并不能。 井不停和庾合都感觉到了秦三月浮动的情绪,不由得纷纷安慰: “打个招呼应该没事的。” “嗯,进来的人我们不都跟很多打过招呼吗?” 秦三月呼出口气,微微一笑: “多谢各位。” 居心推了推秦三月: “走吧,我陪你一起去。” 居心话刚落,那边忽然响起煌兴高采烈的呼声: “是三月姑娘吗?是三月姑娘!” 旁边的兰采薇和鱼木看着煌问: “那位姑娘你认识?” 煌心思还是很单纯的,几乎是脱口而出: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遊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