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會摔跤的熊貓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劍骨》-第五百一十二章 紙鳶相伴

小說推薦 – 劍骨 – 剑骨 袁淳先生死了。 进入春风茶舍的四人知道,最后一朵分身,因为当年一念之差,误入歧途,老先生的最后清醒选择了自我了解……在府邸外等候的群臣,并不知晓暗格内发生的真相。他们等候良久,最终等来的,是神情肃穆,双目泛红的太子殿下。 顾谦张君令,随后而出。 最后出来的,是裹着黑袍的龙凰。 堂堂平妖司大司首,此刻神情苍白憔悴,像是纸人,若非宁奕扶着,恐怕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 她能活下来,是一个奇迹。 “先生……离世了。”太子对着朝臣,轻声道:“依先生遗愿,长陵厚葬。” 说完这句话,李白蛟深吸一口气,吩咐道:“顾谦,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安置好龙凰。” 说罢,快步离开。 他极少在外人面前展露情绪……而如今,傻子也能看出来,太子殿下的心境波动很大。 说这几句话,已是殊为不易。 “起轿。回宫。” …… …… 海公公听闻了春风茶舍的事情,连忙从宫内赶出来,他迎面遇上了下轿的太子。 “殿下……” 轮回 如释重负地唤了一声,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李白蛟此刻的神情已经收敛完好,面容上看不出悲伤,也看不出喜悦,平平淡淡,很是麻木。 他声音很轻地嗯了一声,径直路过海公公。 海公公长舒一口气,躬身垂袖,跟在殿下身后,步履无声,同时对着下人使了一个眼色,宫侍纷纷离开,院墙风声萧瑟,满目寂静。 太子入宫重新换了一身衣服,去长陵赴宴,他身着一身华服,而如今则是换上了一身朴实无华的布衣,工艺质朴。 侍奉的婢女,同样被遣散。 风吹帘席,层层叠纱,铃铛轻响,非但不热闹,反而更显得宫内冷冷清清。 长发拢起,被白木发簪束过。 镜子前面映衬出一张苍白的,年轻的面孔。 太子其实算得上是一个俊美的男人,早年精通狩猎,弓射一绝,再加上身体内所流淌的强大皇血……他的体魄其实很好。 只是后来,太多的事情,消耗心血。 家事国事天下事,都是伤心之事。 “不用等了。”李白蛟走出寝宫,隔着一层帘纱,望向殿外躬身的海公公,道:“朕……想一个人走一走。” 俯首垂袖的海公公,闻言之后,整个人怔住了。 他望向帘纱那边模糊的身影,感受到了一股无法言说的孤独。 一身布衣的太子,没有带任何一位侍从,遣散了所有的护卫,离开了皇宫。 片刻,怔在原地的海公公才反应过来。 他咀嚼着殿下的最后一句话,神色复杂,心情不知是喜悦,还是担忧。 海公公快步离开寝宫,挥手招来几位春风阁死士,吩咐道:“殿下心情不好,不要打搅了他,你们……去莲花楼候着便是。” 每逢殿下心情不好,便会去莲花楼买醉。 而这一次,海公公猜错了。 …… …… 太子没有直接去莲花楼。 他一个人,走在天都皇城,大街小巷,无数人群。 众生走向他,然后路过他。 没有人认出这位一身布衣的年轻男人。 自己,终于成为了这座天下的主人,成为了皇城站到最高处的君王,普天之下,光明照拂之处,皆为……他的子民。 可是,他并没有觉得开心。 李白蛟走了很久,最后来到了天都西街的尽头,那里立着以自己父皇为原型雕刻的伟人石像,石像座下是一面巨大的,铺满阳光的庭台。 凤阁鸾台,气势磅礴,而如今成了稚童玩耍嬉戏的场所。 年轻男女依偎相伴,坐在石台雕塑之下,配刀带剑的江湖游侠,在这里即兴舞剑,饮酒赋诗。 空中飞着摇曳纠缠的红色纸鸢,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笑起来比阳光还要温暖,陪跑的男孩奋力拉扯丝线,好让两枚纸鸢贴地近一些,能够缠在一起。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精华都市异能 劍骨 ptt-第五百一十一章 黑蓮的救贖展示

小說推薦 – 劍骨 – 剑骨 “白蛟。为师很欣慰,能看到你有今天。” 黑暗牢狱中,老者一副风烛残年的暮霭气象,端坐在皇权加持的铁栅栏内,扯开胸襟,露出一枚随风飘摇的墨色黑莲花。 这是袁淳最后的时间,他神情柔和,与牢狱前的几人,进行生命尽头的告别。 老先生活了五百年。 三尊分身,叠在一起,有了千年时光。 他曾见过北境高原巨海的风光,也始终坚守着天都城波澜不惊的风霜,在英杰辈出的时代站在浪潮之上,在滚滚不息的浪花翻涌下隐没在莲花阁书楼里。 宁奕在有些时刻,感受到了生命的不可控。 你无法控制时间走得慢一些。 也无法控制时间走得快一点。 分分秒秒,时时刻刻,时代推进之下……五百年前的那些人啊,怒放盛开的惊艳模样,仍然刻在人们脑海里。 直到今天才恍然惊觉。 原来他们,都已经凋零了。 许多人走得无声,连一句告别也没有。 “小宁。” 老人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宁奕回过神来,作为唯一一个站在牢狱内的人,他挤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蹲在老者身旁。 “我没有错看你,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 短暂沉默后。 老先生笑了笑,他只能用“好”这个词语,来形容自己眼前所看到的小家伙。 优秀,惊艳,天才,都太俗气。 宁奕深吸一口气,神情有些动容。他始终记得,将自己列在星辰榜首的,便是袁淳先生。 如果说,五百年后的大世,是由莲花阁推动的……那么袁淳先生,便是将自己推上浪潮顶端的那个恩人。 “先生……”宁奕喃喃道:“谢谢您。” 为大世开气运者。 为众人抱薪火者。 一个该被记录在碑石顶上,被供奉在庙堂高处的人物,最终反而会死在狭窄逼仄的牢狱里。有时候命运就是这么可笑的一件事情。 “曹燃,现在过得怎么样?”老者轻声问道。 这是他最放心不下的弟子。 宁奕吸了口气,望向太子,笑道:“曹燃是新任莲花阁主,留守天都,拓印古卷。” 袁淳也望向太子。 事情原委,一目了然。 “他愿意入我莲花阁,我当然很开心……”老人虽然露出了笑容,但仍然摇头,认真道:“可拓印古卷,不适合他啊。” 太子叹了口气,道:“并非本殿强求安排。是他自己的想法。拓完书楼,留存薪火,他便会离开。” 老者恍然大悟。 这一次,是真正开怀的笑容。 他轻声喃喃道:“这样也好,这样也好……” 袁淳忽然又问道:“北境现状如何?” 这次不等宁奕回答,太子开口了。 在老先生面前,他还是那位规规矩矩的弟子。 “将军府大胜一役,芥子山元气大伤。如今妖族天下正在内斗,一皇一帝彼此征战,北境长城正好养精蓄锐,五百年来,没有比如今更好的情况。”正所谓报喜不报忧,太子神情坦诚,把北境局势轻松点出。 可惜,袁淳仍然是一眼看穿。 老人轻声喃喃道:“无论何时,与妖族天下交战,都要打起十二分精神……能让芥子山元气大伤,北境一定付出了更惨烈的代价。陛下当年亏待了裴旻,乃是大错之错,现如今,你为一国之君,若真想北伐……万不可亏待沉渊君。” “弟子记下了。” 太子不动声色,轻轻叹了口气,答应下来。 老师不愧是老师……在天海楼战役之后,北境将军府,的确元气大伤。 沉渊君修为尽损,不知何时才能康复。 在没有老师辅佐的日子里,他其实已经做得很好,这几年东境战事,几乎没有牵连北境武力。 太子在天都夜宴之后,给了沉渊君极大的保障。 他所做的一切,都证明了北伐的决心。 “你办事万分稳妥,为师其实……没什么可叮嘱的。”袁淳轻声喃喃,道:“这条路长,照顾好自己,既然平定了天下,便不妨为自己考虑一下,于如今的你而言,出身地位已不重要。”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都市小說 劍骨討論-第五百一十章 惡之本源鑒賞

小說推薦 – 劍骨 – 剑骨 袁淳先生的目光,一点一点恢复清明。 太子轻声道:“不知是饮下龙凰血液的缘故,还是老师意志力超群的原因,他偶尔能够抵抗住堕落的状态……在皇权的指引下,短暂恢复清醒。” 众人望着被三把飞剑钉在石壁上的老者。 宁奕皱起眉头。 的确……袁淳先生身上的污秽气息,似乎在减弱。 他望向太子手中的火折子。 怪不得自己点燃神性灯笼之后,太子依旧握着这枚火折子进入地牢。这火折之内所蕴藏的,乃是不属于神性的“特质”力量。 在天都城内,皇权的力量凌驾于众生之上。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大隋皇权便是万民信仰所抬起的巨船! 自己的神性,可以灭杀影子这等不可杀物,因为神性内所蕴含着的极致光明,与影子的黑暗乃是完全对立的力量。 而皇权内的蕴含力量,显然不至于这么强横。 但,依旧霸道。 宁奕抬起手掌。 “嗖嗖嗖”的三道破空之音,白虹龟纹龙藻,三把飞剑从石壁之上掠出,带出三蓬鲜血,缭绕在宁奕肩头。 不再被飞剑钉杀所束缚。 老者背靠石壁,缓缓跌落,结跏趺坐。 宁奕的确感受到了……黑暗气息的衰退,而他皱着眉头望向身下。黑暗如潮水般,掠入了那具蜷缩着的洁白肉身之中。 龙凰以肉身为老师侍奉,她分担了黑暗的侵蚀。 所以,袁淳先生能在外力的帮助下,短暂恢复清明。 可一旦与黑暗有染……便再也无法回头了。宁奕望向面色潮红的龙凰,心中难免生出三分怜惜,这位平妖司大司首为师尊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即便是自己,也没有办法将她拉回来。 不等龙凰身体异变,三把飞剑裹挟着神性,便穿透其身体,将女子钉在地面之上。 宁奕没有直接迸发杀念。 他只是压制住了这位大司首。 “不……” “不要杀她……” 苍老的声音,听起来触人心弦,一片慈悲,祥和。 恢复理智的袁淳先生,一只手捂住自己的胸口,破烂的衣衫,胸口位置,已经凝聚出了一朵漆黑无垢的莲花,那朵莲花的花瓣如剑齿,尖锯,妖异而又鲜艳。 大部分的肌肤,回归了洁白的玉色,显现出圣人之象。 “先生……”张君令不禁轻轻出声,她感受到了当初昆海洞天,所感应到的熟悉气息。 那是自己从“初生”之始,就记下来的光明气息! 这才是自己要找的先生! 袁淳恍惚抬起头来,他望着张君令,视线中白衣朦胧的女子逐渐从重叠状态回归,合一。 “光……”老者顿了顿,缓缓阖目,笑道:“张君令,你出关了啊。” 算了算,的确也是时候了。 张大楼主神情有些茫然。 “老师。”太子也恭恭敬敬揖了一礼,此刻的袁淳,与自己先前所见的任何时刻都不同。 终极混沌王 潴潴 上次见面,先生虽然短暂压制住了黑暗,但依旧有些疯癫。 此刻,老师展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清醒状态。 “执剑者的剑意……再加上皇权,让我能够短暂回归这片人间。”老先生伸出双手,轻轻握了握,喃喃道:“我一截朽木,安安静静入土也就罢了,不曾想,最后的时光,还给你们带来如此大的麻烦。” 老者望向地上,被飞剑剑意压制的龙凰,语气中带着三分悲意。 “这些年……龙凰在为我分担污秽……是么……” 三尊分身,收徒不多。 对拜入莲花阁座下每一人,袁淳都付出了真挚的心血。 正是因为老先生淳朴至真的性格,龙凰最终选择牺牲性命,以此回报。 “真是一个傻孩子啊……”袁淳轻声道:“这是我的业力,何至于你来替我承担?” “先生……何至于此?” 宁奕等了许久,数次欲言又止,此刻终于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这也是太子,张君令,顾谦的疑惑。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劍骨討論-第五百零九章 永墮推薦

小說推薦 – 劍骨 – 剑骨 诸位。 一共三位。 国 猪龙 宁奕,张君令,顾谦。 三人凝视着牢狱内的惊人景象,皆是沉默不语,但神情各异。 宁奕盯着莲花阁老阁主,眼神复杂。 今日在这里看到“黑莲花”,与当年阳平洞天遇到胤君,心境颇有些相似,影子侵蚀万物,污化苍生,身为执剑者,亲眼看到自己身边之人堕落黑暗,这是一种莫大的悲哀。 张君令则是神色错愕震撼。 在她记忆中,老师是光明的化身,留给她的模糊记忆,都只剩下一片炽烈的光了。 昆海洞天出身的张君令,对于眼前的“黑莲花”,有着极其憎恶的抵触感,若不是理智高速她……眼前就是自己的老师,那么她此刻已经拔剑了。 第一次看到“影子”的顾谦,面色缓缓变得苍白。 眼前的国师大人,散发着令凡俗畏惧的,如罂粟花般的妖艳气息。 那朵黑暗潮水中,缓慢轮转的莲花……既腐败,又美丽。 以顾谦的修行境界,远远接触不到影子的存在。但接手昆海楼后,这位顾左使手中所掌握的权力,已经让他有资格了解这份真相。 今日太子将他带入茶室甬道,便就是让顾谦看到,这世界最肮脏的一面。 “殿下……这是?”顾谦声音沙哑,略带颤抖。 “影子。恶之源。不死不灭的黑暗生灵。”太子瞥了眼宁奕,淡淡道:“随便哪一种称呼都可以……你其实不是第一次看到这东西了,上次在东境大泽,李白鲸已经堕入黑暗。” 顾谦回想着那一日大泽画面。 他深吸一口气。 下一刻,顾谦一只手猛然下压,握住掌中剑鞘,准备拔剑。 “咔嚓——” 剑锋在鞘内卡死。 顾谦肩头被宁奕一只手轻轻按住,一股不大不小的力制止住了他。 “没有用的。”太子笑了笑,看戏一般,摇晃着未燃的火折子,道:“顾左使不必劳心,带你进来,便是让你看到这东西……是存在的。至于杀死他,不是你的事情。” 顾谦神色苍白,缓缓放下佩剑。 他咬牙道:“如今的国师大人……多看一眼,都让人觉得恶心。” 牢狱中的老者,已没有一丝一毫的端庄圣洁模样,浑身被黑色墨意沾染,散发出一片腐败气息。 最让人心怜的,便是在老者怀中任其蹂躏的雪白女子。 “本殿领着龙凰来到这里。”太子轻声道:“对她明说了袁淳先生的情况,她依旧坚持要见先生一面,要感化先生……” 堂堂大隋国师,沦落至此,的确是一个让人无法接受的事实。 连宁奕都接受不了。 更何况对先生死心塌地,受铁律大恩的龙凰? 这牢狱内,关押着先生的最后一朵莲花分身……如果这朵莲花也没得救了,那么袁淳先生,便是真的死去了。 “她进去了,便没有再出来了。”李白蛟没什么感情,但眼神中却并非一片冷漠:“你们今日所见的景象,乃是龙凰自愿所为。她心甘情愿成为黑莲花的供品玩物,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本殿……没什么可管的。” 他只管拿到自己所需的铁律钥匙,龙凰是死是活,与他何干?太子处于情义搭了一把手,但也禁不住苦主一心往坑里跳。 地府二号首长 真稳树 宁奕缓缓松开了压制顾谦的手掌。 他凝视着笼牢,龙凰的身躯洁白如雪玉,袁淳的破烂衣衫下伤痕累累,血迹斑斑,虽然干涸,但留下结痂。 影子……自愈能力极强。 身上留伤,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宁奕望向太子,目光停留在那几经摇曳,始终不燃的火折子上,道:“殿下,您……” 不等他说完。 太子坦诚道:“尝试过弑师,均以失败告终。” 这是一件大逆不道的事情。 但……若袁淳先生堕入黑暗,这便是一件合乎情理的大义凛然之举。 到这一刻,宁奕明白太子为什么不愿公开袁淳先生的真实情况了,如果这一幕被公开,影子的存在歧视就等同于昭告天下,这等黑暗生灵的存在,不仅仅会引起恐慌,更会引起心术不正之人的觊觎。 太多人,不了解“永堕”的概念。 但他们知道,“不死不灭”意味着什么。与后者比起来,前者真的不算什么。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劍骨 起點-第五百零八章 黑蓮花分享

小說推薦 – 劍骨 – 剑骨 春风茶舍,府邸静幽。 吱呀一声,暗阁茶室的木门被人推开,光明与尘埃氤氲飞出。 太子轻声道:“这里是老师最喜欢的茶室。” 太子身后,张君令望向光明照破的茶室。 两排木架的倒影拉得很长,木架上摆满了茶叶瓶罐,瓶罐外贴着泛黄的符箓,上面记录着每一罐茶叶的名称,袁淳先生喜爱喝茶,这些是他从天南海北收集而来的稀少品种。 在张君令的印象中。 老师是一个很模糊的人。 模糊到只剩下了一团光,她忘记了自己何时进入的昆海洞天,也忘记了自己在洞天内修行了多久,闭关了多久。 遥远而漫长的时间中,思绪像是一团投掷浸入水中的墨,随着时光流逝,缓缓晕开。 一切记忆的起始点,就是在光明中老师所伸出的那只手,以及烙刻在脑海中的一句又一句教诲。 其实张君令才是那个最孤独的人。 在来到人间之前,她没有朋友,没有亲人,甚至连记忆都没有。 正如袁淳所说的,她是一个极致纯粹的人,单单从认知善恶的角度上来说,张君令比徐清焰还要纯粹。 踏出昆海洞天,心思却如初生婴儿。 不过她的运气很好,在这险恶世间,遇到了顾谦。 “老师……” 花都奇兵 张君令轻声喃喃,踏入茶室之中。 她来到这人间,有太多的困惑,太多的不解,寻寻觅觅,跌跌撞撞。 如果老师还在的话,自己的问题,应该都可以得到解决吧? “呼呼呼——” 银叶婆娑,树影掠动。 整座春风府邸,静谧只剩下风声。 顾谦陪在张君令身旁,虽不能做到感同身受,但他静静陪着女子一起感受,张君令的指尖掠过茶叶瓶罐,这里对她而言,是陌生而又熟悉的地方。 的确有老师的气息……老师来过这里。 但,似乎与自己认知中的先生,又不太一样? 春风府邸乃是国之重地,高手坐镇,铁律看护,想要入内难上加难,如果暗中调查,查到这里便不知要花费多少功夫…… 长陵宴席的最后,太子将这份秘密告之与众,并且带着“外人”踏入此地。 担忧国师大人的三司六部诸位官员,来到府邸,在茶舍之外安安静静揖礼等待。 真正踏入这座茶舍的,只有太子,宁奕,顾谦,张君令四人。 宁奕环视着茶舍,轻声道:“我曾听闻,袁淳先生收集天下茶花,最钟爱者,名为‘南花’。” “南花……” 张君令显然没听过。 但这个名字,太子和顾谦都不陌生。 尤其是后者,听到南花二字之后,眉头微微皱了皱。 接手昆海楼之后,顾谦当之无愧的成为了天都耳目,乃至于大隋耳目仅次于太子的第二人,五百年来的密卷宗案都在他的调遣权限当中……为沈灵徐瑾翻案之后,他开始调查公孙越的一生。 在西境白麟档案卷中,他看到了令人闻风丧胆的“监察司大司首”的一生。 早年在西境匪帮打杀厮混,因为蜀山剿匪,金钱帮毁于一旦……毁去容貌和姓名的“公孙”,被三皇子收入麾下,以一颗废棋的身份坠入天都浊水之中。 执着于复仇宁奕,公孙付出了一生的心血……这份档案里记载得极其清楚,明白。本来顾谦看完也不会有什么疑惑,直到他看到烈潮时间段的记载。 烈潮之后,平妖司大司首苦策战死,大司首龙凰出逃,公孙越正式接手地底组织第四司所接手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抓回出逃的大司首龙凰。 这是一个极其敏感的时间段。 那时候,自己被派遣外出,对于天都城内发生的一切事情都不知情。 而昆海楼所收到的案卷内,并没有记载公孙越这趟任务的结果……无论成功与否,都该在这档案之中有所记录才是。这一点,在当初就引起了顾谦的注意,后来他动用权力,却无法找到关于“龙凰”的线索。 一丝一毫也没有。 这位大司首,似乎就从世上消失了。 所谓人间蒸发,不外如是。 顾谦并不傻,他知道能做到这一步的,普天之下只有一人。 龙凰的失踪案,必定与太子殿下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公孙越在监察司所接手的每一桩秘闻案件,都有他亲手写下的案卷思路,而龙凰案卷的思路戛然而止,最后的线索,就是“南花茶叶”。 春风茶舍丢了一罐很重要的茶叶。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劍骨-第五百零七章 天都城內無祕密讀書

小說推薦 – 劍骨 – 剑骨 二人从山顶缓步慢行。 太子笑道:“虽然不是朋友,但还是要谢谢你。” 宁奕摇头,道:“既然下山了……就不必说这些。” 異聞 今日登顶,距离真龙皇座只差最后一步,太子仍没有选择坐上去。 宁奕知道……今日长陵冰封世界的景象,非但没有解除太子的心魔,反而让那份执念萦绕缠结得更深。 仔细想想,自己和太子的关系,微妙又复杂。 他们二人,虽不是朋友,但在过往的数次博弈之中,不知不觉,交心相处。 比起朋友。 他们更像是棋逢对手的竞争者。 宁奕心中有一个预感……如果真正能完成所谓的“北伐”,或许太子会将最后的手段,才华,底牌,用来对付自己。 可惜这个目标太大。 北伐区区二字,却是字字重若千钧。 大隋千古帝王,无一能成。 今日,太子没有坐上真龙皇座,宁奕心中竟然没来由生出了一丝遗憾来。 一个时代的浪潮涌尽,浪花散没,太子是最终的胜利者。 而站在另外一个绝巅处的宁奕,其实是认可他的胜利的。 李白蛟确是一个合格的“领袖”,也是一个有资格坐在真龙座上的“皇帝”。 “不必想得太多,这是我的选择,与你无关,与长陵无关……甚至与我的父皇无关。”太子低声笑道:“我若是没有坐上那尊皇座,与外人的流言蜚语,动摇手段,都没有关系。” 李白蛟在心中默念道。 没有坐上真龙皇座,只是自己还不够强大罢了。 “十日之前,给白鲸处刑之时,他与我一同登长陵。”太子回过神,道:“李白鲸,对我说了当年红山高原的事情。” 宁奕先是一怔,旋即意识到太子口中的红山高原。 当年西境东境角力,在天神高原狩猎日各施手段,打开九灵元圣禁区,两位皇子钻入红山,比拼谁先坐上红山甬道尽头的“皇座”。 那不是真正的真龙皇座。 是太宗给子嗣所设下的考验。 即便如此……亦是有谶言之兆,吉凶之预,胜负之分。 最终两位皇子都不是赢家。 由于红山禁区被姜麟追杀,宁奕在生死之境触发奇点……于是造就了让两位皇子大出所料的一幕。 他搂着徐姑娘,大大咧咧从奇点破碎的虚空上方降落,一屁股跌坐在了皇座之上。 宁奕倒是没有想到,这场胜负,被二皇子李白鲸如此耿耿于怀地牢记在心。 临刑之前,生死之际,还要将此事告知太子……这是想要挑拨二人关系,引起太子的猜疑? “我们皇族,讲究气运,卦象,吉凶。” 太子呵呵一笑,道:“你跌坐红山的那一幕,已经是一种‘谶相’,如果换做我是李白鲸,也一定会谨记在心。” 说到这里,宁奕眯起双眼,神色有些恍悟。 难怪……从红山之后,东境便不遗余力,试图致自己于死地。 当年权柄滔天的二皇子,麾下琉璃山势力,在大隋横推四境,已无敌手,李白鲸自认为是下一任皇座的冠冕者,眼中容不得丝毫沙子。 而自己的横空出世,带来的大凶卦象,已是一种威胁。 “有些时候,谶相当不得真。”宁奕摇头,平静道:“我对那长陵的真龙皇座,没有一丝一毫的兴趣。” “或许你说得没错……”太子心不在焉,瞥了眼宁奕反应,轻声道:“李白鲸倒也没有看错谶相,如果当年杀了你,他未必会输。” 宁奕若死。 烈潮便不会发生。 东境仍然是最大的赢家。 “若将天下视为棋局,真正的大势激变,往往都是因一枚棋子的变故而产生……”太子懒洋洋道:“越是完美无瑕的布局,越是简单浑厚,棋子越少,越不会出现失误。” 复盘东境战争。 两人的胜负手,其实就在于此。 说到这里,便难免显得不够沉稳,颇有些洋洋自得的意味。 宁奕神色复杂,有些不认识眼前的李白蛟了。 本来以为,太子喜怒不形于色……即便胜下这场东境战争,他也不会因此而欣喜,高兴,毕竟是心中装着吞下整座北方妖族天下的男人。 可如今。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超棒的都市言情 劍骨 線上看-第五百零六章 心魘鑒賞

小說推薦 – 劍骨 – 剑骨 冰封万里,一片苍莽。 宁奕和太子齐肩站在这“琉璃世界”的入口,长陵的风掠入星火门户,被冻结成丝丝缕缕飘碎的雪屑,落在两人肩头,发梢。 拢着华服的太子,心情既释然,又沉重,缓步走在冰面上。 宁奕将烈潮那一日的真相缓缓道出。 “那一日,太宗皇帝距离不朽只差最后一步。” “他需要足够庞大的神性,推动自己,抵达最终的长生……道宗和灵山的伏杀,我师兄徐藏的递剑,最终都没有能够杀死他。”宁奕回想起那一日的画面,依旧觉得心悸。 那时候的他太弱小。 可即便是如今,他依旧觉得当年太宗,是登顶绝巅,强大到让人不可直视的存在。 数位涅槃,百年布局,联手围杀。 最终仍是被摧枯拉朽地击碎,打烂。 “徐清焰的体内,有着无穷无尽的神性。而我的体内,则是藏着转化神性的玄妙力量。他将我们二人带到了这里,准备冲击最后一关。”宁奕幽幽吐出一口气,在这冰天雪地之中,袅袅的热气晕开视野,“清客先生临死之前,告诉了我保全清焰的办法。” “连我也没有想到……清客先生的最后一策起效了,太宗皇帝会倒在这最后一小步上。”他语气略带嘲讽地笑道:“人算不如天算。” 太子站在冰川中央,环顾四周。 四面八方,一片银白。 这个世界寂静地让人觉得可怕。 李白蛟轻声道:“他是怎么死的?” “最后一步,神性燃尽,化为冰雕。”宁奕缓缓向前走去,来到了自己记忆中熟悉的位置,“三年后我醒来了,而他永远睡过去了。” 就是在这里。 自己一剑劈碎了太宗的冰雕,然后狠狠一脚……将这位大隋开国以来仅次于光明皇帝的伟人,踢得稀巴烂。 “我亲手打碎了他的冰雕。” 宁奕说道:“他应该是为数不多的,连遗体都找不到的皇帝。” 大隋皇帝,生掌天下,死葬大坟。 谁能想到,登临绝顶的太宗皇帝,最终会落得如此下场? 太子始终静默,安静听着宁奕的话语。 他缓缓蹲下身,手掌按在冰面之上,掌心感应着刺骨的严寒。 他在抚摸,自己父皇死去的“陵墓”。 满地的冰渣,碎片,此刻都被风雪吞噬,消融,重新化为了冰川大陆的一部分。 万万年来,始终如此。 这片世界始终雪白,或许有许多人在这里死去,但最终剩下的只有冰,雪,无尽的寒冷。 宁奕站着,太子蹲着,两个人谁也没有再说话。 风雪瑟瑟鼓舞,如泣如诉。 太子在银白的,灼目的,澄澈的冰面,试图凝望冰川之下……最终一无所获,冰面折射出他苍白羸弱的面孔。 他能看见的,只有自己。 收回手掌,李白蛟缓缓站起身子,他揉搓着双手,轻轻哈了口气,问道。 “然后呢?” 宁奕摇头,道:“没有然后了。” 太宗死了。 这就是他想说的。 这就是他为李白蛟所揭开的,让这位太子数年惴惴不安,数年不敢放下心神,数年担忧的……烈潮真相。 “人死了,我杀的。” 宁奕露出了自嘲的复杂神色。 命运真是造化弄人。 师兄与数位大能拼尽性命都没有做到的事情,他一个不到十境的小修士,在命运女神的安排下,机缘巧合地做到了。 本以为太子听到这句话,会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 宁奕微微挪头。 华服年轻男人依旧是那副心事重重的模样,感应到宁奕目光,对视之下,疲倦地挤出笑容,“啊……知道了。宁奕,谢谢你为我解惑。” 这不像是解惑的模样。 宁奕轻声道:“你……不相信我所说的?” 太子摇了摇头。 “不。我相信你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精品都市小說 劍骨 會摔跤的熊貓-第五百零二章 所謂大客卿熱推

小說推薦 – 劍骨 – 剑骨 小无量山倾塌。 圣坟一片火海缭绕。 在火海之上,隐蔽的虚无中。 一位老者,自始至终没有散发出自身气息。 地府殿主,以自己的方式,默默关注着这场战斗……宁奕原先猜测,圣君的圣坟领域,会拦下外界的一切神念感应。 其实他猜得没错。 但可惜的是,因为某个极特殊的“原因”,老殿主不仅仅以神念进入了圣坟领域,而且完整观看到了这一场神战。 蒋王的神色始终平静,并不吃惊。 这场神战的发生,以及最终的结果,似乎都不曾超过他的预料。 看到宁奕赢了。 老者抬起右手,掌心缭绕着漆黑的辉光,数息之后,凝聚成一本古朴如账簿的厚书。 传闻之中,太宗皇帝缔造地府,乃是为了承载大隋传承多年的两样宝物。 “判官笔”,以及“生死簿”。 这两样物品,很显然都在老殿主身上。 此刻取出的,自然就是所谓的生死簿了。 老者平静翻阅古书,在这本书簿之上,找到了久远年代所留下的字迹。 “小无量山,墓陵藏有神秘未知存在,疑似不朽。” 在地府成立之前,这所谓的生死簿,便已有了。 其实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杀伐圣器,也不是先天灵宝,这就是一本历尽数十代红拂河使者心血打造的“古簿”。 古簿上,记载着大隋四境的山水气运,诸圣山已证实和未证实的秘闻。 这本“生死簿”上,早就有前人怀疑小无量山的神秘存在……红拂河监察大隋天下,除却道宗灵山,最为紧要的看守对象,就是诸圣山。 蒋王默默以指尖勾勒。 他在古簿上落笔,于古老字迹的句末划了个钩。 猜想,正确。 想了想。 老殿主又落笔,写道:“小无量山已除名……神秘存在自称名号‘圣君’,已证实不朽之境,今日,死于蜀山神灵的纯阳气下。” 写到这里,他陷入沉思,缓缓向后翻了几页。 某一页古簿纸张上,写满了关于“蜀山”这座圣山的种种疑点。 密密麻麻。 数不胜数。 最初是不知谁留下的:“蜀山后山疑似有神秘存在?” 然后被日划去。 “蜀山后山并无神秘存在。” 有人推翻了猜想。 “蜀山存在不朽。” 再推翻。 “蜀山被证实并不存在不朽。” 地府老殿主也不明白,为何这漫长岁月里,关于蜀山的结论竟是如此复杂,如此难以统一,似乎每一代执掌生死簿的红拂河使者,都会推翻上一代的结论。 地府老殿主缓缓凝聚神性,指尖挪动。 他将前面所有人的结论都划去。 “亲眼目睹神战,蜀山存在不朽神灵。此战……蜀山神灵,瞬杀小无量山圣君。” 做完这一切,老殿主缓缓向着地面坠落。 …… …… 火海之中。 宁奕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 他回过头,看到了地府殿主神情阴沉,落在自己面前。 “这座坟地似乎有古怪,刚刚我竟然丢失了你的气息感应。” 老殿主选择对宁奕隐瞒了自己目睹一切的经历。 并非是他对宁奕有所图谋。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精华玄幻小說 劍骨 線上看-第五百零一章 神戰

小說推薦 – 劍骨 – 剑骨 小无量山的圣坟四周,一片火海缭绕。 炽烈的高温,使得空气扭曲。 “你想要杀我?” 包裹在茧中的圣君,似乎听到了一个极其好笑的笑话。 无上剑道 白色大茧,缓缓凸出一张人脸,那是一张可以用清秀来形容的年轻面孔,单论五官,根本无法让人心生厌恶。 在阴阳阵纹中,不知栖居了多久,看起来没有丝毫老态—— 岁月在他身上失去了作用! 朱密斩修为存寿元的秘术,正是圣君所传授。 宁奕眯起双眼,盯着那张陌生的清秀面孔,道:“偷四境气运,送天下阴煞。就算我不杀你,圣山皇权一样饶不了你。” “你……到底是什么人?” 当初自己在阴坟中看到的棺木,一位位小无量山修士,生前被封在棺中,活生生炼化至死。 这些人,都成了白茧的养料。 如今,为圣君所用。 “我?”那张清秀面孔笑了笑,道:“你应该早知道了……我是圣君。” 一个没有意义的回答。 宁奕也笑了,不过是冷笑:“小无量山建山以来,从没有出现过‘圣君’这么一号人物。” “小无量山……” 圣君的面容上,出现了短暂的恍惚。 他似乎陷入了过往回忆当中。 片刻后,圣君回过神来。 他深深凝视宁奕,面上笑意不减,反而更加阴柔。 “我不曾留名……这个问题的答案,你何须问我,你自己应该知道才是。” 狂妃嫁到 半醉半醒 宁奕皱起眉头,不明所以。 “我比小无量山存在的时间要长远……”圣君轻轻启唇,道:“得多。” “所以,在这段历史中无论怎么寻找,都找不到我的名字。” 圣君的下句话,直接让宁奕道心震颤。 “就像是紫山的那个疯子,蜀山的那只猴子……归根结底,我们不是这个时代的存在。” 宁奕的心湖,在此刻剧烈震颤。 一时之间,湖水滔天。 他不敢置信地发现……自己似乎失去了与外界的联系,神念被压缩在圣坟的方圆之地。 就像是自己施展“小衍山界”剑域,压制低境界剑修。 不知何时,自己已经被囚在了圣坟领域之中。 是什么时候开始? 是自己落在圣坟地面上的时候么? 宁奕拧着眉头,回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然后得到了答案。 这整座圣坟,恐怕都是圣君的“领域”,类似于猴子之于后山。 怪不得,自己打砸小无量山,他也不愿出面。 非是不想。 而是不能。 宁奕神情阴沉下来。 他并不慌乱。 圣君虽然给了自己危险的感觉……但宁奕略微思考,便猜测到,这位万古前的古老存在,必然受到了极大的限制。 这座“圣坟领域”,很显然是前不久才刚刚凝练而出的! 否则,在自己第一次踏入圣坟之时,圣君就该有所感应,早在那时,自己就死无全尸了。 更有可能……圣君只是在吓唬自己,若个人实力够强,何至于召唤出如此多棺木内的修士? 自己毁了小无量山,作为报复……他一巴掌便足以捏死自己。 哪里还需要跟自己多费一句口舌。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劍骨 愛下-第五百章 寧劍仙?寧大魔頭!熱推

小說推薦 – 劍骨 – 剑骨 方圆百里,尽可听闻一道万钧炸响。 宁奕一击砸剑,对准小无量山顶,狠狠砸了下去! “轰”的一声! 仙 帝 干净,果断。 整座圣山,闭关修行的长老,弟子,都被这道震天之音惊醒。 宁奕的这一剑,即便隔了数百丈,依旧是耳旁敲响大鼓,一下子将他们神海震得嗡嗡作响。 伴随着宁奕的那道沉喝。 重生高门之不灭神话 “蜀山宁奕,今日来为小无量山除名!” 整座小无量山,从山顶开始,如雪崩般……倾塌! 九 間 魚 一道道剑气流光,飞掠而出,在空中凝结成为一座座剑阵,数千位小无量山剑修弟子,十位山巅长老,躲避剑气余波,掠至空中。 小无量山的山脊之上,亮起万道剑芒。 “嗖嗖嗖——” 这数万道剑芒,在空中飞舞,如萤火一般,聚少成多,拔地掠成一座倒圆形屏障,将圣山庇护其中—— 宁奕随徐藏登过一次山。 他知道,这座圣山,主修结阵之术,护山大阵,尤为坚固。 可惜。 只抗了一击砸剑,小无量山的护山剑阵,便开始崩塌。 宁奕的眼神,自始至终都没有波动,极为冷漠。 开什么玩笑? 区区护山大阵,也想阻拦纯阳气? 猴子是真正意义上的“不朽神灵”,他修行的纯阳气,即便是三神火变异的自己,也只能承担极其稀少的一缕……而且还不是用肉身作为容器硬抗,而是利用神火的特质去接纳。 此次赴宴,自己的每一缕时间,都极其宝贵。 借来的纯阳气,在规定时限,要还给大圣,物归原主……否则,自己的神火,可能会这不朽力量所撑得炸裂。 宁奕一刻也不想耽搁。 他斩出了第二剑! 小无量山的山头,直接被剑气斩得破碎,如一座巍峨古城,被砍得抛飞而出,又如投石车上装载的巨石,轰隆隆抛向远方,将一大片密林夷为平地。 远方剑修,看到了自家老祖的尸体,哪里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蜀山对小无量山宣战了——” “诸弟子听令,随我诛杀宁贼!” 一位长老高喝一声,怒发冲冠,驾驭剑阵,直接杀向宁奕。 小无量山与宁奕,早就立下了不共戴天之仇! 今日,不是你杀我,就是我杀你! 长空浩浩风声,一时之间,剑光四起,十位长老,千余剑修,向着宁奕发动了围攻。 孤独悬立于星火门户之上,被剑气神灵所笼罩的黑衫年轻人,神情依旧冷漠。 他根本就不在意这些人……出剑击垮小无量山山门,也只是想引出坟地底下的“圣君”。 宁奕很久之前便看出来了。 圣君栖居地底,仰仗着山脉风水,气运阵法,来壮大自身。 好。 那他今日来小无量山,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此山的阵法破了,把整座山门都砸地稀巴烂。 看你出来不出来? 千道剑光,蜂拥而来,宁奕视若无睹,向着身下,递出了彻底摧垮小无量山的第三剑。 大道长河,神火缭绕。 随着宁奕抬腕下斩的动作,那尊巨大神灵,“缓缓”将剑器坠落。 一缕纯阳,千丈圣山。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