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桃李不諳春風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紅樓大貴族 線上看-第684章 賈璉的小日子相伴

小說推薦 – 紅樓大貴族 – 红楼大贵族 却说贾琏在料理完贾赦的丧事之后,家里河枯海干,但是贾琏却一点也不气馁。 他觉得自己比贾赦会持家多了,眼前的窘迫只是暂时的,等他当了将军,再学学贾宝玉在外头弄点生财的门路,那往后的日子,可不是神仙过的? 贾赦挂了,邢夫人“出家”了,以后谁还能管他? 不过,这一切的前提还是要自己当上将军,成为真正的勋贵,富贵才有保障。 所以,在贾赦的丧事之后,贾琏就把全部的精力放到运作这件事上来。 但是令他不忿的是,爵位传承,父死子继这样理所当然的事,办起来却是阻力甚大。 族里这边还好,族中并没有比他更有资格继承爵位的人,不过请各房族老吃个酒,再封几两银子,大家都欣然应承他袭爵位。 有的甚至还奉承起来,说是等到贾琏承了爵位,他们还要出面,请求靖王将族长的位置转交回贾琏。 靖王虽然尊贵,但也没有一直霸占着他们贾家的族长之位不还的道理吧? 对此贾琏却是毫不在意。 他对于那些虚头巴脑,只会舍财的名头可不怎么感兴趣,最主要的是,他可不敢再去招惹贾宝玉。 族里没有问题,问题就出在外头。 十多日以来,宗人府、礼部,但凡他能够进得去的地方,他都几乎跑遍了。 每个人的态度都不一样,有的虚言应付,有的冷眼嘲笑,就是没有一个肯给他明确答复的。 “这个这个,贾同知啊,不是本官不肯帮你打听,实在是你们家的情况特殊…… 还有,上一阵子一股脑死了那么多皇亲贵戚,这些日子以来请封的少说也有几十家,偏偏上头的王爷郡公们都到皇陵守孝去了,府里实在是决定不了这些事啊,还是等等再说吧。反正,着急的也不止你一家不是? 回去吧等消息吧。” “谢过左领大人了,还请大人有消息时及时通知我,这是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从宗人府角门出来,贾琏长长叹了一口气。 又是这么个说辞。 这些日子他能疏通的门道几乎都去疏通过了,银子花了不说,得到的大多都是这样的回复。 替身情人:独宠霸道蛇王 阡陌霓裳 说什么忙不过来,可是他已经知道,有好几家的请封都已经被受理了,人家连庆功宴都悄悄办了,他还去吃过呢!那种春风得意的嘴脸,真是令他更不痛快。 真想去衙门里告他娘的呢,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哼,国丧里摆宴…… 至于说什么他们家情况特殊,意思很简单,就是说贾赦虽然是被叛军误杀,但是其生前曾经和杜家和齐王府有经济往来,鉴于这个情况,贾家还能不能承袭爵位,需要降几等承袭,上头的大佬们还没有给出批复。 想到这里,贾琏真是肠子都悔青了。当初怎么就稀里糊涂听了老混蛋的话,去给那什么杜家送礼呢? 不对,不能怪我,还不是怪老东西,好好的和齐王府勾结,人家要林妹妹他们就乖乖给人送过去了,害的在官府里留了一笔旧账不说,还得罪了宝兄弟! 要不是这样,以宝兄弟现在的身份地位,他要是肯开口帮我说一句话,事情哪有这么难办? 红莲邪尊 怀着烦闷的心情回家,刚下马车,就看见一个小厮慌里慌张的跑过来。 “干什么,大冬天吃了烙铁了?” 贾琏呵斥一声,那小厮却浑然不在意,一脸喜笑颜开的凑到贾琏耳边,低声道:“二爷大喜,姨奶奶有身孕了!” “什么,真的?” 贾琏瞪大眼睛反问道。 无限 之 神话 逆 袭 他从扬州带了一匹“瘦马”回来,一直养在北城,这个小厮是他特意安排在那边照应服侍的。 “千真万确,姨奶奶已经请了大夫瞧过了,大夫说大概有两个多月,嘻嘻嘻,恭喜二爷,贺喜二爷……” 小厮兴儿连连作揖,贾琏也是立马脸上绽放出笑容。 他原地踱步两下,两手一拍:“好,走,我们马上过去瞧瞧!” …… 城北一间不大的两进小院,贾琏刚来到这里,便感觉格外的温暖,连连日来的郁闷都一下消散了不少。 贾赦没死之前,只有这里才是他真正的家。 推开门快步走进去,刚到后院的时候,就见一个身着裙裳,桃花艳丽,柳腰摇摆的艳丽女子向他迎过来。 贾琏连忙走去抱住,笑道:“都是有身子的人,还出来作什么,等我进屋去看你就好了啊……” 貌美女子闻言,左右扭了一下身子,仰着头娇声回应道:“奴家这不是太想爷,想要早一点见到爷也不行吗~”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紅樓大貴族 桃李不諳春風-第683章 不徹底激怒皇后的王爺不是好侄婿熱推

小說推薦 – 紅樓大貴族 – 红楼大贵族 走廊下,一道孤寂的身影立在阶上。 其白衣白袍,一身劲装,头发束在脑后,只有额上系了一条白色的孝带。 如此明显的护卫装扮,令有些不明就里的宫女太监见了心中纳罕。 此乃娘娘们居住地的后花园,大晚上的,为何会有一个护卫出现在此? 但是知情的人却知道,那可不是普通的护卫,而是靖王殿下的贴身侍卫,据说是个女子装扮的,别说是这后花园,听说连皇后娘娘的寝宫,那也是能进去的呢! 如今她出现在这里,想来靖王爷也定然在这附近了,却不知在何处…… 一个胆大些的宫女,刚刚仰着脖子往院里瞧看,想要找找靖王的身影,试试能不能撞个大运,寻个巧宗。冷不防回头就看见那清冷而带着杀气的眼神,她禁不住浑身打了个抖,赶忙弯着腰躲了。 乖乖,好凶的人,我要是不走,她该不会是要杀我吧? 陆诗雨倒是不知道自己吓坏了小姑娘,她做出那神色不过是下意识之举。 身为女人,她一眼就能看出那些宫女的心思。 她自然不会令其得逞。哼,这些浅薄的女人…… “放我下来,上面有人~” 庭院的小道上传来女子清丽的嗔语,陆诗雨眉眼下意识的蹙起。不过很快她就意识到,立马调整过来,脸上换上了一派冷淡漠然之色。 甚至连身子都立得更直了。 如此模样,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极其冷酷、专业的护卫,情绪丝毫不受周围的环境影响。 贾宝玉第一次抱这么长条的美人,有些不足的感觉,所以故意在花园里绕了绕。 此时察觉叶蓁蓁的挣扎剧烈了一些,抬头一瞧,才知道她这次并非借口。一愣神间,叶蓁蓁便已经挣脱下来。 贾宝玉本来也没想对叶蓁蓁如何,见其慌忙的整理本来就没怎么乱的衣裳,便一把牵起她的手来。 走出小道,上了后廊,然后若无其事的对陆诗雨道:“你怎么进来了?” 他之前进元春的卧房,是将陆诗雨留在外头的,出来的时候也没看见她,没想到她居然还是跟过来了。 “属下只是担心王爷的安危,所以才跟了过来,非有意要打搅王爷和王妃娘娘的兴致。” 陆诗雨抱拳一礼,躬身说道。 她的话,也令正在悄悄打量她的叶蓁蓁一下子红了脸。 完美房东 麻瓜 她羞赧的低头,道:“我先回去了……” 贾宝玉点点头,道:“代我与皇后娘娘问好,我就不进去打扰了。” 叶蓁蓁“嗯”了一声,又对贾宝玉行了一礼,然后瞥了陆诗雨一眼,往正院去了。 待叶蓁蓁离开,贾宝玉回头看着陆诗雨,狠狠在其臀上拍了一巴掌,然后道:“走,回去!” 回到了下塌,刚一进屋,贾宝玉便揪住陆诗雨的双手,将其抵在门帘后的柱子上,恶狠狠的质问道:“不是说了你不会吃醋的吗?” 陆诗雨翻了个白眼,任由贾宝玉制住她,也不说话,更无惧怕之意。 只是贾宝玉似乎也不是真心质问,见她不说话,便附身亲她,然后整个身子都贴上来了,令她很不适,终于别头恼道:“谁稀罕吃你的醋?你那么多女人,谁要是真吃醋谁就是大傻子。 走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被那叶家贵女惹起了火,又不敢对她下手,便来拿我撒火~!” 陆诗雨不说还罢,一说真有些气愤,手上也用了力气挣扎。 只是贾宝玉也非易于之辈,仗着男子的体魄与上乘体位的优势,还是能稳稳制住她。 不过贾宝玉也知道不能一味对这娘儿们用强,不然只是适得其反。 于是一边压制住她,一边抬头笑道:“还说没吃醋,听听这不忿的语气,瞧瞧这小嘴儿噘的,你这么说话不会觉得亏心么?” “我亏心?” 陆诗雨近乎怒极反笑,察觉挣不脱倒也不再白费力气,脸上露出一抹讥诮:“也不知道是谁,仗着身份的便利,不但和后宫里的女人勾勾搭搭,不清不楚,连大皇子那等蠢材废物的女人也瞧得上眼。啐,也不知道谁亏心?呵呵呵,要是太上皇他老人家知道了自己这个好孙儿的德行,不知道会不会对你另眼相待~唔……” 贾宝玉不等这女人说完,便立马用手去捂她的嘴,正色道:“休得胡言乱语,你说这些话可得拿出证据来!那晚我真的只是酬谢大王妃…… 我不是跟你解释过了嘛,上次二皇子叛乱,我能那般顺利的攻破城门,全靠大王妃的帮助,我才能顺利劝降陈乔,得以靖全功! 她帮我那么大的忙,我面见她酬谢一番有何不妥?” 贾宝玉的声音毫无气弱,正气十足。 陆诗雨却只能翻翻白眼。还想骗她?她那晚都听见声儿了好吧…… 他也真有本事呢,当着人死去的丈夫和老公公的面,就把人上手了? 这一点,贾宝玉不论如何也是赖不掉的!不过说她和宫里的女人勾勾搭搭那倒是有些冤枉他了。 那吴贵妃和淑妃两个她看的明白,是她们自己不要脸,主动来勾搭他的,对此他是拒绝躲避的。 “放开我。” 无心与贾宝玉多争辩的陆诗雨,想要挣脱开去。 “那可不行!”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精彩都市小說 紅樓大貴族討論-第680章 防備看書

小說推薦 – 紅樓大貴族 – 红楼大贵族 皇城,熙园之内。 太上皇坐在濯尘殿的飞檐之下,通过高大的白石台阶那开阔的视野,放眼望着远处的无限江山。 他身着彩色龙袍,身上罩着一件巨大的白熊皮制成的绒毯,便连底下的龙椅上,也铺垫、包裹着不知名的厚厚的动物的毛皮。 没有人知道这位统御天下超过五纪的至尊此时心里在想什么,阶下的侍卫不知道,阶上的内监也不知道。 大公公冯祥弯着腰走上前来,也并没有第一时间惊扰太上皇的思绪,而是耐心的立在一旁,宛若一尊雕塑。 “何事?” 太上皇身形和面目不动,只是淡淡的问了一声。 冯祥仿佛也是一瞬间活了过来,将腰弯的更低一些,然后才道:“回老皇爷的话,甄家入京了。” 半晌无话,就在冯祥都以为太上皇是否听清的时候,才听太上皇问道:“来了哪些人?” “甄应嘉亲自带着妻女一同上京,已经抵京两日了,名为为老皇爷贺寿。 不过老奴却得到消息,今儿晌午之后,甄家太太便领着女儿去了贾家……” 太上皇似乎长呼了一口气,但是还是没动。 冯祥见状,起身挥退后面的侍从,然后方又低头回来,道:“依老奴看来,甄家必是为靖王而来,只是不知道他们只是为了上京瞧瞧这位外甥,还是对靖王的身份存有疑虑,毕竟,他们并不知道靖王殿下与贾家二公子换了身份的事。 所以老奴觉得,老皇爷不能任由他们行事,以免多惹出事端来,破坏了老皇爷好不容易为靖王爷铺平的道路……” 倒不是冯祥多话,而是太上皇如今身体不如以往,不喜说话,他作为下人,便要代替他将多余的话说尽,让太上皇只需要下个决定便可。 至于他对甄家的担心,也并不奇怪。 他可谓是除了太上皇之外,最了解贾宝玉身世问题的人了,也知道,太上皇之所以不将事件的原委告白与天下,也是为了大局着想。 从古至今,皇室血脉流落民间,最后回归登基称帝的例子也并不罕见。 但是像靖王那般离奇和玄幻的经历,却是古往今来闻所未闻。 所以,太上皇抛弃了中间的繁杂,下的圣旨里明确写到,靖王是因为当年的变乱,流落到贾家,由贾政抚养长大。 虽然首尾没变,但是隐去了甄家偷梁换柱以及甄贾两家公子互换的内情,就让事情变得简单起来。 事涉天家血脉,只有简单,才能令人信服。 而甄家的出现,就有可能破坏太上皇的谋划。因为当初包冉明确说过,甄家老太太是知道甄啸(甄老太爷)偷梁换柱、瞒天过海之事的,而甄应嘉夫妇只是知道儿子非亲生,却并不知道其真实身份。 “你觉得甄应嘉知道多少?他们上京来,又具体想要做什么?” 太上皇似乎是认真的问了一句。 冯祥想了想,道:“老奴愚见,那甄家老太太七十来岁的老妇,未必有多少城府。惊闻京中之变,必然坐不住,或许就会将十多年前的事尽数告知甄应嘉。 若是如此,甄应嘉夫妇此来,当是为核查靖王身份而来。” 太上皇笑了笑,问道:“那你认为朕当如何做?” 冯祥顿时小心起来,斟酌着道:“事关重大,甄家应当也不敢不小心行事,所以就算是甄家,应当也只有少数人知道而已。 所以,老皇爷可以密令甄应嘉,令其不得妄动,如此或可消除节外生枝的可能。” 若是太上皇身体尚且健朗,或许这都不能算什么事,但是冯祥却知道,太上皇的身子真的已经垮了。 他真的没有余力第二次、第三次为贾宝玉铺平道路了,所以,太上皇绝对不会允许在贾宝玉登上皇位之前,再出现任何动乱。 “就按你说的办的吧,你亲自去见一见甄应嘉,也无需告诉他真相。他要是个糊涂的,你只告诉他我的话,若要甄家不灭,便安安分分的在京中走走亲,访访友,待寿宴之后立刻回南京去。” “是”冯祥点头,为太上皇的仍旧明断心服。 甄家既然已经来了,立马撵回去旁人倒疑惑,就让他待到寿宴结束罢。 又向太上皇回禀了两件锦衣军那边传来的消息,冯祥便下去办事去了。 太上皇仍旧坐在龙台上观望江山,这座自己为之征战、守护了一辈子的万里江山! 总归是快要守不住了…… 好在,自己挑到了一个令自己非常放心的继承者。或许,他能够代替自己继续守护这满眼的山河,甚至,比自己做的还好。 …… 荣国府外,邹氏母女作别了王熙凤,蹬车而去。 上了马车,甄茯便忍不住问道:“娘,不是说咱们两家是从太祖父时期就有交情,是世交么,怎么我看她们家好像并不欢迎我们的样子呢?” 邹氏正在思考什么,被女儿打断,不由道:“怎么说?她们不是对我们挺客气的么,老太太还夸你来着,怎么你会觉得她们不欢迎我们?” 甄茯皱着小鼻子:“我也不知道,就是感觉啦。不过也无所谓了,只是有点可惜没有见到靖王表哥呢。 娘你说世界上真有这么奇妙的事吗,靖王表哥真的和二哥哥生的一个样子吗?” 小孩子无心的话,倒是令邹氏上了心。 刚才她用晚辈之礼拜访贾母,一番寒暄之后,对贾家收养贾宝玉表示了感谢,然后自然想要打听一番贾家当年是如何收养贾宝玉的。这本来也是她们上京来的目的。 但是贾母虽然很客气的接待了她们,却对此中问题避而不答,或者是推诿不知,她也不好寻根问底。 “娘也不知道,我也已经近十年没有到京城了,也没有见过你靖王表哥呢。 不过你也不用急,咱们既然已经到了京城,总会见到的……”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sx9s7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紅樓大貴族 ptt-第670章 白虎皮配白虎閲讀-8cm3n

小說推薦 – 紅樓大貴族 – 红楼大贵族 “哈哈哈哈,瞧宝兄弟说的我如此不堪……” 被看破心思,薛蟠发出一阵尴尬的笑声。 不过在看见贾宝玉并无不悦,他便立马换上了一副讨好的神色,走到贾宝玉身边,笑道:“不过呢,哥哥我确实有一个不情之请,想要请宝兄弟成全……” 话未说尽,看见贾宝玉身后的一个侍卫,他便呆了呆,讷讷道:“好俊的人儿……”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薛蟠何曾见过如此标致动人的“男人”,比那忠顺王爷府上的戏子琪官还要生的美! “宝兄弟,此人是谁,你从哪儿寻来的?” 薛蟠在风月之上素有些眼力,一看此人那风流娇俏的容貌,以及站的离贾宝玉如此之近,便知道不是普通的侍卫那么简单。 宝兄弟不是不喜欢这个调调的吗?以前在楚管伶舍之内,谁要是敢玩这个,保管被他一脚给踹出门外去。 难道宝兄弟终于想通了,知道了其中的好处? 看见薛蟠这副欠扁的模样,贾宝玉直想照他脸上一拳。 不过有人比他更生气。 只见一身劲装,白衣亮袍的陆诗雨扣下腰间的配剑,直接抵在薛蟠那肥硕的脖子上,寒声道:“再敢用你那恶心的眼神看着我,本姑娘把你脑袋割下来当球踢!” “啊,竟是个女人!” 一听声音,薛蟠才知道对方是个女人,眉眼一下子耷拉下来,兴趣顿时丧失了一半。 然后便对贾宝玉哭丧着脸道:“宝兄弟,你从哪儿找来了这么个凶娘儿们,快让她把剑放下来啊,不然哥哥我就没命了。” 虽然是连着剑鞘的,但是谁也不喜欢被这种冷冰冰的金属之物抵着脖子啊。 “呵呵呵。”贾宝玉笑了笑,让陆诗雨将剑放下。 贾宝玉本来想让陆诗雨扮作亲兵的,不过又不忍心看着她一天到晚披着那沉重的铠甲,便退而次之,让她扮作小厮书童的模样。 这样,倒是更方便一些。 “薛大哥说吧,你送我这些东西,到底想要什么?” 薛蟠最后瞄了陆诗雨一眼,在对方嫌恶的眼神下,讪讪收回,然后也就不再理会这一茬,回头覥着脸道:“那个,宝兄弟既然这么说,那我就不与你客气了哈。 你也知道啊,我在家里实在是憋屈的很,一天到晚我母亲不是说我就是骂我,骂我不干正事,偶尔看见我妹,她也说我,我都烦死了…… 我就想着,宝兄弟你不是当了辅政大臣了吗,管着天底下的事,你就行行好,帮我瞧瞧,看看朝廷里面有没有什么体面,且不太累人的差事,给我安排安排呗? 那样等我做成了大事,我母亲和妹妹也就不会再说我不务正业了,你说好不好?” 薛蟠满脸期待的瞧着贾宝玉。 贾宝玉摇头一笑,他道如何,原来是为了寻差事来了。 体面又不累人的差事? 这样的差事朝廷里面倒是不少,但是对文化要求很高,就薛蟠那只会“两个蚊子嗡嗡嗡”的水平,还是免了吧。他可不想让文武百官都知道他有个这么极品的大舅哥。 因笑道:“要是我记得不错,薛家不是领着宫里的差事么,是天下有数的皇商,怎么薛大哥还来寻差事?” “你说那个啊……宝兄弟你不知道,原本我们家是给皇上办差的,直接归属于内务府。 后来我爹死了,我们家一时自顾不暇,内务府便将我们家划归到户部去了,成了单纯的采买,这几年,连户部也不大用得着我们了。 不过就算如此,那些事也有我母亲打理着,家里的老伙计去造办,也没有我什么事。 我想要的是,能够体现我自己个儿能力的差事。 要不然,你给我封个官儿当当也行啊……” 薛蟠说的认真,他是真想办两件大事,让自己的家庭地位得到质的提高。 贾宝玉笑了。 以薛蟠这样胸无点墨,还爱酗酒冲动的性格,他要是真的给他安排正经的差事,倒是害他。 想了想,他道:“薛大哥想要做官,这个我一时还真想不出什么官儿适合薛大哥来做。 这样吧,如今国库里还有几万石积了三年的陈粮,朝廷一时无法处置,薛大哥若是有心,不如我把这件差事交给你?” “啊,办这个啊,这个太简单了,能不能换别的?” 薛蟠有些不情愿,粮食能值多少钱,况且还是陈粮?他一听,便知道这件差事不但费心费力,而且没什么油水。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 薛大哥若是连这个简单的差事都没把握办好,叫我将来如何放心把更重要的差事交给薛大哥帮我去办啊? 罢了,薛大哥这些珍贵的皮货我怕是无福消受了,薛大哥不如抬回去吧……” 贾宝玉作遗憾状。 薛蟠立马就急了,“别,别啊,我办还不成么。不过我可说好了,陈粮真的不值钱的,要是卖的低了,到时候你可不能怨我……” 薛蟠哪能让贾宝玉把东西退给他。 费心费力送这些东西给贾宝玉是为了加深两人之间的关系,讨官或者差事都是次要的,这个他还是分得清的。 “这是自然,薛大哥只需要按照市场价钱,甚至低一点也无妨,只要能尽快处理掉便可。”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