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漫西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致命偏寵-第524章:商少衍的寶貝鑒賞

小說推薦 – 致命偏寵 – 致命偏宠 此时,眼看着自家老大的脸颊逐渐阴云密布,望月又伸手掏了掏兜,拿出了商郁的手机小心翼翼地说道:“老大,要不您给黎小姐打个电话问问?” 男人拿过手机,打开一看,却发现了一条来自黎俏的微信消息。 他点开图片,两指稍稍放大,只消一眼就认出了这是医学联盟的米斯小镇。 此时,距离黎俏发的消息,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小时。 商郁抿着薄唇,下颌线条也微微绷紧,直接拨通了她的电话。 男人听着电话里的提示音,又看向望月手中的定位系统,那闪烁的图标还在实时更新。 行驶的方向似乎是市中心。 直到通话即将自动挂断的前一秒,黎俏清淡的嗓音才传了过来,“你忙完了?” 男人没有第一时间开口,压下心里某些隐晦的情绪,滑动着喉结,沉声开腔:“什么时候来的?” “昨晚刚到。”黎俏清脆地给了句回答,似乎一点也不意外他会知道她的动向。 而察觉到男人低沉的声线,她又淡淡地补充,“之前不是和你说过,我要来医学联盟做交流,正好最近不忙,我就提前过来了。” 商郁呼吸微沉,屈膝起身走到窗前,单手入袋,俊颜上沉冷的神色却没有半分缓和,“准备交流几天?” 黎俏边说边弯腰下车,看了眼街角的咖啡厅,“还不确定。你要是不忙的话,晚上一起吃饭?” “不忙,在原地等我。” 不等她作答,电话已经断线了。 黎俏举着手机有点莫名,他对她来英帝国的反应是不是有点大?好像还挺紧张…… 是担心柴尔曼家族对她不利? 黎俏唇角扯出一抹极淡的弧度,她还真没把柴尔曼家族放在眼里。 …… 几分钟后,黎俏来到街角咖啡厅,另一名陪同宗悦出街的保镖正站在窗口附近守着。 看到她走来,就连忙侧身颔首,“黎小姐。” “还没出来?”黎俏来到窗前,透过贴满了装饰的玻璃窗往里面看了一眼。 原本,她是打算去皇家医院找商郁的,中途就想着给宗悦打个电话,问问她的情况。 蛊夫 但她的电话打不通,辗转问了跟着她的保镖才知道,她大嫂进了一家咖啡厅,然后就莫名其妙地被留在里面开始答题考试。 黎俏当时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后来让人查了查咖啡厅的背景,便了解到这里是圆桌俱乐部的入门测试考点。 今天又恰好是考试开放日。 所谓的圆桌俱乐部,其实就是会员遍布全球的顶级智商俱乐部的统称。 至尊武魂 君冷月 很巧,也是国际会下属八大组之一。 虽然不似佣兵团接单做生意,但圆桌俱乐部向来有着国际会智囊团的美称。 保镖错开半步,让黎俏能够更清楚地看到咖啡厅里的情景,并一板一眼地解释道:“应该还没答完题,我刚才问过,只要进去,就必须参加答题,否则不能随意进出。” 我的好友是孙悟空 流笑笑 “你们去车里等着吧,我进去看看。” 黎俏说着就往咖啡厅正门走去,圆桌俱乐部的入门考试题她以前好像在宋老六的电脑里看到过。 不过那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印象也不算太深刻。 黎俏推门而入,浓香的咖啡味道瞬间扑鼻。 深棕色装修风格的店面,一张张的圆木桌前,坐着不少人,什么肤色的人都有。 每个人都眉头紧蹙地拿着笔杆在纸上写写画画,气氛颇为严肃。 黎俏逡巡了一圈,很快就在角落里看到了奋笔疾书的宗悦。 她意图上前,却被门口的人员拦住了去路。 对方二话不说直接递给她一张考卷,并对着窗口的一张圆桌示意,让她去答题。 工作人员甚至没有多问,好像不管是谁进来,都会当做考生直接安排作答。 黎俏面无表情地看了眼试卷,圆桌俱乐部的考试已经这么随意了? 是个人就可以参加考试?不需要提前报名的吗? 其实黎俏并不知道,圆桌俱乐部本就成立于英帝国,所以这里的入门考试规则和其他国家皆有不同。 只要你在考试开放日走进了咖啡厅考点,都会直接安排参加答题。 而咖啡厅内也设置了信号屏蔽器,用来防止泄题和作弊,所以宗悦的电话才会打不通。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現言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熱門都市小说 致命偏寵 線上看-第509章:商少衍怎麼來了?相伴

小說推薦 – 致命偏寵 – 致命偏宠 黎俏表情平淡地摇头,“和他无关,我不回边境只是……” 话没说完,她有兀自收了声。 曾经在薄霆枭面前,她向来随心所欲,也不需要考虑太多情感因素。 但,当初在崇城,薄霆肃问过她,是否还愿意和枭哥见面,因为……他似乎也对辉仔的死亡耿耿于怀。 黎俏沉默的时间里,薄霆枭深暗的目光紧紧锁着她的脸颊。 几秒后,他端起茶杯送到唇边,“小七,叶辉的死,你可以怪我。” 这个世界上,只有两个人会叫她小七。 一个是薄霆枭,一个是萧叶辉。 黎俏定神看着他,嘴角掀起一弯弧度,“你们怎么都以为我不回去是因为他……” “因为你骗得了自己,却骗不了别人。”薄霆枭唇瓣微抿,把茶杯轻轻落回到桌面上,似犹豫,似挣扎。 他的神色几经变换,到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薄霆枭眺望着远处的河岸,眼底凛着深暗的阴翳。 西郊出租屋 鬼族哈妹 当年,辉仔出事的那次,是他给黎俏提供的出行路线图。 缅国军部系统路线从没出错过,偏偏就是那一次,系统里的边境路线图被人恶意做了修改。 这也才导致萧叶辉踏上的那条路,是一条必死之路。 三年,他用了三年时间都没能查到究竟是谁动了有着最严密最高级防火墙的军部系统。 即便是缅国亲王,也不可能有这么高的权限,黑客更不可能。 除非,对方身份比亲王还要高,最重要的一点,很可能背后的人一早就知道边境会出事,连带着把七子也算计进去了。 思及此,薄霆枭眉眼间也覆满了阴霾,这件事在他没有查出真相之前,还是决定暂时不告诉黎俏。 两人安静了一会,薄霆枭从兜里拿出烟,打火机的响动,把黎俏拉回了现实。 她看着他娴熟的抽烟姿势,“你以前不是不抽烟?” “有时心烦,解闷而已。”薄霆枭扭头往旁边吐出烟雾,神态温儒地重新看向她,“你如果能在帝京多留几日,那再好不过。 如果家里有事,那就回去吧,等我忙完,再去南洋看你。” 阴缘索爱 蜗牛也要飞 黎俏扯着嘴角应声,“嗯,婚礼结束后,我先试着安排一下。” 她还真不是因为商郁的关系着急回去,而是不想科研所的项目又因为她的缘故耽搁了研究进度。 不多时,黎俏起身折回婚宴厅。 她的背后是薄霆枭深沉而悠远的长久注目。 过了几分钟,薄霆肃大步流星地从河岸对面走来。 他来到湖中凉亭,看着抽烟的薄霆枭,“哥,你们谈的怎么样?” 薄霆枭侧了侧身,看向一望无际的荷花池,不答反问,“今天商少衍没来?” “没来,我刚才跟黎三旁敲侧击过,商少衍和她还没结婚,这种娘家宴,他来的话也不合适。” 和薄霆枭相比,薄霆肃这个人神经大条又没什么心机。 这句话刚说完,他就发现对面的男人扬起一抹高深的浅笑,“你应该去问宗湛,商少衍会不会来。” 薄霆肃脑子里没那么多弯弯绕绕,一脸茫然地蹙着眉,“这和宗湛有什么关系?” 薄霆枭淡凉地扫他一眼,布满了薄茧的手指夹烟送到了唇边,“商少衍和宗湛是过命的把兄弟,宗家的婚宴,他会不来?” 说得好有道理。 薄霆肃伸手扯了扯自己的衣领,“就算他来了又能怎样?你该不会……真的想和他一较高下吧?” 有必要吗? 为了一个黎俏,难道真的要变成为爱疯魔的男人? 薄霆枭抿烟的唇顿了一秒,视线愈发绵长,连嗓音也沙哑而飘忽,“一较高下有用的话,我又何必等到今天。” “也对……”薄霆肃看着男人的侧脸,斟酌再三,还是说出了心里话,“哥,不是我说你,你这个人就是太内敛,做事又循规蹈矩。 你当年既然喜欢,干嘛不说?你守了黎俏这么多年,最后就眼睁睁看着她跟别人跑了,我要是你,我得呕死。” 大概是旁观者清,尤其是薄霆肃这种直男,心思虽然不深,但是看问题的角度往往一针见血。 薄霆枭良久都没说话,看着手里明明灭灭的烟头,眸底泛起了自嘲。 连他弟弟都认为他太循规蹈矩了吗? 可他当年即便没有直说喜欢,也侧面试探过了。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現言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致命偏寵》-第503章:祖宗,我想死你了展示

小說推薦 – 致命偏寵 – 致命偏宠 此时,黎俏缀在最后面,听到声音就抬眼看了过去。 也许是结婚的缘故,宗悦身上多了些小女人的温婉和娇俏。 就连眉眼间也不再似往日那么沉闷和寥落。 很快,一行人分别上了车。 大约四十分钟后,两辆车停在了长安街附近的帝京大酒店。 包厢内,穿着迷彩服的宗湛已经等候多时。 看到黎家人进门,他便起身相迎,“黎家主,欢迎。” 绝世灵帝 凡梵 黎广明上前与之握手,“宗先生,久等了。” “不久,我也刚到。”宗湛对着旁边的空座做了邀请的手势,尔后就吩咐服务人员上菜。 用餐期间,大部分时间都是宗湛和黎广明在客套地交谈。 除了简单讨论了娘家婚宴的地点,基本上都是场面话。 这看似一派和睦的包厢里,其实每个人都心思各异,只是没人点破罢了。 黎家人坐了满堂,宗家却只来了宗湛。 怠慢是必然的了。 席间,黎俏拿着手机离开了包厢,很快黎三也跟了出去。 消防通道,黎三点了根烟,浑厚的嗓音在空旷的楼梯间环绕,“宗家这是故意的?” 黎俏靠着楼梯栏杆,右腿屈起踩着台阶,懒洋洋地回了句:“显而易见。” 黎三嗤了一声,薄唇吐出一团白雾,眯了眯眸,“好歹也是名门,这心胸真不敢恭维。” 黎俏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弯唇道:“明天不是拜访宗家么,究竟是什么心胸,去看看就知道了。” 悔婚是不可能的。 但是想给黎家人添堵,也不是什么难事。 “今晚你有什么安排?”黎三嘴角咬着烟,低头看了眼手机。 黎俏挑了下眉梢,“有事?我要出去见个人。” 黎三从屏幕上抬起头,邪肆地扬起嘴角,“在帝京也有朋友?” 黎俏没说话,只是淡淡地看着他。 “行,那你自己注意安全。”黎三咬着烟在手机上回复消息,又叮嘱道:“刚才宗湛说,给我们安排了帝景别院的住处,我今晚不回了,你自己问清地址。” …… 接风宴结束时,已经快晚上九点。 帝景大酒店门前,宗湛护送黎家人上车。 临走前,他看了眼黎俏,并对她小声道:“弟妹别见怪,家里老爷子心里有气,这次……招待不周了。” 黎俏站在车门旁回望着他,扯了扯唇,“不会,能理解。” 宗湛点了点头,并对着车门示意,“上车吧,明天我在宗家等你们。” “嗯,回见。” 宗湛目送着两辆红旗车驶入长安街,轻叹一声,转身走向停车场时,给商郁拨了通电话,不等对方开口,他就笑着感慨,“你还别说,弟妹真挺懂事。” “……” “你放心,她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我肯定会好好照顾。虽然我们家老爷子心里和宗悦怄气,但他对黎家人没有恶意。” 另一边,宗湛口中人生地不熟的黎俏,在车子驶出长安街之际,就让司机靠边停了车。 黎俏在路边下车,黎三也紧随其后。 二哥黎彦瞅了瞅他俩,见怪不怪地摆摆手,然后吩咐司机,“走吧。” 然后,到了下一个路口,黎二也下了车。 司机都懵逼了。 这三兄妹怎么回事? 你们要离开,上车的时候怎么不吱声? 非要让他中途停车,现在他怎么办? 是跟着前车去帝景别院,还是打道回府汇报情况? 司机想了想,还是踩了脚油门跟上了前车,又尽职尽责地给宗湛打了个电话。 于是,五分钟之前刚给商郁吹完牛逼的宗湛,听到司机的汇报,坐在车里就陷入了沉思。 ……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現言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致命偏寵 漫西-第476章:帝京薄家繼承人

小說推薦 – 致命偏寵 – 致命偏宠 “也对,你们俩没结婚没领证,你去参加回娘宴,确实有点名不正言不顺。”宗湛说着就笑出了声,“那你俩打算……” 话未落,宗湛的手机响了。 他偏头看了一眼,皱着眉头接听,“怎么了?” 打来电话的是帝京宗家的老管家。 那一场鸡飞狗跳的情事 对方在电话里不知说了什么,宗湛狐疑地挑起了眉梢,“薄家?” “……” 不一会,宗湛收了线,把手机往桌上一丢,刚毅的面孔还泛着一丝困惑。 商郁斜倚着吧台,侧首看着他,“怎么?” 宗湛蹙眉摇头,手指敲着大理石桌面,若有所思地眯起了眸,“管家刚才跟说,帝京薄家给了回信,说是会派人来参加宗悦的回娘宴。” 帝京薄家。 商郁从他的脸上收回视线,垂眸睇着手中的酒杯,音色略低沉,“很意外?” 宗湛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手指敲击桌面的频率也越来越快,“当然。薄家老爷子退位多年,一直深居简出,薄家也许久没露过面了。 宗家这次递过去的请柬也不过是做做样子,两家平时根本没什么来往。 现在薄家突然接受了邀请,帝京圈里都在猜测是不是薄家的继承人回来了。” “薄霆枭。”商郁沉沉地嗓音念出了一个名字,微垂的眼睑也盖住了眸底的暗芒。 宗湛诧异地侧目,“知道他?” “听说过。” 闻此,宗湛睨着男人淡漠冷峻的侧脸,扯唇道:“薄霆枭当年因为家族联姻和薄老爷子决裂,后来这些年一直都没回过帝京。 不止如此,他弟弟薄霆肃也跟着走了。当初,薄霆枭是薄家最器重的继承人。 自打他们兄弟俩离开帝京,薄家这一代就青黄不接了。 有人说除非是薄霆枭回归,否则……薄家早晚被帝京上流圈淘汰。 我怀疑这次薄家突然接受邀请,极有可能是……薄霆枭回来了。” 倘若薄霆枭回归帝京,那么帝京圈现有的平衡就会被彻底打破。 然后,宗湛听到男人声线低冽的提醒,“记住我说的话。” 什么话? 哦,护好黎俏,别让其他男人接近。 宗湛斜睨了商郁一眼,只觉得他这个话题转移的太快。 他在说薄霆枭的事,这厮反倒是一心惦记着他女人。 …… 隔天恰逢周末,黎俏在晌午时分回了趟黎家。 如今,宗黎两家大婚在即,南洋各大家族都已经接到了婚礼邀请。 黎俏进了家门,刚停好车,余光一暗,黎三那张杀伐冷峻的面孔已经出现在车窗外。 “什么时候回来的?”黎俏推开车门,看着他挑了下眉梢。 黎三双手插在裤兜,眯了眯眸,“上午刚到。听妈说,你和商少衍订婚了?” “嗯。”黎俏淡然地应了声,跟着黎三走出停车场,就听到他语气不满地反问:“你真想好了?不怕后悔?” 黎俏仰头睨他一眼,“需要想?” 满腹牢骚的黎三:“……” 客厅里,段淑媛正在和黎广明整理宾客名单。 黎俏和黎三并肩入座,稍顷,段淑媛抬起头问道:“俏俏,你是不是还没给我你的宾客名单?” 黎俏靠着扶手,指尖撑着额头,思量了几秒,“婚礼现场给我留一桌就行。” “行,十人一桌,如果不够你再跟妈说。” 黎俏不急不缓地点头,“好。” 这时,黎三点了根烟,冷眸环顾四周,“老二还没回来?” 段淑媛头也没抬地回了一句,“说是今晚到家,鬼知道他又跑去哪里卖画了。” 黎俏弯唇笑了笑,尔后看向黎三,“南盺呢?” 提及南盺,他夹烟的手顿在唇边,目光也沉了,“不知道。” “嗯?”黎俏捕捉到黎三眼底一闪而过的冷意,“她没和你一起?” 黎三喉结滑动,猛地抽了一大口烟,“没有,她昨天自己回来的。” 黎俏挪开视线,眸中噙着促狭,“吵架了?”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現言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致命偏寵 起點-第471章:捨得來見我了?閲讀

小說推薦 – 致命偏寵 – 致命偏宠 话落,黎俏手指敲了敲桌面,不冷不热地撇嘴,“哦,那还是开除吧。” 张继脖子一梗,被她噎得半天说不出话。 他早就跟江院士旁敲侧击过黎俏的情况,听说她家境极其富裕,这台设备让她赔偿肯定不是难事。 科研所也是看在江院士的面子上给她一次改过的机会,她反而不要? 张继没见过如此跋扈的研究员,瞪着黎俏更加严肃地说:“就算开除,你也需要赔偿科研所的损失。 如果你以为开除就能不用赔偿,那我们只能以损坏公物为由报警处理了。” 黎俏仰身靠着椅子,缓缓翘起二郎腿,拢了拢白大褂的衣领,“我没说不赔偿,但是道歉,没可能!” 李如猛地抬起头,呼吸急促,“你……” “我什么?”黎俏淡凉的眼神落在她身上,“你给我一个向你道歉的理由?” 李如双手攥拳,扭头看向张继,“张组长,就她这样恶劣的态度,科研所难道还决定给她保留职位?如果这样的话,那我可能没办法在这里继续做研究了。”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初级研究员和中级研究员,任谁都知道该如何取舍。 但张继却犯了难,毕竟江院士还在这里。 愛 你 入骨 正骑虎难下之际,同研究小组的张院士脚步匆匆地来到了人事部的会议室。 他推门而入,语气很急,“老江,给你打电话你怎么不接?” 张院士这个人,沉迷研究无法自拔,平时很少会关注研究以外的事,能让他这么匆忙,大概也和研究有关。 “没带电话过来,找我什么事啊?”江院士站起身,看着他有些莫名地反问。 张院士皱着眉头,一脸严肃地说道:“你赶紧跟我回研究室,刚才有人送来了一台最新款的药物检测仪,我不太会用,你跟我一起研究研究。” 江院士瞬间了然,余光看了眼黎俏,“你急什么,那是俏俏让人送来的。 她看咱们先前那台机器不好用所以给大家换了台新的,不会用的话,一会让她帮忙试试。” 李如怔住了。 张继也愣了。 张院士满脸惊讶,“原来是俏俏送的?我之前在国外交流的时候见过那台机器,国内好像明年初才会引进。” “谁能证明是她送的?”李如很不甘心,起身反问,脸色也很难看。 江院士瞥她一眼,中气十足地开口道:“我能证明,不然还能是你?” 李如愤懑地抿着唇,“就算是她送的,那也是因为她砸了我们原来的……” 张院士着急回去看机器,不等她说完就语气很冲地呛了一句,“吵什么吵,砸了就砸了,反正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说完,他拧了拧眉,一板一眼地问黎俏:“那台机器多少钱?挺贵的吧?” 黎俏顶开椅子,神色淡淡,“不贵,七百万。” 李如倒吸一口凉气:“??” 七百万?不贵? 闻此,张继默默地把手中的电脑合上了。 她砸坏的那台机器,不到一百万,还是五年前的老款。 人家赔付的金额超过了十倍,开除是不可能开除的了。 道歉……更没必要。 他可是亲眼看到那两位院士的表情,似乎巴不得她以后多砸几台设备……以旧换新。 黑夜的喧嚣 这件事看似是解决了,但李如心里憋着一口气,上不去下不来的。 而由于黎俏以私人名义送给基因项目组的最新款国外检测设备,也很快就引起了科研所上层的注意。 当天下午,科研所主任就以参观为由来到了基因项目研究室考察。 他特意叫上黎俏和江院士在会议室长谈了俩小时,没人知道他们到底聊了什么,只是不到半小时,行政组就来通知他们搬家。 整个基因项目的研究室当天就收到通知,从地下一层搬到了视野极佳的大厦三楼,并给黎俏和连桢分别配备了最先进的独立研究台。 不仅如此,两天后,已经搬到楼上的研究室项目组,又突然接到了通知,医学联盟的委员会,近期要到国内实验室进行实地考察。 第一站,南洋科研所,基因异变项目组。 …… 这天临近下班,黎俏坐在研究室里翻看着自己手背的伤口,已经愈合的差不多了,伤口也变成了淡淡的粉色。 过去的两天,她和商郁每天都保持电话联络,但始终没有见面。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現言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精品言情小說 致命偏寵 愛下-第458章:輪椅上的姑娘是左棠閲讀

小說推薦 – 致命偏寵 – 致命偏宠 二十分钟后,黎俏回了南洋公馆。 晚饭期间,她咀嚼着食物,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了对面的男人身上。 许是她的目光太明显,商郁抬了抬眼皮,睇着她微怔的神色,扬起眉峰,“不好好吃饭,看着我做什么?” 黎俏放下筷子,臂弯叠在一起搭着桌沿,“明天去暗堂,有什么注意事项么?你要不要提前给我讲讲?” 她对暗堂的好奇由来已久,况且是他背后极其隐秘的势力,想来也不是能随意出入的地方。 这时,商郁薄唇扬起一丝浅浅的弧度,幽深的眸隐着笑,“没有,你想做什么都行。” 黎俏眨了眨眼,面露狐疑:“是吗?” 这么随意? 男人看着她将信将疑的表情,勾起唇角,声线浑厚地开腔:“只是带你进去参观,没有注意事项,除非你准备接受暗堂的考核。” 黎俏手指敲了敲桌面,默了几秒,“还有考核?” 商郁一瞬不瞬地凝着她,沉声道:“嗯,假如能通过四个堂主的实力测验,意味着你可以随意动用暗堂的任何一支势力,红客联盟属于一堂的势力范围。” 黎俏轻扬眉梢,眼底难掩惊讶。 闻名于世的红客联盟,竟然只是暗堂的一个分支? 那望月这个挂名的负责人,实际只是个工具人? …… 隔天,上午九点,黎俏和商郁从公馆平台乘坐直升机前往山谷暗堂。 虽然曾经来过一次,但当时大雨滂沱,又是黑夜,她并没看清周围的全貌。 此时,阳光明媚,层峦葱翠的南洋山深处,十几分钟后,山谷近在眼前。 黎俏坐在舷窗边看着群峰环绕的山谷,四周根本看不到任何出入口,似乎只有乘坐直升机才能进来。 故地重游,脑海中的画面和夜雨渐渐重叠。 下了直升机,黎俏逡巡着山谷,深深嗅着周围清新的空气,手指袭来温热的触感,她回眸,撞进了男人的沉眸之中。 两人目光交接,彼此眼底都噙着薄笑。 前行过程中,黎俏的视线落在前方嵌入山体中的铁门上,眸光一闪,“上次被打伤的那个人,还关在这里?” 商郁单手插兜,牵着黎俏不紧不慢地往前踱步,沉声道:“没有,送他去了该去的地方。” 黎俏了然,要么是地狱,要么是监狱。 随着两人逐步靠近,那道铁门缓缓向两侧打开。 黎俏步伐微缓,双眸一瞬不瞬地望着逐渐敞开的大门。 紧接着,两道身影出现在铁门后。 相悦 确切的说,是一站一坐。 黎俏不动声色地扬了下眉梢,站着的男人她认识也见过,是左轩。 那么坐在轮椅上的那个姑娘是…… 黎俏的目光粗略地在她身上扫过,但也足够看清楚,轮椅的踏板上,没有左腿。 弹指瞬间,四人近在眼前。 左轩穿着一身黑色的训练服,恭敬地颔首,“堂主,黎小姐。” 轮椅上的姑娘也同时弯了弯脊背,也唤了声堂主。 迟暮未晚 尔后,她直视着黎俏,黑色的长发束成马尾,浅浅一笑,微微含胸,“黎小姐您好,我是左棠。” 怎么说呢。 在没见到左棠这个人之前,黎俏不可避免地对她产生过想象。 毕竟她是商郁的手下,又让贺琛产生过误会,或许是像落雨那样干练又利落的女人。 又或者……是南盺那般妖娆却富有手段的类型。 但此刻正面相遇,真实的左棠推翻了所有的假设。 她身上没有落雨那种硬朗的气质,也没有南盺魅惑的长相。 安安静静地坐在轮椅上,算不上绝顶美人,却胜在面颊过分白皙,眼神干净,很柔软的一种气质,没有任何攻击性,令人很舒服。 黎俏和左棠目光交汇,淡淡地弯唇,“你好。” 几人并肩走进大门,一条长长的防空隧道仿佛没有尽头,但两侧有多个房间,他们没有停留,黎俏也没多嘴问。 步行十分钟左右,前方出现一部电梯。 这期间,黎俏注意到左棠的轮椅是非常先进的全自动智能轮椅。 至少左右两侧的手柄上,有很多控制按钮,不似普通自动轮椅那么单调。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現言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udqbh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致命偏寵 ptt-第455章:她給了屠安良一座城推薦-l2gs9

小說推薦 – 致命偏寵 – 致命偏宠 黎俏在路边停车,滑动接听,并用缅国语言打了声招呼。 电话那端,是一道极为低沉且沙哑的嗓音,“K,你什么时候过来?”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黎俏单手敲了敲方向盘,眯眸看着前方的马路,默了默,便用缅语回道:“一周内。” “好,我等你。” 简短的对话,没有多余的寒暄和热络,却不难听出彼此间无形的默契。 收了线,黎俏把手机随意放在仪表盘上,坐在车里静了几秒,这才重新开车驶向了南洋山。 …… 七点多,迈巴赫停在公馆的平台。 黎俏下车时,就看到不远处的阳伞下坐着两个人。 是贺琛和商郁。 听到车子的引擎声,男人回眸,看到黎俏的刹那,他把烟头拧在烟灰缸里,起身就朝她走了过来。 至于贺琛则摸了摸脑门,笑骂了一句,顶开椅子就往相反的草坪方向走去。 此刻,天色昏沉,压着阴云。 笑傲凌云 穷兔摸鹿 随着商郁阔步走来,雨滴坠下,几步的距离,男人已经近在眼前。 下一秒他什么都没说,搂着她的腰就把人抱在怀里,薄唇随之压在了她的唇瓣上。 雨不大,只有几滴缓缓砸在地面开了花。 丛林深处有野人 商郁含着她的唇吻了吻,嗓音哑了,“怎么突然过来了?” 黎俏抬头看了看天,又看向男人那张轮廓英俊的脸颊。 昨晚那种克制隐忍的神色已经不复存在,虽然他眉眼藏着疲惫,但至少恢复了冷静的常态。 黎俏隐隐松了口气,拉着他的手就往公馆踱步,她没忘商郁淋雨就会发烧的体质。 途中,她回道:“不突然,我去科研所上班了,正好离得近。” 男人和她牵着手往回走,深邃的眸无意中掠过她露在外面的右手腕,骤然看到一圈淡青色的勒痕,步伐一顿,眉眼沉了。 黎俏狐疑地拉了他一下,“怎么了?” 此时,商郁托起她的手,薄唇抿紧,拇指擦过那道痕迹,眼底浮着晦暗的波澜,“我弄的?” 黎俏往回缩了下臂弯,看着自己七分袖的小西装外套,撇了下嘴角,“没有,屠安良弄的。” 即将离开南洋的屠安良:“……” 商郁抬了抬眼皮,看着黎俏一本正经的表情,目光无比沉寂。 他向前一步,无声喟叹着把她搂在怀里,表情藏着难以言喻的懊恼和自责。 黎俏被他按在怀里,感受着头顶雨滴砸下来的凉意,不禁拽了拽他腰侧的衬衫,闷闷地说:“进去再抱行不行?” “嗯。”男人圈她入怀,放开时沉沉地应声。 贺琛也不知道去哪儿了,反正自打黎俏来了之后,他就再没出现过。 客厅里,灯光很亮,甚至有些刺目。 黎俏眯了眯眸,转眸看着身侧的男人,见他额头上有一滴雨水,眨了眨眼,用手指擦了一下,挑眉戏谑,“这不算淋雨吧?” 她自始至终都没有问过和昨晚相关的任何事,一如往常那般淡然处之。 沉闷压抑的氛围也因为她的这句话而消散了不少。 八荒武神 张牧之 商郁薄唇微扬,一声薄笑从他的喉间溢出,他勾着黎俏的肩膀就把她收进怀里,手劲儿轻柔的过分,“贺琛说,你把屠安良送走了?” 昨晚他的状态,来不及多问一个字。 黎俏后脑枕着他的肩膀,淡淡应声,“虽然有点残忍,不过对他来说,也是好事。” 南洋固然承载了他所有的过去和回忆,但悲剧色彩太浓了。 背井离乡确实心酸,她有一丝不忍,可屠安良愿意接受,大概也算是最好的安排。 “送他去了哪里?”商郁俯身,薄唇贴着她的脸颊,眼神却再次落到了她的手腕上,轻轻摩挲,眼底涌动着晦涩的心疼。 “边境绯城。” 她给了他整座城的控制权外加三个亿的启动资金,和城南相比,只要稳妥发挥,他未来就是绯城说一不二的王。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現言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kr4sy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致命偏寵 ptt-第445章:你可以提要求鑒賞-vvzoj

小說推薦 – 致命偏寵 – 致命偏宠 景瑞安被打偏了脸,恍惚之中也忘了反应。 后来,景家夫妇向商郁和黎俏道歉后,就强行带走了景瑞安。 走到门口又遇见了刚刚回来的黎家夫妇。 他们来得晚,并不晓得发生了什么。 黎家夫妇本还想和他们打声招呼,结果景恒升牵强地赔着笑,扯着景瑞安就出了门。 黎君也适时走了过来,看着景家三人颇有些落荒而逃的架势,很不解地反问,“发生什么事了?景叔他们怎么了?” 恰好,宗悦方才一直在宴会厅,看到他们就迎了上去,并说明了大概情况。 听完她的话,黎家夫妇面色一冷,段淑媛立马打算去找黎俏。 而黎广明则站在原地,直接给自己的秘书打了通电话,“立刻整理一份黎家和景家的业务往来报告,明天开始,暂停我们和景家的所有合作项目。” 缘起恋浮生 莫轻耳 另一边,段淑媛进了会场,焦急地逡巡着四周,生怕黎俏受了委屈。 结果一转眼就看到商郁正搂着她女儿的肩膀,站在自助餐台附近,低头在她耳边说着什么。 虽然黎俏背对着她看不到表情,不过两人之间这种黏糊劲,倒是让段淑媛非常之欣慰。 当然,景瑞安的事或许只是他冲动过后的小插曲。 但对于景家来说,这就是天大的灾难。 家族产业遭遇连连重创不说,包括景瑞安也因为躁郁症的问题,被送进了医院强行治疗。 而景家在南洋五巨头的席位,也在月余之后,被另一个家族取而代之。 …… 当晚,九点,黎俏准备跟着黎家夫妇上车离开。 停车场,商郁抬手为黎俏整理着黑纱披肩,男人挺拔的身影几乎将她整个人都笼罩在黑影之中。 “接下来几天你要一直在这里开会?”黎俏望着他,淡声问道。 商郁微微颔首,手指落在她的下颚摩挲,“嗯,后天下午就能结束,你可以随时过来。” 黎俏滚了滚嗓子,摇头道:“你们开会我就不打扰了。” 男人俯身,清冽的气息再次扑面而来,他捏了下她的脸颊,“你来算不上打扰。” 我家的飞 黎俏瞥着他,挑了挑眉,话锋一转,“你之前怎么没跟我说伯父要过来?” 商郁勾着薄唇,低沉的嗓音卷着不真切的笑意,“在老宅就定下来了,当时……你在补眠。” 闻声,黎俏稍加思索,就明白了他指的‘补眠’是什么意思。 她轻咳一声,撇开脸看向远处,故作沉思,“我要是就这么答应了提亲,会不会显得……太草率?” 男人从善如流地应答:“确实,所以他来提亲的时候,你可以顺便提要求。” “比如?”黎俏要笑不笑地反问。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男人拍了拍她的肩膀,口吻宠溺又纵容,“所有你想知道的事。” 哦,女股神呗。 两人四目相对,有些事心照不宣了。 而远在帕玛的商纵海,大半夜的,莫名其妙地打了个喷嚏。 这位纵横商氏多年的家主,不禁怀疑,似乎有人要算计他。 …… 几分钟后,黎俏回身上了车。 刚钻进自家的车厢,就发现黎广明和段淑媛两个人,看着她不住地含笑点头。 黎俏坐在副驾驶,回眸看着他们,“爸妈今晚叫我回家有事?” 她本来准备回实验室,但黎家夫妇离开前叫她跟着回黎家,她也没理由拒绝。 此时,黎广明在后座翘起二郎腿,手掌在膝盖上拍了两下,“当然有事,听说你实验室这两天放假,正好你在家跟你妈商量商量订婚的事。 还有,明天宗悦要去试婚纱,你大哥开会没时间,要不……你跟着一起去,也顺便挑挑。” 黎俏:“……”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現言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cergg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致命偏寵 線上看-第431章:你乖-kfbmf

小說推薦 – 致命偏寵 – 致命偏宠 此时,商郁轮廓紧绷地走到黎俏面前,俯身拿走了她的酒杯和啤酒。 黎俏放下腿,一瞬不瞬地看着男人,眼神迟缓地跟着他的动作,表情有点呆:“你来了。” 商郁不露声色地眯了眯眸,顺势坐在她的身畔,臂弯搭着她脑后的沙发,“醉了?” 黎俏端了端坐姿,双手环胸,睨着他缓慢地摇头,“没醉。” 男人俯身靠近她,能轻易嗅到她呼吸中的酒气,又偏头看了眼茶几上凌乱摆放的啤酒罐,随便拿起一个都是空的。 印象中,黎俏的酒量很好,没喝醉过。 商郁眼里噙着一丝微妙的笑意,“确定?我是谁?” 此刻,她看上去依旧安静淡然,除了语速慢,声调软,一时间也无法辨别她到底喝没喝醉。 然后—— “宝宝。”黎俏一张一翕的红唇冷静地吐出了对他的称呼。 这两个字,长久以来都存在于他们微信聊天的情趣里。 倒是头回被她吐字清晰地念了出来。 商郁瞳孔缩了缩,被她这声宝宝撩拨的心头微漾。 他温热的掌心捧住她的侧脸,目光在昏暗的光线里格外深邃,“叫我什么?” 黎俏半阖着眸,拉下他的手攥着,“宝宝。” 像是喝醉了。 商郁薄唇轻扬,诱哄般沉声说道:“谁的?” 黎俏微凉的手指覆在他的手背上,一本正经地回答:“我的。” 商郁了然地抿了抿唇,表情很高深,尔后偏头瞅着站在门口的流云,昂了昂下巴,“他?” 黎俏迟缓地丢过去一个眼神,上下扫视几眼,“路人。” 莫名变成路人甲的流云:“……” 商郁喉结上下滚动,薄唇微微勾起,确实是喝醉了,而且只认识他。 男人眸光掠过四周,才看到沙发上丢着一瓶野格,显然也空了。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能站起来么?”他摸着她滚烫的脸颊,微醺之中又透着淡淡的绯红。 黎俏毫不犹豫地点头,“能的。” 嗯,还是俩字。 黎俏撑着沙发作势起身,商郁则抬起臂弯却护在她的身后。 虽然她身形晃了晃,但确实能站稳。 黎俏喝醉之后不吵不闹,反而比平时的状态更冷静平淡。 就连说话也听不出任何异常,唯独一次只能说两个字。 月残决 紫陌魂 商郁昂首看着她站在面前,挑了下眉梢,瞥了眼不省人事的沈清野和持续戳屏幕的夏思妤。 然后,眼前一道黑影罩下。 黎俏单手抄着裤袋,俯身捏住了男人的下颚,带着酒气的呼吸洒在了他的肌肤上,“看我。” 两个字说的清清楚楚,仔细听还有点不高兴。 你说她醉了,但那双眼睛除了朦胧湿润根本看不出醉酒的状态。 内线收买人 西贝猫 你说她没醉,此刻的一举一动又和平时有着很大的区别。 格外的软,还有点憨…… 商郁垂下眼睑,看着黎俏两指捏着他下颚的举动,薄唇扬起的弧度逐渐加深,也顿时有了种想逗弄她的念头,“不准我看别人?” “不准。”黎俏一字一顿,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可以说非常不苟言笑了。 爱你如尘情似埃 小北 男人压了压薄唇,拉住她微凉的小手,从容又宠溺地应她,“好,那就不看。” 綠 野 千鶴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現言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