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無人ly

好看的都市言情 重生之逆歲月笔趣-第155章 落架鳳凰不如雞看書

小說推薦 – 重生之逆歲月 – 重生之逆岁月 白铄趁着李甄出差的机会叫上曹安、赵勇、安娜准备一起前往八桂省。一路上曹安很是好奇,不停的问白铄为啥那么多好地方不去,要跑这么偏僻的地方来搞投资,难道大城市蹦跶完了,想要搞搞新农村建设?他甚至一度怀疑白铄是来扶贫的。 白铄没有过多的解释,亲自和八桂省ZF那边取得了联系,告知了自己的来意和具体的时间。一名ZF副秘书长告知白铄到时接待办的同志会和他联系,并和他衔接具体的行程安排。 下了飞机,并没见有人迎接,也没有接到任何接待办的人和自己联系。白铄虽然有些奇怪,但想自己就四个人,没必要搞那么复杂,也不想多给别人添麻烦。于是一行人直接去到了省ZF,在接待办报上了自己的身份和来意后,接待办的同志居然说根本没有接待相关的通知。白铄无奈之下,只好又给那位副秘书长打去电话。在一番寒暄后,那副秘书长才想起了白铄是谁,竟然直接来了一句:你们还真的来了呀,我还以为你们是开玩笑的。 白铄一听乐了,这事还有开玩笑的吗?对方却告诉他,八桂省这地方一年到头都不会有什么大的投资者来这,现在正好金融危机,谁有钱还会往这投。再说了,哪有大老板来投资这么随意的,还老板亲自联系,他们还以为是骗子,就算是真的来投资的也就是小打小闹。白铄被这位秘书长的睿智理论深深的说服了,感觉确实是自己做错了,想当初在米国时,与各大银行谈CDS合约举手间就是上亿米元也不就是这样跑去谈的,后来博弈金融危机,一个指令就是数亿米元,最后的投入以百亿计,好几次自己就穿着拖鞋和沙滩裤。可是这里是华国,和ZF打交道还是得讲个形象和派头。作为投资者,特别是大投资者就应该有个财大气粗的样子。 白铄也没多说,先找了酒店安顿下来,分别给柱子、聂东、钟鹏程、梁荧等人打去了电话,然后就带着曹安、安娜在八桂省的首府邕城一番畅游。不得不说,邕城作为一省首府的确算是寒颤。这里城市规模不大,人口不算多,但却大部分是少数民族居民,而且是聚居着几十个民族。早前文人墨客所推崇的“邕州八景”(望仙怀古、青山松涛、象岭烟岚、罗峰晓霞、马退远眺、弘仁晚钟、邕江春泛、花洲夜月)随着历史的变迁、城市的建设发展,古八景中的许多景观已成记忆中的往事。取而代之的是邕城新的十大景观:扬美古风、青山塔影、明山锦绣、望仙怀古、伊岭神宫、南湖情韵、龙虎猴趣、邕江春泛、凤江绿野、九龙戏珠。白铄一行逐一的游玩,吃着街上总是带着一些酸味的各种米粉,两天时间下来,就把邕城给转了个七七八八。 而这时,省ZF的那位秘书长却是急了,因为八桂省这两天连续收到了来自华盈集团、盛世华章公司、长戈投资、白马兄弟公司、港岛梁氏集团、睿博投资、恒安传媒……等企业的联系函,内容都只有一个:公司拟到八桂省考察投资事宜,并委托相关人员前往实地进行考察、谈判,请ZF予以接洽。而所有的公司指定的谈判委托人都是同一个人——白铄。 白铄这两天四处游玩,故意将专门联系工作的那部手机给关机了。秘书长联系不上白铄,好不容易才查到他们居住的酒店,派了两人去等候了一天却也不见人回来,直到深夜时分,才看到白铄和曹安像是喝了酒,摇摇晃晃的回到酒店。两名ZF工作人员连忙将晕乎乎的两人周到的服务好,然后留下了第二天登门拜访的字条,才离去。 第二天,两人又早早的来到酒店从8点一直等到了10点,才见白铄起身出门。两人连忙上前道明来意,白铄才十分抱歉的样子说是昨晚喝多了,早上很晚才看见字条,然后看时间已经比较晚了,白铄对两人说到:“两位同志,你们看,现在都这么晚了,也没准备,不可能随你们前去见领导了。不如中午我请您们一起吃个饭吧。等我准备好了再随你们一同去见领导。” 两人一听就急了,他们的任务可是最迟今天中午要将这一行人请过去,那边可是省长亲自出面,中午请他们吃饭。 “那您要准备些什么呢,多久能和我们去见领导呢?”其中一人向白铄问到。 白铄想了想:“哎呀,今天下午我还有事,这样吧,明天吧,明天我再约个时间。” 两人更是着急,这还要拖到明天,而且是再约,那指不定会到什么时候。两人赶紧向上面汇报了这事。不一会,那位副秘书长直接来到了酒店,亲自邀请白铄立刻随他前往早已预定好的饭店。白铄十分为难,但看人家副秘书长都亲自来了,只好勉为其难的调整了一下行程。 在一家还算豪华的饭店内,朱省长和相关部门的领导接待了白铄、曹安、两人。这样的饭店虽然比不上帝都、魔都的那些高档餐厅,甚至连蜀都也有所不如,但在邕城地区来讲已经是顶级的豪华了。餐厅的食物也算考究,口味融合了多地区的特色,虽然味道也算不上十分美味,但对于最近吃多了街头各种酸辣、怪味米粉的白铄、曹安而言,也算难得的佳肴。 席间,朱省长问及白铄为什么会代表那么多国内知名公司,他也听白铄称自己就是投资者本人,难道这些公司的幕后老板都是白铄?白铄一听立刻觉得这事不应该闹这么大,他并不是一个喜欢将自己过分曝露人前的人。略微想了想,声称自己是一家投资机构的老板,和国内外许多公司都有着合作关系,而这些公司正好都有投资八桂省的意向,所以白铄不过是作为投资顾问代表这些公司来打个前站。这番解释倒是让大家感到释疑了不少,但这个朱省长似乎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连翻追问白铄的投资机构叫什么名字。白铄虽然可以在自己现有的投资公司里随便找一家搪塞一下,但他似乎不想让对方那么容易就查到自己的底,也不知怎么想的,可能觉得现在这里靠近南海,“南海”和“蓝海”相近,于是便随意说到:“蓝海资本”。怕朱省长继续追问,白铄干脆主动告诉他,蓝海资本本来是在国外发展的,最近才来到国内,虽然早前就和许多公司有着业务往来,但是在国内还没有正式注册,不过很快便会完成国内业务的注册,然后开始许多的投资项目。不过朱省长似乎还是对白铄有所怀疑,毕竟看起来无论白铄还是曹安都显得太过稚嫩,而且举手投足间一点没有大老板的气势,也并不像是哪个富豪家族的富二代。要不是这么多家公司来函,他真的会以为两人肯定是骗子。后来白铄才知道,为了确认自己的身份,八桂省这边还分别和几家公司反复确认过一番。 下午的洽谈会,朱省长没有参加,只让一名分管经济的韩副省长代为主持。白铄知道自己中午吃饭的表现肯定是又让朱省长看轻了几分,人家又有些不待见了。哎,看来自己表现得太过接地气了,所谓“落架的凤凰不如鸡”,有时该端着的时候,还是得端着,这样才能让别人不觉得轻视,特别是在华国做生意,大家还都特别吃这一套。 韩副省长亲切的寒暄一番后,便列行公事般的让经委的同志介绍起了八桂省的基本情况,然后又是几个部门的同志分别发言。白铄知道这是固化的一套程序,出于尊重也是耐心的听着。不过这些话里有用的东西确实不多,大部分都是套话和场面话。 盟军战俘 好不容易轮着白铄发言了,白铄振奋了一下精神,本来开始的时候看着大家说话一套一套的,也是早在脑中准备了一些开场的话,比如“非常感谢韩副省长以及各部门领导的热情接待,这次来到八桂省,能够有幸见到我们尊贵的朱省长、韩副省长……”,或是“我们这次来,是本着投资西南地区,促进西南经济圈的建设,为国家的发展做出企业应有的贡献。”等等。但是当听完各个部门的汇报后,长时间的会议使得白铄已经被磨得一点耐性都没有了。直截了当的说到:“韩副省长,我们这次来的主要目的,是准备在南水镇连同周边地区投资进行开发的。想知道ZF能给我们多大的支持力度。” 韩副省长往左右看了看,然后问道:“白总,我们各个部门说了这么多,其实我们八桂省值得投资的地方还是很多的,我建议你们可以抽空去考察考察。” 神秘老公好腹黑 “考察以后再说吧,不过我还是想先谈谈南水镇的事情。” 韩副省长迟疑了一会儿,说到:“你们这么确定只是要投资南水镇这里。” “嗯,是的,就是南水镇。我想知道你们能给我们多少地,供我们开发建设。” 韩副省长心想:哪有这样来搞投资的,不应该是大家先初步广泛的了解一下,然后再提出几个重点意向打打太极拳,最后再直击目标项目吗?不然大家介绍了那么多干嘛来了。我们几个部门说了这么多,你们倒好,一句话就把要说的说完了。韩副省长咳了两声:“嗯,这个,那片地方地广人稀,而且情况嘛也比较特殊,这个我们下来需要再研究一下,只是不知道白总打算具体建设些什么项目,需要多大的地皮,有没有具体的规划方案什么的?” “这个,方案暂时没有,我们准备搞一些自然风光、人文旅游之类的产业,然后也考虑修建一些现代化的游乐产业,先把这片区域打造成为一个集旅游、娱乐为一体的地区。等人气旺起来以后嘛,商业地产、住宅这些也会进一步跟上。至于地皮嘛,你们批给我们多少我们就建设多少,不过我想最少不低于50万亩吧!” “噗嗤”桌上一名官员正喝水,被白铄这句话把水给呛了出来。 “白总你们是在开玩笑吧。你说的是50万平米吧?” 被呛到的那位官员说道。 “不,就是50万亩,甚至还可以更多。” 发改委的领导说道:“那可不是一个镇,恐怕是连整个县都得划给你。” 白铄一脸轻松的说道:“如果可以的话,我没问题。” 韩副省长笑了笑:“小同志啊,看来你们是准备来帮助我们搞旧城改造的咯。” 一时间会议室内一片笑声。 白铄心知这是被嘲笑了。正色说道:“韩副省长,我并不是开玩笑,我是非常真诚的过来投资的。” 会议室内的笑声渐止,大家都陷入了尴尬,谁也没有先说话。最后韩副省长说道:“两位小同志呀,你们这么年轻,可是却很有抱负和理想,我甚是钦佩。不过你们这个计划过于宏大,可能我们还需要时间研究一下。这还涉及到省ZF和地方上的协调,以及地方上的民族矛盾问题。可不是我能轻易答应你的。” 白铄正准备说什么,韩副省长却又说道:“我看这样吧,一方面呢,我们做进一步的研究,另一方面你们也可以搞一个详细的计划。等有机会时,我们大家再碰碰头,坐下一起商量商量。你看可好。” 曹安私下和白铄嘀咕到:“奶奶的,我们投钱,他们给地,这么简单的事情搞得这么复杂。” 白铄用手肘轻轻碰了一下曹安,示意他别再说了。他知道韩副省长这明显已经是在推诿逐客了,也便起身告辞,不过还是留下了一句,希望ZF这边研究有了结果后,能尽快联系自己。其实白铄也知道,研究恐怕只是一句空话,自己转身一走,立刻就会成为笑话被他们津津乐道。不过这次的八桂之行,和接下来的一件事情,倒是让白铄明白了日后应该怎样和华国的ZF官员、商人们相处,绝不能像以前游击队那样随随便便,得有个正规军的样子。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lj0ky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之逆歲月-第138章 曙光乍現危機消相伴-p00r6

小說推薦 – 重生之逆歲月 – 重生之逆岁月 接下来的几天里,形势不断的发生变化,“两房”和雷曼兄弟的问题已经逐渐暴露在了公众的面前。刘蜀还得到消息,“两房”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在以游说的方式,想要说服ZF利用纳税人的钱来补救“两房”的损失。有人估计游说产生的费用就达上千万米元。甚至“两房”还对下一任总统候选人也提供了赞助,希望他们能在演说中帮助“两房”呼吁。结果因为在两位候选人支持经费上有些差距,使得其中一位候选人心生不满,发表文章对“两房”的过去横加指责,表示如果他成功当选总统,将对房利美和房地美实行永久性的缩减和重组,并承诺不再用纳税人的钱来为经营不下去的金融机构埋单。可以说,米国ZF能成为“两房”的后台,与金钱有着巨大关系。 就在市场一片恐慌之际,有人传出了米国ZF将出手救援“两房”和雷曼兄弟的消息。一直萎靡的股市,居然一时间出现了难得的涨幅,一些专业人士又开始了危机已经触底的言论。 在一片呼吁声中,9月5日下午,米国财政部长“老财”、米联储主席“老储”以及住房金融管理局局长“老金”召开会议,就房利美与房地美的救助计划展开讨论。会议的内容十分保密,刘蜀无论如何打听,却是无法得知会议内容。不过面对这一次的事件,白铄、梁荧、团队的意见倒是出奇的统一,大家都认为米国一定会通过救援两房的方案。虽然如此,众人依然紧张的等待着靴子的落地,这些天,大家都像打仗一样,关注着每一个消息,因为这个时候,稍微有一些风吹草动,就需要立刻做出反应。 终于,在7日上午,“老财”召开新闻发布会表示:“鉴于过去几个星期中我们对‘两房’情况的调查以及对市场状况的判断,财政部将逐步采取措施来改变‘两房’的现状,维护投资者和纳税人的合法利益。”这标志着米国已经决定救援“两房”,一个金融市场史无前例的救助计划正式启动。 中午时分,ZF对房利美和房地美的救助计划正式公布:一是“两房”由它们原先的监管机构联邦住房金融管理局所接管,两家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将被限令离职。在得知金融管理局参与会议时,伟伦和汉斯就提出了相关的判断,让白铄和梁荧不禁对他们的敏锐度和判断力更为欣赏;二是米国ZF将收购“两房”新发行的总额为10亿米元的优先股,这些优先股的年利率为10%;三是ZF承诺在未来将向两家公司分别注入至多1000亿米元的资金,购买相当于它们80%普通股的认股权证,以此来弥补未来损失;四是ZF将向“两房”提供信贷额度,帮助“两房”度过难关;五是财政部计划未来一年内持续购买由两家公司发行的抵押证券MBS。 “两房这是被ZF接管了吗?”了解完救援计划,汉斯问道。 “对,就是被ZF接管了。”白铄肯定的回答了汉斯的问题。 “也好,从哪里来,回哪里去。”梁荧冷笑了一声。 刘蜀现在总算把心放下了,愣愣的说道:“总算赌对了。”自从得知财政部、米联储、住房金融管理局开会商议救援计划后,昨天刘蜀就开始逆势往股市里砸钱,整整砸里十亿米元进去。现在看到救援计划通过了,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米国股市应声大涨,带动欧洲股市也在开盘后大幅走高,金融类股票平均涨幅达7%;亚洲主要金融市场也对产生了积极反应。在倭国证券市场,大涨412.23点,涨幅达3.4%。整个市场开始一致看好,信心似乎开始重整,大家都觉得危机的曙光似乎已经开始显现。 不过当天中午过后白铄就让刘蜀开始平仓,毕竟这样的短期反弹,能小赚一点已经足够了,当然白铄所谓的小赚,比起后来王总提出的“小目标”还是高出了十倍的价值。而就在让刘蜀平仓后,白铄突然让刘蜀开始做空“两房”的股票,不光是刘蜀,就连梁荧、伟伦、汉斯等人也是大跌眼镜。 “就算你不看好后市,但也没有必要急着做空吧?现在可是一片叫好。”刘蜀犹豫的说道。 伟伦和汉斯也不赞成这样的做法,觉得有些冒险,毕竟现在大家都在看好,而且“两房”正是关键所在。 威廉一直是直接负责指挥操盘,看着还在继续上涨的指数,摇了摇头:“哦,白,从技术来分析,你这个想法似乎有些不太冷静。” 梁荧冷静的思考了一会,看着白铄问道:“你有把握吗?” “没有绝对的把握。” “那你为什么认为它会跌?” 白铄想了想对大家分析到:“你们有没有想过,事实上ZF接管“两房”,虽然有利于两家公司更好地发展,对债务人来说是一个好消息。但是对两家的股东们而言却是一大噩耗。如果在一段时间后“两房”开始盈利,那么它们所赚的每一分钱先要偿还房贷的本金和利息,还要向ZF支付每年10%的红利,最后剩余的利润才会留给其他优先股股东和普通股股东,而这部分人得到的回报将会是微乎其微。这样的股票请问各位愿意长期持有吗?” 白铄一番话让大家顿然醒悟,是啊,大家都只注意到了这是一个大利好,但是却忽视了这个计划对普通小股东来说并不太友好。 “可是,目前的股市已经不能用常理判断了,大家都疯了,甚至连那些亏损的股票也在涨。”威廉依然坚持自己的看法。 骷髅魔导师 情终流水 梁荧制止了汉斯,看着白铄说道:“我相信你的判断。”然后示意威廉执行。 威廉摇摇头:“好吧,老板”然后吩咐众操盘手开始做空“两房”股票。到收盘时,做空的金额已经超出了十亿米元,而由于股市还在不断的上涨,账面上已经出现了超过三千万的损失。 当天晚上,大家似乎都没有什么兴致玩乐,都在紧张两房股票的事态,吃过晚饭,就各回各屋。白铄独自一人来到最顶层的平台,靠着椅子开了罐啤酒喝了起来。其实白铄心里也是一样的七上八下,之所以做这样的决定完全是基于自己的分析判断。至于记忆里的那些东西,根本就没有涉及这些内容。白铄似乎在有意识的培养自我判断的能力,因为他觉得记忆里的那些东西不可能永远靠得住,迟早会因为自己的逆操作而发生改变。即使没有发生大的改变,那么2020年以后呢?那时又该如何? 这时他看见在平台的门口,安娜毅然立在那里,远远的看着他。“安娜,过来吧。”白铄冲着安娜招了招手。 安娜移步走到白铄面前,依然站立着。 “坐啊。”白铄拍了拍椅子。 安娜略微犹豫了一下才在白铄旁边坐了下来。 “我说,以后在我面前别那么冷酷好不好,别像个职业保镖一样。你看赵勇多好。” 安娜没什么表情的看着白铄:“这样不好吗?我本来就是给你做保镖。赵勇是赵勇,我是我。” 我当师太的那些年 白铄笑了笑:“其实,你不觉得我们大家在一起就像兄弟姊妹一样吗?虽然各自负责着一些事情,但是在我心里,你们都是最好的朋友,甚至像亲人一样。” “亲人……”安娜低着头低声念叨着“我已经没有亲人了。” “那现在有了,只要你愿意,我们都可以成为你的亲人。” 安娜抬起头看着白铄,眼神有一些闪烁,最终站了起来“我不需要亲人。”说完便径直的走下楼去。 白铄望着安娜的背影,笑了笑:“可惜了,能多笑笑多好。” …… 果然如白铄的预计一样。由于ZF对“两房”的救助计划,第二天一早,众多权威信用评级机构纷纷将房利美和房地美的优先股信用级别降至“垃圾级”。因为受此影响,当天纽约股市开盘以后,房利美与房地美的股价急剧下挫。看着那一泻千里的线条,刘蜀呆了,威廉懵了,所有人都震惊了。跌20%了……跌30%了,哦,跌40%了,不50%了……“我的上帝,这还是我第一次亲身经历这样的股票。”威廉的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 截止当日收盘,房利美下跌90%收于0.73元,而房地美则下跌83%收于0.88元,看着最终定格的数据,伟伦震惊的说道:“真难以置信,一年前两家公司的股价可是在60米元左右啊。” “恭喜你,白,这次至少能赚7亿(米元)。”汉斯一番话打破了平静,然后带头鼓起了掌来,此时团队全体人员都纷纷鼓起了掌,坐在电脑面前的那些人,也都纷纷的起立向白铄表达致敬。面对这样的情景,白铄第一次感觉到了一种眩晕的感觉。热烈的掌声在工作室内环绕,久久没有消散。 “两房”的下跌并么有影响到整体的市场,毕竟“两房”的下跌是有着一些特殊的因素。米国股市整体上还是继续呈现了上涨的趋势,全球各国的股市也纷纷涨跌不一,属于正常的震动范围。 第二天,市场上传出雷曼兄弟的季报将于次日发出,ZF将继续促成雷曼兄弟并购的计划。白铄在工作室内来回的走来走去,大家都看着他,没有出声,现在大家似乎都习惯了按照白铄的意见做事了,这当然不是一个好的现象。终于白铄停下了脚步,看向伟伦说道:“嗨,伟伦,你觉得雷曼的事情会如何发展?” 伟伦思考了一下:“亲爱的白,我想我们是不是应该开个会,讨论一下。毕竟这个事情的发展关系着我们下一步的重要计划。” 白铄看了看梁荧,梁荧对着白铄点了点头,于是团队中的骨干人员都集中到力量会议室,针对雷曼的问题进行着讨论分析。其实讨论的重点就是对于雷曼兄弟,米国ZF到底会不会救?如何救的问题。讨论了半天,虽然大家的见解都很有独到之处,但是依然对于救或不救的问题没有个结论。 这时,白铄见这个话题似乎暂时没有讨论的必要了,觉得气氛渐渐有些沉闷,转而说道:“不如我们来预测一下雷曼三季度的业绩如何?” 大家一听又纷纷表达起了自己的看法。“二季度亏损28亿,我看三季度也不会少于这个数吧。”汉斯说道。 “雷曼的主要问题还是集中在次贷债上,按照次贷债三季度的走势,结合二季度的季报,我分析雷曼三季度的亏损应该在40亿左右。”伟伦分析道。 “40亿?那可是雷曼前所未有的。”刘蜀吃惊的问道。 四方大陆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