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甲青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蜀漢之莊稼漢-第0931章 別樣心思閲讀

小說推薦 – 蜀漢之莊稼漢 – 蜀汉之庄稼汉 喧嚣的战场沉寂下来了。 晨光曦微中,厚重的铅色的雾一样的硝烟,带着一股作呕的血腥气,压抑着空旷的北方平原。 一具具蜷缩的,或是残缺不全、血肉模糊的尸体,在已经被踏平的草地里,以人世间各种最残忍的,也是最自然的姿式,层层叠叠地横躺竖卧着。 混杂着支离破碎残肢内脏,污血淋漓的死马,丝缕飞扬的战旗…… 最引人注目的,是在尸体中央,用人头垒起的京观。 死去的将士双目怒睁,不知道是死不瞑目,还是对敌人残暴的控述。 啄尸的鹰鹫正在成群成群的飞来,大片大片的黑老鸦在无休无止的聒噪着。 即便厮杀已经过去了一天一夜,但浓郁的血腥味儿似乎仍弥漫在整个旷野上,浓烈得无法化开。 当毕轨看到眼前这一番令人触目惊心的景象时,两眼就像是死鱼眼那样鼓突出来,脸色开始变得惨白。 他并不是因为眼前的惨烈场景而不适。 毕竟也是在边境当了数载刺史。 他之所以这副神情,是因为苏尚、董弼两位将军的战死。 他们两人的人头被胡人特意挂在旗杆上,插在京观前,极是醒目。 全军覆没! 匹马不得返! 毕轨两眼无神,只觉得脑门在轰隆隆地作响。 “使君,胡狗残暴,如此侮辱将士,吾等恨不得赶至楼烦尽屠之!” 魏军的部将们看到眼前的场景,皆目眦尽裂,纷纷请战。 “屠?屠谁?谁屠?” 毕轨喃喃地说道。 他派出的前军,乃是并州精骑。 如今精骑尽没,剩下的,也就是征召而来的胡骑。 胡人本就多变,现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这边的胡骑会不会军心动摇,还很难说…… 想到这里,毕轨猛然清醒过来。 “此处离楼烦多远?” “不足三十里。” “快,快,收拾残骸,退兵!” 毕轨好歹是年少成名的人物,又在并州当了几年刺史。 他只是骄纵,又不是愚蠢。 出了关塞,没有足够的骑军,想要与胡人相争,那就是做梦。 现在精骑尽失,听说胡人还不断在前方的楼烦集结,没有关塞做依托,到时候全军覆没的很可能就轮到自己了。 “退兵?” 魏军的部将们皆是意外。 “使君,为何要退兵?” “楼烦恐有伏兵。”毕轨连连催促,“速速收拾!” 观毕使君脸色,部将们皆知他已是胆破。 心里不由地有些鄙夷: 坚持要出塞追击的是你,现在胡人就在眼前,极力退兵的也是你! 只是魏法严厉,毕轨又是主帅,众将虽心有不甘,但手头却是不慢,很快把尸体掩埋起来。 然后便匆匆往关塞退去。 第二日,轲比能亲领万余骑,到达楼烦。 待他得知魏军已退,不由遗憾地对自己的儿子说道: “惜哉!若是彼再多留一日,并州之军,则皆为吾所灭。” “介时即便不能入塞而据,亦可掠并州钱帛女子为吾所有。” 轲比能之子面有惭色: “大人教训的是,是我太过心急了。” “吾意并非言汝之过,乃是叹惜而已。此次你做得很好,不但让汉人胆寒,仓皇而逃,而且也震慑了步度根。” 建兴十一年六月,并州刺史毕轨贪功冒进,派出的追兵被轲比能之子灭于楼烦一带,全军覆没。 就连苏尚、董弼两位将军亦战死,匹马不得返。 毕轨胆寒之下,退守关塞。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b7fjj火熱言情小說 蜀漢之莊稼漢-第0928章 司馬懿的想法鑒賞-s2l59

小說推薦 – 蜀漢之莊稼漢 – 蜀汉之庄稼汉 政治人物嘛,心都脏。 所以在他们眼里,人性本恶。 为了防止人心易变,做一些防范,冯刺史完全可以理解。 说白了,让姜维领军驻扎金城,不就是在凉州的咽喉之地楔了个棋子么? 当初关大将军跟着自己去汉中,难道就没有带了观察的意思? 最后还不是变成了我与女保镖不得不说的故事? 张大秘书这几年勤勤恳恳,难道就没有带了监军的意思? 最后还不是变成了我与女秘书不得不说的故事? 就连李慕,最开始都是带了不可告人的目的。 最后呢,还不成了我与女总裁不得不说的故事? 至于姜维,嗯嗯…… 讲故事,我最喜欢了。 反正冯刺史光明磊落,怕个啥? 但见张小四目光有些古怪,点了点头: “若是能让姜校尉领军去都野泽,那自然是极好。” 自家阿郎有本事使唤得动姜维,她自然无话可说,反正她是指使不动的。 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姜维是丞相的人。 有些禁忌,或者说是有些默契,连自己的阿姊都没想过要去打破。 “而且都野泽以前可是护羌校尉的真正治所呢。” 冯刺史最后说了一句,“现在姜维成了护羌校尉,让他领军去平定都野泽,很合理嘛。” 居延泽和都野泽是北边胡人进入凉州的两个口子。 居延泽以前设置了西海郡,而都野泽则设置了护羌校尉。 都是为了防范胡人南下,进入凉州作乱。 对于冯刺史的合理建议,姜维很是欣然地接受了。 他以最快的速度整军完毕,然后领军翻过了洪池岭,进入武威。 张小四得到这个消息,有些意外,同时又松了一口气。 当然,这是事后。 安排完这些事,冯刺史又接见了一个人,正是给自己送来曹植死讯的曹三。 “曹公子与吾以文会友,虽不可相见,但却早已神交。如今曹公子长辞,吾又不能亲临墓前,实是遗憾。” “除了隔空祭拜,吾还写有一文,还请曹壮士能替我焚于曹公子墓前,。” 曹三经过这些日子的修养,身体已经恢复了不少。 听到这话,当下便匍匐在地,以行大礼: “冯郎君但有所令,某岂敢不尽性命而为之?” 冯刺史长叹一声:“曹公子府上忠仆,壮哉!” 当下便拿出一幅字裱,递给曹三。 同时低声道: “我知道有些话,说得可能不太好听,但曹公子既然认我为友,我便索性对曹壮士说开了。” 曹三抱着字裱,肃然道: “冯郎君请讲。” 冯刺史咳了一声,这才说道: “曹公子生前,在魏国过得实不如意。我知道他生前有二子,若是在魏国那边真过不下去了,可到我这里来,我自当视其如亲侄。” 曹植的儿子,现在也有二十多了,和冯刺史年纪差不了几岁。 冯刺史这一句“视如亲侄”的话,说出口那真是需要莫大的勇气。 不过也无所谓了。 陆绩是陆逊的叔叔,陆逊比他叔叔还要大几岁呢! 曹三本能地想要反驳。 只是想起陈王生前待遇,他心里不由地又升起一股悲愤之气。 曹丕父子对陈王,实是过矣! 想到这里,曹三悲从心来,不禁泣声道: “陈王家事,小人如何敢置喙?不过冯郎君之心意,某一定会转告主母。”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