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留裏克的崛起

精品小說 留裏克的崛起-第530章 在潰逃中被追擊者肆意殺戮鑒賞

小說推薦 – 留裏克的崛起 – 留里克的崛起 单纯去弹压临阵退缩的农夫,甚至用剑斩杀执迷不悟者,诺森布里亚的骑兵战士并不觉得这很光荣,自己仅是执行国王的命令。 他们看得出王国的军队遭遇到大危机,战斗持续有一段时间,本该是占尽兵力优势的军队,当下似乎正在崩溃的边缘? 骑兵被重新集结,他们聚集在国王的身边。 埃恩雷德迅猛地拔出铁剑,犀利的眼神扫视自己麾下骁勇。 “王国的骑士们!你们年轻时,甚至是你们的父亲曾随我东征西讨。我们击败了很多强敌很多叛逆!现在野蛮人摧毁了我们的神圣修道院,袭击我们的城市。现在,我将带头冲锋!不计伤亡!我们冲过去,从侧翼冲垮敌人。拔剑!” 每名骑兵都希望采取措施改变焦灼战局,现在国王决定铤而走险? 不,他们的眼里,国王大人又变回了曾经的勇士。 他们纷纷拔剑,亦有不少人高举骑矛。 他们自发地呐喊,喊声淹没在步兵的厮杀声中。 “主教!”国王策马,对着目睹血战而战战兢兢的主教埃德蒙:“为我们祈祷,为我们泼洒圣水。” “是!” 班堡主教以及随从的教士,他们急匆匆带着金银法器、扛着十字架做起祝礼祷告。 哪怕战局焦灼,每分钟都有王国战士伤亡。 战前的祷告少不了,此并非国王迷信,此乃他的信仰,如果得不到教士的祝礼,那么自己的出击也不会得到上帝的祝福。 经过短暂的祝礼活动,每一名骑兵的身上都被撒上了混合了玫瑰精油的圣水。花香圣水意味着某种神圣,骑兵们都在自我暗示自己已经被赦免了原罪。 国王最后一次横剑立马:“现在跟我冲!从森林里迂回过去。” 诺森布里亚王国的军队终于结束了它纯粹野蛮的打法,明明步兵数量占优,就是所谓战术堪称流寇式疯狗打法。步兵间的配合几乎不存在,战斗根本是士兵的单打独斗,是大型群殴械斗。 唯有骑兵队,在危难之际国王终于开了窍。 一百三十余骑在海边林地中穿行,默默地绕道维京军阵线的右翼。 战斗一开始,骑兵队长阿斯顿就认定此处是野蛮人的破绽。国王颇为后悔却不会表现出来,现在自己终是亲自执行这一疯狂的战术,至于骑兵队遭到严重损失的后果,对于王国军事战略的重创,他能够联想到,现在也只能放在一边。 偌大的诺森布里亚王国只是看起来很大,埃恩雷德的本钱极为有限,倾尽国力不过是征召一万战士与两万农夫。军队要分散驻扎王国的各个据点,而整个班堡地区,他所能征召的就是这区区两千人。 倘若此战自己大败,等于说班堡地区、王国的整个东北方向,已经实质上的进入到军事真空。那么皮克特人一定会趁虚而入,以后的事就麻烦了。 一名头戴镀金铁盔的人,策马冲出树林,紧随其后的是一名名举着骑枪的骑兵。矛头下系着橘色飘带,骑兵头盔还都插着漂亮的羽毛。 衣着光鲜显著的国王埃恩雷德出现了。 骑兵队乍现,他们已经开始奔着维京人右翼阵线慢跑前进。 敌人竟保留一支奇兵?! 一些鏖战中的维京人眼睛余光注意到这一点,心头生起莫名恐惧。 耶夫洛、比勇尼,甚至是弗洛基和埃斯比约恩这两个少年,都站在区区一米高的“战术土台高地”,以绞盘给钢臂十字弓上弦。暴力徒手上弦的佣兵,他们的胳膊已经颇为疲惫,上弦用绞盘,十字弓射速降到最低,更糟糕的箭矢数量已经不多。 正当时,耶夫洛凶猛地冲向留里克。 留里克仍在指挥身边的扭力弹弓去射击激战不退的地方步兵,他被耶夫洛直接抱起来腰。 “喂!你干什么?!” “大人,你看看西方(阵线右翼)。” “啊!是骑兵?!你快把我放下来。” 留里克大吃一惊,虽说他对骑兵袭击侧翼做了防备,但战斗持续到现在他愈发觉得敌人不打算搞骑兵群突击,显然自己错了。 压轴宝器放在最后? “该死!比勇尼,你去通知盖格兄弟,让他的长矛手挡住骑兵!”慌忙中留里克大声尖叫命令。 这时埃斯比约恩扔掉上弦一半的十字弓,窜到留里克身边:“兄弟,我去通知我大哥。” “你?快去!敌人的骑兵冲进来,事情就麻烦了。” 埃斯比约恩,这位少年临危受命,一溜烟如野兔般窜到瓦斯荷比的盖格的阵线。 盖格正带着自己的一百名矛手,帮助其他人去捅杀敌人步兵。许多人已经注意到骑兵乍现,当埃斯比约恩抵达时,盖格已经做好了一些防骑兵措施。 埃斯比约恩传达了命令,盖格一众也开始执行。 与此同时,留里克这便立即做出战术调整。譬如即将是射完箭矢的设得兰渔夫,勒令他们立刻拔剑持盾,盾牌一律向西。 全部的扭力弹弓暂停对正面厮杀之敌的打击,调整射角针对西方之骑兵。公牛投石机也在改变射击方向。 只是维京人这些举措对于正准备最后冲锋骑兵而言,已经太晚了。 诺森布里亚王埃恩雷德,他亲吻自己的剑柄,将铁剑该高举起怒吼:“骑兵队!冲击!” 墨 唐 整个队伍的马匹开始奔袭,立刻达到了它们的最大速度。 骑兵队如同凿子般砸向维京人的侧翼。 庞然大物向自己冲来,盖格虽已命令长矛一致向前,但临到冲撞之际,不少人因为恐惧干脆扔了矛,本能地后退。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优美都市言情 留裏克的崛起 起點-第528章 對壘閲讀

小說推薦 – 留裏克的崛起 – 留里克的崛起 骑兵队的出现堪称神奇,他们所施展的战术更让留里克感觉离奇。 维京人这方来不及收殓战死的兄弟,他们慌忙地整顿武器,甚至是从敌人尸体上拿走箭与矛,急匆匆的撤到留里克布置的阵地处。 所有的家族首领齐聚在阵前的留里克这里,他们本该是勇敢无畏的战士,却在刚刚的战斗中便显出前所未有的恐惧。 直到现在,他们中的不少人仍在发抖。 有人紧张道:“敌人据说有两千人,如果他们都是骑马的家伙,我们留在海滩,终究会被他们全部杀死。” 比勇尼一听有如此丧气话,抬起脚就将其揣倒,持剑骂道:“你闭嘴吧!懦夫!” 最強 神 眼 那位刚刚从林子里窜出来的家族首领,他机灵地审视一圈后,谨慎地汇报起自己的见闻。 一番详细的描述,众人原本恐惧的心竟纷纷放松。 比勇尼刚刚实在是强作坚定,说实话他也非常担心会从森林里窜出大量骑兵把大家都踩死。 “我就说嘛!敌人如果真的勇猛,我们之前的两场胜仗就没法解释了。”他长出一口气,又捣捣留里克:“兄弟,你应该有正确的决策。回来的兄弟说了,敌人中有一大群弱者。” 此刻的留里克气定神闲,他昂首看一遍所有人,正式布置起自己的阵型。 嚷嚷一些鼓舞士气的话?等到阵型布置好,等到敌人出现后,让几个嗓门大的在阵前大吼就行了。 留里克给在场的家族首领布置起各自的任务,他对这群未经过自己训练的渔夫牧民构成的军队的命令执行力是存疑的,给他们安排复杂的任务是在作死。 这里的任务安排简单,维京人的阵型布置更是简单。 虽然留里克不太相信敌人真会傻乎乎的直接嗷嗷叫地冲击,他仍旧计划按照一年前发生在哥特兰岛的大决战那般,这伙几乎都是有巴尔默克维京人构成的军队,就排布自己用过的、证明行之有效的阵列。 比勇尼、盖格的三百人,他们带着大量的长矛(有缴获品也有纯粹的削尖的木棍)排成密集阵列作为中军。 其余的巴尔默克人一分为二,左右两翼各有三百人并摆成最传统的盾墙。 所有的弓手,尤其是奉命持弓的设得兰人留在中军之后听令放箭。 耶夫洛则带着十多人,持钢臂十字弓混在中军长矛阵内,敌人进攻之际伺机精确射击。 所有的重型武器,扭力弹弓立在土木搭建的高台,投石机则与弓手混在一起。 曾几何时,巴尔默克人的打仗就是兄弟们一窝蜂冲上去,遇到强敌则组成盾墙威压上去。现在任何一名小兵都意识到了此战的巨大不同,罗斯的留里克正在改写大家对于战阵的概念。 比勇尼从投石机处跑回来:“一切都准备就绪了。你的武器能砸死很多进攻之敌。” “不!”站在阵前的留里克稍稍伸出右手。 “怎么?你对那些武器不放心?我们在海上……” 留里克有抬起下巴,示意:“这片战场有些局促,我猜敌人会发疯般冲上来。我们的武器射击的机会可能不多,战争仍是短兵激战取得胜利。厮杀,你们是最强的。” 比勇尼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纹着蓝纹的秃头,笑着伸出舌头,就好似虎狼的举动:“那就太好了。我是一只恐怖的狼,会把他们生吞活剥。” 留里克依旧平静着脸,眼神略略瞟向东方:“你瞧,太阳已经出来了。奥丁在注视我们。” 比勇尼遂扭过头,他的脸沐浴在清晨金光中。 他又扭过头:“太好了,神会见证我们的胜利。那么,敌人呢?” “已经来了。” “来了?我什么都没看到。” “就在林子里,敌人大部队已经来了。我感受到了他们的气息。” 留里克微笑着脸面对森林,他有着必胜的信心,唯一的问题是自己统帅的军队损失几何。算了吧,这些人不是罗斯人,只是罗斯的盟友。他们损失一些精锐战士,等于说是在增强罗斯的影响力。 当然留里克还没有腹黑到要用这一战给巴尔默克人减丁。 一切正如留里克所言,那些消失的骑兵再度出现。 骑兵仍如他们出现时的那样趾高气昂,一支支长矛仍旧捆着漂亮的橘色飘带。维京人都注意到,骑兵中出现了骑马的骑手,有多人举着橘白两色的旗帜。 “敌人的骑手都出现,他们的统帅或许即将出现。”留里克随口嘟囔。 “我带着十字弓,将他射杀。”比勇尼一脸跃跃欲试样。 “你?不怕这样做不够光荣?” “呸!杀死敌人就是光荣,神只看结果,不管我过程。” 留里克耸耸肩,他的确认同比勇尼的这套道理。不过狙杀敌人统帅的机会很大吗?他们的统帅应该是国王,而国王理应在许多亲卫队的护卫下躲在暗处。 “不要冲动,我们看看敌人还有什么动作。” 看到骑兵,相当多的维京人就在发憷。 再现的骑兵队并未展开进攻,每一骑如同塑像般耸立,在其间隔的缝隙中,大量带着鸢盾的步兵出现了。 他们盾牌上也涂抹着五花八门的纹路,一些人明显还用金属对木盾进行了加固。 留里克眯着眼仰视比勇尼:“你瞧,这些步兵应该算是精锐。” “呸!和我们之前遇到的没什么不同。”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li9ig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留裏克的崛起 txt-第520章 侵入林迪斯法恩分享-n00sv

小說推薦 – 留裏克的崛起 – 留里克的崛起 林迪斯法恩,这个地名对留里克来说非常陌生。 实际呢?这个修道院故意健在偏僻的近海潮汐岛处,修道院里蕴藏着许多财宝,但教士仍旧秉承信条,过着清心寡欲的生活。 此地当下就是诺森布里亚王国最重要的宗教中心,它四十年前被卑尔根维京人洗劫一番后,王国将之重建。 吸取了上次防御一摊稀烂的惨剧,王国也开始非常罕见的用当地比较容易获得的花岗岩将之加固。 距离那场灾祸已经过去,最年幼的亲历者如今也几近人生暮年。那些昔日的教士,他们多数死在劫掠之灾中,后续迁移来的教士只能听从亲历者的口述以幻想灾祸现场,而这些人也陆续去了天国…… 林迪斯法恩修道院,这里已经恢复了恬静,哪怕是王国爆发了几十年的内乱,争权夺位的贵族们从不会觊觎修道院里的由信众们自发捐赠的越来越多的金银,反而是国王派遣一支军队,在修道院的外围修建了一座军营。 比起防备可能出现的海上蛮族,国王更在意这座王国宗教中心知否真的牢牢统御在自己手中。 林迪斯法恩距离王城约克足有二百公里的路程,但距离王国北方另一座军事城镇班堡,仅不到一天的旅程。 虽然从保罗这里获悉了很多情报,留里克总有种预感,因为自己的大军就是要深入诺森布里亚的核心统治区,面临更大规模的战斗已然不可避免。 战斗是否会让这群维京战士发狂?他们一定会的。 废柴倾城:狂妃训邪王 大军在吃完了饭后,旋即开始搬运战利品。 留里克本来计划中午时分就启航的,结果搬运粮食和其他战利品(主要是收缴的铁器与布匹)花费了太多时间。时间磨蹭到了下午,搬运物资而被折腾得浑身疲敝的人们,只好继续窝在海边,大口吃着缴获的麦子养精蓄锐。 而爱丁堡的大火仍没有熄灭,那里仍旧是一面火红的地狱。 留里克甚至找来绳索捆着拉车的马匹,直接将之吊到阿芙洛拉号的船上,最后塞进船舱。至于马车也没有浪费,车板与车轮、车轴被拆解,一并装上了船。 其他的长船都载着不少货物,其中最有分量的莫过于粮食。 设得兰的卑尔根移民看重粮食,而巴尔默克人更希望得到金银铜铁。 新的一天,当海雾还在弥漫之际,这支维京船队全体离开火焰仍未熄灭的爱丁堡。 雾气掩藏了船队的踪迹,庞大的船队正沿着海岸线,气势汹汹地向南漂去。 而这注定不可能是漫长的航行。 一股清凉的北风袭来,面对突然转变的风,各船毫不犹豫扬起风帆。 人们无比快慰地收了桨,长船仅留两三人,即可完美地操纵大船。 与此同时,被俘的保罗正带着不思议的感觉,被留里克邀着站在船艏甲板。 他感受着海风,又侧目看着船艏撞开的浪花,不由感慨:“这!难道竟是诺亚的提瓦特?” 留里克完全听懂了此人的话,随口自傲地回应:“方舟很大,仅有一艘!我的船很小。不过,当你来到我的港口,会见到更多这样的大船。” “这是我见过的最大的船。任何风浪,无法将之掀翻。” “当然。”留里克继续高傲道:“我们有能力建造更大的船只,也许终有一天,会建造岛屿一般的大船,就像那艘方舟。但是要完成这一目标,我需要大量的钱财招揽工匠去建造,这就是我要继续攻击的理由之一。你觉得,我是恶人吗?” “这……”保罗无话可说,凭良心说话,他确信这位非常年轻的留里克并非凡人,此子绝对了解过那些经书上的智慧! 恐怕这位留里克还懂得拉丁语呢!可惜,自己一无所知,只能听从那些高贵而傲慢的教士的讲解。 青天纪 再看看局面吧!这艘名叫阿芙洛拉号的大船,和其他船只完全不同。船上的人们穿着普遍统一,他们的确不是上帝的羔羊,却不能说他们是肮脏的。这位名叫留里克的统帅,衣着光鲜英伟,充满智慧。 夺情危机 医骑绝尘 报告总裁:你的挚爱刚离婚 如果这位少年如今前往林迪斯法恩是接受主教亲自的施洗,之后再坐着这艘大船去罗马朝觐,那么他一定可以成为一位高贵的国王。而自己,一介管粮食的粮官,也许会因为引荐人,被林迪斯法恩主教册封一个圣职。 可惜,这一切都是美好的幻想。就好比天堂那般,无尽的美好却遥不可及…… 留里克大人器宇不凡,偏偏他的大军是要进攻林迪斯法恩。 他们既然仅用一个下午就攻破了爱丁堡,那么面对南方的修道院又如何? 不!不仅仅是修道院!还有其附属的军营! 岂止是军营!这支海上蛮族大军,说不定直接攻击更南方一点的班堡,将那座城市付之一炬。 一想到这些,保罗愈发觉得自己死后是要下地狱的。 然而这位留里克自称是北方大神奥丁祝福的圣人,任何为他而战者,死后会进入瓦尔拉哈圣殿,再不济者也是前往美妙无比的阿斯加德。 也许,那个瓦尔哈拉还有阿斯加德,和帕拉迪斯(天堂)是一个意思? 一瞬间,保罗对自己的信念突然萌生一丝怀疑。 船队接着风势以很快的速度航行,一些时段内航速竟达到了八节。 人们的热情无任何衰退,许多人幻想着一次快速航行,当天就能杀到目的地,最后大家今晚抱着大量的黄金,占有当地的女人痛快地过上一宿。之后的兄弟们因为大获全胜,船只已经不能再运载更多财富,届时大家满载而归。 接着因为知道了航线,明年还来。 事实的确如此,人们一直注视着海岸线前进,时间是甚至还不到傍晚,视力不错的大家就透过被凉风吹拂得非常澄澈的空气,看到了远处的城寨,以及一座奇怪的建筑物。 窝在一边睡觉的保罗被留里克撅起来,他指着远方问道:“那里,该不会就是你说的林迪斯法恩?” 看到远方的有着尖顶的建筑物,保罗猛地咽下唾沫:“是的。是林迪斯法恩,有尖顶的修道院。大人,你看那边。”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