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白眼鏡貓

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奮鬥在瓦羅蘭討論-第二百一十六章名字熱推

小說推薦 – 奮鬥在瓦羅蘭 – 奋斗在瓦罗兰 “悉达·凯隐?凯隐?” 诺克萨斯的孩子有些不安,他能够感觉到这个叫做戒的怪人对自己报以了一种他从来都没给感觉过的关心。 不,他感觉到过,不过那是在战场上,在战场上的时候,那些艾欧尼亚人也有因为他们的年龄和外表而对他们报以这种奇怪的,叫做关心和疼爱的感情的人,但是他们却把武器送到了那些关心他们的艾欧尼亚人,并且看着他们被刺穿胸膛之后的关心变成了憎恨和谩骂。 但是他却记得,有一些艾欧尼亚人,他们到死眼里带着的都是这种名叫关心的感情。 再次体会到这种感情,他却有些恐惧,因为他害怕自己又一次把武器送到了这个给自己吃的,给自己找衣服的男人胸膛。毕竟他的身体里有一个怪物,而这个怪物是吃人的,他进入自己的体内是为了自己的身体,如果他的身体被占据了,那么他岂不是又要杀死关心自己的人了吗? 所以他犹豫了很久都没有回应戒,而戒也再次揉了揉他的头发。 “不喜欢吗?” 凭良心说,不怎么喜欢,因为这并不是诺克萨斯人会起的名字,他并不喜欢,他还是喜欢强大的诺克萨斯的名字。只是对名字和关爱的渴望还是让他点了点头,并没有拒绝这个名字。 “不怎么喜欢,但是我也不会拒绝。” 戒总算是露出了一个笑容,他看了看看不到太阳的天空,总算是觉得自己能够弥补这个孩子一些了。 “那么我以后就叫你凯隐了。” 于是,原本命运已经分开的师徒,他们的命运又因为李珂的原因而连接在了一起,并且呈现出了一个相当奇妙的关系和过程。而一边的亚索虽然对戒取名的风格嗤之以鼻,但是他也没有像以前那样直接表现出来,而是默默的喝着清水来填饱自己的肚子。 没办法,就算是浪子回头了,他也不是很有钱的。 家里需要钱,他出门寻找帮手也要钱,也不可能拿自己母亲的钱,所以那两个包子算是他今天的伙食了,一会易要是不管饭的话,他就要想办法再这样的鬼天气里去抓兔子了。 只是他不笑,有人会笑。 “这是什么愚蠢的名字!给你取这个名字的人怕不是和你有仇吧?” 就在凯隐想要继续吃东西的时候,他身体里的拉亚斯特就突然开口了。他毫不掩饰自己的嘲讽,并且还控制着凯隐的身体,看向了正在吃凉水饭的亚索。 “看到那个喝凉水的傻子了吗?他的名字都比你的名字好听!我杀的他的哥哥的名字也比你的名字好听!我记得他哥哥的名字叫做什么来着?永恩!啊,就是永恩!” 他猖狂的笑容让凯隐的脸色变了一下,但是他尽可能的不表现出来,只是把亚索给的包子塞进了自己的嘴里,让那美味的肉馅填满自己的嘴巴。但是他也没忘记在心里对着那个怪物大吼出声,捍卫着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名字。 “闭嘴!你个丑八怪才没资格说我!” 他的声音让拉亚斯特的嘲笑声更大了,这让这个孩子更加的生气了,他忍不住的想自己是不是能够和自己身边的这个叫做戒的人学习本领,然后击败这个侵占自己身体的人,毕竟他听说艾欧尼亚的高手都是会魔法的,而自己身体里的这个东西也是艾欧尼亚原生的怪物,这些会魔法的人应该知道怎么对付他们才对。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他的这个想法竟然被拉亚斯特知道了。 “你想击败我?靠你身边的傻子?我告诉你吧!他,还有他的师父,和他那个傻兮兮的同伴一起跟了我们几个月,但是从来都没敢和我们动手!你指望他教你武艺,然后让你对我挥出镰刀?做梦吧!哈哈哈哈!!” 拉亚斯特的嘲笑声和这个绝望的事实让凯隐忍不住的愤怒了起来,于是一阵风从他的身上爆发了出来,他的眼睛也在这一刻变得通红,手上也在一瞬间长出了锋利的指甲。亚索皱了下眉,手立即放到了自己的断剑之上,因为他感觉到了威胁,和一种奇特的,让他刻骨铭心的气息,而戒则是立马掏出了一张符咒贴在了这个孩子的背上。 “不!!” 拉亚斯特发出了一声惨叫,然后凯隐就感觉到自己的愤怒消失了,而自己的双手也变回了原来的样子,拉亚斯特的声音也在也没办法干扰到他了。 所以他十分惊喜的看着面色沉重的戒,拉住了他的手臂。 从斗罗开始诸天无敌 青灯伴仙佛 “你能够教我吗?就是刚刚的那种符咒,又或者是魔法?我什么都可以做的!” 戒则是有些疑惑,因为他释放的是一张清心的符咒,而不是什么封印的咒法,怎么这个孩子身上的那种力量突然就消失了? 难道是这个孩子本身的身体特殊,又或者意志力足够坚定,足以让他在一定程度上封印暗裔吗? 他忍不住的这样想,而这样一来,这个孩子就或许还有救。 只是这样一来…… 大国体育 他看了一下皱着眉看着这一切的亚索,和他紧握着剑鞘的手,知道如果真的暴露了的话,那么这个剑客很有可能因为仇恨而直接杀死自己面前的这个孩子:他根本就不熟悉这个叫亚索的御风剑客,和他相处的时候,还是亚索这辈子表现最差的时候。 所以他不敢相信亚索。 “可以。” 最终,他还是答应了这个孩子,并且看向了亚索。 “他的情况,和你差不多。” 他想要用这种方式来骗过亚索,但是他却看到亚索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但是却异常冰冷的微笑。 “是吗?我看也像呢。” 他立马感觉到不对,双手的臂刃弹射而出,格挡住了亚索突然突然挥出的断刀。但是当他格挡住断刀之后就立马发现了不对劲,因为一道完全由风组成的刀刃砍在了他的胸膛。 “你觉得我连仇人的气息都会认错吗?均衡的忍者!” 暴怒的亚索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他一脚踹飞了戒,再次挥刀砍向了凯隐,而凯隐也终于在这个时候反应了过来,他大吼了一声,手中突然多出了一把亚索无数次在梦中梦到过的镰刀,看向了他的胸膛。 他无所畏惧,因为他的风刃必将在这把镰刀之前砍下对方的脑袋,只是当他手中的兵器传来震动的时候,他的眼前就是一花,再看向那个怪物的时候,眼前却出现了一个身穿绿袍,正用两根筷子架着他们彼此武器的人。 “你们,是想在这里打架吗?” 背着一包衣服的易,回来了。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遊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都市小说 奮鬥在瓦羅蘭 txt-第二百零二章 各自的決定 二合一推薦

小說推薦 – 奮鬥在瓦羅蘭 – 奋斗在瓦罗兰 瑞兹并没有理会阴魂不散的伊芙琳,对方以后自会有李珂收拾她,自己现在还做不到能够将她消灭的程度,因为她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能够消灭的。 除非人们同心协力,不然就算是大费周章清除了这个怪物的意识,她恢复自己的意识也不过是需要一点时间而已。而自己也未必有那么多的时间了,他可没工夫把时间浪费在这个上面。 他现在必须去找自己的那个徒弟了,好好的和他算一下总账了。 “我只是选择了而一条没有你们的路。” 习惯性的紧了一下自己背后的卷轴,但是瑞兹却摸了个空,然后他就想了起来,在自己吸收了世界符文的力量的那一刻,他背后的卷轴就因为世界符文那强大的力量而被摧毁了。 所以他只能够深吸了一口气,再次催动了自己的魔法,准备传送到他上一次见到自己徒弟,那个自称布兰德的怪物的身边。然而,就在他的周身闪耀着符文之力形成的火花,即将跳跃到另外一个地方的时候,一直在和自己逐渐苏醒的父母身边的女孩子,就突然跑到了他的身边,在他传送的一瞬间抱住了他的腿。 这是瑞兹没有预料到的事情,而在他传送到自己的目的地的时候,他也下意识的觉得这个女孩是被世界符文所蛊惑的,所以在女孩无辜而又紧张的看向他的时候,他伸出了自己的手,按在了女孩的头顶。 他要杀了这个女孩,就是因为她对符文之力有所企图,就像千百年前一样。 但就在他要将毁灭性的力量从自己的手中灌入这个女孩的脑袋,让她变成灰尘烟消云散的时候,他却又一次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他已经不用这样做了。 “你跟过来干什么,德玛西亚人应该很讨厌魔法才对。” 他的声音多少有些沙哑,而女孩在听到他开口之后下意识的退缩了一下,但却还是紧紧的抱着他的大腿。并且用相当稚嫩的嗓音,说出了自己跟过来的原因。 “我爸爸和妈妈常说,受人恩惠就要报答!” 报答? 瑞兹不知道自己多久没体会到这种美好的情感了,但是他却清楚这并不是自己能够贪恋的东西,而是应该被摒弃的。多余的人际关系对现在的他而言毫无用处,只是影响他做出最终选择的拖累,而让这样一个女孩跟着自己,也不过是让牺牲的人更多而已。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我不需要你的报答,而且……你觉得你能够报答我什么?不要跟过来,不然我就杀了你。” 于是瑞兹只是冷冷的说出了这句话,然后就强行把女孩从自己的腿上拉开,将她扔在了草地上。然后动了动手指,就有一道半透明的圆柱形屏障将小女孩关在了里面。而他做完这一切之后就直接转身就走,一点都没有犹豫。 “这里是德玛西亚的要道,用不了多久,巡逻的德玛西亚士兵就会发现那个女孩,然后她就会被接走。” 瑞兹是这样想的,根据以往的经验也应该是这样的,但是…… 他在道路的拐角处,看到了一排排的稻草人。 …………………………………………………… “事情不能够这样想,亲爱的。而且这不一样,我们可是……啊,算了,反正你是做大事的人,不是吗?” 完美星光 五千党 莎拉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看着正在安抚物理层面上炸毛少女的李珂,一边说着自己的事情。 “我也不想的,但是看到她们受苦也不是我想要的事情,所以你暂时帮我照顾他们可以好?还有希维尔,你也帮忙怎么样?” 一边抵挡着奈德丽变成豹子朝自己挥爪子的动作,李珂一边对着自己家的两个女人请求着。只是很久都没看到李珂,被他接过来之后就又要被他扔到一边,然后还他摆脱照顾他不知道从哪里找到的两个野女认的希维尔,则是笑着抱起了自己的胳膊。 “……这件事上,我更愿意听莎拉小姐的。” 但是她低估了李珂决定一个人离开的决心了。以往都很好说话的李珂直接替两个女人做出了决定,决定将奈德丽和正在玩花盆里的花的妮蔻扔给她们管理。然后他就直接搓起了奈德丽的猫头,让刚刚还在用爪子挠他脸皮的奈德丽的世界剧烈的摇晃了起来。 “好的,那这件事就这样决定了,奈德丽你也给我乖一点!没看你的家人过的都很开心吗?!” 李珂说的是那些正静静的观赏者瓢泼大雨,并且安静的啃食各种肉类的美洲狮们。这些大家伙们在被李珂警告过不许伤人之后就一直很老实,在食物的攻略下更是十分迅速和‘无奈’的接受了自己以后只需要吃了睡,睡了吃的生活,生病有人看,受伤有人医的米虫生活。 也就是觉得这样的生活太过堕落的奈德丽会觉得不妥,所以才会有对李珂亮爪子,想要回到丛林的想法。 “至于不带上你们,则是因为我的战场已经不适合还在大地上生活的人类了……等等……” 一直在搓猫头的李珂还打算给自己的翅膀们解释一下自己不带着她们的原因,然后他就猛然在皮城感觉到了一阵他十分熟悉的气息,那种高洁又堕落,狂乱又安静的气息。 “……你们在这里等着。” 毫不犹豫的冲天而起,李珂迅速的赶向了自己察觉到的气息的位置,全因为这气息让他迅速的想到了一个造成眼前这一切局面的人。而来到皮城的这个人虽然不是自己想要找的那个人,但是他也毫无疑问的是亚托克斯的同族! 只是当他迅速的飞到了自己所感知到的气息的所在的时候,他却并没有如自己所想的那样子看到满地的尸体,他只看到了一个静静的站在新树立的雕像前方,看着那些刚刚篆刻出来的纪念碑文,和那些还在雨中狂欢的民众们默默无言的黑袍人。而当李珂在无数民众的欢呼声中落在他面前的时候的,这个黑袍人也看向了他,露出了那相当苍白的面容。 “你好,我们的……救世主。” 对方看上去相当的坦诚。 “你是暗裔?那为什么到这里来寻死?亚托克斯派你来又到底想要做什么?” 李珂和那个黑袍人一边向着现在还在翻涌的海边走去,一边询问着这个自己并不知道叫什么的暗裔。而黑袍人却没有一点性命不在自己手上的意思,而是很坦然的跟着李珂前进,并且笑了出来。 “是的,我是暗裔,但却并不是亚托克斯派我来的,而是我自己来的。我只是想要看看他选中的人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又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才拥有这种能够让我们复苏的力量……而现在看来,就算你并不是生在这个堕落的时代,而是在恕瑞玛,你的功绩也足以让你踏入飞升者的行列了。” 李珂可以看到他那苍白的面容在这一刻露出了一个相当阳光和温和的笑容,而这笑容和他那苍白的面容也根本就不匹配。 “而且,您不猜一下我的名字吗?亚托克斯可是说过,您是知道我的名字的,而且是最早知道的。” 这个暗裔摊开了自己的手,看样子很期待李珂说出他的名字。李珂却皱了皱眉,他很确定自己不认识眼前的这个暗裔,但如果亚托克斯觉得他知道的话,并且是对他们而言最早知道的那个的话,他能够想到的也就是那个英雄了。 以反向q在英雄联盟的历史上留下大名的某个英雄。 “维鲁斯?” 黑袍人显然对李珂的回答相当的满意,他非常高兴的笑了出来。 网游之六界逍遥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遊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火熱都市小說 奮鬥在瓦羅蘭-第一百八十七章 阿茲爾的決意熱推

小說推薦 – 奮鬥在瓦羅蘭 – 奋斗在瓦罗兰 “……另外内瑟斯,你变得越来越奇怪了。” 既然是龙王出手,那么李珂是肯定发现不了得,现在的他对龙王力量的敏感程度还不如一个普通人。毕竟他本身已经走进了山中,自然而然不会像站在山外的人一样看的清楚。所以龙王的小小打算也就因此而成功了,让在无数光年之外的龙王相当的兴奋。 他现在对内瑟斯这副姨妈一样的态度感觉到十分的无语,游戏里和初见的时候都有感觉他是一个箱单严肃而又睿智的家伙,结果现在整一个老妈子了。 而且和以前的乌迪尔简直是一个牌子的老妈子。 “唔,并不是很奇怪吧?” 内瑟斯闻言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说出了让李珂对他的印象进一步崩坏的话出来。 “说起来好几代的君王的第一次都是我帮忙看着的,生孩子什么的身为大学士的我自然也责无旁贷,经常会把内务大臣的事情都做了。而这样一想的话,其实很早以前的恕瑞玛的皇帝就已经拖欠我的工资了呢,毕竟我可是多干了好几份工作的呢。” 这番话说出来之后直接就让现场瞬间安静了下来,不管是阿兹尔还是希维尔,又或者说握着自己的权杖正在犯傻的索拉卡都愣在了原地,都在用不敢置信的目光看着这个飞升者,让这个一直以来都十分可靠的飞升者忍不住的轻咳了一声,以此来掩饰自己的失言。 “总之一路顺风吧,希维尔,不过生十几个孩子后再回来也是可以的,恕瑞玛皇室的钱还有很多呢。” 内瑟斯重新恢复了那副稳重而又沉着的样子,但是现在李珂怎么看他的狗头都像是一只二哈的头。 不过希维尔也很认真的点了点头,李珂看的出来,希维尔对内瑟斯十分的尊敬,甚至这份尊敬都远超对阿兹尔的尊敬。 误拐妖孽甜小妞 忆锦夏花 而从开始就不说话的阿兹尔则是对希维尔离开恕瑞玛没什么反应,他似乎早就知道希维尔在他身边待不惯一样,只是对希维尔说了一句‘你要记得你身上流的是飞升者的血脉。’之后,就直接拄着自己的黄金权杖离开了。 而李珂最在意的索拉卡则是没能够说上话,对方仿佛十分害怕自己一样,对自己十分的客气,但是却仿佛不敢和自己说话一样。 所以到了最后,尽管对为什么他们会这么放心的把希维尔交给自己还是有所疑惑,但是他也因为时间太过紧迫而无暇思考这些。和他们告别之后就飞离了正在慢慢的被绿色所覆盖的恕瑞玛,朝着自己的大本营皮城飞了过去。 不过数倍音速赶路终究是飞升者的专属技能,不是很精通护盾技术的他根本无法保证自己带的人多了,之后不会让这些女孩子们直接变成一滩肉泥。所以他只能够慢悠悠的用两倍音速慢慢的飞向了自己的地盘,准备先把她们安置下来再说。 “只是……” 在太阳圆盘下方的高台上,看着李珂远去的背影,内瑟斯看着默默的站在那里,看着希维尔他们远去的身影的阿兹尔,开口问了出来。 “这样真的好吗?陛下。” 阿兹尔只是缓缓的摇了摇头。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暗裔,终究是我的罪责,也是恕瑞玛的罪责,新生的恕瑞玛不能够再背负上暗裔带来的仇恨和罪孽了。希维尔是未来,而未来的世界当中,也不存在我能够让我乘坐的船。” 阿兹尔看着天空,他能够感受到天空中那些众神们的愤怒,亚托克斯的大胆行径让这个世界不得不去面对众神们的愤怒了。将虚空生物引入众神世界的过错必须有人来承担,而如果众神们杀死亚托克斯之后,剩下的愤怒也毫无疑问的会落到恕瑞玛的头上。 尽管说他并不害怕和众神为敌,但是他也清楚现在恕瑞玛早就已经不再是当初的那个恕瑞玛,不再是哪个拥有着无数的飞升者的数量多如天上的星辰,让他们的智慧和力量完美的在同一面旗子下并肩作战的年代了。 现在的恕瑞玛根本就经不起众神的愤怒,所以一旦战场的来到了恕瑞玛的话,那么恕瑞玛…… “我的轻信和自大让帝国归于尘埃,我醒来的时候第一件想到的事情也是恕瑞玛到底变成什么样子了。而在看到现在的恕瑞玛之后,我内心的罪责也已经让我无法再忽视这一切了。” 阿兹尔说着自己内心的话语,他并不避讳在内瑟斯的身边说这些,因为他基本上就是内瑟斯带大的,不管是知识还是做人的道理,又或者这个世界上的很多的事情,都是内瑟斯教导他的。 与其说内瑟斯是他的老师和管家,臣子。倒不如说他是自己的父亲比较合适,毕竟他的父亲从来都没爱过他,反而是内瑟斯给了他成长起来的时候,父亲所要给予的一切。 “所以呢?” 内瑟斯摇头叹息了起来,这个世界上的事总是这么的让人无奈,永远都是让人感觉到悲哀和绝望的。往往在你从低谷当中站起来,打算重整旗鼓的时候,就又给你一个意外,将满怀希望的你重新打回深渊。 “所以这些我都必须背负起来,抱歉了,内瑟斯,我一直都是这么的任性。” 墨守成妻 笑烟寒 为了未来的恕瑞玛,阿兹尔已经做出了决定,不管是他们的未来,还是内瑟斯一直想要重建的恕瑞玛,都被他一股脑的毁掉了。但是这个世界的局势,还有他们力量真正来源都让他无法置身事外,全心全意的为重振恕瑞玛而奋斗。 “您做出的选择一直都很正确,陛下,您只是有时候会相信错人,并且多少骄傲了一些。” 他能够做的就是将过去的恕瑞玛彻底的粉碎。 魔界异闻录 “骄傲……当初我们的先祖制造这个让我们无比骄傲的太阳圆盘的时候,又有谁能够想到这也是我们最大的罪孽。这份比太阳还要灿烂的光辉令我们救援的迷恋于那样的光彩和辉煌,再也无法低下头看清楚自己的双手双脚,让我们明白我们身为凡人,是一群会犯错的凡人的事实。” 仰望着那闪耀着金色光辉的太阳圆盘,感受着体内那磅礴的力量,阿兹尔低下了那高傲的鹰首,看向了自己的双手。 “是时候看清我们自己的双手了。”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遊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