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神遊諸天虛海

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神遊諸天虛海 起點-第671章那浩大的身影讀書

小說推薦 – 神遊諸天虛海 – 神游诸天虚海 就在这西域鱼海戈壁一处不起眼之地。 在两位“彼岸”天尊各自献祭了自己一位最亲爱,最喜爱,最亲近的嫡亲徒儿(张远山:“喵(^・ェ・^)?”×2,合着你们就我一个弟子,就逮着我这一只羊薅羊毛啊!),以此彰显出自己如天尊般晶莹剔透,似彼岸般闪闪发光的“良心”,以及能感动天地,晃得别人根本就睁不开眼的真情流露之后,这场常人根本就感受不见的交易,就此达成。 根本不需林青做什么,仅仅是在一瞬间,在作为开辟驻世,演绎诸果之因,鸿蒙之始而存在的“元始天尊”亲自点头之后。 冥冥中,甚至是在许多彼岸者都无法知晓感觉的时候,这一方一世•诸天里的许多根源大道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发生了极其细微的扭曲。 并非是说这样的改变,是如曾经无数纪元之前,那“阳神•元神”的修仙体系直接变更为如今“外景•法身”的武道体系一般恢宏壮观,动辄波及数以万亿计算的世界,时空,位面,让无以数尽数量的仙佛妖魔一起磨灭的宏伟改变。 而是润物无声般,在从极其细微处,悄然无声地扭曲了几丝不起眼的规则法理。 在这个多元世界里,元始天尊作为开天辟地第一尊,本身就代表着世界自开辟之始的一切大因果。 毕竟每一个纪元开辟都是有元始天尊展开那开天辟地的第一刀,而他只要开天辟地时,手指稍稍微抖一下,那么蔓延后世无尽之光,时空纹理,宙光大轴中的一切事物和画风都可能会截然不同了。 现在世界只不过是内外有丝毫规则变更,莫说是无人知晓,就算真有人察觉到了,最多也不过是当做元始天尊哪天又喝多了,又在玉虚宫里耍酒疯呢。 不过看似这丝丝的变更,对这一方一世•多元超时空毫无影响,但越是宏大的世界,其本生就是一个极其精妙绝伦,超乎想象的崇高规则衍生体。 日月星辰,山川湖泊,风雨雷电……乃至是无数造化大神通者口中不曾断过的“三千大道”,都不过是这崇高规则的表象。 如似一个个相互咬合,彼此依存,运转不休的精妙仪器,日夜轮转,交替不休,无止无尽。 在林青的眼中,任何一点的变化,一点点细微处的规则变更,都是在从根本上让世界的根源发生更易,或大或小,或强或弱。 或许在许多人看来,自己与孟莽金刚仅不过是在口头上达成了一层合作协议。 没有资源共享,没有信息交互,更甚至连“合作”本身,其实都存在许多不可名状的意义。 但实际上,就是这一份仅存于口中的合作约定,也比某些人想象的还要重要的多得多! 就好似元始天尊亲手赠予给了自己一张进入这方多元世界的邀请函。 即使不曾有任何力量,但它就是一份“资格”! 是能够让自己以更加完美的姿态,更加圆满的状态,更加可怕的概念从幽寂虚海的更高处降临,而不渝会遭受到世界本身抵抗的通行证!! “所以……究竟是我和苏孟天尊的这次合作促使了之后时间大轴的完全割裂,致使‘新纪元’变成了必须抛弃的虚幻宙光碎片。还是‘新纪元’的突然变化,迫使苏孟·莽金刚同志不得不为了自家一家的妻儿老小,亲朋好友想方设法的自救,从而穿越时空大轴,来到旧纪元来和我合作的?” 林青心中暗暗嘀咕了几声,对着已经超额完成了所有任务,正在渐渐从这一道时间点上消散的莽金刚,露出了无比真诚的笑容,毕竟他们都是已经交易了两件彼岸神器的友人了,看着莽金刚含笑离去不过分吧。 而莽金刚也是不知在想些什么,见到林青的“善意”,也是一样展露出八颗牙齿的完美微笑。 “嘶~这是背叛的味道啊。”×2 …… “想什么呢?这事都结束了,你难道还打算在这里整活麽?” 林青待看到莽金刚从自己面前消失,随手一巴掌拍在正思索“自己明明是一个人,怎么就被两个无良师父分别献祭了”这世纪难题的张远山的脑门上。 顿时张远山他只觉天旋地转,宙光凸现,等再眨眼时,鱼海戈壁的狂风粗沙早已消失在自己的感觉里。 等自己迷糊的意识重新上线,却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重新坐在了真武派真武殿前的石质蒲团上。 温润清风徐来,他的面前又有一个衣着玄黑帝袍的“林青”正悠悠然坐在真武大殿之中。 林青脑后一抹黑白混淆的灿灿道轮在悬转,渺渺高贵,似在享受着诸天香火,接受着万神朝拜。 繁荣娼盛 女捕天下 迷迷朦朦,张远山似乎看到在林青的阴阳道轮中,有道道真武道辉垂芒,八角如意,璨璨不可盛辉。 道轮中阴阳混洞,仿佛照澈在这诸天万界无穷高处,其中大罗诸生演绎太虚鸿蒙。 一方方无垠北冥天界似在道轮之中开辟,诸天上圣、紫微天皇、南北二斗、东西两天,又有洎五方之五星,及六宫之六曜拱卫。 二十八宿、十二宫神、飞天神王、无极仙众,齐齐朝拜黑水北辰帝座、肃拱宸威。 玄天真武,金阙无极,玉宇不尽! 比起先前,不显山不露水,深邃似北冥幽渊般的淡然,这般姿态才是一尊彼岸者应该有的绝世姿态! 但张远山心中明白,这不过是一假象而已。 眼前这天尊,明明可以在这个天庭堕落,五帝一一或隐疯,或超脱,或苟活,或坐化的后末法时代里,从容接受整个天庭的遗产,再塑万神万圣,天庭荣光。 但他却对此兴趣平平,完全没有身为天庭五帝之一的责任感。 甚至连象征黑帝权柄,代表着天庭五分之一权利,以及代表着无以穷尽力量,“如真武喻”的彼岸神器——玄水皂雕旗也早早的赠给了自己。 他若是想做天帝,根本不需如此麻烦。 所以……他是真的打算让我当了? “吒…” 猛地正在真武御座之上的林青发出一声轻吟,张远山突然感觉心底一窒,眼前林青身影好像突然间变得前所未有的真实起来。 仿佛是一道何等浩大恢宏的身影,忽然从时光之外生生挤进了这一方诸天!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科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