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紅樓大貴族

优美都市言情 紅樓大貴族 起點-第693章 寶釵歸位閲讀

小說推薦 – 紅樓大貴族 – 红楼大贵族 静,极度的安静。 贾宝玉突如其来的举动与话语,令堂内一众人都瞠目结舌起来。 姐妹们都不知道贾宝玉和宝钗的事,因此在短暂的震惊之后,纷纷把目光投向宝钗。 宝钗一张如牡丹般娇艳,如白雪般白皙的面容此时已经升起万道霞光。察觉到大家的注视,她不由低了头,却依旧镇定的坐在那里。 见宝钗回避了大家的目光,李纨等人又不由扫向黛玉。 黛玉也是目光微怔的看着中间的贾宝玉,小嘴巴不自觉的噘起,眼神也露出一些幽怨,只是这抹幽怨,在对上李纨等人的关切神色之后,立时有了变化。 她自然明白她们为什么看她,自然是在她们心里,自己定是个爱呷醋、小气、爱使性子的人了!哼~~ 心头发恼,眉头便是轻蹙,却也不好坐实她们的想法,只能是别过头去不看她们。 “林姐姐……?” 圣 探春离她最近,有些担忧的唤道。她怕黛玉想不开。 “干嘛?” 探春的好意却并没有得到黛玉的理解,她回头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像是所有情绪有了宣泄口一样。 “呃,没事……” 探春砸砸嘴,心里却是疑惑,这不应该啊,林姐姐不是向来最爱与宝姐姐较劲的吗,怎么这个时候却是这个反应呢? 她不该哭么?至少也要流下一些让二哥哥心疼的眼泪吧? 探春的疑惑,也就是李纨等人的疑惑。 不过黛玉没有生气、使小性子便好,不然就算薛姨妈答应了贾宝玉的请求,只怕也未必是件喜事。 上首,薛姨妈早在贾宝玉刚刚拜下去的时候就赶忙弯腰将其扶了起来。 然后,薛姨妈也有些不知如何反应才好。 她知道贾宝玉今日当着众人的面再向她求一次,全然是为了她们薛家的颜面,或者说是为了维护宝钗的颜面。 上一次在薛家小院的时候,贾宝玉就已经向她跪求过宝钗。 此时他竟又当着贾母及李家来客等人的面再次行大礼相求,可见贾宝玉是真心愿意给予宝钗最高的礼遇,而不是为达目的而一时勉强纡尊降贵。 贾宝玉此一拜,也表明了其将她这个未来岳母当做真正长辈的意思。 私下一拜或许可以不认,当众拜过,也算是定了大礼。 如此,她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心理防线全部消散,就要一口答应,猛然又反应过来,贾宝玉这般正式的目的,该是故意给她薛家筑一个高台的意思。让她这个做母亲的可以名正言顺的给宝钗做主,以让这件事更符合礼制,将来宝钗才不会被人轻看了去。 因此薛姨妈强忍着心里的激动,拉着贾宝玉的手,道:“好孩子,要是别的事你开了口,就是千难万难,姨妈也没有拒绝你的理由,只是这件事自古以来就是父母之命,你不得问问你们老太太和太太的意思?” 薛姨妈方才的反应都在大家的注视下,因此大家哪能看不出薛姨妈心中半点拒绝的意思都没有? 易位相处,便连李婶娘也知道,要是贾宝玉这般求娶她的女儿,她也不可能不愿意…… 贾母笑看着薛姨妈,在贾母看来,薛姨妈现在还能保持清醒,已经是不容易了,因此哪里有二话,闻言便笑道:“宝丫头那么好的孩子,我这个老太婆能有什么意见?姨太太也是瞧着他们两个长大的,两个孩子不论容貌还是脾性,都是相合的,姨太太何不慈爱到底,便答应了他,相信他定然不会辜负宝丫头的。” 王夫人也是满面含笑,看着自己这个妹妹,点点头。 男方家长表了态,薛姨妈知道该轮到她了。她又看了贾宝玉一眼,见其也是面带和煦的笑容,半分不耐都没有,便有意再矜持一下,一时又找不到好的借口,索性瞅向宝钗:“你宝兄弟说的话你可听见了,你的意思呢?” 薛姨妈是有意如此的。 虽然儿女大事都是父母做主,但是她主动询问宝钗的意思,也向众人表示,她是个开明的母亲,是尊重女儿心意的。 另有一点,也是借此发泄一下自己很早之前的不满。 臭丫头,当初这般大的事都敢瞒着我,还敢私定终生,这会子你也休想安安心心的躲在后头让我给你遮风挡雨。 宝钗果然羞极,但是母亲询问也不敢不答,因此抬起头飞快的扫了上头几人一眼,羞臊的道:“女儿自是听凭母亲安排。” 宝钗的话音一落,便是不知道内情的人,也都知道这件事成了,因此纷纷笑了起来。 如此一来,薛姨妈再无别的话可说,终于正视贾宝玉,思索了一下道:“正如老太太所说的,你们两个我都是瞧着长大的,脾气性格也都合得来,今儿你既真心相求,我便将你宝姐姐许配与你了……” 重生之天命贵妻 诺梵 毕竟是养了多年的乖乖女,说到这儿,薛姨妈难免有些伤感,“只是希望你不要忘记了今日所言,以后定要好好待她,切莫让她多受委屈。你也知道,你姨父去的早,这些年宝丫头跟着我,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如今我把她交给你,别的姨妈也无所求,只求你们今后都能够幸福,我就心满意足了。” 薛姨妈这般伤感动情的话,不说宝钗听了面目淌泪,就连黛玉、湘云等,也感动的抹起眼泪儿来。 “姨妈嘱咐,宝玉定不敢忘。若是宝姐姐嫁给我之后受了委屈,宝玉任凭姨妈责罚。” 贾宝玉躬身郑重道,薛姨妈这才一抹眼眶,点点头。 “呵呵呵,果然是大喜事!怎么我看你们一个个还哭起来了?还不都把眼泪收一收,与你们二哥哥、宝姐姐道一声恭喜?” 贾母笑与湘云等人说了一句,然后又对薛姨妈道:“姨太太,呵呵,以后该叫亲家太太了。你就放心吧,宝玉这孩子别的没有,就是极为心疼他姐姐妹妹们,若不然,我也舍不得将玉儿一早就许给他了。宝玉,你可别光只记得你姨妈的话,我的话你也是要记住的,以后不单要对你宝姐姐好,还要对林丫头也好,不然我可也不依你!” 贾母这么一说,把黛玉的脸也说红了,赶忙低下头去。心头因为刚刚看见宝钗有母亲为她做主婚事而升起的酸楚也降下去了不少。 贾宝玉此时心中得意,满眼皆是宝、黛二人的羞涩神态,竟是感觉比当初得封靖王之时心情还要愉悦十倍。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优美都市小说 紅樓大貴族-第691章 鳳辣子到賬鑒賞

小說推薦 – 紅樓大貴族 – 红楼大贵族 “老太太,秋婆子和刘婆子带来了。” 仙颜诀 贾政走后,周瑞家的来回道。 贾母看了贾宝玉一眼,贾宝玉道:“先关起来吧。” 说完,贾宝玉继续道:“老祖宗,今儿时辰已晚,前头正堂里还有客人,不如叫琏二哥明儿之后再来议和离之事,免得再惊扰。” 贾母点头,知道贾宝玉是想要给王熙凤一日的收拾时间,因此吩咐鸳鸯:“你去二门上叫个婆子,让琏儿明儿晌午之后再来。” “是……” 鸳鸯一走,厅里就只剩贾宝玉、王熙凤主仆二人。 贾母看着神情木然的王熙凤,不免伤感道:“凤丫头,你也别怪老祖宗狠心,依着老祖宗的心思,是想要等你亲自为我送终的,可是,你与琏儿闹成了这般模样,老祖宗实在也没有办法,只能放你离去了……” 见贾母如此,王熙凤心头多少慰藉一些,只是一向嘴快的她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掉下泪来。 贾宝玉则笑道:“老祖宗这话说的没谱了,休说老祖宗还年轻着呢,就算凤姐姐运气好,能够熬到那一日,她不也还是孙儿的嫡亲表姐,也是您的晚辈,难道到时候她敢不来给老祖宗磕头? 就算她不来,孙儿也要派人把她绑来,她这辈子啊,活该活在老祖宗的阴影之下呢!” 一如往昔的语调,顿时坏了贾母的情绪,让她没忍住笑了起来。 连王熙凤都没好气的看了贾宝玉一眼,然后终于转圜了些情绪,上前来给贾母磕了一个头,道:“孙媳妇不孝,枉费了老太太这些年来的疼爱。这可能也是孙媳妇最后一次以这样的身份给您磕头了,待我走了之后,老太太莫要记挂,好好将养身子才是……” 一向嬉笑怒骂的王熙凤突然煽情起来,令贾母根本招架不住,扶着她两个人又开始抹起了眼泪。 见他们如此,便是贾宝玉心头也禁不住一叹。 若非必要,其实他也不愿意拆散这一对老少CP。只是世间多少事,总得有个结果不是。 贾政王夫人养育他多年,临走之前,他总得替他们将家里尴尬的局面彻底解除。 所以,若是王熙凤和贾琏不分开,他就不方便处置贾琏。 贾琏存在一日,贾政夫妇二人住在荣禧堂,就永远不会那么的名正言顺。 因此上前扶过王熙凤,又对贾母道:“老祖宗若是还有精神,就先去陪陪外客吧,我送凤姐姐回去。 对了,老祖宗还得派人再将太太叫过来一下,孙儿今晚还有两件喜事要宣布……” 贾母本来正有出去陪客的打算,听得贾宝玉的话,不由好奇:“喜事,两件?” 贾母心想,若是喜事,大概就是贾宝玉和宝钗的事,这件事王夫人一个多月之前就告诉她了。 另一件是啥? “老祖宗放心,反正是大喜事,一会儿老祖宗就知道了。” 贾宝玉特意卖了个关子,然后与王熙凤主仆二人出屋来。 看见陆诗雨还安安静静的侍立在外头,贾宝玉也像是不知道怜香惜玉似的,对她吩咐道:“你出去一趟,让姜寸派人,将东跨院看起来,除了贾琏之外,所有人不许出入东跨院半步。” 陆诗雨抱拳一礼,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这般令行禁止的态度,令旁边的王熙凤看了不由撇嘴道:“也不知道你从哪找了个这么听话的丫头,还道你是个怜香惜玉的,竟让人家姑娘家做起了男人的差事!” 贾宝玉摇摇头并不与其多言,笑着让走。 “走这边吧。” 王熙凤看了一眼往后花厅的道路,然后就径直往那边去了。她是很好面子的人,这个时候不愿意见到前头那些人。 而且,她还有话要质问贾宝玉。 所以刚刚走上后院,一见周围没别人了,她便住下脚步,化身林黛玉,顿时哭啼啼的道:“你是不是嫌我碍着你了?你个没良心的,要不是为了你,人家能够与琏二闹的那么僵么?你倒好,玩了两次新鲜感一没了就要把我一脚踢开……” 女人多少都有些记吃不记打的属性,现在的王熙凤早就忘了她之前的绝望,她只觉得,以贾宝玉的权威,要慑服贾琏那是轻而易举,而他却没有全力帮她,还是把她赶出贾家了! 由此,她自然有理由怀疑贾宝玉是不是就像一般男人那样,吃到嘴的东西,就不在意了,反而怕她坏他名声。 “奶奶……”平儿扶着她,似乎想劝她莫急躁。 王熙凤不理,继续哭啼啼的道:“不就是对男人服软么,谁不会啊?但我不是想着你是个霸道的人,所以不但我自己,就连平儿从那之后都再没有让贾琏沾过一星半点,我们两个这般掏心掏肺的巴望着你,你就这么对我们? 我父母早就没了,哥哥也是个没情意的人,你叫我现在出去投靠谁去?没良心的,你要是嫌我们,一早就说了,我也好给自己留条后路,也不至于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呜唔~!” 贾宝玉原本还眉头微挑,觉得王熙凤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不识抬举,然后听她后面的话,替她想一想,也着实觉得她也不容易。 说一千道一万,虽然王熙凤性格本来强势,但是让她敢这么一点也不甩贾琏,其实主要还是因为他的存在。 王熙凤或许觉得,有他和贾母等人护着,贾琏就拿她一点办法没有。 如今真走到这一步,她才想起自己早就连娘家都没有了。 贾宝玉既然让王熙凤与贾琏和离,便是已经筹划好将来怎么安置她了。 他原本确实想着先让王熙凤回她哥哥家暂住一阵儿,因为在他的印象中,王仁虽是个混账,但是他们兄妹二人的关系尚可,却不知道王熙凤与王仁的关系如何变差了。 不过不管如何,若是这样的话,就不好再送她去王仁那里。 他的女人,自然不能去受一些无枉小人之气。 “你说话啊!” 王熙凤可不知道贾宝玉在想什么,见他闷着头不说话,竟跑过来踢他一脚。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紅樓大貴族 線上看-第684章 賈璉的小日子相伴

小說推薦 – 紅樓大貴族 – 红楼大贵族 却说贾琏在料理完贾赦的丧事之后,家里河枯海干,但是贾琏却一点也不气馁。 他觉得自己比贾赦会持家多了,眼前的窘迫只是暂时的,等他当了将军,再学学贾宝玉在外头弄点生财的门路,那往后的日子,可不是神仙过的? 贾赦挂了,邢夫人“出家”了,以后谁还能管他? 不过,这一切的前提还是要自己当上将军,成为真正的勋贵,富贵才有保障。 所以,在贾赦的丧事之后,贾琏就把全部的精力放到运作这件事上来。 但是令他不忿的是,爵位传承,父死子继这样理所当然的事,办起来却是阻力甚大。 族里这边还好,族中并没有比他更有资格继承爵位的人,不过请各房族老吃个酒,再封几两银子,大家都欣然应承他袭爵位。 有的甚至还奉承起来,说是等到贾琏承了爵位,他们还要出面,请求靖王将族长的位置转交回贾琏。 靖王虽然尊贵,但也没有一直霸占着他们贾家的族长之位不还的道理吧? 对此贾琏却是毫不在意。 他对于那些虚头巴脑,只会舍财的名头可不怎么感兴趣,最主要的是,他可不敢再去招惹贾宝玉。 族里没有问题,问题就出在外头。 十多日以来,宗人府、礼部,但凡他能够进得去的地方,他都几乎跑遍了。 每个人的态度都不一样,有的虚言应付,有的冷眼嘲笑,就是没有一个肯给他明确答复的。 “这个这个,贾同知啊,不是本官不肯帮你打听,实在是你们家的情况特殊…… 还有,上一阵子一股脑死了那么多皇亲贵戚,这些日子以来请封的少说也有几十家,偏偏上头的王爷郡公们都到皇陵守孝去了,府里实在是决定不了这些事啊,还是等等再说吧。反正,着急的也不止你一家不是? 回去吧等消息吧。” “谢过左领大人了,还请大人有消息时及时通知我,这是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从宗人府角门出来,贾琏长长叹了一口气。 又是这么个说辞。 这些日子他能疏通的门道几乎都去疏通过了,银子花了不说,得到的大多都是这样的回复。 替身情人:独宠霸道蛇王 阡陌霓裳 说什么忙不过来,可是他已经知道,有好几家的请封都已经被受理了,人家连庆功宴都悄悄办了,他还去吃过呢!那种春风得意的嘴脸,真是令他更不痛快。 真想去衙门里告他娘的呢,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哼,国丧里摆宴…… 至于说什么他们家情况特殊,意思很简单,就是说贾赦虽然是被叛军误杀,但是其生前曾经和杜家和齐王府有经济往来,鉴于这个情况,贾家还能不能承袭爵位,需要降几等承袭,上头的大佬们还没有给出批复。 想到这里,贾琏真是肠子都悔青了。当初怎么就稀里糊涂听了老混蛋的话,去给那什么杜家送礼呢? 不对,不能怪我,还不是怪老东西,好好的和齐王府勾结,人家要林妹妹他们就乖乖给人送过去了,害的在官府里留了一笔旧账不说,还得罪了宝兄弟! 要不是这样,以宝兄弟现在的身份地位,他要是肯开口帮我说一句话,事情哪有这么难办? 红莲邪尊 怀着烦闷的心情回家,刚下马车,就看见一个小厮慌里慌张的跑过来。 “干什么,大冬天吃了烙铁了?” 贾琏呵斥一声,那小厮却浑然不在意,一脸喜笑颜开的凑到贾琏耳边,低声道:“二爷大喜,姨奶奶有身孕了!” “什么,真的?” 贾琏瞪大眼睛反问道。 无限 之 神话 逆 袭 他从扬州带了一匹“瘦马”回来,一直养在北城,这个小厮是他特意安排在那边照应服侍的。 “千真万确,姨奶奶已经请了大夫瞧过了,大夫说大概有两个多月,嘻嘻嘻,恭喜二爷,贺喜二爷……” 小厮兴儿连连作揖,贾琏也是立马脸上绽放出笑容。 他原地踱步两下,两手一拍:“好,走,我们马上过去瞧瞧!” …… 城北一间不大的两进小院,贾琏刚来到这里,便感觉格外的温暖,连连日来的郁闷都一下消散了不少。 贾赦没死之前,只有这里才是他真正的家。 推开门快步走进去,刚到后院的时候,就见一个身着裙裳,桃花艳丽,柳腰摇摆的艳丽女子向他迎过来。 贾琏连忙走去抱住,笑道:“都是有身子的人,还出来作什么,等我进屋去看你就好了啊……” 貌美女子闻言,左右扭了一下身子,仰着头娇声回应道:“奴家这不是太想爷,想要早一点见到爷也不行吗~”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紅樓大貴族 桃李不諳春風-第683章 不徹底激怒皇后的王爺不是好侄婿熱推

小說推薦 – 紅樓大貴族 – 红楼大贵族 走廊下,一道孤寂的身影立在阶上。 其白衣白袍,一身劲装,头发束在脑后,只有额上系了一条白色的孝带。 如此明显的护卫装扮,令有些不明就里的宫女太监见了心中纳罕。 此乃娘娘们居住地的后花园,大晚上的,为何会有一个护卫出现在此? 但是知情的人却知道,那可不是普通的护卫,而是靖王殿下的贴身侍卫,据说是个女子装扮的,别说是这后花园,听说连皇后娘娘的寝宫,那也是能进去的呢! 如今她出现在这里,想来靖王爷也定然在这附近了,却不知在何处…… 一个胆大些的宫女,刚刚仰着脖子往院里瞧看,想要找找靖王的身影,试试能不能撞个大运,寻个巧宗。冷不防回头就看见那清冷而带着杀气的眼神,她禁不住浑身打了个抖,赶忙弯着腰躲了。 乖乖,好凶的人,我要是不走,她该不会是要杀我吧? 陆诗雨倒是不知道自己吓坏了小姑娘,她做出那神色不过是下意识之举。 身为女人,她一眼就能看出那些宫女的心思。 她自然不会令其得逞。哼,这些浅薄的女人…… “放我下来,上面有人~” 庭院的小道上传来女子清丽的嗔语,陆诗雨眉眼下意识的蹙起。不过很快她就意识到,立马调整过来,脸上换上了一派冷淡漠然之色。 甚至连身子都立得更直了。 如此模样,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极其冷酷、专业的护卫,情绪丝毫不受周围的环境影响。 贾宝玉第一次抱这么长条的美人,有些不足的感觉,所以故意在花园里绕了绕。 此时察觉叶蓁蓁的挣扎剧烈了一些,抬头一瞧,才知道她这次并非借口。一愣神间,叶蓁蓁便已经挣脱下来。 贾宝玉本来也没想对叶蓁蓁如何,见其慌忙的整理本来就没怎么乱的衣裳,便一把牵起她的手来。 走出小道,上了后廊,然后若无其事的对陆诗雨道:“你怎么进来了?” 他之前进元春的卧房,是将陆诗雨留在外头的,出来的时候也没看见她,没想到她居然还是跟过来了。 “属下只是担心王爷的安危,所以才跟了过来,非有意要打搅王爷和王妃娘娘的兴致。” 陆诗雨抱拳一礼,躬身说道。 她的话,也令正在悄悄打量她的叶蓁蓁一下子红了脸。 完美房东 麻瓜 她羞赧的低头,道:“我先回去了……” 贾宝玉点点头,道:“代我与皇后娘娘问好,我就不进去打扰了。” 叶蓁蓁“嗯”了一声,又对贾宝玉行了一礼,然后瞥了陆诗雨一眼,往正院去了。 待叶蓁蓁离开,贾宝玉回头看着陆诗雨,狠狠在其臀上拍了一巴掌,然后道:“走,回去!” 回到了下塌,刚一进屋,贾宝玉便揪住陆诗雨的双手,将其抵在门帘后的柱子上,恶狠狠的质问道:“不是说了你不会吃醋的吗?” 陆诗雨翻了个白眼,任由贾宝玉制住她,也不说话,更无惧怕之意。 只是贾宝玉似乎也不是真心质问,见她不说话,便附身亲她,然后整个身子都贴上来了,令她很不适,终于别头恼道:“谁稀罕吃你的醋?你那么多女人,谁要是真吃醋谁就是大傻子。 走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被那叶家贵女惹起了火,又不敢对她下手,便来拿我撒火~!” 陆诗雨不说还罢,一说真有些气愤,手上也用了力气挣扎。 只是贾宝玉也非易于之辈,仗着男子的体魄与上乘体位的优势,还是能稳稳制住她。 不过贾宝玉也知道不能一味对这娘儿们用强,不然只是适得其反。 于是一边压制住她,一边抬头笑道:“还说没吃醋,听听这不忿的语气,瞧瞧这小嘴儿噘的,你这么说话不会觉得亏心么?” “我亏心?” 陆诗雨近乎怒极反笑,察觉挣不脱倒也不再白费力气,脸上露出一抹讥诮:“也不知道是谁,仗着身份的便利,不但和后宫里的女人勾勾搭搭,不清不楚,连大皇子那等蠢材废物的女人也瞧得上眼。啐,也不知道谁亏心?呵呵呵,要是太上皇他老人家知道了自己这个好孙儿的德行,不知道会不会对你另眼相待~唔……” 贾宝玉不等这女人说完,便立马用手去捂她的嘴,正色道:“休得胡言乱语,你说这些话可得拿出证据来!那晚我真的只是酬谢大王妃…… 我不是跟你解释过了嘛,上次二皇子叛乱,我能那般顺利的攻破城门,全靠大王妃的帮助,我才能顺利劝降陈乔,得以靖全功! 她帮我那么大的忙,我面见她酬谢一番有何不妥?” 贾宝玉的声音毫无气弱,正气十足。 陆诗雨却只能翻翻白眼。还想骗她?她那晚都听见声儿了好吧…… 他也真有本事呢,当着人死去的丈夫和老公公的面,就把人上手了? 这一点,贾宝玉不论如何也是赖不掉的!不过说她和宫里的女人勾勾搭搭那倒是有些冤枉他了。 那吴贵妃和淑妃两个她看的明白,是她们自己不要脸,主动来勾搭他的,对此他是拒绝躲避的。 “放开我。” 无心与贾宝玉多争辩的陆诗雨,想要挣脱开去。 “那可不行!”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精彩都市小說 紅樓大貴族討論-第680章 防備看書

小說推薦 – 紅樓大貴族 – 红楼大贵族 皇城,熙园之内。 太上皇坐在濯尘殿的飞檐之下,通过高大的白石台阶那开阔的视野,放眼望着远处的无限江山。 他身着彩色龙袍,身上罩着一件巨大的白熊皮制成的绒毯,便连底下的龙椅上,也铺垫、包裹着不知名的厚厚的动物的毛皮。 没有人知道这位统御天下超过五纪的至尊此时心里在想什么,阶下的侍卫不知道,阶上的内监也不知道。 大公公冯祥弯着腰走上前来,也并没有第一时间惊扰太上皇的思绪,而是耐心的立在一旁,宛若一尊雕塑。 “何事?” 太上皇身形和面目不动,只是淡淡的问了一声。 冯祥仿佛也是一瞬间活了过来,将腰弯的更低一些,然后才道:“回老皇爷的话,甄家入京了。” 半晌无话,就在冯祥都以为太上皇是否听清的时候,才听太上皇问道:“来了哪些人?” “甄应嘉亲自带着妻女一同上京,已经抵京两日了,名为为老皇爷贺寿。 不过老奴却得到消息,今儿晌午之后,甄家太太便领着女儿去了贾家……” 太上皇似乎长呼了一口气,但是还是没动。 冯祥见状,起身挥退后面的侍从,然后方又低头回来,道:“依老奴看来,甄家必是为靖王而来,只是不知道他们只是为了上京瞧瞧这位外甥,还是对靖王的身份存有疑虑,毕竟,他们并不知道靖王殿下与贾家二公子换了身份的事。 所以老奴觉得,老皇爷不能任由他们行事,以免多惹出事端来,破坏了老皇爷好不容易为靖王爷铺平的道路……” 倒不是冯祥多话,而是太上皇如今身体不如以往,不喜说话,他作为下人,便要代替他将多余的话说尽,让太上皇只需要下个决定便可。 至于他对甄家的担心,也并不奇怪。 他可谓是除了太上皇之外,最了解贾宝玉身世问题的人了,也知道,太上皇之所以不将事件的原委告白与天下,也是为了大局着想。 从古至今,皇室血脉流落民间,最后回归登基称帝的例子也并不罕见。 但是像靖王那般离奇和玄幻的经历,却是古往今来闻所未闻。 所以,太上皇抛弃了中间的繁杂,下的圣旨里明确写到,靖王是因为当年的变乱,流落到贾家,由贾政抚养长大。 虽然首尾没变,但是隐去了甄家偷梁换柱以及甄贾两家公子互换的内情,就让事情变得简单起来。 事涉天家血脉,只有简单,才能令人信服。 而甄家的出现,就有可能破坏太上皇的谋划。因为当初包冉明确说过,甄家老太太是知道甄啸(甄老太爷)偷梁换柱、瞒天过海之事的,而甄应嘉夫妇只是知道儿子非亲生,却并不知道其真实身份。 “你觉得甄应嘉知道多少?他们上京来,又具体想要做什么?” 太上皇似乎是认真的问了一句。 冯祥想了想,道:“老奴愚见,那甄家老太太七十来岁的老妇,未必有多少城府。惊闻京中之变,必然坐不住,或许就会将十多年前的事尽数告知甄应嘉。 若是如此,甄应嘉夫妇此来,当是为核查靖王身份而来。” 太上皇笑了笑,问道:“那你认为朕当如何做?” 冯祥顿时小心起来,斟酌着道:“事关重大,甄家应当也不敢不小心行事,所以就算是甄家,应当也只有少数人知道而已。 所以,老皇爷可以密令甄应嘉,令其不得妄动,如此或可消除节外生枝的可能。” 若是太上皇身体尚且健朗,或许这都不能算什么事,但是冯祥却知道,太上皇的身子真的已经垮了。 他真的没有余力第二次、第三次为贾宝玉铺平道路了,所以,太上皇绝对不会允许在贾宝玉登上皇位之前,再出现任何动乱。 “就按你说的办的吧,你亲自去见一见甄应嘉,也无需告诉他真相。他要是个糊涂的,你只告诉他我的话,若要甄家不灭,便安安分分的在京中走走亲,访访友,待寿宴之后立刻回南京去。” “是”冯祥点头,为太上皇的仍旧明断心服。 甄家既然已经来了,立马撵回去旁人倒疑惑,就让他待到寿宴结束罢。 又向太上皇回禀了两件锦衣军那边传来的消息,冯祥便下去办事去了。 太上皇仍旧坐在龙台上观望江山,这座自己为之征战、守护了一辈子的万里江山! 总归是快要守不住了…… 好在,自己挑到了一个令自己非常放心的继承者。或许,他能够代替自己继续守护这满眼的山河,甚至,比自己做的还好。 …… 荣国府外,邹氏母女作别了王熙凤,蹬车而去。 上了马车,甄茯便忍不住问道:“娘,不是说咱们两家是从太祖父时期就有交情,是世交么,怎么我看她们家好像并不欢迎我们的样子呢?” 邹氏正在思考什么,被女儿打断,不由道:“怎么说?她们不是对我们挺客气的么,老太太还夸你来着,怎么你会觉得她们不欢迎我们?” 甄茯皱着小鼻子:“我也不知道,就是感觉啦。不过也无所谓了,只是有点可惜没有见到靖王表哥呢。 娘你说世界上真有这么奇妙的事吗,靖王表哥真的和二哥哥生的一个样子吗?” 小孩子无心的话,倒是令邹氏上了心。 刚才她用晚辈之礼拜访贾母,一番寒暄之后,对贾家收养贾宝玉表示了感谢,然后自然想要打听一番贾家当年是如何收养贾宝玉的。这本来也是她们上京来的目的。 但是贾母虽然很客气的接待了她们,却对此中问题避而不答,或者是推诿不知,她也不好寻根问底。 “娘也不知道,我也已经近十年没有到京城了,也没有见过你靖王表哥呢。 不过你也不用急,咱们既然已经到了京城,总会见到的……”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sx9s7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紅樓大貴族 ptt-第670章 白虎皮配白虎閲讀-8cm3n

小說推薦 – 紅樓大貴族 – 红楼大贵族 “哈哈哈哈,瞧宝兄弟说的我如此不堪……” 被看破心思,薛蟠发出一阵尴尬的笑声。 不过在看见贾宝玉并无不悦,他便立马换上了一副讨好的神色,走到贾宝玉身边,笑道:“不过呢,哥哥我确实有一个不情之请,想要请宝兄弟成全……” 话未说尽,看见贾宝玉身后的一个侍卫,他便呆了呆,讷讷道:“好俊的人儿……”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薛蟠何曾见过如此标致动人的“男人”,比那忠顺王爷府上的戏子琪官还要生的美! “宝兄弟,此人是谁,你从哪儿寻来的?” 薛蟠在风月之上素有些眼力,一看此人那风流娇俏的容貌,以及站的离贾宝玉如此之近,便知道不是普通的侍卫那么简单。 宝兄弟不是不喜欢这个调调的吗?以前在楚管伶舍之内,谁要是敢玩这个,保管被他一脚给踹出门外去。 难道宝兄弟终于想通了,知道了其中的好处? 看见薛蟠这副欠扁的模样,贾宝玉直想照他脸上一拳。 不过有人比他更生气。 只见一身劲装,白衣亮袍的陆诗雨扣下腰间的配剑,直接抵在薛蟠那肥硕的脖子上,寒声道:“再敢用你那恶心的眼神看着我,本姑娘把你脑袋割下来当球踢!” “啊,竟是个女人!” 一听声音,薛蟠才知道对方是个女人,眉眼一下子耷拉下来,兴趣顿时丧失了一半。 然后便对贾宝玉哭丧着脸道:“宝兄弟,你从哪儿找来了这么个凶娘儿们,快让她把剑放下来啊,不然哥哥我就没命了。” 虽然是连着剑鞘的,但是谁也不喜欢被这种冷冰冰的金属之物抵着脖子啊。 “呵呵呵。”贾宝玉笑了笑,让陆诗雨将剑放下。 贾宝玉本来想让陆诗雨扮作亲兵的,不过又不忍心看着她一天到晚披着那沉重的铠甲,便退而次之,让她扮作小厮书童的模样。 这样,倒是更方便一些。 “薛大哥说吧,你送我这些东西,到底想要什么?” 薛蟠最后瞄了陆诗雨一眼,在对方嫌恶的眼神下,讪讪收回,然后也就不再理会这一茬,回头覥着脸道:“那个,宝兄弟既然这么说,那我就不与你客气了哈。 你也知道啊,我在家里实在是憋屈的很,一天到晚我母亲不是说我就是骂我,骂我不干正事,偶尔看见我妹,她也说我,我都烦死了…… 我就想着,宝兄弟你不是当了辅政大臣了吗,管着天底下的事,你就行行好,帮我瞧瞧,看看朝廷里面有没有什么体面,且不太累人的差事,给我安排安排呗? 那样等我做成了大事,我母亲和妹妹也就不会再说我不务正业了,你说好不好?” 薛蟠满脸期待的瞧着贾宝玉。 贾宝玉摇头一笑,他道如何,原来是为了寻差事来了。 体面又不累人的差事? 这样的差事朝廷里面倒是不少,但是对文化要求很高,就薛蟠那只会“两个蚊子嗡嗡嗡”的水平,还是免了吧。他可不想让文武百官都知道他有个这么极品的大舅哥。 因笑道:“要是我记得不错,薛家不是领着宫里的差事么,是天下有数的皇商,怎么薛大哥还来寻差事?” “你说那个啊……宝兄弟你不知道,原本我们家是给皇上办差的,直接归属于内务府。 后来我爹死了,我们家一时自顾不暇,内务府便将我们家划归到户部去了,成了单纯的采买,这几年,连户部也不大用得着我们了。 不过就算如此,那些事也有我母亲打理着,家里的老伙计去造办,也没有我什么事。 我想要的是,能够体现我自己个儿能力的差事。 要不然,你给我封个官儿当当也行啊……” 薛蟠说的认真,他是真想办两件大事,让自己的家庭地位得到质的提高。 贾宝玉笑了。 以薛蟠这样胸无点墨,还爱酗酒冲动的性格,他要是真的给他安排正经的差事,倒是害他。 想了想,他道:“薛大哥想要做官,这个我一时还真想不出什么官儿适合薛大哥来做。 这样吧,如今国库里还有几万石积了三年的陈粮,朝廷一时无法处置,薛大哥若是有心,不如我把这件差事交给你?” “啊,办这个啊,这个太简单了,能不能换别的?” 薛蟠有些不情愿,粮食能值多少钱,况且还是陈粮?他一听,便知道这件差事不但费心费力,而且没什么油水。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 薛大哥若是连这个简单的差事都没把握办好,叫我将来如何放心把更重要的差事交给薛大哥帮我去办啊? 罢了,薛大哥这些珍贵的皮货我怕是无福消受了,薛大哥不如抬回去吧……” 贾宝玉作遗憾状。 薛蟠立马就急了,“别,别啊,我办还不成么。不过我可说好了,陈粮真的不值钱的,要是卖的低了,到时候你可不能怨我……” 薛蟠哪能让贾宝玉把东西退给他。 费心费力送这些东西给贾宝玉是为了加深两人之间的关系,讨官或者差事都是次要的,这个他还是分得清的。 “这是自然,薛大哥只需要按照市场价钱,甚至低一点也无妨,只要能尽快处理掉便可。”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