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陽子下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獵戶出山 起點-第1381章 做力所能及的事展示

小說推薦 – 獵戶出山 – 猎户出山 陈庆之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杨志带出去的人会败得那么快。 站在阁楼上,他能清晰的看到敌人的眼睛。 每一双眼睛都充满了一种他不曾见过的兴奋。 这种兴奋带着狂热的嗜血,同时也有着不失理性的冷静。 如果只是一个人这样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一群人都是如此。 他感到很震惊,就和杨志一开始遇到这群人时一样震惊。 这到底得杀过多少人,才能将这两种截然相反的矛盾情绪如此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特别是为首一人,指挥若定,一个手势,一个眼神,所有的人如臂使指,对战场的把控和指挥无懈可击。 如果说之前他有十足的把握凭着坚固的堡垒守住吴公馆,那么现在,他连十分之一的把握都没有了。 这已经远远超出了江湖争斗的范畴。 他所面对的是一支正规军队,而且是一支久经沙场的精锐中的精锐。 对方的枪法准到令人发指,己方还击的枪手只要稍微露出一点头,就会被一枪爆头。 但是,如果只是一味的躲避不阻击的话,大门会很快被攻破。 一旦被这群杀人机器冲杀进来,下场将会和杨志带出去的人一样。 陈庆之回头看了一眼龙尾阁方向,眼神渐渐变得坚毅,他现在所能做的,只有尽量拖延时间,拖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出现的变数。 这个变数是好是坏,他的心里没有底。 微微闭上眼睛,凝神静气,感知着这方天地的气机波动,但是他没有感知到顶尖高手的气息。 他非常清楚,眼前的这群人只是攻打吴公馆的先头部队,真正的高手还在后面。 一旦吴公馆被攻破的时候,就是他们到来的时候。 睁开眼睛,目光落在吴公馆外为首那一人。 他有一个大胆的想法,这个想法与之前杨志的想法有异曲同工之妙,擒贼先擒王。 吴公馆坚固的堡垒易守难攻,这一场战斗,打得比之前那一场要艰难得多。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身边的人也一个接着一个倒下。 这些人都是随着他征战中东数国留下来的老兄弟。 作为一个久经沙场的指挥官,越是艰难的时刻,越不能被任何个人情绪所牵制。 他此刻心里想的不是为死去的兄弟报仇,也不是为祁汉报仇,而是坚定着一个信念——不能让死去的人白死。 易翔凤比之前更着急,但也比之前更冷静。 他有一个大胆的计划,与之前祁汉的计划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易翔凤做了几个手势,六个全副武装的雇佣兵立刻聚集到了他的身旁。 “老大,你要干什么”?同样久经沙场的副官敏锐的感知到战局的变化。 “你先接替我指挥,我带几个兄弟从西面进攻”。 副官眼露疑惑,在兵力不足的情况的下集中兵力于一点才是最合理的打法,兵力本身不足还分兵,这是兵家大忌。 但战场上瞬息万变,作为一个士兵,现在要做的不是质疑,而是执行。 易翔凤也没有解释,说完之后就带着六个人脱离了正门,朝着两三百米外的西门而去。 ·········· ·········· 停好车之后,魏无羡一路狂奔,差点与陈北天撞了个满怀。 “北天叔,韩叔叔在家吗”? 陈北天脸色有些阴沉,“有什么事吗”? “在就好”。魏无羡没有回答陈北天的问题,直接冲进了韩家别墅,径直上楼冲向韩孝周的书房。 韩孝周坐在火炉旁,撇了眼上气不接下气的魏无羡。 “贤侄,这么火急火燎,发生什么大事了吗”。韩孝周一边说,一边向魏无羡招了招手,示意他坐下。 魏无羡嗯了一声坐在了韩孝周旁边,开门见山的说道:“韩叔叔,求你救救山民吧”。 “别急,慢慢说”。韩孝周给魏无羡倒上一杯水。 魏无羡象征性的喝了一口,着急的说道,“今天早上吕家和田家带了一大帮人去了大罗山,小师弟一定会去,三家合在一起的力量,他这一去就是羊入虎口啊”。 韩孝周哦了一声,似乎一点也不意外。 御剑争雄 当下很忧郁啊 “没办法,有的人放着阳光大道不走,非要去走岌岌可危的独木桥,你找我也没用”。 “韩叔叔,我知道韩家一直在等机会,现在机会来了,这一战之后,影子的尾巴将会彻底暴露出来,韩家是时候出手了,否则将错过瓜分战果的最后时机”。魏无羡有心理准备,知道无法说服韩孝周去救陆山民,提前想好了这个说服的理由。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獵戶出山 起點-第1380章 天塌下來,我扛着閲讀

小說推薦 – 獵戶出山 – 猎户出山 鹅毛般的大雪纷纷扬扬。 这么大的雪,别说几行人的脚印,就算是猛兽出没,踪迹也会很快被大雪掩盖。 但是陆山民仍然一丝不苟的处理着来时的痕迹,一如在马嘴村的深山里狩猎的时候一样,一定要把陷阱周围的痕迹处理得干干净净。 至始至终,他都没有抬头去看一眼祁汉。 海东青站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陆山民,一袭黑衣在白色的世界里格外显眼。 至始至终,她都没有任何出手帮忙的意思。 若是在以往,她一定会认为陆山民的行为不可理喻。 但是现在,这个平常人看起来多此一举,有些傻的举动,却无意间拨动了她的心弦。 她的脑海中,莫名闪现过“感动”二字。 对,就是感动。 这种感觉对于她来说太过陌生,陌生得都忘记了上一次感动是在什么时候。 她不禁在心里叩问,‘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因为这么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感动。 她不喜欢这种感觉,在她看来这是脆弱的表现,这种脆弱会让她失去战斗力,会让她失去精神上支撑。 偏方 方 没来由,她有些生气,气陆山民动摇了她的心境。 “婆婆妈妈,还有完没完”! “你在生自己的气”?陆山民弯着腰,一边清理着几乎快看不见的脚印,一边平淡的问道。 海东青眉头微拧,“我为什么要生自己的气”?! “之前你说祁汉不是为我而战,是为自己而战。你早就知道祁汉有求死之心”。 “你想说什么”? “你利用了他的求死之心,他的结局早就在你的意料之中”。 “是,又如何”!海东青异常的冰冷,心,也一样的冰冷。 陆山民起身,站直身子,看着海东青,“我想,以你的世界观和价值观,你也未必相信祁汉会因为一个虚无的信念而死。你想看看,想印证。现在,你印证到什么了呢”? “陆山民!你以为你是谁,全天下人都欠你的吗”? “你不欠我,在这个世界上,别人欠我的,远远比不上我欠别人的”。 也许是受到‘别人’两个字的刺激,海东青气得呼吸有些急促。 “一个无恶不作的杀手而已,你还真是博爱”! “是啊,这他娘的是什么世道啊,衣冠楚楚的仁义君子,背地里干着男盗女娼的事,一个无恶不作的杀手却有着为之求死的家国情怀”。陆山民转头看着仍然站立的祁汉,带着嘲讽的笑意说道。也不知道是在自嘲,还是在讥讽海东青,或者是这个世界,又或者是祁汉。 看着陆山民异常平静的反常表情,海东青虽然感到愤怒,但也感到一丝丝不安,这种感觉已经不是第一次,但都是发生在同一个人身上。最近一段时间,她已经不止一次在意眼前这个男人的看法和想法。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 停息了不久的枪声再次响起,这一次比之前更加猛烈。 海东青转头望向吴公馆方向,“你要是现在敢去,我就敢把祁汉的尸体撕成碎片”! 陆山民也看向吴公馆的方向,淡淡道:“以你的眼光看我很幼稚,我承认确实如此,但是我不傻。现在又多背负了一个人的承诺,我才不会轻易去送死”。 ·········· ·········· 大罗山下,戒备森严。一群荷枪实弹的武警牢牢钉在上山入口处。 公路旁边树立这一块醒目的牌子,上面赫然写着‘军事演习,禁止上山’。 上山赏雪的游客被拦了一拨又一拨,对大罗山熟悉的人都很好奇,这里什么时候成为军事演习的地方了。 山上好不容易停止的密集枪声再次响起,比之前更加密集。虽然距离很远声音很小,但对于坐在警车里的季铁军来说,每一次响声都犹如旱雷般在他的耳朵边响起。 季铁军嘴里叼着的眼微微颤抖,手因为颤抖,打了三四次才把打火机打燃。 大冬天里,车里的暖气温度并不高,但他的额头却冒出一层细细的汗珠。 他的眼睛一直盯着驾驶台上的手机,手机很安静,一直没有响。 不仅是他的手机没有响,西城区公安局几个副局长的手机也没响,所有科长级别的手机都没响。 因为一大早,他就让这些人全都关闭了手机。 “你很紧张”?坐在一旁的马鞍山打破了车内令人窒息的气氛。 季铁军吐出一口烟雾,浓烟充斥着车里狭小的空间。 马鞍山眉头紧锁,稍稍摇下一旁的车窗。 “我之前以为你很胆小,后来以为你很胆大,现在看来也没想象中那么大”。 “呼,舍身忘死的奋斗了一辈子,眼看就要退休享福了,哪知道临了临了,连退休工资都拿不到”。 “不是有蒙家首长在上面撑着吗,应该不至于吧”。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vwxjc優秀都市小说 獵戶出山笔趣-第1375章 拿下他們熱推-id8nt

小說推薦 – 獵戶出山 – 猎户出山 易翔凤双手持枪,一边点杀对面的黑衣人,一边指挥着手下的雇佣军包抄穿插。 这场战斗打到现在,既在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虽然占据了绝对的上风,但并没有像意料之中那样让对方一触即溃。 杨志是低估了对手的实力,而他是低估了对手的战斗意志。 在易翔凤看来,即便对方的人不弱,但也仅仅是停留在江湖争斗层面,与真正的军队作战相去甚远。哪怕对方队伍中有不少退伍军人,但华夏少有战事,不可能像他们这样经历过无数的战场厮杀。更何况这次带来的人都是在无数场战斗中留存下来的精英中的精英,再加上是事先埋伏,应该轻轻松松在很短时间内将对方打残才对。 他的判断确实没有错,对方所表出来的战争素养确实与己方差了不止一个档次,但不要命的亡命精神却与己方旗鼓相当,而且,对方指挥官的沉着冷静更是出乎他的意料。 十几分钟过去,对方已经减员超过三分之一,正常情况下,哪怕是正规军队,军心也会开始涣散,一旦开始溃败,就会兵败如山倒,任人宰割,但是对方不但没有丝毫的动摇迹象,反而在经过开始的大面积减员之后越打越稳。 在战场上一向一场沉稳的易翔凤有些着急,虽然继续打下去歼灭对方只是时间问题,但他现在恰恰最担心的就是时间。战场上的形势绝不是一成不变,时间越长,变数越大。特别是眼下这场战斗,更是与时间赛跑,陆山民与季铁军达成的协议并不是万无一失,这里是华夏,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任谁都做不到长时间装聋作哑。 很显然,对方也正是看出了这一点,明知道继续打下去会全军覆没,仍然拼死抵抗,为的就是拖出变数。 祁汉站在一棵大树后面,一双虎目异常平静的看着战场,作为震慑西方世界的杀手之王,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他比任何人都要冷静。 “你越着急,情况只会更糟糕”。 易翔凤连着一梭子弹扫出,退到旁边的大树背后。“你我这样的身份,一旦在华夏暴露,引来国家机器的关注,就真得落叶归根了”。 “你不觉得今天的事情有些诡异吗”? “我估摸着留给我们的时间最多还有半个小时,半小时之内不管能不能攻进吴公馆,你我都得撤退,否则想走都走不了了”。 “我总觉得陆山民有着更深层次的打算”。 “我只知道打不下吴公馆,他的打算就会落空”。 祁汉摇了摇头,“以他的智商,不像是个能把握宏观大局的人”。 易翔凤心头一震,猛然转头盯着祁汉,眼神中带着凌厉的杀意,“你想当逃兵”?! 听到‘逃兵’两个字,祁汉眉头微微皱起,当初在中科迪拉斯山,黄九斤就说他是个逃兵。“你刚才说撤退,就不担心我们走后,陆山民在天京连最后的倚仗都没了吗。如果真有人算计他,你觉得他能活下去吗”。 易翔凤呼出一口气,继而又瞪大眼睛看着祁汉,“你不会真想死在华夏吧”。 祁汉缓缓从大树后面走出,“死,有重于泰山,有轻于鸿毛,我的死注定会轻于鸿毛”。 “你、、”易翔凤心生一股不好的预感。 “想不想知道半步金刚的体魄到底有多强”? “你想干什么”? “我想验证一下半步金刚到底能抵挡多少颗子弹”。祁汉平静的说道。 易翔凤微微张大嘴巴,“在战争中,别说半步金刚,就是金刚极境也会被打成筛子”。 祁汉微微一笑,“一两百人的火拼也好意思叫战争”。 “别忘了,对方也有个半步金刚”。 祁汉捏了捏拳头,双手骨节发出一连串炒豆子的噼啪声。“干掉他,可以给你节约半个小时时间,也可以让你少死些人”。 话音一落,祁汉高大雄壮的身躯跃入子弹横飞的林中。 易翔凤大惊,下意识伸手去拉,但只抓到一把空气。 “掩护他”!易翔凤大喊一声,端起枪紧随其后就往前冲,手里的AK步枪吐出一连串火舌,全力压制对方的火力。 这里的枪声还在继续,另一路的枪声已经渐渐稀疏零星。杨志知道,那一路恐怕要全军覆没了。但是,他不能退,这里坚持的时间越长,就可以给身后的吴公馆争取更多的时间。 怎么就世界末日了呢 擒贼先擒王,正在他犹豫要不要冒险冲出去击杀对方指挥官的时候,一股庞大的气势毫不掩饰的在林子里蔓延开来,并且第一时间锁定了他的位置。 杨志陡然间精神一震,虎目圆瞪。心里暗道,‘来得正好,杀了你,或许还有机会吞下眼前这股势力。否则留着这些强悍的兵匪,必将后悔无穷’。 祁汉没有躲避,他知道躲避也没用,速度再快也无法快过子弹。他选择了最短的直线距离快速奔向杨志所在的位置,任由流弹打在他的胸膛和腹部。 庞大的身躯如猛虎入林、风驰电掣,硬生生撞断拦在路上的树木,眨眼间就冲入对方阵营,两个还没来得及开第二枪的黑衣人如遭遇火车撞击般瞬间飞入空中,还没落地已经没有了气息。 “吼”!伴随着一声咆哮声响起,祁汉一拳打在一块等人高的山石上,拳头穿破石头而出。 “砰”!山石背面的杨志几乎在同时打出一拳。 两个拳头交错而过同时打中对方胸膛,巨大的拳劲震得山石炸裂。 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也发生得太快,除了杨志之外,没有任何人预料到有人敢冒着枪林弹雨单枪匹马冲过来。 待那个巨大的身影突然间冲杀而来,再加上对方突然加剧的火力压制,周围的枪手根本没有太多开枪机会。等所有人都反应过来的时候,来人已经和杨志的身形交织在一起,已是不敢再开枪。 “不用管我,拿下他们”。杨志大喝的声音在林中荡漾。 紧接着,两个身形在撞击中双双落入丛林深处。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